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西斯x马奇亚斯][R18][闪之轨迹] 浆果挞(下)

☆我开始牙疼

☆肉多到是个双重鸡腿堡了

 

———————————OK?———————————

 

 

———要断气了。

马奇亚斯这样想。

以往尤西斯总会在他快要喘不过气前停止他纠缠不清的吻,但是这次的深吻持续到了马奇亚斯接近晕倒。

眼镜早已经不知道被这位贵族丢到哪个地方,在为缠绵的舌战感到满足之后,他终于放开了他的唇。

看着身下不断喘着粗气的情人,尤西斯丝毫不给他休息的机会他的手在他身上游移,从胸口,漫步到腰侧,最终停留在他最敏感的地方。

感觉到尤西斯的手包围了自己的分身,马奇亚斯的头更加眩晕了。他用手臂遮住自己通红的脸庞,但还是能感受到尤西斯那冰蓝瞳孔中的烈焰,他紧闭着双唇,却还是拦不住从喉咙中泄露出来的细碎旋律。

“看着我,马奇亚斯。”

尤西斯一边刺激着马奇亚斯的分身,一边凑过去,在他耳边呢喃。

“不……要…”

听到拒绝的话后,尤西斯加快手速,顺便狠狠咬了一口马奇亚斯的耳朵。

“叫我的名字。”

“啊……不…不要…”

到这种时候了还在倔强,那就给你一点惩罚吧。尤西斯突然放开马奇亚斯的分身,改用指尖轻轻地点着他已经完全勃起的前端。

身下的人明显地感到烦躁,开始扭动他的腰,稍微移开手臂,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压在他身上的人。

“不叫的话,你就自己动手吧。”

欣赏着他的表情,忍不住使坏的尤西斯开始脱掉自己的衣物,但却是故意慢吞吞地从无关紧要的领带开始脱。

马奇亚斯皱着眉头,表达着自己的不悦,但见尤西斯迟迟没有动作,便开始用双手笨拙地刺激起自己的分身来。

他鲜红的舌头在口中若隐若现,汗水划过胸口和匀称的腹部,看着这个画面,尤西斯的喉结悄无声息地上下滚动了一次。

“啊……不行……”

马奇亚斯努力地刺激着自己的分身,但是却总是觉得差点什么,到不了顶点。他用微微湿润的眼睛渴求般地看向尤西斯,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这个细小的举动差点令尤西斯失去理智,但狩猎最重要的是耐心,他强忍着涨到发痛的感觉,再一次向身下的猎物提出要求。

“叫我的名字。”

他意外的顽固。

马奇亚斯紧闭着嘴唇,用左脚轻轻地探向尤西斯的那个地方,隔着布料轻轻勾勒着他的形状。

他也是同样的顽固。

“叫我的名字。”

尽管快要到极限了,他还是丝毫不退让。两人就在这浑浊的空气中对峙了数十秒,终于,黑色的国王投降了。

他用沙哑而变质的声音缓缓地喊着情人的名字。

“尤西斯……”

而他故意装作不懂的样子,想要更加过分的东西。

“什么?”

“尤西斯……进来……”

“真是…够了…”

迅速解开自己的皮带,将裤子和内裤一起拉下,尤西斯迫不及待地挤进他的体内。

“啊……唔…啊…”

突然被塞满的马奇亚斯无法止住不受控制的叫声,他拉着尤西斯的脖子,生理眼泪无法控制地流下来。

“痛吗?”

想起自己没有做前戏,尤西斯强忍着想要冲刺的冲动,伸出手拨弄着马奇亚斯潮湿的头发,而马奇亚斯在流着泪水的同时也不忘逞强。

“少……少啰嗦!”

他甚至开始斗气似的主动摆动着腰肢,收缩着后庭。

“快……点…快点动……你这个…阳痿……贵族……”

听到这里,尤西斯弯下腰,吻走他的泪水。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他开始律动,嘴唇也同时转移阵地到他的猎物的锁骨处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印记。

“啊……啊啊……嗯!”

