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丨约修亚x艾丝蒂尔][空之轨迹][非全年龄]水晶兰

-1-

艾丝蒂尔和约修亚找到玲的时候正是夏日和暖,南方吹来的风顺着山坡滚落,松软的土地上蒸腾着阳光的金色馨香,水晶般纯蓝的天空上有流云浮絮,一片片亮得耀眼。

盛开着缤纷野花的草地上,紫发白裙的女孩闻声回头,笑眯眯地向他们挥了挥手,轻松熟稔得就像吃过早饭才出门的小妹妹。
玲在编一只花环,嫩绿的藤蔓修长伸展,红色和白色的小小花苞点缀着柔软的盘曲折叠。女孩子跑过来把花环挂在艾丝蒂尔前额,羽状细叶拂过鼻尖,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让小女孩噗地笑出声来。

空中传来羽翅拍打的声音,两只云雀歌声清越,划过明亮的痕迹。

 

玲寄住在一个小女孩的家里。那间小屋中只有最基本的木制家具,开门时有干涩的摩擦,屋内却简陋而整洁,看得出经常有人细心打扫。而那名叫莉莉娅•加斯的小女孩虽然看上去多少有些营养不良,一双纯净的紫色眼眸却总是笑成两弯月牙,有暖暖的光。

莉莉娅的母亲已经去世两年,父亲醉心工作无暇看护,从里到外的家务都落在这个不足十岁的女孩身上,令人吃惊的是小屋居然一直井井有条,让回忆起过去的约修亚不由得微笑着唏嘘不已,艾丝蒂尔则在马脸和无地自容之间变来变去。

对于玲的亲和力艾丝蒂尔并不怀疑,毕竟她也是第一次见面就让自己喜欢上的孩子。可是看着她支使莉莉娅摇摇晃晃地从灶上搬下大锅,两人也忍不住为这屋子的主人鸣不平。

“没关系,因为我喜欢小玲姐姐啊。”比实际年龄长的还要矮小的女孩软软笑开,整齐的牙齿微微泛黄。

而玲坐在餐桌旁一前一后地摇晃着双腿,眯起眼睛笑得满面无辜。

 

-2-

二人第一次见到莉莉娅的父亲是在第二天的黄昏。衣衫破旧的男子两颊微微凹陷,手中拎着两根晃晃悠悠的细长尾巴,一粉一蓝两只猿羊翻着白眼软趴趴,卷曲的毛发互相纠结着,略微凌乱。

艾丝蒂尔原以为这是父亲不辞辛苦为女儿捉回来的宠物,好奇地伸手戳戳,才发现猿羊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代表死亡的冷意缠绕在指尖,徘徊不去。

居然将死去的魔兽带回家来?艾丝蒂尔又惊又疑地抽手。男主人却似乎无暇招呼客人,两个小女孩也忙不迭地围上去,谈起的都是她听不明白的专业术语。

看着三人欢呼雀跃地钻进隔壁的小棚,她和约修亚百无聊赖地等了很久,才见小女孩们一人手里抱着一只猿羊叽叽喳喳地走出来。猿羊纤长的绒毛还湿漉漉地贴在身上,但整个身体已经挺直,尾巴弯曲成漂亮的弧度,黑耀珠般的小眼睛比以前见过的更为明亮。

“这是标本哦。”看见她疑惑的神情,玲心情很好地解释了一句。

艾丝蒂尔冒着满脑袋问号跟着小女孩们走入小棚子,一进门就被一只虎视眈眈的金甲犀牛吓了一跳。抬头看去,不高的棚顶上几只紫色飞蛾微微摆动,爪爪猫在木架上瞪着草地袋鼠手中红彤彤的苹果,獾猪三连星凝固在绕着尾巴转圈的姿势,渡渡鸟抬起一只脚爪,好像随时准备迈出门去。

旅行途中他们在各地遇到过的魔兽在这里齐聚,济济一堂简直就像是本魔兽图鉴。然而如果将手抚摸上渡渡鸟尖锐的喙,会发现那和细长的脚爪一样,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小镇的居民以林业为生,因为森林被人们砍伐得厉害,许多居住在小镇附近的生物都已经迁徙离开。劝说居民适量伐木无果的加斯先生,只能利用自己的手艺将自己能找到的动植物做成标本,这样,至少以后的孩子还能从这些仿制品中,见到昔日林道间蓬勃的生机。

