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维×约修亚][全年龄][空之轨迹]Happy new year

【直接搬运年初的短篇,LOFTER/微博上已发布过】

*跨年短打+复健
*含有我流莱维存活世界线的妄想,原作背景下的零轨时间线
*改动原作有,艾约纯亲情设定,爱情向莱约,不接受者请回避

    “……艾丝蒂尔告诉我了,听说超可爱啊!所以、所以新的一年请让我看看约修亚穿公主裙的样子,只有一次也好!”
    “等等艾利欧娅!那种事情就不要告诉约修亚啦!啊对了,林,烟花快要开始了是吧,那就赶紧……”
    “诶?可现在离12点还有一小时左右啊……但是艾利欧亚,这个作为新年愿望的话也有点……”
    艾尼格玛的另一头是米修拉姆游乐园的喧嚣,一头是阿尔摩里卡村白蜡亭的宁静。靠窗的位子旁边,约修亚只是笑了笑,随即往茶杯中加了一勺蜂蜜。窗外向着西边,隐约还能看见克洛斯贝尔市内的灯光,之前做委托时有听当地的老婆婆说过,除了创立纪念庆典以外,新年便是这个自治州最热闹的日子了。
    但不同于爱玩的艾丝蒂尔,约修亚和莱维都不是爱赶热闹的人,在这个热闹的日子里,他们只选择了偏离市区的这个小村子作为庆祝的地点。
    “啊哈哈,无所谓啦林,这也不是很符合艾利欧亚的风格嘛,有点让我想起亚妮拉丝了呢。”
    “亚妮拉丝是……啊,你在利贝尔的那个好朋友对吧,可以的话想和她见一面啊,因为感觉绝对会和她合得来!”
    “因为兴趣相投对吧?艾丝蒂尔……如果她见到缇欧的话,会不会也变得像艾利欧亚一样?”
    “唔……绝对会的吧!”
    
    开着外放的艾尼格玛放在了餐桌中央,临近半夜的桌子上,一边是特产的蜂蜜与红茶,另一边是当地产出的葡萄酒。约修亚忍不住被那三个女孩子的对话逗笑,原本托着脸的手拿起了茶杯:“如果让艾利欧亚见到了玲的话,那肯定不得了啊。”
    话音刚落,坐在对面的莱维掩着嘴轻轻地笑了笑。
    “怎么了,莱维?”
    “没什么。只是刚才,我们两个想到一块儿去了。”
    导力器里少女的声音安静了几秒,取而代之的是游乐园里的人声鼎沸。艾丝蒂尔重新开口时,语气添了几分认真:“新年愿望的话……我要让玲成为我们的家人。”
    桌上的两人沉默了,沉默间他们对视着,大概是一同想起了曾经摧毁乐园时的往事吧。莱维记得那时候的约修亚和现在的玲差不多一个年纪,他同样记得,曾经只有那么大的孩子,带着黑暗中仍闪耀希望的眼神,告诉他说“我想看到这孩子真正活着的样子”。
    “嗯,加油,艾丝蒂尔。毕竟这是我们来到克洛斯贝尔的最初目的啊。”
    “那个孩子虽然看上去很强大,但实际上比任何人都渴望关爱,其实她心里也希望与你们和好的吧。只要有个合适的契机,好好地表达自己的心意,一定可以的。毕竟无论是玲还是约修亚,我没做到的事,你全都做到了啊。”
    “诶、谢谢你们啦。艾欧利亚和林在叫我了,那我先挂咯,也不打扰你们两个啦。明天见!”
    通话结束。约修亚收起了艾尼格玛。

    “我就许愿新的一年里快点成为正游击士吧。不管怎样,还是想要尽早追上弟弟的脚步呢。”
    莱维向着窗外半侧着头,紫色的眼睛里是不同于少年人的成熟。室内的暖气很足,所以他只留了一件黑色的打底衫。也许是把跨年的晚餐看作了约会吧,毛衣链和手环都是特地挑选过的,刚才也被约修亚夸了很适合。苍金色的头发被留到了过肩的长度,交织着室内和室外的光,反着好看的颜色。他轻轻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然后将杯中还未静止的红酒一饮而尽,即使在此之前,他的脸颊已经因为酒精而泛起了微微的红。
    “哈哈,真不可思议。我居然成为了莱维的前辈啊……明明小时候是我把莱维当作自己追随的目标呢。不过我被莱维超越,也只是时间问题吧。”大概是注意到了莱维微红的脸吧,约修亚特地又加了句:“别喝醉了。”
    “只是这点酒量你还是不用担心的。”互相交换眼神后,两人起身穿上了外衣。莱维特地帮约修亚系好了围巾,像是要证明自己确实清醒着一样。
    和老板打过招呼后,两人收拾了东西离开白蜡亭,向着这个村子景致最好的小山坡上走去。自治州东部的冬季风并没有刺骨的寒冷,反而有点舒适。乡村地区的夜空清澈而深邃,约修亚会不会因此而想起洛连特呢,莱维暗自在心里念着。
    “我说约修亚,下次不要再喝茶了,一起喝酒怎么样?”
    “别像父亲一样诱导未成年人喝酒啊,要是艾丝蒂尔知道了一定会被她说的。况且对莱维来说,一起喝酒也就是再等一年的事情啊”
    “可我就是连这一年都等不了……”
    “这可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啊。”
    二人同时踏上了山坡。根据时代周刊上的消息,自治州内多个地点都会有作为庆祝跨年的烟花表演,而这里是阿尔摩里卡村范围里的最佳观赏地点。他们暗自窃喜于早早地到达了这片还没有聚集多少人的空旷山坡。可似乎作为偏远的乡村,这个地方不是很受旅客的欢迎。但这让他们俩有种独占了这片地方的感觉,这像是只属于他们的世界。
    “但是,谁都没法保证接下来一年里会发生什么,就像今年一样。”
    即使口吻十分平静,但唯独约修亚能听出话中多少辛酸。
    
