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乌斯×艾略特][R18][闪之轨迹]去向何处?

*cp盖乌斯×艾略特 闪1原作背景
*ooc可能注意
*全R18 兽化发情/自慰目击/男友外套/颜射/骑乘/中出 写完这篇我肾虚了(。

“班长,怎么了?这么晚了还没回房间吗?”
“马奇亚斯同学?啊对了,有看见艾略特同学吗?之前敲了他房间的门好几次,但都没有人回应。”
“嗯……不介意的话我也来帮忙吧。”
“多谢了,麻烦你给他转达一下,明天管乐社会有加训。”

“盖乌斯、嗯……哈啊……”
意识混乱间呼喊另一方的名字是情事中的艾略特最常用的示爱方式之一,特别是像现在这样发情的时候。尽管他逃到这里的路上努力强作出冷静的样子,但还是不得不无助地祈祷没人看到自己身上发情时冒出的兔子耳朵和尾巴。然后在用钥匙打开盖乌斯的房间躲了进去并反手关上门后,所有的忍耐都在瞬间瓦解。可是兔子扫视了一圈,没能找到饲主的身影,便蹒跚着走向衣柜。
随手拽出来的是两件长风衣,在盖乌斯的高个子上会很好看,但艾略特穿着就会让衣摆拖在地上,衣袖也半拢着荡在空中。不同于自己的小身板,盖乌斯的高大身材总能给人十二分的安全感。
好想被盖乌斯拥抱啊——这样的渴望涌上了心头。对那份感受的欲望并不仅仅是为了解决当务之急,他更想要的,是在重叠与交合时,随之注入体内的那份深爱。以及,想要盖乌斯以此填满身体与内心的空虚。

只是几小时没有见到而已,却寂寞得仿佛被抛弃。艾略特都不知道现在操纵自己动作着的是思念还是情欲,亦或是二者交织着打败理智。没有抱着衣服的空闲的手勉强将裤子拉下,然后伸到腿间。触碰到时身体无法制止地颤抖,发情时最坏的解决方法就是靠自己,比如像现在这样——果然,远没有盖乌斯做的舒服。
两只兔耳在脑袋上紧紧地绷直,把脸深埋在衣服里的艾略特根本没法注意到。情欲攀升时主人的气味对寂寞的兔子来说几近致命,艾略特明知最直接的解脱方法是放手,但他做不到——像是中了毒一样,唯一能解毒的人却未及时赶到。
“盖乌斯……盖乌斯……”
你在哪,我想见你,想被你拥抱,想被你抚摸,想被你亲吻,想被你填满。被你做到乱七八糟也好,被你做到什么都不管不顾也好,无所谓第二天痛得不行亦或是根本使不上力……怎样都好,我想见到你。
习惯了被盖乌斯的粗大抽插的那地方,如今被细小的手指玩弄也只能勉强产生刺激,却更骚动那份不得以实现的渴望。

于是就变成了盖乌斯眼前的这幅光景:月色下的寝室中,可怜的小兔子背靠衣柜勉强站住,穿着不合身的长大衣,怀中又紧抱着一件,下身暴露在空气中,把自己玩弄到哭。
在他用来保持冷静理解事态的两秒中,小兔子丢掉怀中的衣服,用不稳步伐扑到主人的怀中。同时泪水决堤而出,埋在胸前的小动物抽泣了一会儿后抬起了头。
“对不起……又像上次一样把盖乌斯的衣服弄脏了,然后也是、差点造了窝……那个、很抱歉,可是我真的、唔……嗯嗯……”

剩下的话语被热烈的吻堵回,传达着象征霸道与占有的信号。舌与舌的银丝无数次被扯断再被连结,粗重的鼻息也逐渐带上了夹杂情色味道的轻吟。盖乌斯照顾到二人的身高差弯下了腰,两手分别抚弄着发情时最为敏感的兔耳和尾巴,任由衣襟上的两只小手越抓越紧。然后随着怀中人的一阵颤抖,上衣被猛地下扯。盖乌斯明白那是什么,便赶紧扶稳艾略特发软的双腿,握住了白皙的腿间抬着头的小东西。

