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维×约修亚][R17有肉][空之轨迹]あの日に見た夜空

【搬运6/9】
*脑内幻想了他们的初次H 腿交无插入 所以应该R17?
*肉得很清水(……)毕竟纯爱向小情侣
*标题取自闪轨OST 最近起名废了orz
*依旧我流+夹带私货 人物是F社的OOC是我的

“莱维也可以向我撒娇啊。”

仿佛是在犹豫着说“那我不客气了”一样,莱维很快点了头,确实在迟疑了好一会儿后才沉默着投向约修亚张开了双臂的怀中。双手僵在半空踌躇着不知该怎么做。直到那只温暖的手带来的轻柔的触感在头发上来回移动时,才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贴上恋人的后背,稍稍用力将约修亚拉近了自己。
是那令人安心的体温啊,还伴着淡淡的清香。之前在中枢塔顶时没能注意到,是因为那时的情形不允许他们如此地放松吧。连呼吸都只能在手掌与发丝摩擦声的间隙中勉强捕捉。在这之中不太合群的,只有那毫无保留地出卖了一切的心跳声。唯有这个无法掩饰,埋在约修亚胸前的莱维听得一清二楚,却不说破。

因为自己现在,又何尝不是这样?长久以来的犹豫中喊着太多欲望,理性是强行忍耐的表象。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约修亚的想法,却没有开口的勇气——以前从未如此过,所以是否可以理解为,恋爱才有的烦恼呢?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本应是那么地叫人满足。但自从确认关系以来,莱维心中太多的空洞被逐一填补,副作用是让他越发贪得无厌。现在他只觉得这一切根本不够……若是能再进一步该多好。

“莱维。”
“嗯?”
怀中的人应声而抬头,猝不及防迎上了约修亚凑近的脸——淡淡的鼻息轻洒上脸颊,嘴唇柔软的触感随之贴上。短暂一瞬的理智断线中,莱维恍惚间发现约修亚的脸上染了层淡红。连心跳……好像都加快了。几秒之间,莱维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双手按着约修亚的肩,身下的约修亚躺在床上,红着的脸写了惊愕。四目相对,颤抖着的呼吸是如此混乱。
……这是怎么回事?
所谓冲动是魔鬼,大概就像现在这样吧。他一直都想把约修亚带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然而眼下二人的准备谈不上充分。他明知这是冲动,却都不过问另一方的意见。他害怕约修亚会痛,他不想看见约修亚落泪,可偏偏有一瞬间败给了本能。所有的不安交织在一起,甚至让他连止步不前都做不到,更何况他都这样做了。
所以……现在也只有尽可能地后退。
“抱歉约修亚、我……”
口中念着歉意,在上的那人尴尬地垂下眼。
“我可能有点冲动、所以……我得让自己先冷静一下。”

“莱维……!”
起身的瞬间,袖子被攥住。紫色的眼睛看过去的下一秒,琥珀色的眸子就逃开了,同时约修亚的脸红得更厉害了,不舍地放了手。迟疑了一下后,又更坚定地抓住了那片衣袖。
“那个……我想可能我也有点冲动吧……但是,我一点也不想冷静……”

随之而来的是再一次的意识恍惚,还有失语。但所幸他控制住了自己,虽然是很勉强地成功。不同于刚才的突然,这次是慢慢地,带着点怜惜的意味,让约修亚顺着自己的动作躺下。自己也俯下身,目标却突然从嘴唇转移成了脸颊。印下一吻后,莱维看着约修亚了带茫然地摸着刚才被亲过的地方,心里泛起了点小小的得意。

“刚才被你摆的那一道,现在还给你。”
“莱维、嗯……”
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嘴唇就被嘴唇覆上。但只是贴在一起而已,没有什么动作,更不带有任何力度,很生涩。这不是第一次,但在此之前也没有过很多次。别说莱维了,就连约修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欢怎样的方式。开口问大概得不到答案,所以莱维也只能用自认为合适的——温柔的方式去试探。
俯撑的动作会持续很久吧,所以莱维调整了动作,把手肘撑在床上,这让两人更凑近了些。约修亚一下子闭上了眼,胸前有只手抚了上来,悄悄地把衬衫的扣子解开。随即唇上有了湿湿凉凉的触感,是在被舔吗……为了配合莱维的动作,他稍稍张开了嘴。
这被莱维误解成了邀请,所以他没有多想就把舌伸进了约修亚的口中。约修亚似乎是被这意料之外的举动惊到了,身体轻轻颤了一下。莱维因此而立刻收手。
“抱歉、我是不是……”
“没、没事的……莱维、唔……继续……吧?”