晚餐的餐桌上,艾丝蒂尔和约修亚听了加斯先生讲述了他四处搜寻魔兽的目的之后,也不由得为小镇的居民叹了一口气。

而玲留下的原因理所当然还是该小姐旺盛的求知欲,在惊艳于这里的藏品之后,玲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学习制作标本的技巧,其作品往往让加斯先生也赞叹不已。

而没有课程的日子里,玲和莉莉娅一同玩耍,多少也纾解了加斯先生对女儿的内疚。

 

当天晚上理所当然地出现了抢床大战,初识的莉莉娅显然对艾丝蒂尔很有好感,缠着她要一起睡,玲却也抓着她不肯放手。小床上容不下三个人去挤,最终还是玲在艾丝蒂尔的劝说下去了屋子里的另一张床,撅着嘴刻意表现出夸张的不满。

夜里艾丝蒂尔看着身边微微蜷着的孩子,小小的身影似曾相识。

 

-3-

次日天气晴好,在玲的提议下大家到郊外的山坡上野餐。约修亚准备的各种料理不一会就被两个小女孩席卷一空,相比之下艾丝蒂尔的成果反而逊色很多,好在唯一的拿手菜煎蛋卷也很受欢迎,总算也是挽回了一点面子。

饭后的散步不知怎么变成的捉迷藏的游戏,当“鬼”的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到艾丝蒂尔和约修亚身上。看着玲和莉莉娅一声欢呼之后向两个不同的方向飞奔离开,艾丝蒂尔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问题:“她们就这么跑走,不会遇到魔兽吧?”

约修亚忍俊不禁:“莉莉娅在这里长大,不会到危险的地方去的。至于玲,就算是遇到了魔兽,该担心的也不是她吧?”

也对。艾丝蒂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野餐的山坡下有不大的一块向日葵花田,灿灿金黄中一个紫色的小脑袋格外醒目。站在某棵向日葵下,好像在专注地观察什么的玲直到二人走近才转过身来。

“艾丝蒂尔和约修亚为什么总能找到玲呢?”紫发白裙的小女孩笑眯眯地凑过来在她怀中蹭了蹭,一脸的心满意足。

“哼哼,要论和玲玩捉迷藏,我可是一流的专家啊!”艾丝蒂尔志得意满地挺起胸膛,“不过,玲这么容易被找到,也是第一次呢。”

“因为这里很漂亮啊!而且艾丝蒂尔你看,这些向日葵的花,总是朝向太阳的方向呢~!”玲拉着艾丝蒂尔的胳膊,满脸都是奇异的惊喜。

“就是因为总是朝向太阳,所以才叫向日葵的吧。”艾丝蒂尔耐心解释。

“可是,这一朵不是呢。”玲踮起脚尖,举起一朵沉甸甸的葵花。向日葵的花瓣已经干卷枯苍,早已失去了金黄的色泽,分割成小格的花盘中不见离离熟籽,只有空虚的细小漏洞,离散着扰乱视线。

“原来是一朵死花。”玲皱起眉,眼中有厌恶的神情,“当向日葵将目光从太阳离开,是不是就代表将死的时刻呢?”

紫发女孩抽出一柄银色小刀,利落地斩断了脆硬的茎。

一直沉默不语的约修亚,突然轻轻皱了皱眉。

 

找到玲之后,三人转了半天也没发现莉莉娅的身影。正打算放弃寻找回原地等待的时候,玲手指轻点腮边,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莉莉娅以前曾经提到过,周围有一个她常去的山洞。”

 

那个山洞和艾丝蒂尔想象的不太一样。大概是因为处于山坡的背阴面,众人还未接近就感觉到森森寒意,往深处看去更是黑幽幽地瘆人。向洞中走了两步,艾丝蒂尔突然开口:“那个,莉莉娅真的在这里吗?”

玲回身看向有意无意落后两步的艾丝蒂尔,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意:“哎呀,难道艾丝蒂尔害怕吗?”

