[瓦吉X瓦鲁多][碧之轨迹]噬身之蛇的面试

某地某处。总之是一切外人所不知道的地点。

肯帕雷拉坐在一张桌子前,他此时内心感到非常满足。本来此次克洛斯贝尔之行对于他来说只是打酱油而已,但是却意想不到地招到了两个年轻能干的新员工。

玛利亚贝尔·克罗伊斯,19岁,克罗伊斯家族后裔,精通魔导技术。

夏莉·奥兰多,16岁,原赤色星座小队长,7年实战经验。

这样一来结社内部就更加年轻化,富于朝气了呢。肯帕雷拉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等待着最后一位前来面试的年轻人。

门嘎的一声被推开了,一个身材粗壮,浑身肌肉,头上染了一撮金毛,面貌凶恶的男人手提木刀走了进来。

“坐吧。还有,你那把恶趣味的木刀可以放下了吧?”

“哦,对……对不起。”

“先做个自我介绍吧。”肯帕雷拉把两手叠在下巴上笑了一下。

“哦……我叫瓦鲁多,瓦鲁多·瓦雷斯,20岁。”

瓦鲁多放下木刀,有些紧张地回答了肯帕雷拉的问题。

“唉,只有这些吗?前面两位的履历多的都能在杂志上面占好几个版面呢。算了,我来慢慢问你吧。你之前在哪里工作过?”肯帕雷拉叹了口气。

“嗯……剑蛇帮,在克洛斯贝尔的旧城区……在那里做老大。”

“主要都干些什么呢?”

“闲晃,喝酒,听重金属音乐,和‘圣书会’干架。”

“原来如此,不是太突出的履历呢。那么,实习经验呢?”

“哦,哦,在玛利亚贝尔小姐手下做过实习工作,曾经撞翻过火车,砸过旧城区的房……然后还在碧之大树……哦……”瓦鲁多本来说的很激动,但是说到最后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下了。

“——这些我都知道啊。”肯帕雷拉打了个哈欠,“而且你也明白,这些不都是你变成那个魔人之后才做出来的吗?结社这边已经不打算和那个【genosis】再有什么牵连,所以你这些经历在我们这里都不适用啊。”

“我……我……如果这样的话……我就……”瓦鲁多似乎有点着急了。

“就怎么样?”

“就……就……不能……就……”

肯帕雷拉叹了口气。

“老兄,说实在的,你既不像玛利亚贝尔小姐一样有高学历,也不像夏莉小姐一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我觉得我们结社的门槛就一般公司而言还算高的。那么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能力水平,为什么还一定要到结社来应聘呢?”

“这个……是必须的……不然就……”瓦鲁多缺乏自信地低下了头。

“哎,年轻人有理想是好事,但是要量力而行啊。你必须明白,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以及在那里才能得到它才行。”

听到了这句话,瓦鲁多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说出来吧,你真实的心意。你为什么要来结社呢?”

“……瓦吉……这个什么事件结束之后,瓦吉这混蛋肯定要离开了……如果我还留在那个剑蛇帮的话,我和他的差距岂不会越拉越远啊?!瓦吉……这样我就一辈子都追不上这混蛋了……我……我听说你们和那个什么教会的经常干架,所以……所以……这样一来就能和瓦吉这家伙……”

听完对面那位近乎语无伦次的一番话之后,肯帕雷拉用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他微笑着盯着瓦鲁多的眼睛说:

“嗯,不过这样的话,老兄,就个人情况来说,你不是更适合教会吗?”

面试很快就结束了。

 

夜,在梅尔卡瓦九号上,阿巴斯感到莫名其妙地焦躁。

今天是星杯骑士团撤离克罗斯贝尔,飞回法典国的日子,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却有一个人强行登上了梅尔卡瓦,而在这里具有最高权限的瓦吉居然对阿巴斯以及其他从骑士说“不用管他”,结果这家伙现在还坐在后方的甲板上。

这怎么行?阿巴斯觉得应该找瓦吉来商量一下。他把工作暂时交给其他人之后,跑到了瓦吉经常呆的休息室。

“瓦吉!你为什么把那家伙留在船上?你不知道他……”

“哟。”瓦吉喝了一口杯中的鸡尾酒,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回答我的问题,瓦吉!他说自己服用【genosis】之后留下了后遗症,还要我们负责……这不是无理取闹吗!”阿巴斯非常生气。

“你们给他做过身体检查了吗?”

“做了。不过那小子除了头上染的金毛少了几根之外,没发现有什么毛病。”阿巴斯气得一屁股坐在了吧台上。

“哦……这样啊……算了,这事你们不用管了,我去了解一下情况。”

瓦吉说完就放下酒杯,走向了通往走廊的舱门。

“喂……瓦吉……”

 

瓦吉慢慢悠悠地走过走廊,然后打开了后部舱门。瓦吉看了前方一眼,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今晚的月亮,和当时决定和罗伊德他们一起攻入克罗斯贝尔的前一夜一样,皎洁明亮。

6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