约修亚点了头后莱维才终于放心地进行了下去。明明是毫无技巧可言的吻,却反而给人一种不同于生理上快感的,内心的满足感。反正莱维是很高兴,这样的约修亚只有自己才看得到,也能有自信不会讲约修亚让步于他人。他们一同从零开始,结出的是只属于二人的暗号。
舌缠在了一起,大概持续了一会儿后,莱维感到约修亚的双臂环上来抱住了自己——是觉得这样有感觉吗?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莱维加大了力度和幅度。
“嗯……”
是那种有点压抑着的轻哼,身后的两手将自己抱得更紧了点。太好了,约修亚有在感到舒服啊。这样想着的同时,这个绵长的吻也逐渐被加深。莱维刻意吻得很慢,他怕太急促了会让约修亚喘不过气。手握主导权的是自己,却硬是要抑制本性的冲动——那种事情也无所谓了,自己的欲望完全可以给约修亚的感受让步。毕竟在这种事情中,会痛的不是自己这一方。固然温柔是他的义务。

约修亚轻轻拍了拍莱维的肩,莱维会意后又贪恋了一会儿才起身。链接在二人口中的细细银丝被拉断。轻喘着的约修亚抓着莱维胸前的衣角,用了点时间才平稳了呼吸,语气中是一种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差不多……可以再往后了吧……?”
身下人的眼里折射着失神的感觉,提醒着莱维约修亚和自己一样是初经人事。那双颊也早早染上了绯红,莱维首先想到的形容是色情——身为兄长,却萌生这种想法。内心深处的罪恶感在轻轻跳动,但在存留不到一会儿后就被抛之脑后。毕竟约修亚也有这种冲动不是么,这样自我安慰着,约修亚身上的白衬衫也被敞开。
浅淡的吻从侧颈到肩膀和锁骨处,再到胸前。有点手忙脚乱又不知所措,没什么节奏感,只是让嘴唇不留痕迹的地点过,印下让人意犹未尽的酥痒感。比自己的小一点的手掌盖在了额头上,似乎有点热,但他很快发现那其实是因为额头在发凉。
“莱维,你出了好多汗……不要紧吧。”
“……不要紧。”

很不甘心,居然还要被担心什么的……莱维默念了句笨蛋弟弟,也自嘲着这个哥哥。即使是已压抑很久的冲动,兑现的时候果然还是会紧张啊。这份紧张明明是在预料之中的,其程度却远超乎自己的心理准备。犹豫得像是打退堂鼓,事实上他眼下最不愿的就是退步。即使知道再往下便无法回头,他也很安心——约修亚会陪他一起的。
指腹轻轻蹭了蹭约修亚胸前的红点,因为没得到明显的反应,莱维选择了埋下头含住,刚洗完澡的身上残留着沐浴露的清甜,甜得有点发腻,也许还混着约修亚自身的味道,有点叫人贪恋。舌头来回轻扫着,又尝试性地吮吸了几下。
“嗯、嗯……啊……”
呻吟仍是抑着的,但这次却像是被闷住的,莱维抬头看了看——约修亚这家伙,把脸给捂住了。而且从刚才开始身体就紧绷着,很不自在。看过去的时候,约修亚轻颤了一下,连声音都在抖着,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莱维、那个……不要这样看着我啊……”
……什么啊。
把脸遮着不让人看见,实际却通过指缝间偷看吗?狡猾得可爱了吧,如果约修亚本人还没有一点自觉的话,那也太过分了。