“才不是害怕!……不会有幽灵什么的吧?”少女把马尾摇得快飞起来了,可惜接下来的底气不足让那句反驳毫无说服力。

咚。

洞窟深处传来什么掉落的声音,在逼仄的隧道间传出一连串的轻微回响。久经战阵的A级游击士刹那间进入一级戒备状态,脸上掩饰不住的惊恐就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

“看来是有人,”约修亚点起火把,“我们进去吧。”

 

洞中晦暗不明混淆了阴阳,无色的暗影被光焰驱赶着四处逃遁尖啸。没有眼睛的奇异生物在幽径尽头悠然踱过,晦朔不明而蒙昧自乐。滴水而成的石笋滑不留手,无法见底的深潭里有溶溶的冰凌散发冷气,悄无声息地欺近皮肤,让人激灵灵地打个寒战。约修亚停步片刻,脱下外衣披在艾丝蒂尔身上。

艾丝蒂尔没有接,亦惊亦喜的目光久久地逗留石壁一角。

“这里,居然有花!”

顺着视线看去,光滑的石缝间一簇纤细的淡黄花朵半开半闭。然而凑近了才发现那簇小花的淡黄其实只是火光映射的错觉,而轮生的叶、笔直的茎和钟状花朵都是近于虚无的透明,微微流淌着纯白的晶莹光芒,有丝缎般的质感。

“这是水晶兰呢,”玲双手撑住膝盖,弯下腰细细查看,“似乎只能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一旦移居到阳光之下反而容易死掉。”

“是这样吗?这样不就不能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吗,好可惜啊。”艾丝蒂尔叹了口气。

“真奇怪呢,艾丝蒂尔,”娇俏少女微微侧头看她,笑语嫣然,“原来并不是所有的花,都需要太阳的呢……”

“莉莉娅应该还在里面,我们快走吧。”约修亚突兀地出声,截断了玲未完的话语。

 

在洞窟的深处果然发现了那个瘦小身影。丛生的水晶兰中女孩子哆哆嗦嗦地靠在墙角,身体蜷成小小一团,尽量保持着热量。

艾丝蒂尔惊呼一声,几步跑过去将莉莉娅抱在怀里。小女孩的身体冰凉,嘴唇冻成了可怖的青紫,纯净的紫瞳却还努力积攒起笑意:“还是……被姐姐找到了呢。”

“说什么呢莉莉娅!”情急之下艾丝蒂尔顾不上控制自己的音量,驱动导力器准备施放治愈术,“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因为……说了,来到这里的话,就、就一定不会被姐姐找到了……”小女孩的声音里有胆怯的委屈,“……对不起,艾丝蒂尔姐姐。”

“可是怎么能藏到这里呢!”艾丝蒂尔急道,“是谁说让你藏到这里的?”

“对不起,姐姐……对不起……”

棕黄色的小脑袋使劲钻进艾丝蒂尔温暖的怀抱,什么也不说只是反反复复的道歉。艾丝蒂尔轻轻抚上怀中的小脸,手心里不出所料沾染了冰凉的濡湿。

侧立一旁的约修亚淡淡看向玲,后者撅起嘴,眼神游移。

 

“……明明是自己不出来的莉莉娅不好,我又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傍晚,约修亚来到玲的门前,敲门的手举到半空,却先听到屋里的吵闹声,“艾丝蒂尔不喜欢玲的话,玲也不要喜欢艾丝蒂尔!”

约修亚犹豫了片刻,门突然被狠狠拉开,冲出来的紫发女孩不偏不倚正撞到他怀里。

“艾丝蒂尔和约修亚、最讨厌了!”玲皱着五官大喊,一把推开他跑了出去。约修亚诧然抬头,望进屋内不知所措的真红双眸。

“约修亚,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艾丝蒂尔坐在床边,垂着头,平日元气十足的光辉似乎一下子黯淡了许多。

约修亚走过去,将少女的肩拢在自己怀中。

“我也……有一点太激动了。明天向玲道个歉吧。”少女闷闷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疲惫。

 

-4-

翌日艾丝蒂尔并没有找到道歉的机会。早上起床后玲神色如常,吃完早饭就把莉莉娅拉出去玩,回来以后小女孩们一个传染一个地打着呵欠,想要挤一张床睡个午觉。

“玲,和你说两句话好吗?”眼看两人就要关上小卧室的门,艾丝蒂尔连忙叫住她。

“艾丝蒂尔要和玲说话吗?”茶色的大眼睛轻轻眨了眨,“那,对不起啦莉莉娅,你先睡吧。”

回转过身,玲眼神清亮:“所以,艾丝蒂尔要和玲说什么?”

