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モブリン][R18][閃之軌跡]First for last

虛假的庫洛黎恩,真實的抹布

預警預警預警

一輛便宜的新車預警

唐刀預警

如果有任何對抹布感到不適,請一定,務必,絕對,不要看到最後——

我預警完了><

====================================

 

庫洛和黎恩的第一次並不是特別順利。

在確認了兩人的關係之後,感覺豁然開朗的黎恩當天晚上就遭到了夜襲——當他關上201的房門,小偷就從背後抱住了他,著實讓他嚇了一跳!

「這麼不小心可是不行的喲,後輩君。如果有不法之徒入侵該怎麼辦?」庫洛將頭置在他的肩膀上,吮吸著他的味道。

黎恩無奈地回應著壞心眼的學長,帶著一點點故作惱怒的聲音「你就是那個不法之徒吧?庫洛真是的,以後我的房間要上鎖了!」

「喂!不要把我拒之門外啊!我可是名正言順,例外的例外啊!」庫洛拉長了臉,一副委屈的樣子,他笑了一下,突然將黎恩橫抱過來,向床邊走去。

「等,等一下!放我下來!」

「好不容易確認了學弟的心意,那麼,趁機確認一下學弟的身體吧?」將黎恩放在床上,俯視著床上有些羞澀扭捏的可人兒,庫洛壞心眼的笑著,準備解開衣服。

黎恩看著庫洛褪下外套,覺得自己的心率也跟著上升了,如果有鏡子的話,他一定能從鏡子里看見滿臉通紅的自己,他把身體向後縮了縮。庫洛似乎看穿了自己的窘狀,溫柔地欺身過來,一邊安撫似地親吻著自己,一邊著手為他褪去身上的衣物。

「別緊張,黎恩,放鬆,把自己交給我吧。」在庫洛輕柔的撫慰下,黎恩一次次深呼吸,讓庫洛為自己卸下防備,打開門戶,將自己的全部展現給心愛的人。

庫洛望著身下的胴體,一時著迷竟停下了動作。黎恩察覺庫洛的動作停止,緊張得緊閉的雙眼拉開一絲縫隙,偷偷看著俯視著自己的人。

「怎,怎麼了嗎?」黎恩試探性地小聲問。

庫洛回過神來,干笑了一下,說:「不,沒什麼,只是……太棒了啊!後輩君!」

說著,一臉幸福地上前擁住了黎恩——

然而,這不僅是黎恩的第一次,就連表面上看起來早已經歷過風花雪月的“不良少年”,在這場本應手到擒來的攻略中險些落敗。

明明已經在理論上預習過多次,實際操作卻是困難重重。生澀的動作並沒有帶給兩個人多大的愉悅,庫洛逐漸失去了泰然自若的姿態,開始變得急躁起來,他有些懊惱地撓了撓頭,又抓著黎恩的雙腿硬要往裡面頂。

「嗚……好痛……庫洛……好痛……」

黎恩柔嫩的部位哪裡受得住硬來的巨大突入,感覺到撕裂的疼痛使他愈發緊張地夾緊了入口,但卻讓庫洛陷入了進退維谷的窘境。後者只好慌亂地安慰他讓他放鬆,一面調整姿勢,盡量讓兩人感到舒適一些。

少年在愛人略為粗暴的攻勢下緊咬著牙關,害怕自己一放鬆,就會忍不住叫出聲來,驚動其他同學——即使確認了關係,他也不願向同學們展露這樣的自己,畢竟這是只屬於二人的羈絆,不是嗎?他試著配合庫洛,試著放鬆自己,可畢竟沒有任何經驗,只能緊緊抱住庫洛的身體,挺起腰肢,任對方胡亂地在自己體內探索。

風雨過後,兩人筋疲力盡。庫洛擁著黎恩,並沒有從他的身體裡退出來;黎恩則更加狼狽,儘管庫洛一直試著溫柔一些,但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連前戲都沒有做夠就被硬生生打開門戶,還是讓他吃盡了苦頭。他依偎在庫洛的懷裡,臉上掛著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愛意流下的淚痕,第一次被進入而流下的鮮血混合著第一次被射入又溢出的白濁在谷丘間和大腿根部乾涸,形成了糟糕的樣子。

第一次洗禮,讓黎恩幾乎無法行走,假借感冒為由,在床上休息了好幾天。庫洛則自告奮勇地表示要承擔照顧黎恩的工作,引來了七組同學的小小側目。

「什麼嘛!你們就這麼信不過我?」庫洛抓抓腦袋,有些失落。

「太不可靠了,我們怕你會乘人之危,把黎恩吃乾抹淨。」菲一如既往地說出令人汗顏的發言,讓在一旁的艾瑪趕緊捂住菲的嘴巴。

「我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情!」庫洛訕訕地笑著,心裡小聲嘀咕著:「雖然已經做過了」

當然,在庫洛死皮賴臉的不懈努力下,終於爭取到了照顧黎恩的權力——那個感冒,只能自己親自為他治療吧?雖然在給黎恩上藥時遭到了對方幾個大大的白眼,並揚言再也不讓庫洛碰自己,嚇得庫洛立馬求饒保證,表示不會再讓黎恩傷成這樣。

然而即使有了這不太靠譜的保證,他們邁出第二步,也費了很長的時間。

……

不知為何,黎恩的腦海裡回想起了這段往事。他的眼睛不復往日的清澈,淚水在臉上乾涸,已經不知道被第幾個人貫穿的身體早已失去了痛覺,麻木地迎合著在自己身上施暴的男人擺動著身體,鮮血伴著白濁的穢物,自凶器帶出的穴肉間流出,在腿間形成斑駁的印跡。

「呸!真是個賤貨!夾得大爺我好爽!」

「怕是沒有人讓你這麼爽過吧?」

「小穴又濕又熱,和女人一樣。」

「你也很爽吧?灰之騎士大人,看你已經第幾次高潮了?」

男人興奮地將碩大大力挺入,如願以償地聽到了黎恩的反饋——

「嗯……」

感覺到不適而發出的呻吟,讓男人誤以為成奉迎,加大了衝刺的力度。

「嗚……好痛……庫洛……好痛……」

重複著這樣的囈語,黎恩的眼神變得空洞,意識再次抽離了身體……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