“盖乌斯……哈、啊……”
“把衣服脱了吧,艾略特。”
“嗯……”
“乖。”
摸头的动作里带着抚慰与奖励的意思,小动物似的恋人红着眼褪去已经显得多余的衣物,依在自己怀中蹬掉裤子。这极大的视觉享受既能引起内心深处的怜爱,又煽动了本能中的野性。若是能任由自己听后者使唤该多好,但弄伤对方并不是盖乌斯所希望的,所以他的选择是暂时的忍耐。脱去最后一件衬衫的艾略特抱起那件大衣,哀求一般望着盖乌斯:
“我、我想穿着这件,只有这个……可以吗?上面有盖乌斯的气味,很令人安心……”
“明明我就在这里?”
“嗯,但果然还是……会想要更多啊。”
话语间那衣服已经被穿在了艾略特身上,盖乌斯俯身亲了亲那高潮后疲软的兔耳朵,把眼前的小型宠物打横抱起搬到了床上。

艾略特刚躺下就爬起来,再次扑向在床沿坐下的盖乌斯,两手握住那只刚才被弄脏的手,将舌头伸向了手上的白浊。
“那个、我……我帮盖乌斯弄干净吧……?”
他将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含入口中,舌头扫过每一寸皮肤,仔细地吮吸着。口中蓄着的津液从嘴角溢出,淌到下巴,断断续续地滴落。那不明显的喉结微微滚动了几下,橘红色的细眉随之轻皱。两手的动作也从紧握逐渐变成了只是搭在手腕上。

向主人的示爱以拉断这件指尖与舌头的连线告一段落,随即又以更激烈的方式再开。暂且是被称为清理的工作以点在手背上的吻为终,然后落在那炙热的前端。
“盖乌斯……快点变大吧……?”
艾略特伸出舌头在铃口处打转,蓄起的唾液堆积了没多久后就顺着柱身流淌,还未来得及滴下,就被沿着微凸起的经脉自下而上舔掉。最后混着前端分泌的液体一起被咽入体内。
“快点……盖乌斯,我想要、我想要啊……”
几乎每次盖乌斯都会惊异,究竟艾略特的那张小嘴巴要怎样含住自己的这般尺寸。温暖的口腔内壁紧贴着将硬挺包裹住,胀大后更是要将其撑开。前端被吸入了更狭窄而紧致的地方,艾略特的眼角随之泛出泪花。越是享受恋人卖力的服务,就越会激起发自怜爱的自责。但盖乌斯考虑着遵从艾略特的意愿,便没有叫他停下,而是选择抚摸起了橘红色的柔顺短发。埋在人腿间的小家伙抬起头来,投去不安的目光,在得到点头这一暗示着肯定的回应后,才放心地继续。

像是要全数吞入一般,口中的性器不断硬挺的同时,艾略特也把头埋得更深。明明平时没有这样的癖好,但在情欲的催动下竟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几近窒息的感觉。断线般的眼泪是无意识的求救信号,而他本人却更愿意就此溺陷。荡在下半身的衣摆被掀起到腰间,扫过皮肤时带起些许的瘙痒感。
“湿得这么厉害了……这里也好红,抱歉,真的让你久等了。”
和手指一起打开身体后方的是微凉的软膏状物体,在进入后就被体内的温度融成了粘稠,随着前后的抽动在液体搅动的声音中被涂满内壁。凸起处被蹭过时,塞得满满的口中泄出一声脱缰般的闷哼。
“呜……嗯嗯!”
口舌间的动作暂停了一瞬,紧接着就被更大幅度的点头所取代。不止是艾略特,在对方面前不羞于身体的各种本能反应这点,盖乌斯和他如出一辙。他们享受在彼此面前的无所拘束,或许他们都自然而然地没有拘束感。粗重的喘息是艾略特放心盖乌斯有感觉的信号,口中性器翻搅出的呜咽声此时也更像是邀请,邀请那像是欺负般的疼爱向着最能产生快感的那处进攻。眼下的状态没有语言交流的可能,然而也不需要明说。盖乌斯只是想着“艾略特也许会想要这样”便接受了那热烈的邀请。