被这样看着反而有点说不出口。艾丝蒂尔叹了口气:“玲,我要向你道歉。昨天晚上我有点太冲动了,对不起。”

“那件事啊……”玲认真地回忆了一会,随即轻松笑开,“玲已经忘了呢~”

“哎?”

“不过,如果艾丝蒂尔真的想赔礼道歉的话,就去摘一朵水晶兰送给玲怎么样?”玲提着裙裾,轻轻巧巧地转了个圈。

 

洞窟最深处有千年不化的冰壁,影影绰绰地映着走近的两人。这里生长的水晶兰颜色更加晶莹缥缈,就像它们的名字一样,是似乎碰触就会碎裂的美丽。玲蹲在花丛旁边,声音飘忽如同轻叹:“真奇怪呢……居然有不需要阳光就能生长的花?”

“唔……确实有点奇怪。”艾丝蒂尔愣了一下,不明白小女孩为什么旧事重提。

“艾丝蒂尔。”沉默了片刻,玲突然喊了她的名字。

“嗯?”总觉得玲的神情怪异,让她心里有些忐忑。

“艾丝蒂尔真的是喜欢玲吗?真的是在为玲着想吗?”紫发的小女孩歪着头看她,“或者,只是想把玲变成你自己喜欢的那个样子吧。”

“哎?我才没有……!”艾丝蒂尔矢口否认。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玲也想让艾丝蒂尔变成玲喜欢的样子。”玲赌气似的撅起嘴,半垂的眼睑却盯紧了对方的每一丝表情,“其实,艾丝蒂尔也不是真正喜欢莉莉娅的对吧?想要温柔地照顾的,也只不过是那个很早就失去那份照顾的自己对吧?”

一连串的诘问。栗发的少女僵立着,张口结舌。

 

“没有人是一定需要别人的,也没有人是一定被别人需要的;没有东西是一定要得到的,也没有东西是不能失去的……玲之前一直这么想着。但是艾丝蒂尔你们追过来了,说着想要做玲的家人,就这样什么也不顾地追过来了。

“玲现在也不知道艾丝蒂尔是不是真的喜欢玲呢,但是玲是真的喜欢艾丝蒂尔。

“是你让玲喜欢上你的,是你让玲感觉到不想失去的……

“所以,全部都是你的错哦,艾丝蒂尔。”

女孩子眼中是如释重负的喜悦,看着她的目光中有贪婪的惊喜,像是在看穷极一生求而不得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愿失去。

“玲,玲你在说什么呢,”栗色马尾无措地微微晃动,艾丝蒂尔呼唤着她的名字,心中却有脱力般的茫然。面前那颗百变的玲珑心肠从来没有感觉那样遥远,无处可寻断简残章。

纯白裙裾蹁跹舞蹈,暗色的蕾丝花边划出的花纹看在眼里如同隔着水雾模糊不明。艾丝蒂尔知道自己状况不对了,然而她只是向前伸出虚软的手臂,徒劳地想要抓住小妖精一样飞扬跳脱的笑意。

“艾丝蒂尔……最讨厌了。”

失去意识之前有只字片语印入脑海,小猫撒娇一样的口吻,却含了深深的怨怼。

 

艾丝蒂尔,你总是一厢情愿地相信着这个世界,认为每一个人的心底都是善良的,做了坏事的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你对每一个人都想要一样地守护,对每一个人都想要一样地爱。

“……这样的你,最讨厌了。”

心底的话语不自觉地从嘴边流露,玲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地的少女,眼中有冷漠的热切。

“知道了吗艾丝蒂尔,永远相信别人的下场就是这样……”

这样说着,玲却慢慢蹲下身将已无意识的身体抱在怀中,用手指细细梳理散开的棕色发丝,脸颊贴在她的额头缓缓摩挲。

现在这样就好了,艾丝蒂尔。你只能在我的身边,只能看着我,只能听我说话,只能服从我的命令……只属于玲一个人。

要做个乖孩子哦。否则,玲还是会讨厌你的。

紫发女孩细语轻声。导力灯倒在地上半明半灭,为石壁上的剪影勾勒出金红色的模糊轮廓。

 

