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维×约修亚][全年龄][空之轨迹]晚风忽起

*cp莱维约修亚【一点点爱情向】
*梗源空间写手挑战:以“他拥抱着他心爱的人,吻住他的嘴唇”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时间点接自原作SC结局后 原作区别展开 大概约修亚是一个【虽然已经冷静下来接受了兄长的死,但还没能从至亲的死亡中cheer up】的状态
*好像有点点意识流? 不管了反正我写得爽(ntm)

————————————————————

今天……已经是异变结束后的第十天了吧。

约修亚躺在床上,眼神游走在天花板的木纹间。落下一处空洞的心中,飘忽着念起一个他自己都不确定的数字。银色的月光穿过半透明的纱窗溜进房间里,却是一丝不足为道的微光。白天他忙于协会组织的异变善后工作,总算是能将固执的心绪岔开。结果一到夜深人静,就无法抑制地忆起往事:从六岁到十一岁,再从几个月前到现在。无一例外,都是和那已故人紧密关联的回忆。
他会想起他的姐姐,在睡前面露微笑,向那人提起自己的名字;他会想起那人紧紧攥着他的手,在见到“魔法师”时把自己护在身后;他想起最后一次的暗杀任务出发前,从“魔法师”的房间里传来那人的怒吼。

他想起,和那人最后一次的拥抱。
大难临头,前途未卜。他却在那次拥抱中,享受到了短短一瞬却也足够了的安心。因为是和那个人紧紧相拥着啊,即使那人的体温不足以让这个拥抱变得温暖——没关系,我可以温暖你啊。当时他在心里,曾这么默念着。
以及,他还记得,那人身上如晴朗的夜中,晚风般的味道。那是冰凉的,却从不是冰冷的。
想到这里他从床铺中起身,一口气把窗户开到最大,像是邀请此刻所有的凉风都吹进屋子里似的。
他自知需要振作,但是……也同样需要充足的时间。
现在还睡不着,继续躺在床上发着呆追忆过往也不是个办法,于是他坐到了书桌前。虽然是预定两周后才需要提交给协会的一批报告,现在就相当于是抽空,早早地完成也没什么不好吧。
今天是他难以入眠的第十个夜晚。

莱维醒来时,惊觉自己正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夜晚无人的街道中,身体轻得有些飘忽。他努力搜索记忆断片前的最后一个瞬间,脑海中映出的是少年的泪眼。他想起来了。
他想起来了。他曾在某个小村庄里潜伏过,那儿的教会看他是个四处流浪的孩子便收养了他。那段时间里他耳闻过类似的传说:死去之人,其在生前的作为若没有资格让他去见空之女神,也不足以让他坠下深渊的,便会在死后的第十天化身为灵体,回到这片大陆上。
让他惊讶的并不是天国之门前的审判结果——他闲下来时有猜想过自己的最终去处。只是他从没想过,这种建立于神学的猜想居然真的会成真。
毕竟,他心里没有神。
毕竟,所谓信仰,早在十年前,殆尽于故乡的地狱之火中。

他忽地听见有细细的小声音从近处传来。循声而去,蹲下身子后他才看清,是只受了伤的雏鸟,在地上奋力扑腾着,可是无济于事。再一抬眼,他借着月光轻松在树冠间找到,触手可及的距离内就有一座巢穴。于是他向那倒在地上的小生命伸出手——
那手却穿过了雏鸟的身体。
……是啊……现在、是灵体。
即使是眼前的事实让他不得不相信确有此事,他也无法认同女神大人。
——像这样多此一举,又是何必?

像是自嘲般地笑了笑后,莱维站起身,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注意到身旁的建筑物是一座高高的灯塔。
这里是洛连特——来过此地的他很快确信。
……让我回到这里,简直像是要给我指路去看他一样。
女神大人,您把这个世界作为我的最终去处,让我到死都不得知自己该归类为哪类人。而现在您又给我这样子的指引,我真的不知道,这不会有任何实际意义的一切,究竟是您的恩赐……还是惩罚呢?

一声长叹过后,他也只能轻笑。
——这也没什么不好,以前……生前就经常想着要来看看了。难得有这个机会不是挺好吗?毕竟这次不需要以敌人的身份见面了啊。不用躲在关了灯后一片黑暗的观众席最后的礼堂入口处,也不需要用情报部特务服的面具遮掩自己。至少这次,这次可以正大光明地去见一见关心的人,去看一看他这五年生活的家。
他来到那个家的楼下时,注意到二楼还有扇窗敞开着。虽然现在的他无法感觉到风的温度,但是他看到那窗帘在空中不安分地飘动着。
卡西乌斯应该还在军队里善后这次异变,那么家里就只有他的女儿和养子。会疏忽这种事情的,怎么想都只可能是艾丝蒂尔那个不拘细节的小姑娘。约修亚从今往后都要和她搭档的话……希望只是多余的担心吧。这么想着,莱维向那个窗口飘去。在想起如今的自己没法完成“关窗”这个动作后,他刚想扭头离开,却被那个在书桌前忙碌的身影锁住了视线。
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此刻却因为从未见过而显得陌生的身影。
  
约修亚终于在报告书的末尾落下了最后一个句号。干涩的眼睛不知多久前就开始抗议般地发着疼,这会儿才终于把人从工作中叫醒。钟表上离预定的起床时间越走越近的时针,也悲叹着他的哀伤。
阳光什么时候才能驱散这片黑夜呢?自己……又什么时候才能从这漫漫长夜中醒来呢?
“如果你还在…能指引我……还能再帮助我一次的话……不、请当我没说过。”
他低头发起了呆,那些十天里无数次想起过的回忆又再次浮现。然后他的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意识也逐渐向不知何处飘去。
直到一阵忽然袭进房间里的凉风把他惊醒,他惊得一颤,怔了两拍后,终于找回聚焦点的双眼首先看向了那敞开到最大的窗口——
只是有风吹过罢了。
只是……只是一阵来自夜晚的风,罢了。
约修亚反复这么告诉自己,也清楚那样的可能性不会存在,却仍旧不死心地朝窗口走去。
明明那份孩子气般的任性本该同兄长一起死去了。
  
飘在屋外窗口的莱维,看到约修亚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光泽变得黯淡的那对琥珀,简直就像刚刚从十年前的硝烟中抢救出来一般。约修亚停在了窗前,半个身子微微地探出了窗口,然后闭上了双眼。随即泪水不断地轻划过他的脸颊,落向半空中。
“对不起……其实我是知道的,我知道你不希望会看到我这副样子……”
你怎么跟小时候一样,还是那个软弱的爱哭鬼。莱维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作为代替伸出了手抚摸上他的泪痕,即使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但手指还是一遍又一遍怜爱地在他的眼角处来回擦拭。莱维看到约修亚睁开了双眼,然后再次确认了自己的不存在。

“笨蛋……”
像是个做错了事害怕被发现的孩子一般,莱维胆怯地稍稍凑近了约修亚。
“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

对不起,就这样把你丢在了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离开。
对不起,无论是十天前还是现在,我都无法止住你的眼泪。
对不起,要让你被折磨般地思念着我。
对不起,我无法像你那时拥抱住孤独的我一样,拥抱住现在的你。
  
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个胆小鬼。我只能用这样无意义的方式,像是偷着一样,向你传达一份你永远都收不到的感情。
  
他拥抱着他心爱的人,吻住他的嘴唇。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