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法斯×尤西斯][全年龄][闪之轨迹]黎明终将至

*cp卢法斯×尤西斯 闪1前时间线 存在ooc可能 有闪2/3剧透+闪4情报相关
*写的时候还没补闪3只有急急忙忙补过相关剧透+不自信地角色分析过(非常感谢之前能和我讨论卢法斯大人的两位太太……!)
*关于卢法斯先生的落笔可能与原作有所偏差 有我流成分
*阿尔巴雷亚兄弟是初见……嗯,试着能找到感觉吧
————————————————————

“明天去车站接父亲回家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吧?”
“嗯,已经确认过无误了。”
“好……那么,去休息吧,辛苦你了。”
“您也同样辛苦了,卢法斯先生。”

最后几纸批阅过的文书被收纳进了档案袋中,工作时稍显凌乱的桌面也在事后归于整洁。目送管家鞠躬离开的卢法斯,在无人的办公室中伸了个懒腰,撑着桌子站起将椅子推回,离开房间前顺手带上导力灯。
挂钟上的短针已划过12。这个季节的巴利亚哈特并不多见明月,夜色中的阿尔巴雷亚府里唯一的光源是卢法斯手中的导力灯。灯光被室内净亮又辉煌的装潢反射出另一片小小的星空,随着此时府中唯一未眠人的步伐,逐渐飘向一扇小小的门扉前。
果然是不舍得打破这片空旷的幽寂,所以卢法斯悄悄地关掉了导力灯,连开门的动作也是尽力将声响压到最低的。如果打扰到了自己房间中那孩子的梦境的话,他会过意不去,而事实却不如所愿。

“兄长……?”
那声音带着困意,软糯得差点要融进夜晚的宁静中,甚至要被短短一阵的被褥翻动的沙沙声盖过。随即半个脑袋从枕头间探出,小小的少年撑着床支起上半身,身上的被子也在无意间随着动作而从肩上滑落下。
“抱歉,吵醒你了吗?”
卢法斯半踮着脚,摸着黑到了床上,顺手解开束起低马尾的发带。手轻抚和自己同样的金发,抓起手旁的被子重新搭在尤西斯身上,轻拍尤西斯的肩示意他躺下,自己也跟着面朝弟弟侧躺。
“没事的,是我……我睡不着……”
“明明现在都过十二点了?不过明天没什么重要安排,也可以比平时晚一点起床。”卢法斯的掌心覆在尤西斯的脸上,“那么,接下来就让兄长猜猜看,亲爱的弟弟为何彻夜难眠吧。嗯……因为怕黑,所以没有哥哥在就不敢合眼,是吗?”
他看见夜色中的尤西斯沉默着轻轻点头,然后将那孩子拥住。
“是来到这里后才……以前和母亲一起住时明明没有这样的。”
“也许是阿尔巴雷亚府实在太大了吧,因为会显得空,所以天黑后会让人害怕也不奇怪呢。”卢法斯的手绕到尤西斯脑后,把尤西斯的头护在臂弯间,一下一下轻轻地抚摸弟弟的短发,“好了,有兄长在呢。早点睡吧,乖。”
怀中的小家伙朝自己贴近了。这个季节里,多一份体温来暖和宽大却冰凉的床铺堪比雪中送炭。合上眼的卢法斯仍未停下手上安抚般的动作,他一般会在确认弟弟睡着后再入眠。

又一小阵被褥翻动声是夜色卧室中最后的声响,随后手掌磨蹭着发丝的声音微弱到根本不足以打扰孩子的梦境。卢法斯只是抱着弟弟,无数次重复着这机械动作,同时也静静地聆听,耐心等待尤西斯的呼吸逐渐趋于最平静。而这样的过程持续几分钟后,胸前的衣襟被微不足道的力道轻扯,埋在肩窝处的小脑袋轻轻蹭过,软软糯糯的话语从怀中传来。
“抱歉兄长……我、还是睡不着。”
“没事,我也并非不理解你有所心事。”卢法斯松开原本抱着尤西的手臂,将那孩子的脸轻轻托起,“还是让兄长猜猜看吧,因为父亲?”
尤西斯没有回答他,只是眨眨眼睛,拉近被子盖住半张脸。他无数次地在心中,却只有了了几次在嘴上感叹过兄长的长发是这么好看,于是垂下的视线也是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落在了卢法斯散开的长发上。卢法斯因这笨拙的掩饰轻轻发笑,索性顺此探进弟弟内心的更深处。其实他早已摸透那片领域,也只差像现在这般直接明了地涉足过。
“其实,尤西斯并不是很希望父亲回来,对吧?而且尤西斯不喜欢父亲,甚至是害怕,害怕到大多数时候都不想见到,是这样吧?”
“唔……兄长……”
一只熟悉的手挡在了金色的长发和尤西斯的视线间,就在他逃避卢法斯的目光时,那手点在了他的眼角,被那双清澈的眼睛追随着拨开垂在脸边的发丝别到而后,指尖描摹着小孩子不明显的下颌线,最后轻挑过下巴。

