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特×科洛丝][空之轨迹]极目之远·尾声&后记

尾声

天刚蒙蒙亮,却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雨声吵醒了七岁的梅塞蒂斯•班兹。她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揉揉眼睛,伸手一摸导力台灯的开关,朝床头柜上的闹钟瞅了一眼。

五点一刻。

她伸了个懒腰,爬下床,晃晃悠悠地走出卧室,来到起居室里,向着玄关处的鞋柜一看。

“果然。”

她瘪着嘴摇了摇头,转身打着呵欠走进了厨房。

 

五点四十。

新鲜的面包烤好了。热腾腾的鸡蛋卷做好了。香气诱人的咖啡煮好了。

梅塞蒂斯走到窗边,向屋外望了望。一片灰蒙蒙的雨雾中看不见半个人影。

她嘟了嘟嘴,取了一片面包和一个鸡蛋卷放进盘中,端到厨房外的小餐桌上,又给自己倒上一杯咖啡,便一个人面无表情地吃起早餐来。

 

六点一刻。

用过的餐碟洗干净了,放在架上晾干。半壶咖啡坐在保温垫上。剩下的一个鸡蛋卷和几片面包躺在一个大白瓷盘上,扣着透明的塑料盖,静静等待着被放进微波炉加热的时刻。

梅塞蒂斯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图画册,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坐下,盘起腿来。起居室的窗子就在她身后,虚掩着。风将窗帘子轻轻掀起,雨声和潮气悄悄钻进屋里。

她捧着书,一页一页翻着,时不时停下来侧过耳听着门外的什么响动。有时干脆转过头去,透过窗户缝儿朝外张望,再回头瞥一眼墙上的挂钟,接着叹口气。

 

差三分七点。

梅塞蒂斯已经看完了三本画册。第一本是塞姆利亚交通工具发展史,第二本是飞船图集,第三本则是导力汽车图集。这三本画册她每天吃完早餐的这一段时间内都要看一遍,不知道读过多少遍了,书页也已经被翻得破破烂烂了。但她还依旧坚持着,就好像某些七曜教的虔诚信徒每天必然要读一章圣典一样。

那时,她却噔地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窗外传来了她熟悉无比的声音。

 

那是首走了音的小曲儿,混着雨声,断断续续地唱着:

“我是那造船的小伙儿,

我也是那驾船的伙计,

我是那捕鱼的小伙儿,

要把鱼带回家给莎莉;

……”

 

走音的歌声越飘越近,飘到了门外。

梅塞蒂斯已经站在门后了,一把拧开锁,把门大大地往后一拉,马下脸来,皱起眉头,鼓起腮帮子,用最严厉的、甚至是恶狠狠的语气说:“红毛,你又去赌了一夜?!”

那已经不是个问句。

站在门外的人一头红发乱糟糟的,被雨水打湿了黏在脸上,衬衣也湿了一半。他一手晃着叮当作响的鼓囊囊的钱袋子,咧嘴笑着说:“别发脾气嘛,我的小公主殿下。我那不是去挣钱养活你吗?你看,两个月的生活费现在不用愁了~!”他弯着两眼,笑得得意。

“也不带雨伞!”梅塞蒂斯换了个切入点,依旧绷着脸,“淋得一身湿漉漉的,要是感冒了可要烦死了!快进来呀!”她一伸手揪住他的袖口,把他拽进了屋。

“你快去吧湿衣服换了。我去给你热早餐!”她关上门,颇不高兴地命令道,转身踩着啪啪的脚步踏进了厨房。

 

“呐,好吃吗?”梅塞蒂斯趴在餐桌边上,双膝跪着板凳,光脚丫子相互敲打,两臂交叉撑着桌面,下巴颏儿支在其中一只前臂上,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对面那个男人狼吞虎咽。

“袄吃。”塞满鸡蛋卷的嘴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嘴角边有一道咖啡的深色。

“不要随随便便说好吃啊!”梅塞蒂斯又生气了,愤怒地瞪起眼来,小巧的鼻翼一张一翕,“今天的明明放的盐不够!煎的过火了!可你每次都说好吃,不管什么味道,统统都说好吃——说了和没说一样!”

对面的人抬起头,用掌心抹了抹嘴巴,嬉笑着说:“是真的好吃嘛~!小公主殿下做的,哪样不好吃呢?”

“我才不是什么小公主殿下呢!”梅塞蒂斯扬起脑袋抗议,扎在头顶的绿色辫子猛然一晃,“不够好吃就是不够好吃,下次请认认真真地指出来!”

“好~好~”对面的人一面往嘴里灌一口咖啡,一面安抚地点着头。

“还有,以后不许再一赌一整夜啦!”

