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西斯x马奇亚斯][R16][闪之轨迹] 浆果挞(上)

☆快两年没写文学作品突然回来写一写

☆闪1打到第二章后跑去看遍所有尤西马奇文学然后被剧透了所有剧情所以时间线不明

☆因为本老人玩的是英版所以不知道这些名词到底有没有打错

☆大家别急,是篇很狗血的甜到牙疼的文学作品

☆肉被安排在下篇


———————————OK?———————————

 

 

 


香草茶,浓缩咖啡,曲奇饼,还有浆果挞。
艾尔巴雷亚家的下午茶时间里从来不会缺少这几种食物。浓茶与咖啡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而又各有特点,在空气中仿佛正扭打在一起。然而,这个宅邸的代理主人却是毫无疑问的红茶派。
“雷格尼兹,你也差不多该接受这个事实了。”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游戏还没结束。”
马奇亚斯推了推他的眼镜,拿起属于自己的那杯咖啡狠狠地喝了一口后,用牙齿把杯沿咬得咔咔作响。他拿着自己的黑色棋子的手迟迟没有落下,他正在努力思考着如何能从白色士兵的包围中突破,从而打倒对面的王。
“我们家的杯子很贵,你应该赔不起。”
尤西斯看着对手唇中若隐若现的洁白牙齿,抛出这样一句话后随手拿起一个浆果挞,优雅地咬了一口。
“吵死了。”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马奇亚斯还是乖乖地放下了杯子,然后像终于决定了什么一样,在棋盘上放下了手中的棋子。
“Checkmate。”
看到这一步棋,尤西斯的嘴角微微上扬,随即移动自己早已决定的一步,将对手逼至绝境。
“雷格尼兹,你退步了。”
尤西斯一手拿着浆果挞,另一只手拿起自己的纯白茶杯。当他正准备享用香草茶时,对面的青年却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夺走了他的浆果挞。这是金边瓷盘中的最后一个,而对面这位青年早就已经把自己的份吃掉。
马奇亚斯狠狠地咬了一口浆果挞,似乎在把输掉的愤怒都迁移到这个可怜的挞上,而尤西斯则依然优雅地喝着茶,但本应拿着浆果挞的手却没有放下。
“那是我的份,帝都是没有这种挞还是什么吗?”
放下茶杯,尤西斯挑了挑眉毛,然后再次挥了挥那只空手,示意对方将浆果挞还回来。
然而这似乎激起了马奇亚斯隐藏已久的怒火。
“这种这么美味的挞确实是只有那些高贵的贵族大人们才能享受的了,我代表平民多吃一个两个也没有什么问题吧?艾尔巴雷亚殿下?”
说罢,马奇亚斯迅速地把手中的浆果挞消灭得无影无踪,还依依不舍似的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看着他口中那鲜红的舌,尤西斯突然起身。
“什么?!”
马奇亚斯被他突然起身的动作吓到,惯性地想要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猎枪,但却意识到它被自己丢在了这个宅邸的主人房里。就慢了这几秒钟,他的双手已经被禁锢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金发的青年微微弯着腰,在上方俯视着他。
非常近,近到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感觉到,近到连对方身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香水味都能闻到了。
书房里的仆人们看到这个情景,都训练有素一般静悄悄地离开房间,并体贴地关上了本来开着的厚重木门。
“不就是一个浆果挞吗?艾尔巴雷亚家是要没落了吗?”
“那可是用昨晚从利贝尓空运过来的浆果和糖浆,经帝国最高水准的厨师之手做出来的,我才尝了一口。”
“……那你想怎样,让我在做一个给你吗?”
“这个意见也不错,但是还是留到下次吧,我现在就想吃到。”
尤西斯一动不动,冰蓝色的眼睛直直地望着马奇亚斯的眼睛,宛如正在捕食的鹰。
“你……”
一时语塞,马奇亚斯习惯性地想再推推自己的眼镜,但是双手依然被牢牢地禁锢着,动弹不得。
“不是还有曲奇饼吗。”
“我只想吃浆果挞。”
望了一眼完全没有动过的满满一盘曲奇饼,马奇亚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真是彻底输给这个爱耍脾气的领主大人了。
低头思考了一下,马奇亚斯终于抬起头,直直地回望着尤西斯,同时脸庞向他靠近。这少于10cm的距离在尤西斯心中是那么的遥远,仿佛过了半小时,他才终于碰触到情人的唇。