——为什么那双眼睛总是能看穿自己呢。
“尤西斯可没什么能瞒得住兄长哦。而且,尤西斯没必要为这种想法自责,退一万步说也是父亲那样对你在先,我很理解尤西斯的心情。我也很清楚,尤西斯还在因为突然被接回本家这件事不安,没错吧?”
“嗯……这里很不自在,有好多佣人围着。但他们……感觉都冷冰冰的,很不舒服……”
“明明同样是阿尔巴雷亚府中的人,尤西斯唯独对我很依赖这点,倒是很意外啊。”
“那是因为……!因为您是兄长、所以……”
“是这个原因啊。无所谓,既然你愿意这样告诉我的话。说起来,我这个兄长被如此地重视着,那想必也有着帮弟弟分担烦恼的义务呢。对吧,尤西斯?”
那双修长的睫毛下,清冷而热烈的神秘让人不由得地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明明是同样的天蓝色,为什么兄长的眼睛会这般深邃呢,就像是蓄了星辰大海一般,那是有力而广阔的海,纳百川也包容自己这个渺小溪流;星是耀眼却柔美的星,闪烁着眼历万千后炼就的睿智,那之中的光远比那片星海本身耀眼。无论如何,尤西斯都相信那光芒会将自己这颗不起眼的小星星包裹住,同时也把自己照得一目了然。不谈永远,至少眼下,他可以作为弟弟心安理得地享受兄长温暖的光。
在那深邃如夜的苍蓝天空中,他毫无藏身之处,也不需要藏身之处。
“尤西斯不敢说出的烦恼,应该是和父亲有关的吧?”
“兄长……其实我…也许您也早已知道了。”

——那是一个比卢法斯的预期来得要早的烦恼,他甚至稍有惊讶。但也立刻意识到,毕竟是出于自己的教导:“你无法逃避贵族的身份,那么就表现出自己的荣耀吧。”他思考过尤西斯会怎样解读这句话,答案有多个而不确定。至少共识是,无论如何那荣耀都绝不是对冷眼和不公待遇的忍声吞气,哪怕那投来冰冷的人是父亲。这样想的话,尤西斯迟早会对父亲的作为有所否认,也许有个人的因素在其中,但那更多也是无关出生的否认。于是父子间的对立也定会来临。
甚至……不止是父子间,就连兄弟之间,也是如此吧。毕竟,对父亲抱有否定的,并不止尤西斯这个弟弟一人。
“尤西斯,我跟你说过的,你自己也应该有所体会:身份无法决定一切,也不该左右什么。未来有太多事物可能改变,阿尔巴雷亚家的未来难以预料,堂堂四大名门在穷途末路时也什么都不是。很难以置信吧,事实上既然它存在,那么这种可能性也是与之一同并存的。与生俱来的东西并非绝对,这点我希望你明白,太过介怀于自己的身份也会封上出路。这是我以我的身份,给你的建议。你能对父亲的行为有自主判断,我感到很开心。尤西斯否定父亲的时候因为顾虑自己身份而烦恼这点,我认为情有可原,也觉得没必要烦恼……但是在判断之后该怎么做,我希望尤西斯你亲自决定。”
“兄长,您是说……”
“你迟早要面对父亲——不止是明天父亲要回到家中,明天又要见到他的这些问题。是这样吧?尤西斯想要时间永远停留在今晚,是肯定不行的。”
“唔……我想、我大概能知道。”
“哈哈,但是现在,就好好准备着明天面对父亲吧。”
“嗯,谢谢兄长……果然我还是不成熟。”
小星星在耀眼光芒中常会如此这般感叹道自身的渺小。也暗地里憧憬着那星海——自己能不能也拥有那光辉呢。单纯的天蓝色中闪过星星的火苗,但很快因为眼皮不断似轻似重地耷拉下来而熄灭。头上温柔的抚摸让他安心放松,也让被紧张感拦住的困意直接袭来。尤西斯再度钻向了兄长的怀抱。
“晚安,我亲爱的弟弟。”

