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阿/雷露/米兰][全年龄]法老坑爱番茄蛋!

一、西红柿鸡蛋汤

阿加特·科洛斯纳就是把他的重剑卖了也不愿意承认,他对眼前的这个由金属边框构成的方框外加一块矩形金属板构成的物体,有着发自心底的紧张与反感,也许还有那么一丁丁点的恐惧。

“怎么了,阿加特哥哥?”

身边传来的是甜美的少女音,提妲睁着明媚的蓝瞳正不解地望着自己,手中的钥匙还悬在钥匙孔前。

他松开抱着食材包装的左手,摸了摸背后的重剑,“没什么。赶紧开门吧,小鬼!”

是什么牛鬼蛇神都给我放马过来吧,他在心里咬牙念道。

 

阿加特被安排去照顾提妲,艾莉卡和他不知道谁更不情愿一点。

艾莉卡和丹被拉赛尔博士叫到列曼参加爱普斯泰因财团的一个重要会议,一去就要两个星期,十三岁人见人爱的宝贝女儿一个人看家谁都不放心,可偏偏蔡斯常驻的游击士王受伤正在疗养,其它地区也人手紧张没法增援,卢安新晋的准游击士三人组还被艾莉卡一口否决,就在事情僵持不下之际,提妲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欢天喜地喊道:“对了,阿加特哥哥后天就要从卢·洛克尔回来了!我们可以请他来照顾我!”

在其它可能性都被排除、不得不决定下来的那天晚上,艾莉卡差点搬空了中央工房的素材库,连续两天三夜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叮叮咣咣。

于是,阿加特坐了一晚上的午夜航班,一大早刚从格兰赛尔空港下船,迎面撞上了“拉赛尔一家的热烈欢迎之双手叉腰怒目圆瞪的艾莉卡”。

“你给我听好了,红毛!不要以为我不在就可以为所欲为!提妲就是少了半根头发我都会知道!”

“我在家里安装了超——级——强大的安保设备,根本没有你什么事,你只要老老实实呆这就好了,要是敢轻举妄动的话——”艾莉卡两眼冒凶光地用手在脖子上一比,“你的生命安全我可不保证。”

 

在经历了前几次的陷阱大战又听了艾莉卡这番恫吓之后,换成谁谁都会有点心理障碍吧?阿加特愤愤不平地想。

“呐,提妲,你妈妈貌似在家里装了很多安全装置吧?”从进屋以来,他就一直在左顾右盼,什么家具都不敢碰。

“嗯,妈妈她给家里各个角落都安了摄像镜头,说是这样可以随时看到家里的情况,妈妈真是太操心了,我都十三岁了,而且还有阿加特哥哥在呢。”

真是太操心了,操心过头到他能不能活着走出去这间屋子都成问题了。

就在那时,身为游击士的那种对危险敏感性正警告阿加特有什么不对头,下意识地一低头,一道刀光从头顶擦过,几缕被切断的红发从空中飘落。

“呜啊!”身后一只小型机器人正张牙舞爪地向伸出两只机械臂,阿加特勉强用手掌顶住与小机器人角力,如果不是看到小型机器人身上的两根加热管,阿加特几乎没法认出来那是刚才放在餐桌上的导力烤面包机。

这、这是什么啊……塞姆利亚大陆上应该不存在外星机械智慧变形生物这种东西才对!艾莉卡·拉赛尔到底做了什么!她当这篇文是什么?综漫穿越吗!?

“提妲——!是不是艾莉卡前两天对你家的导力设备也做了什么——!?”阿加特一边咬牙跟烤面包机搏斗,一边朝身后毫无知觉地往冰箱里放食物的提妲大吼。

“是呢是呢,说起来前两天妈妈还把家里的导力设备全都重新检修了一遍,说是怕导力设备老化会有什么危险,明明我自己也能修的说……”

“数量有多少——?”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提妲转过身来,“大概有快三十多件吧?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咦,阿加特哥哥你怎么抱着面包机?”