-5-

殷红的花枝在纤细手腕上缠绕蜿蜒,惯持乌金巨镰的手指应用银白色小刀依旧灵活自如,茶色双瞳带着冷静的好奇追根求底,凝视这世界最奇妙的奥秘层层绽放如复瓣蔷薇。她微微侧头思忖,想知道光的粒子是如何自血脉中川涌而过,让守护的棍棒旋转如风,让真红的眼眸明亮如星,让那些欢乐的话语,温柔的像是一场梦。

生命之泉流淌成汩汩小溪,水晶兰染上火焰的颜色,愈加娇艳而昂扬。

玲最讨厌艾丝蒂尔了……但是,同时也最喜欢了。

所以,要一直留在玲身边啊。

 

洞口传来小小的惊呼,闻声望去,紫色眼眸的小女孩连发梢都透着惊惧,脸色如蜡像苍白,一声尖叫像是被什么堵在大张的口中,徒留吸气的嘶嘶声。莉莉娅双腿颤抖着似乎想要离开,僵硬的身体却违逆意志,没有移动半分。片刻之后,小女孩终于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真无聊。玲看着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略微向下撇了一分。

 

-6-

“约修亚~!”玲轻手轻脚地走到正在看书的少年身旁,“如果艾丝蒂尔说想要永远留在玲身边,约修亚也会这样做吧?”

约修亚霍然起身,几乎条件反射般握住刀柄,琥珀般的眼睛紧盯对方同色的眼眸。

玲在笑,然而那样无机质的笑意,即使她身为歼灭天使时也没有展露过。

“艾丝蒂尔在哪里!”寒意象一条滑腻的蛇游上后脊,漆黑双刃瞬时出鞘,堪堪抵住乌金的刀锋。

“唔……果然不行吗?”

交手几合,玲渐渐处于下风,但那略带讥诮的笑意并没有半分消退。

冰冷的杀意渐渐在少年眼中重现,有那么一瞬间玲似乎看到了从前的漆黑之牙,然而压住镰刀的双刃却不由自主地微微颤动。

“约修亚,你在干什么呢!”栗发的少女推门进屋,真红色的眼眸中满是诧异。

“艾丝蒂尔?!”

愕然片刻,约修亚撤回武器。玲也在同一时间收起巨镰,饶有兴味地看着二人。

“真是的,玲,开玩笑也不要开到这程度啊。”约修亚重重地叹了口气。

“玲才没有开玩笑呢!”小女孩嗔怒地瞪他一眼,“艾丝蒂尔是真的答应永远陪着玲啊。”

“是啊,我已经答应玲了……”少女点了点头,“约修亚也一起吧!”

刹那间少女手中长棍横扫,棍子的顶端系着镰刀的锋锐边缘。

黑发少年带着满脸难以置信缓缓倒下,太阳之女收棍而立,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的恋人。

“玲可是有着不输给人偶师佩德罗的自信哦~”

小女孩的脸上笑意甜美。

 

呐,约修亚。

当向日葵无法追随太阳,就是将死的时刻吧。

我不会让你那么痛苦的……是不是要夸奖玲呢?

 

-7-

鲜花盛放的草地青翠欲滴,紫发的小女孩将手中编好的花环挂在栗发少女前额,羽状细叶轻轻在她的鼻尖前拂过,让小女孩不由地笑出声来。

这样就好了。哥哥姐姐,还有爸爸妈妈,你们都会陪在玲身边吧。即使玲做错了什么,也会一直温柔地对待玲吧。

——是的,我会的。

机械合成的电子音吱吱呀呀。

——是的,我会的。

红耀珠般的眼睛里有剔透的光芒流转。

——是的,我会的。

柔软的黑色头发渗透着深夜最诱人的那一抹幽蓝。

——是的,我会的。

头顶洁白的云絮像是鸟儿新生的绒羽,金色的阳光万年挥洒如一,山坡上吹落暖暖的风,空气中浮动着花的芬芳。天与地的滚滚洪流缓缓凝聚在她身旁,世间万物将那句温柔承诺一遍一遍低吟浅唱。

巨大人形机械默然静立,太阳的少女与月影的少年双臂交织着拥抱住中央那个小小的紫发女孩,平和安宁像是呵护着世界上唯一的宝贝。

玲靠在两人的怀抱中,微笑着进入梦乡。

 

-The End-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One thought on “[玲丨约修亚x艾丝蒂尔][空之轨迹][非全年龄]水晶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