“嗯……!唔、呜呜……嗯、嗯!”
不知是被刺激到逐渐被抽走了力气,还是为了迎合,艾略特在盖乌斯的动作下不断压低了腰,到最后成了把自己完全交付的跪趴的姿势,唯独那小小的嘴巴始终不肯放开。从后方遍布全身冲昏头脑的快感都全数变成使热情挥发的催化剂。他听见盖乌斯低沉而愈发急促的喘息,他感受得到盖乌斯的大腿在不住地颤抖,而自己似乎也临近顶峰。体内的痉挛引起全身的一阵挣扎,激烈的动作中他意外地将性器吐出,为了再次含住并接纳,艾略特连忙低下头,却正好迎接了喷射在脸上的浊流。
“抱歉……!没有弄眼睛里把?
“嗯……哈啊、没事……盖乌斯,射出来了好多啊……

盖乌斯将艾略特扶起,把他安放在自己腿上。小兔子便很积极地分开了双腿,跨坐在盖乌斯怀中。伸手抽了两张纸巾再回头后,盖乌斯发现艾略特正专注地舔吮自己的手指,原本脸上沾到的液体已经大多被抹干净,只残留下些许痕迹。视线汇合后,艾略特稍稍起身,搂住盖乌斯的脖子:
“盖乌斯,再给我些……只有这点还根本不够、那个地方也想要吃……”
心切的兔子已经用了话语的这段短暂的时间动着腰调整好了姿势,让那高昂的粗大对住了自己开合着迎接的穴口。
“把我喂饱吧,盖乌斯……”
半耷拉着的兔耳朵轻挠着盖乌斯的脸颊,在小兔子坐下的时候立刻紧紧地绷直,向饲主明示着此时的兴奋,连同那情色的喊叫一起。
“好大……盖乌斯的、好喜欢……嗯……!”
后穴被撑得满满的,每一寸内壁都紧贴着吸附住那硬挺,那一点凸起更是被柱上胀起的脉络抵住。只是被插入就已经冲散了艾略特的大半意识,宣扬着快乐的泪水决堤而出。还未能平静被贯穿时混乱的呼吸,艾略特就急切地开始了腰部上下的动作。顾不上略微缺氧的现状和可能昏迷的后果,一心想着要回应全身的细胞对欲望的叫嚣。直到盖乌斯把持着艾略特的腰,以绝对的力量优势完全掌握节奏。
“那样做的话……你会受不了的。”
“但是、不要……我不要这样……!啊、嗯……盖乌斯、对我粗暴些……受不了也没关系、求你了……!现在这样真的好难受……唔!嗯……!”

求爱的言语被突然盖上的手掌强行扼制住。腰部上的禁锢因此松开一半,艾略特立即卖力地动起腰来。呻吟声被堵住后,安静了不少的房间里被交合处的水声充斥着,一起入耳的是门外已在近处的脚步声——
“班长,怎么了?这么晚了还没回房间吗?”
“马奇亚斯同学?啊对了,有看见艾略特同学吗?之前敲了他房间的门好几次,但都没有人回应。”

原本还主动渴求的艾略特一下子僵住了身体,出于不安和心虚,宿舍的隔音情况身为音乐爱好者的他再清楚不过。但索取近在身边之物的本能让他无法停下由腰部开始带动的着全身的动作。他绝对没有炙热已没入体内还能强行忍耐的自制力,这样的自我放纵却反而更加重了心虚。后穴因此猛地收紧,引起双方都难以自制的闷哼和呻吟。盖乌斯难耐地皱起眉,咬着牙紧闭双眼,发泄的方式是在无意识间狠狠地掐住了艾略特的腰。事到如今要让他再制止艾略特已经是不可能了,他不忍心。但这种方式的发泄也是他自己绝不允许的,要求两全唯有其中一方主动做出些改变,所以他凑到艾略特的耳旁,用隐忍得沙哑的气音开口:
“咬住我,快,没事的。”
艾略特点点头,在盖乌斯松开手的下一秒,就立刻凑到那结实的肩膀上张开口狠狠地啃上。突然而尖锐的痛感让盖乌斯倒吸一口凉气,但他绝不希望艾略特停下,现状他唯有用痛觉警示自己抑制那些过分的冲动。即使是想泄欲,也绝不能是在门外的脚步声离去之前。他在心中自我安慰,以“满足艾略特”为由粉饰对纵欲不见底的放大,而这几分钟的忍耐也为无限增长的冲动煽风点火。油然而生的歉意却源于注意力的分散,饥渴的小兔子明明那么需要疼爱,自己的目光却全都聚焦在房间的门上。

