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法斯x雷克特♀][R18][闪之轨迹]大概这就是深夜小火车吧

注意:R18注意。性转注意。小骚话注意。
深夜车。可能还是有点搞笑系的深夜车。
雷克特后天突发原因性转设定,基本后一半是肉,真正的R18童叟无欺。

——-

 

卢法斯觉得今天的雷克特有点不太一样。

虽然远远看过去并没有什么不一样,那头红发还是那么显眼,走路歪歪斜斜的,见着谁都要打个招呼,衣服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

松松垮垮的……?

像是抓住了什么可疑点,卢法斯反复思考了刚才自己想的那个词,对,就是松松垮垮。虽然雷克特不是什么正经人,但他的书记官制服可是量身定制的,没道理会一下子变成这样,卢法斯也不相信会有什么减肥方法能让人一天之内瘦这么多,不然依照雷克特的性格,自己身边的女性肯定早就都知道这办法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

就在卢法斯这样思考着原因的时候,雷克特(非常难得地)在迟到时限前冲到了卢法斯的面前,笑容灿烂地打了个招呼。

“呦,总督大人,早啊。”

果然还是哪里不对。

在那声过于清脆的招呼声就算再怎么说也不像一个正常男性能发出的,在卢法斯的常识里,那是变声期后才会出现的,非常女性化的声音。

卢法斯沉默了,一向挂着温柔微笑的双唇现在紧紧抿了一下,眉头也微微皱了皱。

在经过了漫长而异常尴尬的沉默对视,卢法斯终于点了点头,张嘴要说点什么似的,又闭上了嘴巴,转身离去了。

 

第二天。

卢法斯进入兰花塔的一瞬间就看到了正常来上班的雷克特。

虽然经过昨天的事情,卢法斯大致猜到了发生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合格又体贴的上司,如果下属出现什么难以启齿的情况,除非必要,他是不会率先去提问的。

但是现在这个状况又不一样了,卢法斯想着。

眼前红发的书记官已经抛弃了那身明显不合适的男装制服,换上了有点宽松的白衬衫和深红的一字裙。虽然并算不上尺寸惊人,但雷克特胸前的起伏,确实把那件白衬衫撑了起来,显现出一个圆润的形状。

也就是说,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现在的雷克特都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孩子。

卢法斯难得地感到一阵眩晕,甚至怀疑了自己前二十七年的人生。

然而现在事实就在眼前,而且在不断逼近。当卢法斯从难以言喻的心情中恢复过来,发现雷克特就站在自己面前,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雷克特的脸看起来比前几天——也就是他/她的胸部还没有起伏,身高没有变矮,体型没有变纤细,对男性来说某个很重要部位应该还在的时候——曲线柔和很多。

“呦,总督大人,早啊。”

“……早安,雷克特书记官。”

卢法斯点了点头,试图微笑来缓和一下气氛,不过在注意到雷克特光溜溜的双腿时,还是皱了一下眉头。

——变成了女孩子,好歹剃一下腿毛吧。

默默离开的卢法斯·阿尔巴雷亚想着。

 

第三天。

卢法斯觉得今天特别安稳。

从早上开始,那个这两天一直扰乱自己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人就没有出现,虽然卢法斯并不觉得雷克特不在这里就表示他/她变回了男孩子,但至少不在自己眼前出现的话,卢法斯还能让自己忘记这件事,埋首于工作之中。

不过总督并想不到,这份宁静安稳很快又被打破了。

在敲门声响起时,卢法斯反射性地说了“进来”,然后当他抬起头,眼前赫然就是那个让自己这两天无比头疼的书记官……小姐。

“你要的报告,笔头大人。”

她/他扬了扬手里的报告,走到卢法斯的书桌前,将它递到总督面前,涂了淡淡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在放下报告后轻敲了一下纸面,同时彰显了自己的存在感——或许只有卢法斯这样觉得,毕竟一个前几天还是男性的人,怎么也不应该觉醒到知道涂指甲油的地步吧。

