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西斯x马奇亚斯][R16][闪之轨迹] 浆果挞(中)

☆没想到能写这么长

 

☆醉酒的可爱马奇以及照顾醉汉的超苏尤西(完全是个人兴趣)

 

☆对他两的性格还没有抓得特别准确,可能有ooc

 

☆肉依然在下篇

 

—————————OK?—————————

 

 

马奇亚斯被搀扶着回到这个熟悉的主人房里时已经入夜,明明说自己很快就回来,但是尤西斯却一直没有露面。

他一气之下跑到工匠街的酒馆里独自吃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饭,并且毫不留情地对酒馆的老板说饭钱会由尊敬的领主代理来承包。

酒馆老板听说后立刻笑盈盈地为马奇亚斯送来一瓶额外的葡萄酒,尽管他努力推辞,但是最终还是在老板的固执下喝下了一杯又一杯的纯酿美酒。

从工匠街出来时天空已经彻底暗下来,漆黑的天空中可以看到比帝都更多的星辰,秋天夜晚的凉风钻进他的衣领,他打了个哆嗦,快步向那幢熟悉的豪华建筑物的方向走去。

“您回来了,雷格尼兹大人。”

门口的士兵对这位绿发青年已经是熟的不能再熟,他们恭敬地鞠了个躬,然后立刻就把铁门打开。

“艾尔巴雷亚呢?”

“领主大人已经用过晚餐,正在会客厅与来访的客人谈话。”

听到这个,马奇亚斯不悦地抽了抽嘴角,本想如以往一样冷静地分析一下这位不速之客的来意,但酒精已经令他的脑袋中悬浮着的群星比头顶上的天空灿烂好几倍。士兵们看情况不对,立刻唤来两个女仆。

“雷格尼兹大人,您没事吧?”

被女仆们搀扶着,马奇亚斯缓慢地在柔软的地毯上移动着。

“没事,我可以自己走。”

觉得自己的样子丢脸到顶点,马奇亚斯想要挣脱开来,但却一不小心向前重重地摔去。幸好领主家的地毯非常厚实,不然他的眼镜就又要报废了。

女仆们慌忙把这位东倒西歪的贵重客人扶起来,加快脚步把他送到主人的房间内。

“雷格尼兹大人,如果有什么事情请拉响床边的导力铃,我们会马上赶到。”

一进到房内,马奇亚斯立刻倒在那张仿佛只属于他的扶手椅上,女仆们也在行了个礼后迅速关上门离开。

不过是几杯葡萄酒就醉成这样,他已经能预见当尤西斯看到他狼狈的样子时会露出什么样的嘲讽表情。如果是还清醒着的他,他一定会立刻把自己从头到脚清洗干净,换上清洁的衣物,不给一点点尤西斯嘲讽他的机会,但是今天,除了头晕外,还有别的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得他无法动弹。

坐在扶手椅上呆了几秒,马奇亚斯甩了甩头,决定躺到那张过于宽大的床上,打算将这张床染上酒气来报复这个藏着秘密的可恶贵族。

先是被子。

跳到床上后,马奇亚斯迅速拿起叠的一丝不苟的被子披在肩上,然后倒到床上,卷着被子在上面毫不客气地翻滚了几个来回。翻滚到满意后,他抬起头,锁定了下一个目标:那个充满贵族气息的枕头。

拿起那个属于自己情人的枕头,晕晕乎乎的马奇亚斯突然有一种把头埋进去深吸一口气的冲动,但他还是用自己多年来磨炼出来的坚定意志力把这个冲动压了下去。他决定把它当成它的主人,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当马奇亚斯把枕头蹂躏到满意之后,他满意地呈大字型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如此愚蠢的举动。

“……?”

他的右手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冰凉的钢铁一样的触感从指尖传来。他撑起上半身,开始在床头的缝隙中摸索。

是一把导力枪。和马奇亚斯随身携带的猎枪不同,它短小的枪身使它能够被隐藏在长外套下。枪身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这种充满贵族风情的装饰使马奇亚斯立刻想起仿佛无时无刻不从代理领主身上发出的金光闪闪的气场。

尽管如此,马奇亚斯还是好奇地研究起这把枪来。

是市面上没见过的型号,仔细观察的话能看到枪身上的装饰是两条在蔷薇荆棘丛中相互缠绕的蛇。它们对对方吐着信子,一副要吞噬掉对方的模样。

“这还真像。”想起平时自己与他的相处方式,马奇亚斯突然这样觉得。

正想确认里面有没有子弹时,卧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马奇亚斯面前。

“一阵酒臭。”

尤西斯皱着眉头,用手在鼻子前扇动了几下,但在看到马奇亚斯那蠢到不能再蠢的模样后,在原地石化了几秒。

他披着被子,头发凌乱,眼镜没有戴稳,脸上一片潮红。如果没有女仆们对他醉酒的事情做了报告,尤西斯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

叹了口气,尤西斯开始向自己床上的这条白色毛虫靠近。

“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马奇亚斯举起手中的导力枪,威胁对方道。

“唉……”

尤西斯重重地又叹了口气,无视他手上的东西,继续向他靠近。

“你到底喝了多少?”