“我说你啊,明明还关心着别人,自己却这样偷看吗?”
“……别说出来啊。”
“所以是承认了?”
“嗯……”
“把手拿开?”
约修亚没有回答。虽然没有明确地拒绝,但以莱维对他的了解,不回答或是有所顾虑很大程度上就是在说不。莱维也绝不会强求他。毫无心理准备几乎是出于冲动的第一次,会羞耻到不想被看着脸完全可以理解。说实话,莱维自己也有点这样,只不过他不愿承认。约修亚已经允许了自己这样的欲望,所以他更想着要顺从约修亚的一些想法——当然,偷看这种事果然还是犯规。
“那么这样吧,脸朝下跪撑着,可以吗?”
“嗯、没问题……”
“谢谢。”
“明明没有必要道谢的……”
像只乖乖听话的小动物一样,约修亚照做了。被动的处境下他几乎做不了什么,也只有在心中记下莱维也许喜欢这个姿势。低头埋在枕头的臂弯间,然后上半身被抱起,肩膀上被亲吻的酥痒感停留了几秒。
“会怕疼吗?不要勉强好好告诉我。”
“……会的、吧……”
“我明白了,那么……这样吧。”

睡觉不穿裤子是约修亚个人的习惯,有时为了方便,睡前洗完澡后甚至会直接光着腿。刚开始同居时着实有让莱维吓到,第一次见到时看得脸都红了。逐渐适应后,他不否认自己会在注视着那双腿时浮现一些难以启齿的念头。游击士的运动量很大,日积月累下来那双腿上有了很好看的线条,因为身高的关系还显得纤细,皮肤也有着惹人怜爱的白皙。换做谁都会想过要把手身上去吧,但这种事情是有所限定的。此时初次享用着这一特权的莱维,也暗自谴责着约修亚平日里毫无自觉的点火。交往得越久,他就越发现恋人的危险性,包括毫无自觉这点。
“莱维……就这么喜欢摸我的腿吗?”
“当然喜欢啊。可以把腿闭得紧一点吗?”
“……像这样?”
“嗯……要、要做了哦。”

双手从身后环到了腰间,背后被莱维的身体贴上。约修亚覆上了莱维的手背,因为体格的关系却盖不住,便选择了十指相扣地握着。同时往后靠上,让二人更凑近,形成了一种把自己完全依在莱维怀中的姿势。炙热顶在股间,他感受到莱维剧烈的心跳。莱维现在会是什么表情呢——这样想着时,那东西插进了腿缝里。
“啊……!”
突如其来的快感从私密处蔓延到了全身,对于初尝的二人来说都是过强的刺激。约修亚的大脑一瞬间空白了,还没能勉强清醒过来,莱维又继续了动作。接连不断的冲击不留任何余地,性器与性器间相互摩擦,波及到的是最敏感的肌肤。若不是有莱维抱着,可能自己早就软着腰瘫下来了吧。

“约修亚,你硬得好厉害……”
那声音,兴奋得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新事物一样。
明明莱维你也是——他将话语强行憋住,一开口就只有呻吟写出,所以约修亚用最后残存的理智选择紧紧地抿住嘴唇。但那总是被落在侧颈和肩膀上的吻动摇。耳垂也被舔上,粘腻的水声近在耳边而被放到最大,也将羞耻感升到更高。他被刺激到不由自主地将双腿夹得更紧,于是他听到了莱维低沉的喘息,就在耳旁。
“嗯……约修亚、叫出声来吧……我想听……”
“不、不要……”
被冲击到支离破碎的音节都称不上是话语,被压抑到有点变了调。
“为什么……?”
“因为、好奇怪啊……那种声音……”
“无论怎样我都会喜欢的……而且,忍着也很难受吧……?”
“呜、嗯……啊啊!”
出口的瞬间,最后的矜持也不复存在。毕竟在莱维面前,他完全可以卸下防线。这种陌生又激烈的快感让约修亚害怕,因为太享受而害怕会上瘾,害怕自己会无可救药地迷醉、沦陷。那不单单是对陌生事物本能的畏惧,难以形容,也可能和他们的初次始于冲动有关。但他绝不后悔——手指将那只手扣得更紧了,带着一种绝不再放开的执念。因为约修亚确信,那是也绝不再将自己放开的手。