“不是说了吗?也得挣钱把你养大啊~”

“你为什么就不能找份正经一点儿的工作呢?”

“我哪里不正经了?又不骗又不抢的,堂堂正正从赌场赢钱,哪里不正经了?”

“你要是理直气壮觉得正经的话,那为什么就是不肯教我?!”梅塞蒂斯狠狠嘟起嘴来。

男人把喝空的咖啡杯往桌面上砰地一放,开口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原来你还在为这个事情生气啊?”

“哼!”梅塞蒂斯的腮帮子气鼓鼓的,“小气鬼红毛!”

“我可不是一点儿没教你啊。我教过你基本的了呀。”男人嘿嘿笑着瞅着她,“只是这样的工作不适合你的。这样的工作是需要那么一些天赋的,可惜我在你身上的确没有找到那样的天赋啊,我的小公主殿下。”

“天赋,是什么?”

“天赋啊,就是你出生时就拥有的特质,和别人不同的地方,比别人更出色的地方。”

“那我有什么天赋呢?”

“你呀?”男人伸手挠了挠脑袋,眼珠子往天上转了一圈,半晌才说,“唔,大概就是顽固吧。”

“顽固?”梅塞蒂斯有些困惑地皱起眉头,“那也算天赋吗?”

男人咧开嘴,露出一个温和而灿烂的笑容,用力地点点头说:“嗯,是的哟~。顽固到了极致也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天赋哟。”

“真的?”梅塞蒂斯有些高兴地睁大了眼睛。

“真~的。”男人起身走到女孩身旁,伸手揉了揉她脑门上的刘海,“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吗?”

梅塞蒂斯仰起头,冲着眼前的男人绽出一脸微笑。

“好啦~,我去洗碗。你去拿出你的小背包来,收拾收拾一周的衣服。我们明天要出门去啦。”男人拍拍女孩的脑袋。

“出门?去哪儿?”梅塞蒂斯好奇地瞪圆了眼睛。

“去汉诺德哟~!”男人狡黠地挤了挤眼睛。

“去首都?为什么?”梅塞蒂斯眨着眼睛追问。

“车~展~!导力车展!”男人黄绿的眼睛里笑意满盈,“所以我才跑去赚够了来回路费、伙食和住宿费啊。呐,这次的车展足足要持续一周呢。高兴吗?”

梅塞蒂斯已经把两只小手一起捂上了张得极大的嘴,她紫罗兰的眼睛明晃晃地闪烁着,按捺不住的欣喜和急切从那张秀气的脸上涌出。她接着把手从自己脸上移开,双足高高蹦起,向前猛地扑在男人身上,两只手紧紧搂住他的腰,高兴地扯动他衬衣的后襟。

“太好了!太好了!我可以去看车展了!”她大声嚷着,又是激动又是诧异,“谢谢你!可你怎么知道我想看车展呢?”

“嘿嘿。”男人的掌心轻抚着女孩的头顶,故作神秘地一笑,说,“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

 

 

* * * * *

 

七曜历1301年,在埃雷波尼亚帝国杜瓦尔州的迪恩特市区内,建起了一座造型独特而气势壮观的大楼。那是一座导力汽车展览馆,专为当时在西塞姆利亚大陆远近闻名的最大的汽车品牌而设。那个品牌就是“梅塞蒂斯•班兹”。

大楼揭幕的日子选在了“梅塞蒂斯•班兹”品牌的创立者、“梅塞蒂斯•班兹”汽车公司的创始人,以及数十年来不断在导力汽车的设计和制造上推层出新的那位神奇的女性——梅塞蒂斯•班兹女士的八十岁生日。

揭幕典礼的记者招待会上,有人问,班兹女士您能取得这样的成功,最大的秘诀是什么?

一头白发的女士微笑着说,大概是顽固。

有人问,班兹女士您在公司成立的初期有过许多困难,请问您是怎样克服和渡过?

一头白发的女士把眼睛闭上了片刻,然后睁开眼,紫色的瞳仁反射着明亮的灯光,依旧是微笑着,缓缓地说,最大的困难是资金,但是有个人为了帮助我,凭着空空两只手,靠着赌博,把我所面对的所有资金缺口都补齐了。

台下一片哗然声中,她镇定自若地点点头,重复了一遍:

没错,“梅塞蒂斯•班兹”公司创立初期所需要得所有资金来源,全都是那一个人赌博赢来的。

而公司的名字,或者说我本人的名字,‘梅塞蒂斯’,也是那个人所取的。

这个名字,Mercedes,它的含义是:宽容、仁慈,和爱。

(完)

 
 