世界仿佛突然安静一般,安静到马奇亚斯只能听到从自己体内发出的淫荡水声和色气喘息。快感隐藏在无尽的痛楚中,而痛楚中又隐藏着深渊似的甜蜜。他快撑不住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分身正绷紧到不能再绷紧,在律动中不断地和尤西斯的腹部发生摩擦。

“我…尤西…我…”

马奇亚斯的大腿开始痉挛,同为男人的尤西斯当然知道这表示什么,他深吸一口气,刺入更深的地方。似乎是在冲刺的同一时刻,马奇亚斯的体液喷溅出来,散落在两人的腹部上,飞溅到马奇亚斯的胸口。

马奇亚斯大口喘着气,沉迷在这顶端的余韵中。

“马奇亚斯……稍微…再等我一下…”

意识到尤西斯还没到达顶点,马奇亚斯主动调整腰部,将身体摆成一个令他更容易进入的角度。尤西斯的抽插越来越快,很快他便将他的欲望注入到了他的身体里。

“嗯…”

感受到异物的马奇亚斯眯起眼睛。

“尤西斯,你…”

“抱歉,射在里面了。”

明明床头的柜子里必要的用品齐全到不能再齐全,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常常游刃有余的贵族也失去了他的风度。

尤西斯从马奇亚斯的身体里抽出,俯下身来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做爱的时候尤西斯会变得特别温柔,这是在这几年来马奇亚斯深切体会到的事实。

马奇亚斯想要调整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但他一扭动腰肢,滑腻的液体就从他的后庭里流出,滴到一看就不便宜的床单上。他慌忙停止移动,一是不想弄脏这张等一下要在上面过夜的床,二是这些流动的液体快要再次点燃他深处的欲火。

见到马奇亚斯的样子,尤西斯立刻明白了他的感受。

“我来帮你清理干净。”

尤西斯伸手探向床头柜,想要拿来清洁用的面纸,而马奇亚斯这次也意外地顺从,乖乖地躺着等待尤西斯帮他清理。但是,马奇亚斯的余光突然捕捉到尤西斯的分身,刚刚才释放过的那个地方仿佛还没有满足一般依然半勃着,他慌忙扭头看向别处,红晕再次爬上他的耳根。

“怎么了?”

拿到面纸的尤西斯看到这番景象后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立刻明白了情人的想法。他用面纸擦掉两人腹部的白浊,然后把面纸移动到马奇亚斯的小穴洞口。

“你,你没事吗。”

马奇亚斯红着脸,试探性地询问着。

尤西斯没有回答,套着面纸的手指进入小穴,本应只是清理残局的手指在马奇亚斯的体内旋转着,若有若无地挑逗着他。

“唔……”

现在不只是尤西斯了,马奇亚斯的分身也在这种刺激下慢慢再次抬起头来。看到这个情况,尤西斯轻笑了一声,凑到马奇亚斯的耳旁。

“你没事吗?”

“你!”

马奇亚斯哑口无言,自己的恋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流氓了。

“你这个衣冠禽兽流氓贵族!”

“你就没有别的词汇了吗?”

躲过他挥过来的软绵绵的拳头后,尤西斯突然一把把他拉了起来,让他面向自己跨坐在自己的双腿上。

“你干什么……嗯…”

尤西斯半勃的分身在这个姿势下正好抵在马奇亚斯的入口处,而马奇亚斯的分身则夹在两人中间,稍有动作就会受到刺激。

尤西斯的唇在他的胸前游走,同时用炽热的眼神从下方看着马奇亚斯。半勃的分身在入口处不断刺激着马奇亚斯,他明白他想自己做什么。

对峙良久,终于,放弃的依然是马奇亚斯。

他挪动腰肢,找准一个最容易进入的位置,然后一手扶着尤西斯的分身,慢慢地沉下自己的腰。

“嗯……”

从下往上的压迫感,和从后面进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马奇亚斯体内残留着的滑腻液体正好充当了润滑剂,这次进入比想象中要顺利。

终于,他把他的分身整根吞没,他坐在他身上因为不一样的满足感而深深吸了一口气。

“全部都进来了吧?”

