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洛×里恩][全年齡][闪之轨迹]殺手C與少年R(3)

 

※與原作無關

※年齡變動√

※故事是由好幾個段子結合在一起

※後續隨緣

※文筆爛透了,注意避雷OTZ

※「繁體中文」注意,OK即可向下觀看↓

 

※部分內容在Lofter

 

 


◢癖好與性向

轉眼間就到了黎恩該要上學的日子,外頭萊諾花盛開著,那既是學生們畢業也是新生們到來的時光。

原本齊格飛還很糾結這些事,若是放黎恩離開家中出去外面,深怕會有自己的敵人將他拐走,對於這樣的煩惱他同組的成員卻對此嗤之以鼻。

「我說,你們的好同事可是正在煩惱喔,你們不該關心我一下嗎?」齊格飛癱在椅子上,抿著嘴說著。

眼前的電腦螢幕上顯示著許多分頁,那些都是關於鐵血的資料,自從接到宰相的案子後已經過了幾個月,雖然對於他的行程早已瞭若指掌,但卻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他本名為吉利亞斯·奧斯本,他所做過的一切確實很符合他的外號--「鐵血」,不過鐵血的過去卻如一張白紙,就像是突如其來蹦出來的人,簡直是怪物,不過以帝國人的說法大概是女神的奇蹟。

「那麼這位好同事,你是不是該認真繼續調查鐵血的事情,而不是在那邊偷、懶。」代號G的同事,扶著眼鏡一臉正經的提醒齊格飛自己該做的事情:「如果我再看到你停下手邊的工作,我不介意上報有關那位的事情。」

看到同事G的表情,齊格飛「蛤~」並嘆氣了一聲,那傢伙簡直就是模範班長,那種隨時打小報告給老師的那種同學。

「不過。」突然間,原本還專注於螢幕資料的代號S開口說話,她意味深長的打量著齊格飛的表情,瞇起眼睛微笑:「真是可愛的孩子。」

「不、不、不。」沒等同事S說完話,齊格飛慌張地開口,用著非常正式的語氣回答:「抱歉我對年長的沒興趣。」

……

現場一片沉寂。

S的臉色黯淡了下來,G則是回歸到自己的崗位上整理資料,他認為和他成組的人都沒救了,V坐等好戲的模樣,左看右看S和齊格飛兩人,吹了聲口哨:「沒想到阿。」

「我也沒想到,哈、哈。」齊格飛回應著V笑著:「沒想到你好我這一口,年下讚喔!」

看著自家兩個又斷句又起鬨的同事,S打從心底鄙視:「哎呀,原來C才是好這一口的。」肯定認為,接著開口:「可愛的黎恩小、弟、弟~」

S打量著齊格飛一瞬間僵住的表情,雖然又恢復往常的虛假笑顏,不過S可沒錯過。

「哎呀,原來你好的是這麼小的小鬼,連毛都沒長齊的。」齊格飛放大音量與S對峙了起來:「會看上的都是戀童癖阿~」

一旁的V已經快要笑到憋不住氣,彷彿眼前的兩人根本不是從事危險行業的特工,而是在學校打鬧的小屁孩,不過G還一臉淡定的執行著自己的工作,如同我們存在不同世界一樣。

看到S不悅的表情,齊格飛有些得意,誰叫你們這麼沒同事愛。

『連毛都沒長齊的。』

這句話總覺得很耳熟,齊格飛這樣覺得,不對!那不就是自己剛剛書說的話嗎?

齊格飛抬頭對視看到S拿出的一支筆,那是特工任務用的錄音筆。

「我說這位大姊,你這樣是浪費資源。」

『會看上的都是戀童癖。』

……。

「噗--。」終於V憋不住大笑了起來。

齊格飛進入警備狀態,他死死盯著S手上的錄音筆,S則是露出得意的表情露出笑容。

冷靜,你要冷靜,齊格飛試圖告訴自己,自己平常做事坦蕩蕩,是一位標準的良好公民,又是個帥哥,再說下去連自己都會怕,S絕對不會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看著齊格飛冒出冷汗,S得意地晃了晃手上那隻筆。

S她絕對不會做什麼事情,齊飛格繼續盯著那隻筆思考著如何奪走,彷彿貓咪一樣,V再次笑了出來。

齊格飛認為自己該考慮最壞的打算,身為一位特工是不允許自己身分曝露的東西存在,或許S要送給自己的敵人,隔天代號C就成了一名很知名的戀童癖,沒事,齊格飛告訴自己頂多敗壞一點點一點點名聲而已……

「黎恩的開學禮~」

「不要啊!」開什麼玩笑,這筆敗壞C的名聲還要嚴重。

「吶。」齊格飛的表情相當精彩,心滿意足的S將筆丟給齊格飛:「我們可是好『同事』,怎麼可能會『敗壞』C你的名聲呢?」

「謝啦!」沒注意S加重了幾個詞,齊格飛拿到筆後迅速地回歸自己的崗位,準備把這份錄音檔消除掉。

「不過我已經備份好了。」S愉悅地說著,接著點擊了「Enter」鍵。

彷彿宣判著死期,S的話讓齊格飛再次失控了起來。

那天深處地下七層樓的辦公室,傳出了一位男子的慘叫聲,不過也傳不到地面上就是了。

 