睡梦中那孩子的脸是那样的安详,如果那是一份珍稀精致的宝藏,他会让人伸手时都不敢用力接过。夜色再次归于平静,只是这次难入眠的人成了卢法斯
——能以一幅教导着的模样,说出那种话的自己,真是可怕的家伙啊。弟弟的睡颜单纯得让他不知是不是有点羡慕:有时一无所有也未必是坏。身为兄长他会这么想。
但是,他并不是兄长啊。所谓兄长只是一个自己正全身心投入地扮演着的身份罢。最多也只是忘我地入戏过。弟弟的脸庞与自己的着实有几分相似,但最终能有几分相似?尤西斯始终将最真实的一面示于兄长的面具前……
想到这里卢法斯的心不由得抽痛了一下。他想到这天使般无暇如至宝的脸庞,曾被父亲的手掌暴殄天物。他记得那个在未及时拦住父亲的自己的怀中颤抖着哭泣的小个子,捂着泛起火辣辣疼痛的脸颊,眼泪宛若断线。
就连那天接尤西斯回本家也一样,父亲只留一句“你去就够了”便不再回头。到访那座阿尔巴雷亚名下不为人知的小房屋的,仅卢法斯这一与尤西斯素未谋面的兄长一人。卢法斯第一次看到那双和自己的有几处轮廓重叠的眼睛时,首先读出的是这个年龄不该有的空洞和虚无。然后他便意识到,自己现在可还是这孩子的哥哥啊。无论这华丽空荡的房子有多冰冷,至少都该保证能温暖那双牵过来的小手。那天起“卢法斯少爷”的身后,便多了一个有着同样发色和和瞳色的小身影。如果高高的大少爷走得太快,矮矮的小少爷会急忙跑着追上,轻拽住那长衣摆后再紧攥住。
又是几天后,卢法斯像今天一样熬到深夜才完成工作后,在卧室门前注意到了这小身影,主动上前去搭话的他无意把小家伙惊得一颤,看见面前人是兄长后才渐渐放下心来。问了后才知道,之前尤西斯敲过门,没有回应便等了一会儿。这不禁让卢法斯揪心:如果不是自己今天正好在房间外撞见,没能得到卧室中的回应声的他,今晚会等多久,接下去会等几天,他之前的日子里,等了多少时间?卢法斯没有问出口,只是温柔地安慰着在黑夜中颤抖的弟弟。那晚,尤西斯在这个家中第一次安心入睡——在兄长的怀抱中。翌日清晨他醒来时还带着不舍,仿佛那就是尤西斯的归宿?

但是太阳总是要升起的,人也固然是向阳而生的。夜晚也许是短暂的庇护所而终究不可能成为最终的归宿。就算现在黑夜能隐匿一切,无可逃避的白昼也会将一切撕破。或者卢法斯也会摊牌所有,然后变得毫不留情也绝不手软。
毕竟偌大的阿尔巴雷亚家中,也只有尤西斯让他在意。好歹真亦假时假亦真,他是个动过真情的演员,不见证故事的发展和结局实在不甘心也过意不去。作为“兄长”他也希望看着“弟弟”成长。更何况就算自己已经被染上过颜色,尤西斯也只是一张白纸啊。完全没必要抱上像对父亲一样的敌意。只要帷幕还没落下,他就仍是演员,他应履行的职责便是继续扮演好兄长的角色。
所以,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刺进夜色的幕布中之前,先好好享受这片共属于二人的星空吧。

卢法斯醒来时旭日已稍稍破晓。他是被窗外的光照醒的,大概昨晚小小的尤西斯没能拉好房间里厚重繁琐的落地窗帘吧。太阳的红与天空的蓝不协调地撞在一起,有点叫人不愉快。至于那是种什么不愉快,为什么不愉快,卢法斯自己也道不出个所以然。他眯起眼睛朝窗外眺了短短几秒,然后再闭上眼,将怀中的尤西斯拥得更紧。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这样做,就是不想放开。
“嗯……”
尤西斯无意识地轻哼一声,带着睡梦中的黏糊糊。像是小奶猫软绵绵的爪子一般,在卢法斯的心头上轻挠了一下。卢法斯向来自信于内心令人生畏的强大,却也不打算否认,这一下轻挠,着实将自己撼动。毕竟现在没有人在看着,故作演技也没有任何意义。
然后他再次睁眼确认了窗外——天还不会很快就亮。
但是天终将会亮。

终有一日,我会从你的兄长变成卢法斯,你也会从我的弟弟变成尤西斯。到那天,我们的联系只剩下共享阿尔巴雷亚这一姓氏——所谓阿尔巴雷亚之名,其意义最终也不过是个姓氏。这个姓氏,我将不配拥有,也不打算再拥有。
但是尽管如此,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法抹去因共享这一姓氏而让生命轨迹交汇的我们二人所创造的回忆。
对吧,我亲爱的弟弟——不,尤西斯•阿尔巴雷亚。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