“怎么?还不够吗?”

面对马奇亚斯的发问,尤西斯这样回应着,同时向上顶了一顶。

“啊……先…等一下…”

比上一回合更深处的地方受到攻击,马奇亚斯颤抖了一下,慌忙制止尤西斯。但在他想适应这个深度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体内的东西正在慢慢变大。

“嗯……你……”

忘记尤西斯刚刚还只是半勃的状态,马奇亚斯吃了一惊,他整个人趴在尤西斯的肩上,不敢随意动作。

“这样够了吧。”

尤西斯火热的分身终于停止胀大,马奇亚斯有一种能感觉到体内分身上每一个纹路的错觉,果然这个体位所带来的刺激是普通的后入所不能比较的。

在终于习惯了这种刺激后,马奇亚斯开始慢慢地上下摆动腰肢。每一次坐下,他都觉得尤西斯仿佛要贯穿自己。

“我记得…是在这边吧…”

受不了马奇亚斯慢吞吞的动作,尤西斯终于开始主动出击。他拿着马奇亚斯的屁股,在他身体里不断地寻找着什么。

“够……够了……!…啊嗯……”

终于找对了地方,尤西斯开始集中攻击那一点。马奇亚斯开始失控似的呻吟起来,他的分身也已经完全勃起,抵在尤西斯的腹上。

尤西斯的动作越来越快,床铺被他们摇晃得吱呀作响。终于,那一刻双双到来,尤西斯再一次在他体内释放,马奇亚斯也在同一时刻缴枪投降。

 

 

——————————————————————

 

 

尤西斯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按常理来讲吃早餐的时间,但在他坐起来的时候,在他身旁的绿发青年仍在倒头大睡。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尤西斯决定让他再睡一会。

他轻轻地下床,没有像往常一样拉响床边的导力铃唤来仆人帮他更衣,而是慵懒地收拾干净自己。

穿戴整齐后,尤西斯亲自去厨房让厨师准备了两份早餐,并再三吩咐女仆们把早餐端进来时不能弄出任何声音。

等一切准备好后,尤西斯才拉开厚重的窗帘,让接近正午的阳光照射进来。

“嗯……现在几点了?”

床上的虫蛹终于羽化了,他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道。

“你还真能睡,已经是正午了。”

刚刚醒来的马奇亚斯无心和尤西斯斗嘴,他爬下床想走向浴室,但腰部的疼痛使他差点没站稳。

“你没事吧?”

“一点事都没!”

明明不想一大早就朝他大吼,但马奇亚斯果然还是马奇亚斯。

他强忍痛楚,一个人走向了浴室。

尤西斯分别倒了一杯咖啡和一杯红茶,将它们摆在相应的位置。

马奇亚斯像这个房间的主人一样,从浴室出来后径直地坐到自己常用的椅子上,和对面的贵族一起用午餐来迎接新的一天。

“我会坐今天下午的火车。”

揉了揉酸痛的腰,他喝了一口咖啡。

“我知道,票已经买好了。”

放下装着琥珀色液体的杯子,他拿起餐刀。

“我自己去车站。”

他接过涂好果酱的面包,咬了一口。

“别逞强了,我送你。”

他放下餐刀,伸手拿掉对面青年嘴角上的面包屑。

“吵死了!到底是谁害的!”