齊格飛走在人行道上,觀察著放學的小學生們,他靠在學校牆邊上沉思著。

那真是噩夢,齊格飛不該向那些人詢問意見。

回想起回家的景色,黎恩如往常般迎接自己回家,不過卻聽見如噩夢再現的聲音。

『連毛都沒長齊的。會看上的都是戀童癖。』

黎恩不明白的歪著頭盯著齊格飛,彷彿在尋求答案。

「沒長齊?戀童癖?那是什麼?」

一臉無辜的眼神,問著這邪惡的問題,齊格飛決定無視黎恩的問題。

見自家哥哥撇開頭,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黎恩恍然大悟。

「哥哥你該不會……在上班的地方闖禍了吧?」黎恩瞇起眼睛盯著齊格飛,難怪哥哥會一直逃避問題,果然是闖禍了。

「為什麼答案會變成這個啊!」齊格飛覺得自己很無辜,沒錯自己根本沒做錯什麼事情,於是齊格飛很愉快地打算推卸責任:「其實阿,哥哥的同事有些困難。」接著裝出一副很難過的表情。

「怎、怎麼了嗎?」看見自家哥哥沮喪的表情,黎恩有點緊張。

眼神偷偷從手縫裡喵著黎恩的表情,計畫成功!

齊格飛接著說:「還記得送菜給我們的那位大叔嘛~」

「哥哥你不可以這樣說自己的朋友,很沒禮貌。」沒等齊格飛說完,黎恩便打斷自家哥哥的說法。

「好啦~好啦~那個種菜的大叔~」

「……」

見自家哥哥仍固執的不改變說法,黎恩放棄糾正,便繼續聽下去。

「他阿~喜歡一位比他小一大截的小男孩,很煩惱的向我訴苦,於是身為一名好同事兼優秀良民,決定給予他意見。」

在心中默默地為同事V默哀,接著竊喜的齊格飛用十分遺憾的語氣說著:「我只好向他宣判這句話囉~」

誰叫那傢伙不幫自己的忙,還在旁邊嬉鬧,齊格飛暗中得意了起來。

「那為什麼是戀童癖?」

沒想到黎恩會突然爆出這個疑問,他剛剛不是已經解釋完了嘛,齊格飛有些慌張。

「喜歡一個人和年紀有關嗎?」黎恩有些疑惑地說著:「況且現在有年差將近三十的人都可以在一起了。」

「蛤?」齊格飛很疑惑,黎恩是從哪得來這些東西的。

「而且班上的女生似乎都很喜歡哥哥你同事的那種狀況。」黎恩頓了頓思考了一下,他還記得班上那位帶著眼鏡的副班長,常常帶他和文學部部長對稿的書籍:「現在似乎很流行的樣子。」

想起她倆在一起眼神發亮的模樣,黎恩覺得或許這是女孩子的流行。

「……什麼?」齊格飛以為自己聽錯話,他挖了自己的耳朵,沒有耳屎,接著害怕的打量自家弟弟,該不會被掉包了吧?

「哥哥你有在聽嗎?」看見自家哥哥心不在焉的模樣,黎恩不滿意的嘟起嘴來:「如果哥哥的朋友還有煩惱,我或許可以幫忙。」

「不、不、不」因為很重要,所以齊格飛連說三個不,開什麼玩笑,到底是哪個傢伙禍害他家純潔的黎恩:「他已經放棄了……哈哈…..」

黎恩有些沮喪地低下頭,沒想到放棄喜歡一個人這麼容易,也許……不會吧?

「哥哥你,不會又在騙我吧!」

見黎恩放棄追問下去的樣子,齊格飛小聲地嘆了口氣,不過還沒嘆出來,又不小心被自己吸了回去,導致自己連續刻了幾聲。

「咳、咳,怎麼會呢~」齊飛眼神飄移到一邊,不過結尾卻有些抖音。

「果然哥哥你是在騙我!所以哥哥你看上哪家的小孩了!」黎恩越想越生氣,哥哥竟然編一個謊言欺騙自己,所以果然還是哥哥惹事了:「哥哥你這是犯法!」

「犯法?」齊格飛原本還想逃避黎恩的追問,但聽到這些話他不能忍,先撇開帥哥做任何事都是不犯法的,但為什麼前後差那麼多:「為什麼我就是犯法!」他可是自認為自己是比V還要帥氣的存在。

黎恩不滿的嘟起嘴,他不想理會自家哥哥走進廚房:「今天的晚餐是蔬菜燉飯。」

「什麼?」

黎恩戴上手套將屬於哥哥的晚餐用力地放在桌上,傳出了不小的聲音。

「黎恩?」齊格飛試圖挽留離開客廳的黎恩,見黎恩越走越遠接著把房門關上,齊格飛再次發出屬於今天的第二次尖叫聲。

真是倒楣日……

 


 

 

2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