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洛×里恩][全年齡][闪之轨迹]殺手C與少年R(1)

※與原作無關

※年齡變動√

※故事是由好幾個段子結合在一起

※後續隨緣

※文筆爛透了,注意避雷OTZ

  

※「繁體中文」注意,OK即可向下觀看↓

 

※部分內容在Lofter

 

 

 

 

檔案編號C001231,是至今為止無法查證的案件,就是名為C的犯案人士的真實身分,不過已經許久沒遇上關於C的犯罪現場,也許在不知名的地方早已死去。

 


   

 

◢初雪的相遇

那是一年當中第一次下雪的日子,也被稱作初雪,這天的景色相當優美,人們會讓不自覺被此景迷惑吸引,忘卻自我。

一位穿著褐色大衣的白髮男子,他豎立在一棵洞穴前,眼前的是一位睡的十分安穩的黑髮男嬰。

弱小無助的生命,在這冰冷天氣中被他人遺棄在外,還真是相當可憐。

少年蹲下身子,他的眼神十分危險,注視著男嬰彷彿要將他吞噬,於是少年伸出了他的手,伸向男嬰的頸處,卻在碰的的同時男嬰醒了過來,他與少年目光對視,隨後開懷大笑,對少年露出毫無防備的笑容。

「這算什麼……」少年不敢置信的看著男嬰,他的手僵持在半空中,遲遲沒有向男嬰那移動的跡象,他不明白男嬰為什麼會露出笑容。

「什?」沒等少年反應過來,男嬰便伸出那幼小肥短的雙手,握住少年停住的手掌。

「為什麼要對我笑啊……我可是想要殺死你的人。」少年的聲音顫抖著,他另一隻手包覆在男嬰的雙手上。男嬰看到少年接納他後笑得更為開心。

「所以到底有什麼好笑的。」看見男嬰的舉動,少年心也軟了下來,不自覺地露出笑容。

少年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是一人居住,多一個人也沒什麼麻煩處。

那就賭一把看看吧。

少年將男嬰從這冰冷的土地上抱起,掉落了一張紙條,上頭寫著「黎恩」。

原來他叫做黎恩,少年想著也許自己是被這場初雪給迷惑了吧。

 

 

◢充滿睡意的一天

新聞上播報著今日天氣預報,最近都會持續下著豪雨,真是相當大的災難。

原本還在翻閱報紙的齊格飛,聽見這則新聞後,有些不悅的把報紙丟在一旁的沙發上。

怎麼會是這樣的天氣,還這真是處處針對我啊,齊格飛扶額想著,接著長嘆了一口氣。

「哥哥?」齊格飛的身後傳來黎恩的聲音,那是自己以前不知從哪裡撿來的小夥子,大概是剛睡醒的緣故,黎恩的聲音有些小聲。

當黎恩出生的瞬間,齊格飛的臉色立刻轉變為溫和的表情。

「怎麼了~需要大哥哥陪你睡嗎?」

「不是的。」黎恩沒有猶豫直接斷然的拒絕。

「你這麼直接拒絕,我也會難過的黎恩。」

「嗯?」無法理解齊格飛的想法,黎恩歪著頭看著他。

齊格飛和黎恩兩人已經相處了幾年的時間,眼前的男嬰也變成了一位男孩,老實說齊格飛實在不明白當初自己到底是被下了什麼咒,才會將這個人帶回家領養。

他們生活在看起來相當富裕的公寓內,實際上這裡是齊格飛親手打造的房子,位於地下三層樓以下。

齊格飛伸手按下遙控器電視的電源將電視關上,他將黎恩抱起來。

「怎麼了,睡不著?」齊格飛說完便伸手溫柔的揉起黎恩柔順的黑髮。

「我是來陪哥哥的,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只有我自己休息感覺很奇怪。」黎恩揉著眼睛,有些睡意的說話,怕被齊格飛發覺自己的狀態,還試圖調高自己說話的音量。