“莱维……喜欢……喜欢、最喜欢你了……啊……!”
“我也是……嗯……”
高扬的情欲直向这顶点攀升,约修亚从没想过身体可以在自我意识尚存的情况下失控成这样。视线难以聚焦,眼前被接连不断的空白冲击成模糊。像是溺水前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一样,他将莱维的手紧握住。可他好像看到莱维的脸,想知道莱维现在的表情——莱维有没有和自己一样舒服呢?只听着声音根本不够啊。只有自己被抱着,只有自己被亲吻着,都是只有自己在被满足着……在享受着莱维对自己不见底线的迁就,像个习惯了被娇纵的任性的孩子一样。但是做这种事情,明明最需要的就是估计对方的感受啊,否则何谈你情我愿。愧歉凝成泪珠断线,却仍然舍不得改变一下这个完全被动的姿势。青涩的初次性高潮就这样在泪水中交付给了深爱之人。

也许是自责得过了头吧,约修亚都没注意到肩膀上因为莱维靠上的头而增加的分量,否则他绝对会克制自己的哭声和颤抖的肩膀,而不是让莱维焦急地担心他。
“约修亚、约修亚……喂、怎么了?!”
“没事的,我只是……我看不到莱维的脸、所以……我不知道,也许是寂寞吧……我不能亲眼确认莱维是不是舒服……”
“舒服,很舒服哦,没事了。”
“嗯……但是、明明两莱维是为了我才这样子做的……我简直像个笨蛋一样,只要在莱维面前就是这样、我真不争气……!一直要让莱维担心,要让莱维为了我让步……”
“你能答应我这样做,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啊,你完全没必要自责。”
“呜……但是……我也想、我也想抱着莱维,想要亲……亲吻……所以、可以吗?尽管我可能会比莱维想得还要粘人……”
“乐意之至,无论如何。”

像是安慰一半地摸了摸头后,莱维躺在了约修亚身下,看着约修亚主动跨坐在自己身上。莱维用爱怜的目光注视着,微笑中带点心疼,抬手蹭掉约修亚脸颊上的泪痕。这幅爱哭鬼的模样隐约和十年前的记忆重合,在心中荡起一层又一层的辛酸与珍重。
“哭得眼睛都红了呢,像小兔子似的。”
“……又让莱维看到莱维看到我不像样的样子了。”
“我不讨厌,而且,很可爱啊。”
约修亚稍稍低下了头,脸颊红得有些眼角的颜色,食指勾起轻柔眼眶,吸了吸鼻子平稳呼吸,压低腰蹭着莱维脸,话语凑在耳旁。
“那我开始了……知道把刚才的份全都补上为止。”
——真是的,这下都不知道这是谁在向谁撒娇了啊。

首先是脸颊,然后在嘴唇上蜻蜓点水,再用刚才他觉得舒服的吻,回报着莱维。
事实上约修亚还有千份、万份、无数份的感谢蓄在心中。心知肚明用语言表达根本微不足道,这一整晚的吻也同样。莱维给他的安全感足以让它卸下所以的戒备和顾虑,使那长久以来的情感不断叠加,累积成长达一生都难以还清的分量。唯一报答的方式也许就是携手走到尽头。虽然不甘于一味的依赖,但他仍想永远陪伴莱维知道最后。烦恼自己的软弱也好,愧疚自己的被动也好,都在日后的时光中逐渐改正吧。
毕竟现在,他只想要这样紧紧抱住莱维,想这样被莱维紧紧抱住。想要今后也像这样被摸着头,今后也像这样亲吻莱维。

不顾一切得像是固执,盲目地仿佛痴情。

——无论夜空晴朗亦或阴雨,我们用为紧紧相依的星星。即使终将迎来黎明,仍旧闪耀只属于你我的微光。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