“也不知道是谁昨晚纠缠不清,不肯让我拔出来。”

听到这句话,马奇亚斯涨红了脸,听话地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你还记得啊?我以为像你这种人肯定不会记得自己醉酒后做过的事。”

怎么可能不记得,他们可是差点就那样插着睡了过去,自己不断摆着腰不肯让对方离开的丢脸模样深深地印在马奇亚斯的记忆里。

见对方不说话,尤西斯也没有进一步攻击,他优雅地喝着茶,享受着这最后的几小时。

午餐过后是午后1时,在马奇亚斯的坚持下,本想多留他几个小时的尤西斯不情不愿地把他送到了公都的车站有开口。

打破沉默的是尤西斯,他从车上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郑重地交给情人。

“这是什么?”

“昨天你才为了他用你可怜的词汇量来骂了我一顿,难道你已经忘了?”

“那是因为这些词汇已经足够形容你了。”

没好气地随便答了一句,马奇亚斯没有推托,爽快地把盒子接下。

“你的猎枪太不方便了,这把的大小刚刚好,可以用来防身。”

“我还没有堕落到要用这么贵族气质的东西来防身,它会被我锁到柜子里。”

“随便你。”

火车站大厅里的广播声响起,打断了这对恋人。

“那么,我该走了。”

“嗯。”

“我会再联络你。”

“……”

金发的贵族露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表情。

马奇亚斯看到后,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尤西斯。”

“什么?”

他主动靠近,在贵族的嘴唇上迅速落下一吻,这举动引得无数民众瞩目。

“下次假期该换你来找我了。”

贵族用像以往一样的态度回答:“我可是很忙的。”但他的表情中却包含着以往没有的温柔。

 

 

火车到达站台,马奇亚斯结束了他为期仅仅一天的旅行。他随身的行李就只有一把猎枪,以及刚刚收到的那个礼物。

在他思考着今天剩下的时间应该用来做什么时,他已经到达了自家门口。

是写报告呢,还是先把上次的那本书看完呢?这么想着,他打开了熟悉的木门。

“是马奇亚斯先生吗?”

在他想关上家门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陌生的声音。

“是,怎么了?”

“你好,我们是游击士,这里是送给你的物品。”

站在门口的是一男一女的两位游击士。女游击士灿烂地笑着,让人想起灿烂的阳光,而男游击士则安静地拿着包裹。

“我不记得我订购过什么东西啊?”

“是刚刚一位叫巴…”

“艾尔巴雷亚。”

“对!是他!是他送给你的!”

看这这两位游击士默契的相视一笑,马奇亚斯突然觉得有点羡慕。

“里面的内容是什么?”

“这个啊,是今天早上我们从利贝尓带来的浆果和糖浆。”

听到这里,马奇亚斯哑口无言。

“先生!你没事吧?”

被这位阳光一般的游击士推醒,马奇亚斯发现自己在发呆。

“没事,如果你们还要回去和他汇报工作的话,请帮我带一句话:‘可恶的贵族。’”

“什么?”

她天真地歪了下头,以为自己听错了,而她的同伴则迅速地把包裹交给马奇亚斯,然后回答道:“我们会如实传达。”

送走两位游击士后,马奇亚斯拆开了包裹,发现里面除了新鲜的树莓和糖浆外还有一封信,精致的信封一看就知道它来自哪里。

“子弹我已经帮你上膛,备用的一颗子弹和枪一起放在盒子里,我期待你的回复。”

里面只有这简短的一句话,但马奇亚斯迅速地明白了里面的意思。

“真是别扭的性格。”

他忍不住对着信纸说了一句,然后打开那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放着枪和一颗备用子弹。

“一颗备用子弹,想用来打谁啊。”

他哭笑不得,拿起那颗连弹壳都雕刻着花纹的子弹,然后熟练地把弹头拆开,拿出内容物。

看来今天剩下的时间既不能用来写报告,也不能用了读书了。

这样想着,马奇亚斯把这个东西套到无名指上,然后拿起那箱从利贝尓空运过来的东西走进了厨房。

 

———————————END———————————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