小姑娘一脸困惑地看着阿加特以趴倒的姿势压着烤面包机。

“什么都没有——!”阿加特趁着烤面包机变回原状的机会一把拆掉了机体身上的EP填充剂,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啊啊,那就好……”

 

趁着提妲做中午饭的这阵时机,阿加特对屋内的危险物品进行了一个彻底的搜索:

会扔出扇叶刀的导力风扇、会向路人发射子弹的导力座钟、到处发激光的导力吊灯、热度足以把人煮熟的热水器、可以把目标捆起来再关进肚子里的导力洗衣机,咬住人手还要放电的遥控器……阿加特历经苦战这才发现了被艾莉卡藏起来的控制开关,让拉赛尔全家的导力设备恢复成无害的机械:

“……呼……呼呼……那个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自己刚从列曼坐午夜航班回来,他一向不是那种在座位上也可以酣然入睡的类型,一晚上就没怎么睡好,下船又立马被吓唬了一番然后跟着提妲回蔡斯,紧接着在拉赛尔宅中大战三百回合,这一连串的事情后阿加特直觉得心神疲惫,恨不得立刻躺倒。

问题是——睡哪儿好呢?

拉赛尔博士房间——书和器材的喜马拉雅,泥石流山崩活埋可能性500%。

艾莉卡和丹房间——印着提妲笑脸的被面,墙上一半是尤利娅上尉一半是提妲,打开房间的一瞬间阿加特就默默把门关上了。

提妲的房间——浅绿的缎面,粉红的枕头,叠得整整齐齐的小被子,房间四角一角一个摄像机全角度拍摄,不,打死他也不会躺上去的。

就在他觉得无处可去之时,阿加特抬头看见了通向阳台的门。

 

天空云多,阳光烤在身上也不像往日那样滚烫,地面是暖热的,四周没有任何机械设备,蝉有一搭没一搭地叫着。

就在这了吧?阿加特心想。

地上也不怎么脏,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没过多久应该就要吃饭了。

这么想着,他在拉赛尔家的阳台上躺了下来,一只手垫在脑后,侧身睡下。

 

提妲在餐厅中叫了好几声“开饭了”,但是阿加特一直没有回应,小姑娘有些奇怪又有些担心地上楼去找他。

她找到时,男人正在阳台上睡得正沉,丝毫没察觉到提妲的到来。

小姑娘赶忙回屋去拿薄毯给阿加特盖上,自己则在青年的身边蹲下身来,好奇地端详着。

“说起来……好像很久没有看到阿加特哥哥这样毫无戒备的睡脸了呢,嘿嘿嘿。”

几只小鸟大概是误将阿加特的那头乱发当作了鸟巢,叽叽喳喳地落在了阳台上,提妲赶紧举起一只手指放在嘴前。

“嘘,不要吵……阿加特哥哥他睡着啦。”

 

二、 鸡蛋炒西红柿

“结果就是——虽然这回不用找这个混蛋——他整整一天都在这儿没挪过窝,但情况却实质上半点变化都没有?”

乔儿的总结让汉斯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真是败给会长了……他到底有多不想工作啊?”

 

1201年的春天,入学第二个星期,蓝发紫瞳的短发女生还要再过一个多月才会插班进一年级,距离学院祭还有大半年,毕业生依然有整整一年的书要读,栗发双马尾少女和黑发温柔少年仍未成为准游击士,利贝尔巨变还毫无迹象,命运之轮以肉眼不可分辨的超慢速转动的这个春天,来得太迟、导致此时卢安气温料峭、万物眷恋温暖、不知拂晓已至的这个春天。

乔儿和汉斯两位新学生会成员,在男生宿舍汉斯的房间内束手无策。

在他们面前的是完全蜷缩在棉被中,连头都没有露出来,睡到物我两忘的神秘红毛生物,同时也是这个房间的另一位主人。据汉斯观察,他至少已经有四十八个小时没有离开过这个被子了(虽然据说有人在午夜之时看到一团被子一跳一跳地进了男生盥洗室再出来,不过介于目击者被当场吓晕,我们也无法保证这一证言是否可靠),究竟是怎样做到不吃不喝连续睡四十八个小时呢?真是完全无法理解、令人难以置信的生物啊!

“你也该差不多一点了吧?雷克特学长!”乔儿捋起校服袖子,两眼冒光,一点也不淑女地摩拳擦掌,再度向神秘被子生物发起了挑战,“捉弄人也要有点限度——!嘿!”