* * * * * *

后记

文已经太长了。后记我尽量挑关键句吧。

1.极目是前后两个不同的故事被强行接到一起而成。所以,如果你读着发现怎么突然从奇幻掉到三次元,那不是幻觉。

2.前一半(1-3篇)是为了实现一个合理的雷科HE的CP文。写作动机只是为了凑CP,以及向各种女王科洛丝人物形象表达我的不满(看着某人)。

3.后一半(4-5篇)的写作根源是三篇文的综合影响:沙的When Summer’s in the Meadow,导弹君的无解和破晓。前者让我看到了奈科的共通点和民主战士科洛丝的可能,后者让我深刻地讨厌起理查德这个人以致于非要把他推翻不可。

4.关于人物形象的现实借鉴:

奈尔参考瓦茨拉夫•哈维尔,捷克的剧作家,“七七宪章”组织发起人和第一个发言人,天鹅绒革命领导者;革命成功后分别担任过捷克联邦共和国和捷克共和国的总统;烟枪,死于肺癌。

科洛丝参考昂山素季,缅甸非暴力民主运动的领袖,被军政府间断地软禁了长达15年;其父为缅甸“国父”,在民间影响极大;她因回国领导民主运动,被迫和在英国的丈夫、孩子分开;丈夫死于前列腺癌时,军政府同意她前去探视,但她考虑到自己离开后将不可能再被允许入境缅甸,于是选择留下,最后再没有和丈夫相见的机会。

5.真实的历史才是最美(和残酷)的。

6.“一三宪章”就是按照“七七宪章”节录出来,然后改改,添几段写成的。(大家已经知道了)

7.剧作《备忘录》的名字就是出于哈维尔本人所写的一个剧本,但内容不是。我曾经费力去找过哈维尔的剧作品,但很无奈找不到。搜到了一个读书节目的视频,介绍了《备忘录》的主要剧情,但是那个剧情太荒诞而且不好总结了,没法直接用。最后我才决定自己编一个故事出来。

8.“我永远也不会再站在你和你的祖国之间。”这句话的原话没有“再”字。它就是昂山素季的丈夫对他的妻子所说(具体出处我没有查清楚)。

9.科洛丝遇刺的剧情是借鉴茜茜公主之死。文中没有提,但刺杀她的人是极端的理查德拥护者。

10.奈尔和哈维尔的形象交叠是我在最初构思的时候就主动、有意识地去做了,所以我故意把奈尔的身份从记者向外延展了一些,让他后来当了半个作家。但是科洛丝和昂山素季之间的相似性却完全是意外。我是在已经定好了后面所有剧情(大概除了软禁和演讲)的时候,把这个构思说给沙子听以寻求建议,她当时对我说,你去参考昂山素季吧。其实极目的具体细节和昂山并不一致,比如雷克特是有更深的原因主动离开小科,比如小科又嫁人了,比如竞选总统的是奈尔而不是小科,再比如雷克特活到了最后,但是在我终于去看昂山素季那部电影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现了惊人的相似性。

这是巧合吧?当我试图编造出一个非暴力民主运动的女领导人时,被告知“看,那里就有一个”。

现实经常让人大吃一惊。

11.我并不是绝对的民主支持者,我也不是绝对地反对独裁(事实上我想我的本心是倾向于后者的)。在这个层面上我是精分的。在某一种程度上(并不是完全能够匹配的程度),理查德和小科是我精分后再发生了一些演化的两半。

12.关于小科:我想我还是需要声明一下,我是一个雷科CP粉,但又是一个(对于原作而言的)科洛丝黑。任何一个让她崇高地(理想通话般地)当上了女王的剧情都让我无法忍受;而倘若要把她(即使是手段上的而非心灵上的)黑了以稳固她的女王宝座的就让我觉得彻底违背了她的原貌(我的眼睛直直看向深蓝)。她的气场,比起一个高贵女王来说,在我心里留下的印象反而更像一个理想主义的革命女青年。WSIM再一次加深了我的这种印象。所以我记得极目的最初蜡烛说小科“又嫩又萌又正直”,我想这个形象会基本不变地坚持到最后。忠贞不渝地始终相信人性、道德、良心,那是我最后让我自己喜欢的科洛丝的本质。

13.我自己会忠贞不渝地始终相信人性、道德、良心吗?我精分的一半笑着说当然不会,我精分的另一半虔诚地希望这是可以相信的东西。

14.关于理查德:我是希望在大方向上把他当做背景幕布。对我来说,他并不太具有个体的鲜明形象。我对他本人是怎样的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只是我借了这样一个名字和身份的象征物而已。如果一定要让我说一说我心里这个理查德是怎么回事,那么总结起来大概是:中二的、自以为是的、内心最根处却软弱的、犹疑的、依靠否定他人来支撑自我的独裁者。