马奇亚斯轻轻地在尤西斯唇上印下一吻,然后迅速离开,别过头去,结巴地说道:“这,这样就够了吧!”
“怎么可能,你是哪里来的纯情少女吗。”
对这个吻非常不满的英俊贵族放开自己情人的左手,然后强硬地把对方的脸强行掰向自己的方向。
看到情人红到像煮熟的虾一样的脸后,他情不自禁勾起嘴角,但是却并没有想就此放过他。
“你,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马奇亚斯用被释放出来的左手抓着尤西斯的衣领,但是非惯用手的力度小到尤西斯连不适感都没有。意识到对方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马奇亚斯终于像放弃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吻了上去。
大部分情况下都处于被动状态的马奇亚斯这是第一次主动吻上情人的唇,他笨拙地吸吮着对方的唇,努力想模仿对方对自己做这种事时的样子。轻轻地咬着情人的唇,用舌头撬开情人的牙齿,然后从舌尖开始慢慢游走在对方的口腔内。他尝到了他嘴里淡淡的香草茶味,以及……另外一种奇妙的苦涩的味道。
在马奇亚斯想积极思考这是什么味道时,一直任由他摆弄的尤西斯突然开始反击,马奇亚斯的舌被赶了出去,紧接着自己的口腔被从舌尖开始舔弄,直到透不过气来。
在缺氧到开始头脑中一片空白的时候,尤西斯终于放开了嘴唇,马奇亚斯眼镜上的薄雾渐渐散去,而两个人之间拉扯着的银丝也慢慢断掉。
马奇亚斯喘着粗气,同时还不忘狠狠地瞪了尤西斯一眼。
尤西斯舔了舔留在嘴边的甘露,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说道:“太甜了,下次再也不让厨房做浆果挞了,也就只有像你这种幼稚的男人才会喜欢这种甜点了。”
还没平静下来,听到这句话的马奇亚斯立刻挥出拳头打向对方,却被对方准确地接住。
在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马奇亚斯突然想起了什么,维持着这个姿势,他问道:“你抽烟了?”
那种奇怪的苦涩味道,是烟草。
尤西斯并没有听进情人的发问,他的身体已经被刚才的激吻彻底点燃。于是,他抓住情人的手,把它挪向自己的炽热。
隔着昂贵的丝绸布料,马奇亚斯能清楚地感受到尤西斯的渴望,但他被对方对自己问题的无视彻底惹怒,开始激烈地反抗。
“回答我的问题!艾尔巴雷亚!”
“吵死了,马奇亚斯。”
尤西斯不耐烦地回答着,舔吻着马奇亚斯的被抓住的手。火焰已经把他吞噬,令他无法听清马奇亚斯的话语。他抚上他的腰,手正在一点一点地往下移动。
马奇亚斯吓了一跳,腰像是果冻一样快要融化掉,他拼命地支撑着,仿佛稍微一放松就会跌落在尤西斯的怀里。
尤西斯只有在那种时候才会叫他的名字。
“这么顽固,你是17岁时的处男吗。”
见马奇亚斯坚强地不肯投降,尤西斯用一贯的语气开始嘲讽他,但是自己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如果不是想保持自己的贵族风度,他早就不知道自己做出什么了。
“你!”
马奇亚斯一时语塞,他们已经不知道交换过多少次体液,他亦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天真的小孩。他这么坚定拒绝的原因只是他一直回避他的问题,这在他们多年的交往中也是鲜少发生的。
“我再问你一次,艾尔巴雷亚。你抽烟了?”
听清这个问题后,金发青年先是吃了一惊,但是想到刚刚的激吻,便立刻明白自己的情人如何会提出这个问题。
“这是之前……”
“十分抱歉,少爷。”
书房外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尤西斯放开了马奇亚斯,而后者像终于重获自由的猫一样向身后跳去,生怕尤西斯再一次把他抓到怀里。
“什么事?”
“一位先生来访,说是您的朋友。”
“谁?”
听到来者的名字后,尤西斯迅速地整理好着装,对马奇亚斯说道:“抱歉,我很快就回来。”随即走向房间出口,和老管家一起走出了马奇亚斯的视线。
马奇亚斯呆立在书房中,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
“什么……”
这是第一次,在他们被打断的时候尤西斯居然选择了先处理别的事情。
望着窗外开始因为日落而变红的天空,马奇亚斯突然觉得十分地愤怒而又无助。如果是平常的他早就一气之下拿起自己的行李扬长而去了,但这次,他有预感自己不能贸然离开这个宅邸。
有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了,一定要找他问清楚才行。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