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维×约修亚][全年龄][空之轨迹]阳光下安静的猫

*cp莱维×约修亚 例行我流+OOC可能 没什么剧情 偏短打向
*久违地回归了日常向清水小情侣文体,颇有种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归宿感?

————————————————————

“莱维有听说过吗?似乎猫在喜欢的人面前,会特别安心。”

一只白棕色的猫爬上了长椅,趴在了约修亚的腿上,像是守着自己的领地一般一动不动,一会儿他才发现它已经睡着了。约修亚笑了笑,伸出右手在那小家伙的脑袋上轻轻挠了挠,再把手轻轻放在它的背后,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顺着毛。那只小猫似乎是很享受这般待遇,轻轻哼了一声后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霸占着约修亚的大腿。

“没有……我没怎么留意过这种、呃……莫非是那个,《猫语日常会话入门》里有提到的内容吗?”坐在旁边的莱维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不是啦,只是有这种说法而已。虽然我也不是特别确信,但是大家都觉得是就是了。”约修亚也朝莱维笑了笑,接着就又低下头,继续专心地给那只趴在腿上的小家伙进行顺毛的工作。

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后,莱维思考了一小会儿,也朝那只猫伸出了手。约修亚见状便把放在猫背上的手让开。莱维在注意到这个动作后也朝约修亚点了点头作为回应,接着他的手在半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稍稍弯起了指节,试探般地戳了戳小猫的脸。料想那原本熟睡的小家伙却被这小动作给惊醒了,像是要把那手甩开似的晃了晃脑袋。

但是曾经的剑帝先生哪里有机会去懂得小宠物们这些无声的语言?他只是想试着和这些孩子们更亲近一点罢了,仅此而已。所以他又伸出了手,模仿着回忆中约修亚和其他小动物们互动的样子,摸到了那小猫的下巴上,不轻不重地挠了两下。

“喵呜!”

终于被莱维的无知惹怒了的小猫,不耐烦地把爪子朝眼前的那只手挥去——

“莱维!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刚刚躲开了,没事的,真的没有受伤……你看。”

“……呼,那就好。”

约修亚环顾四周却没能找到那只不乖的小动物,大概是在刚刚他急着给莱维查看伤势时跑掉了吧。最终他在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前,一个小女孩的怀中发现了它——那小女孩低着头抬起眼,朝这边投来了歉意的微笑。约修亚也朝她笑着点点头,随即就把注意力放到身边的人旁边。

“是家猫,所以不用太担心。但是你没有受伤是最好的。”

“嗯……”莱维低头看着自己那完好无损的手,不知怎的心里总不是滋味,就连声音也无精打采的,“约修亚……我刚刚是不是被它讨厌了?”

“诶……你就算问我也,嗯……怎么说,说实话的确是啦,但我认为不是莱维的错?”

“……什么意思?”

“大概、莱维之前也是这样的吧,因为总是太谨慎、也太小心了,总是在警戒着,所以难免给人‘有敌意’的错觉?虽然我的确知道莱维并不是那样,莱维只是对周围环境抱有本能的不安而已。但是对初见的人来说,总归不能很快就理解到事实本质。所以刚才的那只小猫其实也不能算是讨厌你,可能只是怕你……这样子吧?”

“我知道了……约修亚,你怎么懂我那么多?”

“嗯……你觉得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或者说,我不确信是不是我想的那样。”

“那,我这样告诉你吧——因为我是约修亚。至于具体是什么意思,莱维就像一点点学习小猫们的语言一样,慢慢体会吧?”

莱维听着这话,不禁轻轻皱起了眉,然而也没再说什么。他悄悄碰上了身旁约修亚的手,然后握住。他隐约间听见了身边人似有似无的轻笑声,也可能是他将耳旁擦肩而过的午后暖风声和少年的嗓音混淆了。

下午两点左右是马诺利亚村最清闲的时间段:落脚的旅客、途径的商人、暂作休息的游击士,都从这小村庄里短暂的集会上告别,各自返回到了各自奔波的路上。唯有莱维和约修亚二人,在上午时一咬牙就完成了全天的工作。尽管踩着午休的落幕时分才刚吃上午饭,但午后的空闲也足以让人觉得先前的忙碌是值得。

于是空之女神为了奖励他们的勤奋,便把这小村子里最宁静、也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铺开在他们眼前:浪花在蔚蓝海面上激起的淡淡水纹、风车周而复始划过的弧度、随风轻轻舞动着身姿的路边白花,以及那正好照得人犯起困意的和煦阳光。

他们的手相互触碰着,一同眺望着这幅景色。直到约修亚感到一边肩膀上突然多出一点分量时,他才将视线从美景中收回,看向了身旁——

是莱维,毫无防备地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想必是上午的工作积压下来的疲劳吧。约修亚暗自默念着,把动作幅度克制到最小,挪了挪身子朝莱维靠得近了点。随即轻轻伸出了手,放在了莱维的头顶上,一遍又一遍地自上而下抚摸——像是在顺着毛一样。

听说过吗?似乎猫在喜欢的人面前,会特别安心。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