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维♀×约修亚][全年龄][空之轨迹]萌芽

【搬运5/9】
*学pa 无脑少女向(误)以及之前脑过的迫真好想急死你
*单方面性转 cp约修亚×莱维♀ 也不知道BG是什么感觉(……)
*涉及其他cp有:尤利亚♂×科洛丝 穆拉×奥利维尔♀ 一句话阿加特×提妲 凯文×莉丝
*依旧我流 夹带私货有 其实这是个为了想写而写的短篇

明明自己绝对在迷茫着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但一切都指向着唯一的答案。
莱维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种烦恼,虽然也确实该到了烦恼这种事情的年龄吧。
16岁,教室窗外清脆的鸟叫声,校门口两旁道路上盛开的樱花,身上崭新的学院制服生出的新奇的气质,以及和自己有同样感觉的同龄的陌生面孔。本以为自己和这种镜头所塑造的气氛绝缘的莱维,如今才意识到这一切只不过是来迟了一年,而没有缺席。
一年了啊,进入这个学校也是,然后……同班的科洛丝和舒华泽学长也是。

“嗯?怎么在一起的?我想想哦……”
午饭时间的教室里只剩下莱维、科洛丝、奥利维尔三人,后二者带上午饭坐到莱维身后的两个空位,莱维朝着身后侧坐,小小的女子座谈会就这样开始了。问起这个话题的是在座唯一仍是独身一人的莱维,尽管此刻依旧是平日里一幅风轻云淡的表情。被问起往事的科洛丝放下手中的盒装茶饮料,眼里写满了幸福。
“第一次见面是在击剑社,入社初试的时候我是第二,尤利亚是第一。但是比试时我们都拼命过头了,结果最后我被他意外打伤,他二话不说就带我去了医务室。之后尤利亚就每天出现在高一那边,关心我伤的事情,带着药问我够不够用。当时我觉得这是个很有担当的学长,也去找过他几次想表示感谢。大概就这么几次后我们比社里其他人熟得都快,接着就互相告白了。”

一旁的奥利维尔听得津津有味的,托着腮手指一用力折断了口中叼着的巧克力棒。
“看不出来嘛,明明平常都是一副死板的样子,但意外地很贴心呢”
也许是错觉吧,莱维觉得好像奥利维尔特地在往自己这边看。
“虽然某位范德尔先生也是这样子。可是我也经常想着,这个人要是可以再浪漫一点……也许只能想想了?”

科洛丝捂着嘴轻笑一声,也许是有所同感吧。莱维仍是沉默地倾听着,倾听着这个她无法参与的话题。
“说起来,我最近发现呢……”奥利维尔向两人招招手,示意凑近,“之前问阿加特有没有喜欢的女生的时候,他直接反应很大地‘我怎么可能有?!’但是他和提妲在一起的时候连平常那副刀子嘴的口气都没了!还有,你们不觉得凯文对莉丝的关心有点过度了吗,然后我特地去问过莉丝——她和凯文是小学同学,虽然初中没有在一起呢。”

“诶真的吗?不管怎样,我是支持他们的,作为前辈!”
“毕竟如果眼下再不进攻,等接下来高三机会可能就更渺茫了哦,是吧,莱维?”
“啊……嗯…”

说来也是啊,这个年龄阶段呢。现在自己也步入其中了,莱维在心里念着。
有些事情要不要说出来呢?让别人知道的话……眼前的这两个人可以信得过,说不定也可以帮到自己,那么……

“约修亚你也来吧,这样放学后正好和4班打个小比赛。”
三两个男生回到了教室里,其中也包括那黑发少年。
“嗯,但今天的话,我可能只打半场就回去了。”
——她忽然说不出口了。

莱维和约修亚去年做过一年的前后桌——少年在前,少女在后。所以初印象里约修亚是个文弱的小男孩。应该是大部分女生会感冒的类型吧,然而自己……和他处个朋友也挺好呢。在平静的日常中近距离解除了大半年后,也只是在最初印象的基础上添了“温柔”、“有礼貌”、“体贴”、“书生气”等等诸如此类的词语。
她是很中性的性格,无论男女生都能自然地处成好友。但也全都止步于朋友关系——无所谓,莱维挺喜欢这样。所以这次,她也将一切都默认为友情。
但感情这种东西,有时就是让本人都出乎意料。

知道裂痕出现的那个午自习,一切的心情都像一株萌芽一样无法抑制地破土而出。
“用定义式代入后,算出自变量的值,再代回去得到系数……就像这样。”
把笔交还给前桌时,两人的手互相摸到了一下,不过双方都未表现出多大的在意。约修亚照着刚才莱维所说在习题册上埋头,短暂的空闲里无事可做的莱维也只能打量着约修亚。
清秀的脸在同龄人里能称得上是稚气未脱,柔顺的黑发修剪得有种清爽的感觉,平整的制服下,衬衫的扣子扣得很规整,琥珀色的眼睛认真得注意不到注视着自己的视线。以及那只手,之前好多次有听见其他女生讨论约修亚的手有多么多么好看,但果然近看了才能感觉得到啊……刚才摸到的时候,那种温暖的触感……
如果牵着的话,会是什么感觉?
……——我在想些什么?!