虽然脑子里不断蹦出各种各样的想法,卢法斯还是努力将它们都压了下去,随意浏览了一下报告内容,表情镇定地点了点头,并露出了嘉奖似的微笑。

“辛苦了,雷克特君,报告我会好好看的。”

“那就麻烦你咯,”眼前和雷克特一模一样的小姐(卢法斯脑中)笑着,向后退了几步——这时卢法斯注意到她/他穿了条黑色的丝袜,显得腿笔直细长——然后转身要离去,又停了一下,“顺便说哦笔头大人,能不能别老躲着我啊。”

“……”

“毕竟有很多事要找你啦,别一见着我就跑,那我走咯。”

“等一下,雷克特。”

忍耐许久的卢法斯终于忍不住出声叫住了即将离开房间的书记官,站起身来,视线越过书桌看向雷克特的全身。

“这几天让你感到工作上的不便,抱歉了。”

“哇……这还真是直率的道歉啊?!我都要吓呆了。”

“还有一件事,需要和你说。”

虽然对待一个曾经是男性的女孩子(?),要求可能有些苛刻,但是卢法斯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让她(重音)注意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因为自己的道歉而诧异地张大嘴巴的雷克特,声音尽可能地温柔下来。

“雷克特君,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内心觉醒了什么,但我觉得,你今天的鞋子和你的衣服、指甲油,不太般配。”

自己已经确实把她当成完全的女孩子了吧。

看着雷克特“哎呀”地吐着舌头说抱歉抱歉下次改正然后小跳着跑离自己房间的身影,卢法斯完全放弃了思考。

 

第四天。

卢法斯觉得差不多要到极限了。

在雷克特一次又一次地踩着小高跟哒哒哒地走进他的办公室送材料之后,一向淡定的卢法斯觉得自己的耐心也已经到了极限。

“雷克特。”

在雷克特又一次把仅仅一张纸的材料放在卢法斯的书桌上,并准备离去时,忍无可忍的总督先生出声叫住了她。

“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有点对于自己身体变化的兴奋感。”卢法斯撑着额头,有些困扰地将视线从雷克特胸前挪开,尽力不去注意那个一看就不是被撑开而是故意解开的第二粒纽扣,以及纽扣下露出的白色蕾丝内衣,试着解释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一位女性……你应该算是吧?嗯,一位女性,在公共场合,稍微注意一点。”

“哎呀?”雷克特故意扭动着身体转了一圈,看了看自己一身搭配,一脸不解地看着卢法斯,“怎么了吗?”

“你胸前的扣子开了。”

“这不是很正常嘛?巨乳美少女雷克特酱,今天也不小心……”

在雷克特说完整句话之前,卢法斯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以一种超越他平时优雅作风的速度走到她身前。

“哎、哎呀笔头大人?稍微等一下不要那么心……”

“扣好了。”

“……急。”

胸口敞开的纽扣已经被扣好,速度快得让雷克特甚至觉得自己说话速度是不是慢得像树懒,才会在卢法斯帮他整理好衣物后还没说完话。

雷克特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扣好的衬衫,抬起双手举过头顶,又放下来,然后又展平双臂,做了几下扩胸运动,几分钟之后又放下了双臂。

“雷克特,放弃吧。”

“……啊?”

依旧沉浸于做胸部运动的雷克特,听到卢法斯说话之后抬起了头——虽然原本的他在说话时想要看到卢法斯的眼睛就肯定要抬头,但现在这样几乎已经是仰视着卢法斯了——以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卢法斯,“有什么事情吗笔头大人?”