當然黎恩這樣的行為,自然瞞不過齊格飛的雙眼。

齊格飛竊笑著。

「嗚……我只是想陪哥哥,不行嗎?」看見自家哥哥朝笑著自己,黎恩有些不知所措。

齊格飛撇了眼桌子上的文件,接著抱著黎恩走去他的房間,將黎恩放在床鋪上。

「但是阿~晚睡可是會長不高的喔,會不受女孩子歡迎的。」齊格飛讓黎恩躺在床上,自己則坐在床邊撫摸著黎恩的頭,試圖讓他進入夢鄉。

「我才不需要受女孩子歡迎。」黎恩有些不滿的嘟起嘴,明明自己是好心要陪齊格飛,卻被他嘲笑。

看見黎恩臉上的表情,齊格飛又笑了起來。

「哈哈哈……真是的,你也太可愛了吧!」

「男人被說可愛一點都不高興。」黎恩不滿的撇過頭,背對著齊格飛。

「你還只是個小鬼罷了,想成為男人的話那就先乖乖睡覺。」齊格飛說著便戳著黎恩圓滾滾的臉頰,手感挺好的。

「好好好,期待你長大阿。」齊格飛語氣非常敷衍的說著。

「我會成為比哥哥還要厲害帥氣的男性。」黎恩轉了回來,眼神堅定地與齊格飛對視:「所以哥哥也要早點睡,不然會不受女孩子歡迎的。」

沒想到黎恩會用自己說的話來打擊自己,關於受女孩子歡迎這方面,齊格飛還真是不敢恭維,沒想到這小子還真會打擊他,不過在這樣下去,黎恩大概不會放過他吧,齊格飛想了一下。

「哈阿~我突然好想睡覺喔。」齊格飛突然打了個哈欠。

看見齊格飛的動作,黎恩兩眼發光,坐了起來,他身子往旁邊移動,拉著齊格飛的手,接著拍了拍自己騰出來的空間。

「既然累的話,那就休息,睡覺。」

看著黎恩用那種眼神看像自己,齊格飛也不好拒絕,他接受的躺了上去。

「你可要好好的安撫我睡覺喔,黎、恩~」

「那哥哥,快睡覺,我會照顧你的。」說的同時,黎恩靠向齊格飛,抱住他:「乖、乖。」

齊格飛沒想到自己會被黎恩當作小孩子,不過這樣的感覺也不錯。

於是齊格飛閉上雙眼,抱著黎恩進入夢鄉。

『映入雙眼的是,赤紅色的火海。

耳邊撥放著的是,屬於他人的尖叫聲。

蒼白色的雙手將誰推入林間。

接著不再有任何人聲感擾著聽覺,唯有寂靜的森林與冰雪陪伴著。』

蒼色的方形時鐘上顯示著現在是凌晨的時間。

齊格飛冒著冷汗醒了過來,他轉身看了眼冷氣口,自己確實是開著的。

接著齊格飛看著躺在身旁睡姿整齊的黎恩。

是什麼時候,可以在別人身邊安穩入睡的,齊格飛摸了黎恩的臉頰。

初雪是能迷惑他人的雪景,那是女神大人給於人們的奇蹟景色。

在那天不論好事或是壞事都會讓人遺忘,但是唯獨那天發生的事情忘不了,永遠不可能忘記。

齊格飛緩慢的走下床,深怕驚醒一旁熟睡中的黎恩,他走回客廳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文件。

這次的目標是這個國家的宰相,必續將他抹消。

將資料收進文件袋中,隨意的丟在桌上。

齊格飛攤在沙放上,望向天花板。

或許自己是背女神大人遺棄的人,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工作所以被詛咒著,明明那天是初雪降落日,但卻依舊忘不了那天的惡夢,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早已無家可歸。

也許當初會收養那個小鬼,是因為和自己的遭遇很像吧,齊格飛嘲笑著自己。

既然不讓自己忘記,但為什麼會忘記仇人是誰,女神大人不會也在看著自己的鬧劇對吧?

齊格飛怒視著看著自己的雙手,反正自己也已經和那些人一樣了。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