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西斯&米莉亚姆][全年龄][闪之轨迹]Kitten

闪 2 到闪 3 之间的胡编乱造

 

 

「哎!尤西斯,你怎么不吃?」

尤西斯阿尔巴雷亚抬起红茶杯,对面的蓝发少女脸颊鼓鼓囊囊,沾上很大一块奶油。「先把食物咽下去再说话。」他叹了口气,「还有,把嘴角擦干净。」「嗯!」她快乐地笑起来,完全不顾这边皱起眉头,「我觉得尤西斯或许比里恩更适合当老师。」

「是说主日学校吗。」一年前他不会开这样的玩笑,现在竟理所当然。对方全力投入和草莓蛋糕作战,一时安静下来,尤西斯稍稍垂下眼。主日学校老师的形容不甚贴切,因为进入托尔兹士官学院不久,他便被迫养起一只猫。浅蓝色毛皮金黄眼的放养小猫,绕着裤脚要零食和玩耍,怎样驱赶也并不退缩,各自别过还会翻越大半个帝国,只是为了抬起脑袋摸摸下巴。

说出口显得自恋到滑稽,虽然不妨碍他有时想到。短暂的出神被声音打断:「说起来,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我过来时,看到广场很热闹。」「是大圣堂的儿童义卖会。每个季度会举行一次。」「尤西斯也参加过吗?」她的问题无穷无尽,对上睁大的圆眼睛,他却也没有感到厌烦。「小时候参加过。」「那我能去玩吗?」听见这句话,尤西斯颇为好笑地回答道:「为什么要问我呢?」

这回换米莉亚姆不说话,只是歪过头。金黄色眼睛眨两下,像恍然大悟了什么,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会在晚饭前回来!」小姑娘跑得比风还快,尤西斯来不及叫她认真地擦一遍脸。白瓷盘子吃得很干净,银叉勺摆放得也算规矩,减少了他对情报局与铁道宪兵队的两位头领是如何教育小孩的一点疑虑。那个问题提得莫名其妙。如果是别人只允许观望,就像七岁的夏天之后他无数次站在露台上,想必她凭那「银臂」,是可以逃到天涯海角的吧!尤西斯坐在办公桌后,戴上眼镜,从文件堆抽下一沓卷宗。或许代行领主繁重的事务让他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

他再抬起头,是女仆点起灯。天色已经黄昏,自城中最高点的露台望去,晚霞绵延在巴利亚哈特的翡翠色屋顶,像火焰燃烧整片海面。「米莉亚姆回来了吗?」「没有再见到奥莱昂小姐。」导力通讯全无回应,尤西斯叹了口气:「很好。」于是他要去找猫。就像他还在托利斯塔时,里恩舒华泽会空出休息日的上午去做的那些事。他们走在通往学校的坡道,里恩笑着开口:「那猫很亲近尤西斯呢,对我就完全不行。」「这不是什么足以让人羡慕的能力。」「是吗。但我觉得,被喜爱总不是坏事。」

里恩的表情相当诚恳。即便尤西斯不擅长应对,莫名招小孩子和动物的喜欢,让巴利亚哈特的一部分居民对这位代行领主有了好印象。走到广场时,几个小孩跑过来,五颜六色的气球在他们身后飘荡。「尤西斯哥哥!」调皮的男孩子打算冲上来,被他敏捷地闪避了。「你们有看到一个蓝头发的小姑娘吗?」「米莉亚姆姐姐?她去看主日学校的表演会啦。」威严暂时被放在一边,总之线索得来全不费工夫。小孩子们又跑走,男孩子声音很响:「谢谢你的气球!」

或许是活动已经结束,傍晚的大圣堂格外空荡。米莉亚姆躺在角落的长椅,仿佛连尾巴也卷起来。尤西斯站定在她面前,她便揉揉眼,嗓音还是困倦的:「……唔?啊,尤西斯,你来找我啦。我睡着了……哎,今晚吃什么?」

她问得过于自然,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件奇怪的事。他们已经离开托利斯塔,也不曾有作为范例的经历——一个七岁时被接入无人的深宅,一个在这世上堪称真空地活了五年。尽管如此想道,尤西斯还是牵起米莉亚姆的手,让她稳稳地站在地面上。「我不知道,但或许有布丁。」他转过身,语气刻意放得很平板。少女像睡醒的小猫,伸展起手臂。

 

 

FIN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