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维×约修亚][全年龄][空之轨迹]甜味依赖症

*cp莱维×约修亚 ooc可能的我流lovelove小情侣
*大概是个关于手上所有关于亲亲的脑洞的集合 所以剧情什么的tan90°
*是个只管甜管可爱的短打……傻白甜恋爱使我快乐x
*因为最近实在是…太想写kiss也太想撸猫了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谁是受方了(ry
——————————

恋人的不成熟,会让人困扰还是安心?对约修亚来说,答案是二者皆有而后者远胜。毕竟这样自然流露的不成熟可是只有自己才能见得到,如同拥有了某种独享的权利。即使困扰也心甘情愿地全数接纳,因为是幸福的困扰。那不成熟的可爱,有时也能借以稍稍地戏弄吧,说是想让人欺负也不为过——约修亚不逃避自己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恋人的温柔与认真让他不舍,于是想法最终只是想法。
但果然,确实是很可爱啊。一旦被那紫水晶般的双瞳中热切却又矜持犹豫的眼神注视过后,再看战斗时那锐利的目光便显得判若两人;那双手无数次都是软绵绵地僵硬着抱住自己而不敢用力的,真的难以想象剑刃利落地击下时手的主人是怎样地坚决。

更难以想象的是,曾经让人听闻名字就怯然止步的剑帝莱维,竟会像现在这样默不出声地凑到身旁,还轻轻地扯扯自己的袖子。本想着既然是以不出声的方式接近而选择了装作没有察觉的约修亚,转过身时也忍不住笑意。这次是想要什么呢,拥抱?摸头?有什么想说的话吗?或者只是觉得寂寞了想要我多看看他?
不坦率的人,给出的答案也是隐晦的。莱维挺直了背脊,伸长脖子,脸也是不明显地凑近,一句话都没有说。好在这样的难题难不倒约修亚,也是只要约修亚能明白就行了。即使是意料之中也叫人惊喜,果然约修亚偏着头凑了上来,在唇上蜻蜓点水。
——啊…真的、碰上了……
那唇却在激动的心情刚开始萌生时就离开了,任由那悸动空烧着,加速的心跳也逐渐显得不知是为何。莱维努力地挽留着那短短一瞬间没什么感觉的感觉,只为在其消散前更深刻地记住。结果越是去回想,嘴唇上就越是有种难以抑制的瘙痒,但泛起痒的真正源头却是在心里。
莱维再度伸出手,这次不再是轻轻地扯着约修亚的袖子,而是整只手都搭在眼前人的臂弯间,朝着自己的方向微微用力。他用几乎连自己的听不清的,最多只能称得上是口型的声音说着不够。约修亚轻笑一声,主动坐得更近了些,却在唇与唇的距离最趋近于零的时刻戛然而止,然后那淡淡的吻落在了莱维的嘴角。
“……约修亚?”
那只牵过了不知多少次的手落在了头顶,一下又一下轻轻地,像是在给一只猫顺毛一样,慢慢地抚过。这样自然是解决不了盘在莱维心头的疑惑,他朝约修亚不知所措地眨眨眼,在一声轻笑过后得到了同样不算明晰的答案:
“接吻的时候,莱维总是不敢看我呢。”
“是指……什么?”
“每次都是凑近的时候眼睛就闭上了……偶尔也好好看着我嘛。嗯……我是说,我要想这样。”
“诶、呃?!”

这个回答中隐含的杀伤力在莱维顿足思索几秒后才意识到——“他是怎么知道我会闭上眼睛的?”虽然在某次类似情况事发过后约修亚亲口回忆“像是要哭出来了”之后,莱维就再没因为胆怯而被调笑过。但即便没有注视者的反应,他也猜准自己的脸肯定也已经烧起来了,毕竟也好多次为自己的胆小烦恼过很多次了,这个弱点他再清楚不过。只是……至今为止也没敢说改进了多少。
“我说……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啊……光是想到一直以来接、接吻时都被你看着就……”
“就不敢看着我了吗?”
“是、的……一想到要迎接你的视线……你、你大概也能想象吧……?”
“嗯,话是这么说。但果然还是想要莱维看着我,怎么说呢……想要知道莱维在接吻时是用怎样的视线看着我的,或者说很好奇莱维的反应吧。”
顺毛的动作仍未停下,倒是莱维的呼吸仿佛快要停下了。与其说是被突如其来的一记直球打得透不过气,更像是太过慌乱而忘记了如何呼吸,脑子里宛如一团乱麻纠缠着仿佛要炸开。主动索吻还嫌不够的是自己,现在却主动打退堂鼓……不对,是被逼退的,其实也不甘于后退啊。毕竟面前的家伙……危险度实在太高了,甚至还不见其封顶的界限。
“或者这样,莱维来亲我吧?”
不是脸颊、额头,或者其他地方,而是这里哦——约修亚轻轻点着自己的嘴唇,眼里的期待单纯得像只被主人抱在手上的小兔子,单纯得让主人难以下手。莱维也只舍得在心里摇着头喊着做不到,面上表现出来的是犹豫。双眼逃避似的瞥向别处,双唇紧紧地抿着又时不时被咬上,指尖隔着两层衣摆的布料抓着掌心。这幅样子又让约修亚忍不住发笑,但他又很快忍住笑意,再次了凑上去。
“莱维没必要觉得很困难啊做不到啊这样的,其实很简单啦,嗯……啾……就像这样,来,试试看吧?”