“我觉得这件衬衫的尺寸并不算是很紧的类型,雷克特。”卢法斯的表情罕见地有些尴尬起来,虽然他明白自己眼前的雷克特依旧是那个雷克特,但从小养成对女性的体贴与礼貌,让他有些难以说出口,“……这个尺寸,一般来说是不会把衬衫扣子撑爆的……我是说,胸部那里。”

“唉?原来是这样啊!”雷克特托着下巴思考了一秒,“原来如此,我下次换件小一号的衬衫好了!”她说完,颇为愉悦似的摆了摆手,蹬着那双细细的高跟鞋转身就要离开。

——完了,她果然还是没能明白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难得的焦躁感充斥了卢法斯的内心,“等一下,雷克特,我的意思是……”

完全不打算听卢法斯说完话的雷克特已经进入常态的逃跑模式,即将逃离这个对卢法斯来说充满了尴尬的空间。

卢法斯陷入了两难——让雷克特走的话,现在的尴尬气氛就能缓解一下……虽然可能只是自己单方面觉得异常尴尬;但如果让他就这样走的话,明天也许会更加尴尬也说不一定吧?不,肯定会特别尴尬,肯定会。

“等一下,雷克特。”

一瞬间做出了选择的卢法斯一把抓住了雷克特的手腕,在她逃出门之前将她抓了回来,就像以前几次一样。不同的是,这次卢法斯明显感觉到手中握住的手腕与之前相比异常纤细,或许应该说,她整个人都纤细了很多,在被卢法斯抓住的时候甚至被带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发觉自己力气用大了的卢法斯急忙在她扭到脚之前将她捞起来,保护在自己怀里。

“啊、哈啊……总督大人,这可不是应该对女孩子做的事情吧?”

虚惊一场的雷克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从衬衫袖口能隐约看到被卢法斯抓过的地方已经发红,不过她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不满的样子,只是无所谓似的笑了笑,换了个姿势靠在卢法斯怀里,让本想将她扶稳就离开的卢法斯又皱了皱眉头。

“抱歉,并没有想到会造成这样的情况,只是觉得最近的事情,果然还是应该谈一谈……”

“谈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女孩子?还是,我变成女孩子之后在你面前乱晃呢?总督先生。”雷克特抬起头看着金发的总督,顺带张嘴咬住他的发梢扯了扯,“前者的话,不知道。后者的话,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吧?”

卢法斯叹了口气,想说“我不知道”,又觉得这样明显的谎话,雷克特一下就能听出来,最后只能又叹了口气。

“哎呀,我的笔头大人,”雷克特笑嘻嘻地看着卢法斯,示意他看看自己胸口的衬衫,“托你的福,这次扣子是真的崩开……线都断了呢。”她说着,挺起自己的胸部,炫耀似的晃了晃,“怎么啦?看多了大胸女人,看不上我这种咯?我跟你讲,平胸是艺术和美的体……”

“行了吧雷克特,”卢法斯越听越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你做这些,就是为了……和我做点什么?你是想这么说对吗。”

“对对对,不愧是笔头大人嘛一点就通,我就是想勾引你上个床咯。”她耸了耸肩膀,摊开了双手无辜地看着卢法斯,“好不容易变成女孩子,总是想体会一点比较刺激的东西嘛……传闻中技术超一流的卢法斯先生♪”

“直截了当地说会很难吗?”卢法斯一脸无奈地看着在他怀里越蹭越起劲的雷克特,“你又不是没说过类似的话。”

“这个嘛……”雷克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不敢正面直视卢法斯一样视线到处乱瞟,“那个,嘛,女孩子的矜持啦,什么的,对吧?总不能要求女孩子先说什么和我上床吧之类的话对不对?”

“但是你已经说了,就在刚才。”卢法斯忍不住打断了雷克特的话,颇为无奈地看着她,然后直接将她抱起来,走到办公室的沙发前才把她放下来。

雷克特的身体一下子陷入柔软的沙发里,然后立刻踢着小腿,毫无礼节地甩掉脚上的高跟鞋,同时对卢法斯伸出了手,没有一丝想要遮掩自己已经露出的胸部的意思,像个顽皮的小女孩一样张开双手索要糖果。

但这绝对不是小女孩会做的事情,也不是小女孩的脸上应该出现的表情,卢法斯知道。但这绝对不是小女孩会做的事情,也不是小女孩的脸上应该出现的表情,卢法斯知道。那是欲望,坦诚的渴望,毫无遮掩的欲求,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孕育出的东西,一切都自她纤细的身体内翻涌出来,凝结在翠绿的眼睛里。