“莱维?”
“啊、嗯……等一下,我找找自己的对一下答案……没错,算出来就是这个。”
“嗯,谢谢你。”
年龄比自己小,个子也和自己差不多,又很文静的弟系男生么?反应过来时,手已经摸到了眼前人的头上。
“……诶?”
“抱歉、没什么……!”

第二年的时候,因为有转学的关系,作为调动分开了他们——虽然距离没有太远,却不知怎的有种莫名的感觉,莱维心想那只是不习惯而已。即使新的左邻右舍早在去年处得很熟了,但果然……唔……会不习惯吧。这种感觉,肯定不足以同“寂寞”、“失落”这种词语挂钩,尽管她明显有种,与约修亚的互动一下子少了太多的想法。但因为长期以来的默认,她故意地去回避了这点。

又不是见不到了,自己可真是小题大做啊。
莱维也大概知道约修亚会出现的时间地点,想搭上话绝不是难事——周二下午通往文学社教室的路上、校门口的奶茶店前、放学后图书馆的接待处……
以及午休时的花坛边,那是野猫们平日最爱聚集的地方。
“哟,你又在这里啊。”
“昨天忙得来不了了,希望他们没有饿到吧。”
约修亚坐在台阶上,身边四五只各种花色各种大小的猫凑着,更有甚者直接在腿间趴下。旁边的地上是几包分好装的猫粮,除了基本空了的袋子外,还有两包是未拆开的——是带多了吗?还是不凑巧有未到访的常客?莱维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约修亚。
少年脚边的银白色顺着腿爬到了胸前,整个身体都软软地贴在他身上,身后的尾巴左右摇摆着,轻轻喵了一声。
“哈哈,你也想要吗?”
约修亚宠溺地朝那只猫笑了笑,便把它包进了怀中,之间轻轻挠着那小小的脑袋,任凭那不安分的小动物蹭着自己的脸。
“嗯、等等……很、很痒啊……”

春日中午的阳光下,几只猫在享用过午饭后都安安静静地晒起来太阳,或是直接趴着睡着了。待遇最好的那只,也趴在少年的肩上没了太大的动静。和那只猫一样颜色的长散发,在风中有点乱开,及时地被少女的双手轻轻止住了。
“……真可爱啊。”
——没有多想就脱口而出了。在话出口后莱维才意识到不对。这么突然地就说可爱这种一般很少用于形容男性的词,约修亚会不会困扰甚至反感?要是他觉得尴尬怎么办?自己本不是这样说话不经大脑的啊……!
“嗯,我也觉得它们很可爱!”

也许这种情况下,迟钝这种性子是值得庆幸的吧。毕竟那可是一份都不知道该向谁倾诉的感情啊。连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甚至她都害怕暴露。与之相伴的自我疑惑也日益加重,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啊、不行哦!那可不是给你吃的……哇!”
一只橘猫爬起来后觊觎着那两包未开封的猫粮而走了过去,被约修亚发现后立刻将它抱回腿边,但这一动作惊动了肩上趴着的那只,使其突然跑开。但还没能跑多远,就被捉住了。
莱维姜娜不安分的家伙双手拎起,任由它在空中胡闹地扑腾。四目对视着,一言不发。
“谢谢、莱维想要的话也可以和那孩子玩一会儿的。”
“嗯。”

——有种莫名不爽的感觉。大概是,带着酸味的那种吧。莱维只希望自己没有表现在脸上。
你这家伙……可真是享受啊。心里忿忿地念着。
——不对,那明明只是只猫而已。
……那明明只是只猫!

“那个……约修亚、我先回教室了,你记得别超过午休时间。”
“嗯,待会儿见。”
为避免自己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莱维赶紧把那“得寸进尺的小混蛋”放在了地上然后离开。

自那天以后,烦恼就日益加重了。明明自己很迷茫但答案的指向却是再明显不过了,虽然总算是勉强接受了自己的这份感情,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烦恼——该怎么做?
这完全是她的第一次,毫无经验而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认真起来是什么样,会不会过于冲动反而拉大距离感?还是太保守以至于约修亚这不开窍的性格根本察觉不到?似乎无论怎么做结局都会是遗憾……犹豫着、踌躇着,换做谁都不会想要以失败告终这个第一次。
好几次,都纠结着,刚才是不是错过了和他搭话的机会。下一个瞬间又转而想到,可是要说点什么呢?每到这时,莱维都会深深意识到,自己对约修亚的了解根本不够——想要知道他的更多,想要和他接触更多。

虽说那都是盲目的……但莱维不是很确定。视线总是会很精准地寻找到那个身影,然后聚焦,同时一些关于长远以后的想象也伴随而生。她一边嘲笑着自己的笨蛋,一边捕捉到了窗外操场边的身影——
“眼下再不进攻,可能以后机会就更渺茫了。”
结果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楼下了。

雨后屋檐外的阳光不知是温暖的还是刺眼的;三月的春分不知是柔和的还是刺骨的。清甜而酸涩的味道在心头弥漫,结果都化成一股混合又纠结的苦味。
而阳光只会依旧地照,风只会不住地吹。那究竟是怎样的阳光、怎样的风呢?少女也不知道,她只想迫切的知道,那风和那阳光会因往后的一切而变成什么样。她想获得一个在屋檐下无法得知的答案。
所以莱维选择了步入那阳光下的风中——
“呃、介意我坐你旁边吗?”

又是一阵微风起,吹散那挡在二人上空的薄云,让阳光照在了刚露出的萌芽上。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