——真是个不起任何实际作用的亲身示范啊。可是事到如今,也唯有硬着头皮上。然而……该怎样做?并不是什么都不会,而是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让约修亚最高兴。说起来,这种不得了的小事情都是自己在做被服务的那方,有什么喜好约修亚大概早就了如指掌了吧。可是约修亚喜欢怎样的呢……?想来果然还是有不甘的,退一万步说自己好歹也是年长者,怎么会因为这个还未成年的笨蛋弟弟成了这样……而且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算再怎么不敢,自己也有亲手探索出来的义务——那……毕竟是不适合再回头了,索性就从现在开始吧。
万事开头难这句话在特定场合下适用率极高,比如现在这样。就算下了决心不再退缩,那也是不知道第几次的决心了,同样谁也不保证这次不是最后一次。而这次可能也会像之前几次一样,只是稍稍凑近了约修亚的脸就因为心跳骤加而宣告失败。但这次和以往不同,他似乎找到了让他屡次失败的重要原因。
“所以……这样看着我的话,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到啊……”
“唔、太夸张了吧……?我可不认为只是眼睛看着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那是对约修亚来说……哇啊!”
本以为那缠着颈后发丝的手指只是想摸摸头给自己打气,结果莱维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约修亚一使劲,脑袋连着上半身整个被拉近了,在鼻尖差点要撞上时停住。二人的距离瞬间减少了大半,这样的突如其来差点就要让心脏跳出胸腔。然后少年温柔的声音在右耳边轻轻地响起:
“眼睛,又闭上了哦。”
莱维也只能乖乖听话地把双眼睁开,没有任何理由地,就顺从了那声音——如果是约修亚喜欢这样的话……四目相对的一瞬间,琥珀色眼瞳里的青年顿住了呼吸,紫水晶眸子里的少年笑得很纯真。和苍金色发丝相缠的手指也不再用力,而是一次次至上而下,梳理起了因为刚才的动作而稍显杂乱的齐肩长发,接着这个动作一点一点往上,最终再次回到头顶开始抚摸。
这样的简单肢体接触却仿佛有着什么不得了的魔力,总是能让莱维变得温顺起来。可是这份与温顺却是与羞涩并存的,甚至是同时增长的。莱维的目光如同被约修亚锁定了一般,想逃开而无路可逃。交汇的视线联通着二人的内心,他理解他的艰难,他听到他的期待。不知是不是要应下那热情的期待,莱维幅度很小地点了点头。手撑到一旁曲起手指,另一只手搭在约修亚的肩上,两三秒后才用力将人拉近。同时自己也豁出去般地凑近,急急忙忙地偏过头调整好角度,眼睛条件反射地紧闭了一瞬后又立马睁开——
双眼因为极近的间距而失焦前约修亚看到了,那双紫水晶的眼睛里闪烁着的是以往从未见过的热烈,炽热得足以点起火焰,将那对珍稀的宝石炼出更纯粹、更清澈的色泽。那是一生只见一次也如同无价之宝般的惊艳与震撼。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心脏骤然加快的跳动,嘴唇就被柔软的触感覆上了,除此之外的近几十秒内再没有其他动作。二人混杂在一起难分彼此的微弱心跳声彻底打破了无声胜有声的气氛。唇与唇之间的接触点传来主动方向前挺的些许力道,暗示着那人生涩的努力,也像是只属于他的,笨拙的示爱。

只是试着这么猜想了一下,就让约修亚高兴不已。他收拢两腿调整好便于进攻的姿势,像是算准了莱维会觉得差不多该结束而纠结于放手与否的时机,不服输般地也向前用上力,稍稍将莱维逼退。同时也不再让双手空闲,连同那双臂一起将莱维整个人圈住,然而不可避免地败于体格而给他留下了些许余地,两手的手指也只能勉强在第一个指关节处交叉。在终于对这仅止步于唇和唇触碰的接吻心满意足过后,约修亚松开了嘴唇,又再次蜻蜓点水。
“这个,算是给莱维的奖励吧。”
“唔、嗯……谢谢你……”
他朝莱维眯起眼睛笑笑,挺直背脊侧过头去,亲了亲莱维泛着红发着烫的脸颊。接着约修亚的视线落在了莱维的嘴唇上,像是思考着什么一般注视着。随即再次把嘴唇覆上,短短几秒后就离开。
“莱维还是改不掉在想事情时咬嘴唇的习惯吗?我其实是无所谓的啦,但听说出血的话可能会感染所以还是……”
“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刚才确认了一下,因为亲着莱维的嘴唇时感觉有点……唔……”
不料眼前还被抱住的家伙这次竟主动凑了上来,再度延续了二人的亲吻。莱维的手从约修亚的腰间绕到背后,再一点点攀到肩膀附近,软绵绵地抓了起那寸衣服。然后约修亚又贴得更近了些,将他抱得更紧。
——即使从是结社退役做回了游击士,这个笨蛋弟弟也永远是最危险的家伙。

那一天他们数次尝试漫长的亲吻,每一次都尝试更长的亲吻。几乎每次二人退开凝视彼此时,都读出了对方眼中的意犹未尽。于是再度默契地吻上,不约而同地将嘴唇接触的时间无上限地加长。至于什么时候停下,那就等到厌烦或者疲倦的时候,再说吧
于是莱维这才终于认同,确实……可能真的像约修亚说的那样,并非做不到。或者说那种感觉就像刚刚跨过了常年风暴肆虐的海角,驶向了一片一路顺风的海洋一般。无论是谁,都会极大地享受接下来的前进。渐渐地,他似乎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就像是向家人讨着糖果的小孩子一般,他不知满足地向恋人索要亲吻。
——那是早已没必要再走向成熟的孩子气。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