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科短打

红翼爆炸时,收到情报的小科会怎样呢……

 

————

第一份文件,是艾尔贝离宫的翻新报告,当年情报部政变,科洛丝被软禁在离宫会客室里,直到她听见由远而近的打斗声,游击士打倒了特务兵,就是那时,她第一次见到奥利维尔,后者华丽地收起导力枪,右手覆上心口,身形微屈行礼如仪,“拯救落难的公主,是绅士无上的光荣。”   

 

第二份文件,是卢安大桥的交通情况年表。那时艾斯蒂尔和约修亚出去执行任务,奥利维尔则以“漂泊的诗人要饱览风土人情”为由,缠着她导览卢安,从日上中天走到日薄西山,他们并肩坐在梅威海道的沙滩上,头顶一方白花环抱的阴凉,她托着腮,看往远处,日轮正渐渐沉入碧蓝的海浪,奥利维尔的声音和海风一起拂面而来:

“你迷茫吗,科洛丝?”

她扭头,正迎上那双紫色的、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眸子,被夕阳余晖浸润地温柔澄澈。

 

第三份文件,是哈肯大门一年来的出入境情况总结。也是在那里,她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奥利维尔,戎装凛然,金发束在脑后,一切言语以精心计算的角度抛来,巧妙圆融却步步紧逼,一切事务都在计算之中,而她隐隐觉得,奥利维尔也在暗暗引导着她。

一如那个梅威海道的黄昏。

“你迷茫吗,科洛丝?”

“帝国有位中兴之主,德莱凯尔斯,他本是庶出的皇子,却终结了帝国的内乱,成为狮子心大帝。我想,你也会成为同样优秀的君主。”

 

那次异变中,奥利维尔和她一起登上埃尔赛尤号,也正是那次,她终于下定决心,直面自己与生俱来的责任。

 

文件一份一份,签上名字,写好批示,钤上印章,她揉了揉眼睛,按下导力铃,女官长敲门、进屋、收走堆叠的文件。侍女跟在希尔丹夫人身后,捧着托盘,骨瓷茶杯里盛着金红色的茶汤。

轻轻将红茶放在科洛丝的办公桌上,清甜的香气弥漫,桌上还剩下最后一份文件,侍女刚想出言提醒,却被女官长狠狠使了个眼色。

 

那是一份来自帝国的内参,和其他文件一起送进来时,本放在第一页,她扫过标题,便把它放到最后。

红翼·卡雷加斯,在帝都上空爆炸。

曾经白隼的羽翼划开蔚蓝的天和海,两万赛尔矩的高空中蔷薇盛放。

而此时,白隼静默立在窗外,她向遥不可及地北方看去,天空依然云淡风轻。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她仍在出神,没有起身,没有说话,茶汤早已冰凉,毫无知觉地,泪水打湿了那个名字。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