    这一年里,他们曾是敌人,曾剑刃相向。而又和好如初,抛弃剑帝与漆黑之牙的身份,重拾同为哈梅尔遗孤的过往彼此依靠。当时莱维抱住怀中的约修亚,并没有想到诸如他曾是漆黑之牙但现在是正游击士此类的事。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弟弟,他们的感情与有血缘与否无关,他和他有过同样的经历,很多感受只有彼此才懂。他一瞬间想明白了,自己有多想要守护约修亚——守护自己唯一的亲人,哪怕为此而付出性命也无所谓。而约修亚这边,在异变平息后的这段时间里,曾好几次做过莱维为了自己而葬身于根源之地的噩梦。
    我们都在与这种不安斗争着,所以才要笑啊。
    莱维轻笑着看向约修亚,不料却看见少年脸上是用笑容强压住的沉重。
    “抱歉,好像说了让你困扰的话呢。”
    “啊,我没事……那个,回想起来,我应该是第一次和莱维跨年吧。毕竟那么小的时候,姐姐都不会允许我晚上十二点还不睡,”
    事实上,莱维比约修亚,也比约修亚所见的更害怕失去对方。他一直想要表达他的不安,而却因为这份不安而小心翼翼,于是更加对此手足无措。如果晚餐的时候喝多了,好让自己借着酒劲一口气把长久以来的心意全都说出来该多好啊。
    莱维把手从大衣的口袋中抽了出来,悄悄伸向了约修亚的手,却在轻触到指尖的时候偷偷收回。他总是苦恼于如何踏出下一步,以至于在这段恋情中,他才是被动的一方。不同于艾丝蒂尔和玲那边只需要契机,他和约修亚这边除了契机还需要勇气,即使他们早在离开利贝尔方舟的后一天就确认关系。
    而莱维又转念一想,有这样的烦恼,也许自己是幸福的吧。毕竟自己的烦恼源于如何将幸福延续,而非像以前一样,困于无法幸福。虽然烦恼着,但像不管不顾地这样窃喜一下,空之女神是不会不允许的吧?
    也许女神听见了他的心声,他的手被另一只微热的手握住了。那是刚才喝着热茶时,捂着茶杯的温暖。而莱维转头看向约修亚时,那孩子已经把半张脸埋进了围巾中,向着自己的方向瞥过,却因为发现对方看着自己而立刻将视线收回,同时却将莱维的手握得更紧。
    大概,细心的恋人早就试着体会过自己的心情。大概他也有和自己相似的烦恼。这是专属于他们两个之间的,表达心意的方式。纵使约修亚的心意有多复杂,只要莱维能够读懂;无论莱维的心思有多含蓄,只要约修亚能理解,便足够。

    第一声爆破声响起,拖着长长尾巴的火星爬上天空,在清澈的夜空里绽放开,随即又盛开成无数细小的光点,最后在深蓝的幕布中隐匿。那忽闪忽灭的光却偏偏将约修亚微红的脸照得清楚。远方是这个宁静村子一望无际的田野,这个地方没有什么适合冬季的作物,留下的是一片草原。
    眼前的景色让莱维想起哈梅尔村,即使景色并不相似,但这种乡村独有的宁静气氛却将他带回十年前。曾经在自己面前都无法还手的小男孩现在可以将自己手中的剑打飞。他陪伴了约修亚的6岁到11岁,然后是16岁到现在。中间的五年空白,他想着用以后的日子补偿,事实上对于他们来说,从今以后哪一年都是独一无二而无可替代的,哪来的用今后补偿过去一说。
    “莱维,我……”
    不等对方说完,莱维就已经将约修亚拽入了怀中,拉过手臂,将他的下巴抬起——双唇叠在了一起,仅此而已,淡淡的,浅浅的。这早已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这次却没有在选择激烈的方式,毕竟这样,便足够。考虑到身高的差异莱维弯下了腰,然后他感觉到恋人将自己抱住。他们的心中,只是彼此就已装满,仿佛这个世界不再需要其他人。
    时代周刊中这次烟花表演的专栏有写道,夜晚12点整的时候,会有本次设计师最满意的烟火升空,据说设计时综合了天气原因导致的夜空颜色的变化,发射地点的地理位置及周围色彩的分布,观赏者的观赏角度对视觉体验的影响。如果没有看到的话,将会是今年的一大遗憾。很可惜,那最美的烟花,已经被他们错过。
    “……莱维?”
    紫色的双瞳与琥珀色的相对,两种不同的眼神里藏着的却是相同的愿望。

    “也许,我们想说的又是同一件事呢。”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2 thoughts on “[莱维×约修亚][全年龄][空之轨迹]Happy new yea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