15.在我的心里,没有所谓“强大的独裁者”这种东西。真正心灵强大的人,不需要依托独裁的形式。真正的强大者所看到的,是更多。

16.为什么不杀小科?因为不敢。一半是软弱(或者难道是一点点的良心?),一半是客观的判断。杀人固然直截了当。但光天化日之下杀一个所有人都盯着看的人,造成的后果可能是灾难式的。

17.为什么自杀?因为输了。但不愿面对自己所不赞同、甚至鄙夷的世界。归根到底的中二和软弱。为什么认输了不反抗?因为他已经无法控制了。非暴力这种方式究竟是怎么成功的我自己也很好奇。战争直截了当,赢是赢,输是输。但是不流血的斗争最后胜利的方式一定是渗入到了敌营,让其内部自行崩溃了。在各地的颜色革命里,确有军队反抗上级命令,拒绝对游行群众进行镇压的实例。说到底,良心或许还是某种可信的东西。

18.关于CP:我在后期砍掉了很多原本可能想写的东西,比如奈科。一方面是考虑到这毕竟是雷科文,我不想因为奈科的笔墨冲淡了原本的主题;另一方面,奈科在我看来太过自然了,自然得已经没有什么好写的东西。

19.这么说起来挺可悲的。在我撒了雷科各种甜得要死的糖之后,我无力地发现,无论我怎样努力尝试,我都无法具体地想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吃饭、睡觉、甜几句,还有什么共同的可以做的事情?但一旦切换到奈尔和科洛丝一起的时候,有共同的努力的目标,图像就很清晰。

所以说,立场和习性都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也只能做到如此罢了。

20.雷科在一起的HE是无意义的。至少在我自己看来,越是甜的地方,越是空洞无物。雷克特失去了光彩,变成了一个很普通的影子。好男人,是的,但是普通。那个时候我深刻地理解为什么有些坚定的雷独党。科洛丝更失去了光彩,其实几乎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这样的在一起,又能怎么样呢?

21.科洛丝一生喜欢过三个男人:约修亚,雷克特,奈尔。喜欢上约修亚的时候,她十六岁;喜欢上雷克特的时候,她二十岁;喜欢上奈尔的时候,她三十多。十六岁是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二十岁是……我不知道怎么用言语表达的……古怪而有魅力的男人,三十多岁,则是能共享事业和抱负、可以信赖的男人。

我并不认为其中哪一种感情更加优越,成熟,或是肤浅,幼稚。只不过是人生不同阶段,人的心境不同罢了。

22.孩子。名字。我对这两件事物是有多么执着?鲁特琴,极目,以及棋魂的礼物,到了最后都是:孩子,孩子的名字。这是什么?我的母性吗?(苍天在上,我以后如不需要,尽量避免这种写法吧。)

23.关于结尾:我想雷克特的后半生是幸福的。其实站到很多年后回头看,伤痛都只是一时的,强大的心灵可以将它拂去;只要选择是无悔的,即使有那些许遗憾,但你我都终于成为自己。那样就是幸福的。

24.关于种子:其实我想,极目里的种子他大概可能或许约莫一定是弯的。

25.长篇太难写了。无法保持不会灭掉的热情。无法在每个环节都保持着爱和质量。自己想要写的东西,能够表达出来的东西,无非就那么几个地方。那么何苦去写其它那些呢?

26.从此再也不写长篇。至少不写长篇同人。至少不去替人圆谎填坑。要费那么大力气,我为何不从零做起?

27.我想,极目对于我是要了却某种愿望,并做尝试的一篇文。我不知道我该怎么看待它。我爱它又恨它。我自以为最好的剧情和最烂的剧情它都包含了。我自认为写得最好的段子和最烂的段子它也都包含了。

它让我心力交瘁。

28.我或许还没有把话说完。但是就说到这里了吧。大意应该都在此了。

补充(竟然漏掉了重要的一条):

29.梅塞蒂斯•班兹的英文是Mercedes Benz。(有人没看出来吗?)奔驰博物馆在德国西南巴登-符腾堡州首府的斯图加特市。

3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One thought on “[雷克特×科洛丝][空之轨迹]极目之远·尾声&后记

  1. kevin23844462

    这是一个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文章。我是个轨迹迷,大粉丝,甚至在社群网当轨迹社团的创建人等等,老实说,看完后雷科不能在一起其实我一时之间感觉好悲伤,但是在看完你的后记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如此感人的故事。我是一个不喜欢有结局的人,但是任何事情都必须有一个结束的时候,就好比我们的人生一样。这一篇同人小说,我会收藏起来,我也想说的是,这是我看过那么多的轨迹同人里,最让我感动的一篇小说。大概就这样吧,已经没有什么能说明我对这小说的满意了,只希望无论在什么时代里,无论经历多少风风雨雨,最后都能迎来一个新的,而且灿烂的未来~~~Kevin

     /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