她抓住了被子的一边,想要把被子抻出来,让里面裹着的不明生物咕噜咕噜滚出来摔到地上。但是被子生物非常神奇地在没有任何外在视觉探测器的情况下灵巧地滚到了床对面,躲掉了乔儿的攻击,然后又以毛毛虫见了都会惊叹的标准蜷缩弹跳动作背越过乔儿的愤怒一脚。

然后,谜之蛹状生物,说话了。

“哼哼哼,这种程度的话可是打搅不了本大人冬眠的,凡人的小姑娘呦~”

“什么啊!明明醒着就是赖在被子里不肯起床,你是三岁小孩吗!”如果不是汉斯君及时架住乔儿,她只怕已经将一旁的花瓶直接砸过去了。

“不不~我已经睡着了,你现在听到的都是他的梦话!”

“……*&^&^%%$##,汉斯你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混蛋!”

“我没有反对意见,但是请放下我母亲送我的花瓶!”

 

即使用绳子捆上强行拖走也没用,被子会紧紧抓住床不放,而要拖着整张床走……被发现必须要把床竖过来才能通过房间门,所以不得不放弃了。还曾考虑过往被子上泼水,不过却让被子抢先泼了一头的水。意图用喷香的烤鸭料理引蛇出洞,结果是赔了鸭子又要清骨头……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们两个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是对方却毫发无损,倒是己方被弄得狼狈不堪。

 

“你们两个差不多该去上课了,这里交给我。”开口的是这位房间的第三位主人,学生会的书记兼会计,三年级的雷欧·洛连兹同学。他坐在高背椅上,膝盖上摊着一本厚书,看起来并不十分焦急的样子,神色淡然地嘱咐着一年级的干事们。

“雷欧学长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吧?”汉斯迟疑地看着学长。

蓝发的三年学生眼睛一眨不眨,翻过一页书:“就快解决了。”

乔儿和汉斯互相交换了一下迷惑的眼神,不过确实如雷欧所说,一年级的上课时间就快到了,为这样一个混球而翘课那可真是完全不值当的。

就在他们下楼准备去上课时,撞见了一个步履轻盈的身影,汉斯顿时满心欢喜地叫了起来:

“啊啊!露西学姐!社会调查实习结束了?”

乔儿在一旁不怀好意地笑了一声。

唤作露西的金发三年级女生微微颔首,只问了一句:“还没叫醒吗?”看了看他俩的脸色像是知道了答案,不待回答就翩然离去。

“啊啊❤~露西学姐一回来就见到她真是太幸运了!”

“要迟到了哦?”

 

然而,两人还没走出两步,就听二楼最尽头的房间里发出了一连串乒乒乓乓的巨响与疑似非人类生物的惨叫——“啊!!!!哎!!!!!!哇啊啊啊啊哦!!!!”

乔儿和汉斯面面相觑,三步并作两步朝房间跑去。

只见房间内如同刚刚有风暴过境:挂在墙上的相框歪斜着,里侧门框凹陷下去一块儿,雷欧的书架似乎遭到了某不明物体的猛烈撞击,向前倾倒,砖头厚的专业书在书架下垒成了一座小山,刚才还卷得跟蚕蛹COSPLAY似的被子乱七八糟地摊在书里。

“抱歉,雷欧,”露西双手交叠收在腹前,姿态文雅地道歉,“待会儿我会帮你把书柜收拾好的。”

雷欧正抱着汉斯的花瓶,不动声色地看着书山说:“不,会有人收拾的。”

大概刚才有人被拎住双脚绕转三周720度后丢了出去——想到这里,把着门框看的两个一年级学生不禁额角冷汗、嘴角抽搐:“露西学姐好强……”“……原来要这样才行吗…”

一阵阵的哀鸣从书山里断断续续地传来:

“救、救救我……雷欧……”

“自己解决。”

 

 

三、西红柿打卤面

运动鞋在钢铁架构的要塞地面上“哐哐”地回响着,一个年轻女性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金属饭盒穿过走廊,她有着一头金发过肩的卷发,身上的是浅蓝色的病号服,上身还套了一件保暖的米色薄毛衣。尽管只是病号服也穿得十分整齐,几乎看不到一点褶皱,她翡翠般的绿眼透着认真,姣好面容仍未完全褪去少女时代特有的那种稚气。

米蕾优在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停下脚步,露出了窘迫神色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饭盒,站在房间外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伸出手在门上轻轻扣了几下。

门内传来一阵骚动,随后才传来一声带着尴尬的“请进”,米蕾优推开门,眼前是同样穿着病号服的拉菲和卡特,拉菲坐在单人床上浑身僵直,卡特眼神游移,两个人都满脸不自然地堆满笑容。

“那个,准尉大人,有什么事吗?”