走到他面前,尤西斯抱着手,用像是在苦恼一样的语气询问道。

“闭,闭嘴!”

“里面没有子弹。”

“我,我刚刚装了子弹!”

“……”

嘴角忍不住抽搐,尤西斯饶有兴致地坐到他正前方,把他拿着枪的手拉到自己胸前。

“那你开枪吧。”

“可,可恶!你别以为我,我不敢!”

明明连耳朵都红了,他依然拼命拿出强硬的态度,这使得尤西斯的嘴角开始不受控制。

“够了。”

推开他拿枪的手,尤西斯抬起情人的脸颊向他靠近。

比下午的那个吻更缠绵,比那个吻更深。

“你……嗯……放开……”

马奇亚斯挣扎着,在接吻的零碎间歇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几个读音。当然,尤西斯彻底无视了他,并顺势将他推倒到已经凌乱不堪的床上。在感觉到情人快要缺氧之际,他终于放开了他的嘴唇。

“这把枪的子弹是特制的,像你这种平民是不可能得到的。”

“哈…哈……你…你这个讨厌的……”

再一次堵上他的嘴唇,硬生生把他想说的那两个字堵在唇中,同时手开始撩起他的衣物,在他的腰间,胸前以及大腿内侧蠢动。

马奇亚斯拼命摇着头,从这个厚重的吻中逃出来,大口地喘着气,而失去情人嘴唇的尤西斯开始攻击对方的脖子与耳朵。

“快…快住手!”

感觉到他比平时更加不听话,尤西斯突然咬了一口他的耳朵,并用力吮吸他的耳朵后面的位置。这是他的敏感点,尤西斯已经确认过无数次。

“啊…那里…啊啊…”

果然,他的声音变质了,同时从唇间泄露出些许喘息。确认到情人已经被逼到墙角,尤西斯开始熟练地一件件脱下马奇亚斯的衣服。

在马奇亚斯被脱到一丝不挂的时候,尤西斯终于放弃进攻他的耳朵。他撑起身体,在正上方俯视着身下的猎物,视线在猎物的身上缓慢移动。

马奇亚斯终于在这空隙间喘过气来,大声地吼着:“够了!”

“…你今天比以往顽固许多,马奇亚斯。”

看着迟迟不肯投降的猎物,尤西斯再次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今天的不知道第几次叹气了。

马奇亚斯撑起身体,直直地盯着上方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刚刚的那个深吻使他清醒了许多。他严肃地发问:“你去了哪里?”

“会客厅啊,我一直都在那里。”

“那个客人是谁?你为什么在抽烟?”

“马奇亚斯…”

“这把枪又是怎么回事?你不用导力枪的吧?”

刚刚才清醒了几分,但这几个问题再次把马奇亚斯推向混乱,他摇晃着尤西斯的肩,想要他马上给自己一个合理的回答。

“冷静一点。”

“你不会是把别的家伙带上床了吧……”

说道这句,马奇亚斯的眼神里略过一丝惊恐,这转瞬即逝的情绪清晰烙在尤西斯眼底。

“听我说。”

抓住他的手,尤西斯轻抚着他的背,尝试令他冷静下来。

“你这个风流的可恶贵族。”

“枪确实是别人送给我的,也就是今天的这位访客。”

“你这个衣冠禽兽。”

“烟我只抽了一根,就在你来之前,还是和今天的这位访客,是应酬。”

“你迟早会变成秃头的油腻好色贵族。”

“就在前天,他带来了一把非常有趣的枪,我很中意。”

“你这个腐败的油腻风流贵族。”

“我觉得这把枪很适合你,所以答应了他在领地里开烟草店的要求,刚刚我们就在讨论这个事情。”

“你这个……”

“下午去见他是因为和枪配套的子弹到了,而且你明天就要走了,我怎么也想在今天交给你。”

“……”

看着无话可说的马奇亚斯,尤西斯终于放松下来。

“现在我还是衣冠禽兽吗?”

“…不是。”

“是秃头的油腻好色贵族?”

“……”

“腐败的油腻风流贵族?”

“够了!”

马奇亚斯的脸已经红到不能再红,他转过头去,想躲避尤西斯的视线。

“马奇亚斯,如果你平时也是这个样子的话就好了。”

乘机又咬了一口他的耳朵后,尤西斯叹了今天的最后一口气。

“怎么可能!今,今天只是,只是喝醉了!你太恶心了!”

“那么以后每次我尊敬的客人从帝都来的时候,我都为他准备好他从来没有品尝过的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喝的酒吧。”

“你!”

在他张口准备大骂的时候,尤西斯迅速堵上了他的嘴,舌头灵敏地滑进他的口腔内。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