“马奇亚斯同学,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脚步声由近及远,直到完全消失的那一刹那——

“哇啊!盖、盖乌斯,为什么要拔出……呀!”
回过神来的艾略特发现自己被盖乌斯压在床上,紧接着两只纤细的手腕被盖乌斯用单手按住,然后腰被完全抬起,缩成一团的兔尾巴也随之晃了晃。盖乌斯把艾略特两条白皙的腿挂在肩上,再次填满了那湿润温暖的空洞。
“嘶……你的这里、好热,这么紧的缠着我,好可爱……”
“嗯、啊啊……!盖乌斯、盖乌斯……!盖乌斯的好大啊、我的里面……好满……”
叫喊声的压抑随着二人的不断沉溺也不复存在,二人也完全任由自己和对方一同落于将清醒扼杀的快感之中。每一次盖乌斯都攻入更深的地方,喘息声携上低吟并加重的同时,艾略特的吟叫也不断拔高,到最后后者都成了错乱的呜咽。口中却始终不放弃念着盖乌斯的名字,就像他仍不满足于眼下快要超出承受范围的快感一样。
“盖乌斯、喜欢……!好舒服……已经、快不行了……盖乌斯、放开我……!”
“一开始想要我这么做的,是你啊……抱歉、这个我做不到……”
“但是盖乌斯……啊、那里……!不要、盖乌斯、我想……哈啊!”

怕寂寞的小兔子并不甘于一味地被施加快乐,他永远不会厌烦向主人的示爱,越是被满足反倒越是变本加厉。快乐的巨浪袭来前他想抱紧能让他安心的人,然而现状是他所有的行动都被限制,不允许他在高潮时和盖乌斯相互拥抱,或是渴求更多的肌肤之亲。
朦胧的泪眼中折射着迷乱的情意,在后穴和性器的紧贴之处被射出的液体流淌过时,那双原本清澈的双眼失去了焦点变得无神。脸颊也被射上了源于自己体内的白浊。释放过的盖乌斯长长地喘出一口气,刚想要退出时,读出了艾略特眼中的挽留,便只是将那被抬起的腰平放下,松开了压着手腕的手,俯下身去拨开艾略特头上被汗湿的刘海印下一吻。然后艾略特就立刻贴上,紧搂住盖乌斯的脖子,双腿也环上腰间,呜咽中混合着喘息和呻吟。
“盖乌斯……只是这点、还不够……这次我想要被抱着……”

窗外月色依旧,零星点点的树影落在地上,偶尔随风摆动。街上的行人也已散去,之后的夜色归于深蓝幕布上缀着的星光,今晚会是个宁静的夜,也许没人会注意到那个只属于他们二人的世界。几次激烈过后,精疲力竭的小兔子仍未脱下主人的外套,蜷缩在主人的怀中,袖子凑在鼻边,在主人的抚摸下安心入睡了。
还醒着的,只有门外将脚步声抑到最轻的少年和少女。
“马奇亚斯同学,我们回去休息吧。刚刚我找到艾略特同学了,现在他大概也已经在房间里睡了吧。今晚真是十分感谢你的帮忙。”
——离开前,她回过头,朝“那个房间”的方向笑了笑。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2 thoughts on “[盖乌斯×艾略特][R18][闪之轨迹]去向何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