“还在说什么事?你们两个怎么不在自己的房间在而这里?”米蕾优将饭盒抱在胸口扫视全屋,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个高大身影,倒是塞在被子下的杂志一角、落在床外侧的一张黑桃皇后被扫入视线。

“啊啊,那个我们刚才来找兰迪聊天,结果他恰好不在呢——”

拉菲也不住地在旁点头。

她不禁叹了口气,有些东西警备队是禁止带入要塞的,身为正在复健中的伤员显然没有办法弄到,尤其是最新期杂志,而唯一可能把这类东西带入这个要塞的也就是只有那个人了,这两个人正是瞄准了这一点才跑到这里来的,搞不好还像以前那样替他掩藏了什么。

不过就算如此,斥责已经不再是警备队成员的那个人也是没有意义的吧。

“……既然已经可以从自己的宿舍跑到这里来,想必两位的伤势已经不成问题了。今天下午两点就开始跟我们大家一起进行复健活动吧,我会向索妮亚司令报告的。”米蕾优板起脸来说了这么一句,拉菲和卡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不不不……我们还没有恢复到那种地步!”“啊啊不好准尉,我突然又开始觉得头晕了!好像又要昏厥过去了!”

“唉……”米蕾优倒是真心觉得自己的头又有几分疼了,扶着太阳穴最后问了一句:

 

“那么,兰迪他到底去了哪儿?”

 

 

“这样就高枕无忧了。”

兰迪掸了掸手上的土抬起头,午后充足的日光浴随着光晕直射下来,十分刺眼,幸好还有几丝微风吹过,他用手挡住阳光眯起眼眺望克洛斯贝尔市区的方向。

教团骚乱事件过去还不算太久,为了适应新的政治局势,S.S.S.科被要求暂时解散进行重组,罗伊德去了一科接受搜查官高级训练,大小姐回到当选议长的祖父身边帮忙,缇欧之助和主任暂时返回财团,连小琪都去主日学校上学了,他闲来无事便向已经升职司令的索妮亚申请来贝尔加德门帮忙。

在骚乱中,贝尔加德门的警备队员被约阿希姆用“真实的睿智”控制,在市区中大肆破坏,为了阻止教团控制市区,S.S.S.科、游击士和不良少年们只能以武力击退无辜的警备队员,在这其中不少警备队员都受了不轻的外伤,再加上“真实的睿智”会使人爆发超过身体承受能力的力量,又有使服药者突然昏倒的副作用,骚乱后贝尔加德门的警备队员几乎无人下得了病床。索妮亚司令不得不下令抽调部分唐古拉门的警备队员到贝尔加德门来维持正常的警备工作。

可以说兰迪这时主动申请来真是帮了大忙了。

不过坏处也不是没有,兰迪背着手向着阳光在倾斜的屋顶上躺下,例如要塞晚上要戒严不能出去夜游什么的。警备队处于战力严重受损时期,还有情报表明,国境对面帝国加雷利亚要塞的部队有异动,都让人对帝国军是否会趁虚而入捏了把汗,从那时起要塞就提高了警戒水平。

在S.S.S.科重组完成前,自己最能派上用场的地方,就是这里吧。

兰迪摸过身旁重见天日的巨型狙击枪刃心想。

更何况之前欠索妮亚司令推荐自己到特殊任务支援科的人情要还,还有——

“呼……啊,找到你了,兰迪。”

脚下铁梯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兰迪看到米蕾优拼命攀爬铁梯,像是生怕他会溜走似的,尚未痊愈的身体做这种运动还不很自如,她脸上流露出了吃力的表情,他忍不住苦笑,连忙伸手把米蕾优拉了上来,用轻松的口吻打趣道:“哎呀,准尉大人,这么着急干什么?难道又要罚属下200个俯卧撑吗?”

“你、你在说什么啊……”米蕾优不知道是因为运动还是日晒又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起了兰迪被警备队开除前的往事、再或者被他一下子抓住手拉了上来,脸上泛起了红晕,“午餐时间却没有去吃饭,我还在想你到底是怎么了呢……这个拿着。”

兰迪从米蕾优手中接过还热乎乎的饭盒和筷子,稍稍惊讶了一下子,打开一看,里面是盛得慢慢的卡尔瓦德风面条。

“赶紧吃掉吧,再放面条就不好吃了。下午还要进行复健训练,担任训练官的人要保证有充足的体力。”比自己低一头的女孩别过视线绷着脸说道,脸上的红晕还有一点没完全褪去。

“哦、哦!”

兰迪有些感激又有些无奈地弓着背在屋顶斜坡上坐下,米蕾优也抱着膝盖坐到他身旁,略短的外裤露出了脚脖子和病服裤的边缘,两个人似乎一下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那么沉默着,只能听到筷子夹起面条的细微声响,一阵小风轻轻撩起金色鬓发和赤红马尾,在半空中飞舞着。

 

 

米蕾优看了看兰迪,犹豫着是不是要开口问那个问题。面条快要见底,又难得周围没有医师护士、同僚上司围着。

眼下只有她和兰迪,还有那把巨型的狙击斧枪,兰迪来警备队帮忙时就已经带上了它。在病床上看到兰迪开着玩笑出现在自己的病房时,她就隐约觉得兰迪有些变了,更坚定更成熟,不再是那付跟谁都很好却其实跟谁都很疏离、随时可以放手随时可以离开的样子,这把枪的出现更证实了她的想法。

那个从来都不愿拿枪的兰迪自己重新拿起枪来了,那个理由就应该不存在了吧……?

 

“呐……兰迪……”米蕾优难得一见地吞吞吐吐着,兰迪不禁侧目:“嗯,什么事?”

“……你有没有想过……回到警备队来?”

兰迪一时讶然。

米蕾优急急忙忙地解释道:“我只是、只是觉得,眼下警备队战力不足,帝国最近似乎又开始出现对克洛斯贝尔不利的风声…兰迪你也已经可以拿枪了,当初开除你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听索妮亚司令说特殊任务支援科还招了新人……所以兰迪你…………”

“………………想不想回来呢……?……索尼娅司令一直很欣赏你的,卡特呀拉菲呀也都说很希望你回来……”

她抿住嘴唇,低下头拼命忍耐着。

——如果有你在的话,我会觉得更安心。

那样狡猾的话,米蕾优说不出口。

 

“米蕾优……”兰迪看着低着头比自己还要大一岁的女孩,胸中感慨万千。

确实现在的话,那个傻瓜司令已经不在了,自己也找到了要守护的东西,也绝不希望再看到面前的这个人再被什么人操纵,这样的盛情邀请看似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但是——

 

“抱歉呢,米蕾优。”

 

兰迪伸出没拿筷子的左手,摸了摸米蕾优的头:“虽然我也不是不想回警备队来,但恐怕特殊任务支援科现在还需要我。”

“尽管有新成员加入,但那家伙很古怪,罗伊德虽然已经变强很多,不过距离独当一面也还不行呢,在那之前我恐怕还得辛苦一阵子。”

是的,自己在迷茫的流浪之旅中终于找到了容身之所,还有包容了自己的过去的人们、自己必须要保护的存在、希望可以一直相伴的伙伴们。

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守护住这份历尽艰辛才得来的珍宝,一个可以安心回去的地方。

因此,对不起呢,米蕾优。

 

“最重要的是——在警备队的话,就不方便去夜游了嘛!”他最后咧嘴大笑着补充道。

米蕾优气不打一处来,一下子甩掉兰迪的手站起来:“……什么啊……竟然为了方便自己去夜游……”

“兰迪临时训练官!限你在五分钟之内吃完午饭,随同我前往训练场集合!”

“喂喂,太突然了吧……而且医生还没允许你加大运动量吧?”

“这是作为准尉的命令!”

“是是……”

兰迪注视着米蕾优忿忿的模样偷偷乐了。

嘛,偷藏喝完的空酒瓶子也没被发现,下次有机会的话,不如再和她一起到这里来吃午饭吧?

 

-fin-

 

2011.8.8.16:02完成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