卢法斯不得不承认,这比她前几天所谓的“勾引”更加动人,也开始让自己有了某种冲动。

“哎嘿嘿,有感觉啦?”雷克特的身体从原本好好坐着的状态一下子滑下来,上半身整个躺在沙发上,双腿为了避免接触地板而抬了起来,搭在她面前卢法斯的胯间,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踩着。

“我觉得正常的女孩子,似乎应该是……不会用这种姿势坐在别人的沙发上的。”卢法斯伸手握住了雷克特的脚踝,顺着她的小腿一直摸到膝盖窝,手指弯曲着轻轻挠了一下,雷克特立刻反射性地想要蜷起腿想要躲开,却被卢法斯牢牢抓在手里,甚至继续向下抚摸到她的大腿根,令她整个人颤抖了起来。

“哈、哈啊……这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雷克特扭动着身体想要躲开,卢法斯却没有让她逃走的打算,依旧享受着被丝袜包裹的紧实大腿的触感,手指在她的大腿上不断游移,有几次甚至触碰到了作为女性来说最敏感的地方,但他又没有继续深入的打算,很快就避开了那里,继续专心地抚摸着她的双腿。

即便是雷克特,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渐渐无法忍耐,呼吸急促了起来,脚趾蜷缩起来抓扯着卢法斯的裤子。

“喂喂……笔头大人居然对……哈,丝袜有特殊的爱好吗?”她促狭地眯起了眼睛,轻咬着自己的手指,“果然总务处的小姐姐说的没错……啊!”

伴随着“唰啦”的撕扯声,雷克特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叫了出来,薄丝袜在靠近大腿根的地方已经被扯破了一个口子,并且随着雷克特的动作,迅速扩大成了一个圆形的洞,露出丝袜下白皙的肌肤。这让雷克特第一次感到了一点点不安,毕竟在她之前的印象里,笔头大人在床上再怎么激烈,好歹应该也不会做出撕衣服这种事……吧?

“等、等等啊喂,那个……等下可是还要上班的吧?!你打算把我的丝袜扯坏吗!这件还挺贵的……唉!”

雷克特的抱怨还没结束,又是一声扯破的声音,简直让她彻底没了脾气,接受了丝袜将要被撕扯得千疮百孔的事实。

卢法斯对于老实下来的雷克特还像是比较满意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她的红发,顺带着将她胸口的一连串扣子全部解开,剥下包裹着胸部的白色蕾丝,露出了淡红的乳首。

“比之前要可爱啊……这里。”卢法斯凑近了轻轻亲吻了一下娇小的凸起,引得雷克特身体一阵颤抖,差点推开身上的男人马上逃走,还是卢法斯将她紧抱在怀里压制住了她的动作,才令她放弃了挣扎,软绵绵地趴在大少怀里喘着气。

“怎么……会……”雷克特终于稍微缓和了一下,诧异地摸着自己的胸部,“之前那个……我这里完全没感觉的啊?女孩子的身体真是奇妙……”

“奇妙吗?”卢法斯笑着看了在自己身下不断摸着胸部的雷克特,“你不就是为了体会一下这种感觉才跑过来勾引我的吗,大尉先生?”

“唉……这个嘛……”雷克特摆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的表情,吹着口哨看向天花板,“哎呀……哎呀哎呀……就,咱俩这关系,用得着说什么勾引不勾引的嘛,该做的都做过了呗,让你有个新的爽法不好嘛?”

“我倒是认为这句话应该对你来说才对。”卢法斯任由雷克特将双腿盘在自己腰间,将自己拉到她的眼前,笑眯眯地直视着那对翠绿的眼睛,轻轻亲了亲她的鼻尖,腰身挺了起来,隔着内衣与丝袜,摩擦着雷克特的私处,“比如像这样,对你来说应该更有新鲜感吧?”

忽然的动作让雷克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又因为其中的快感而软下来,微微抬起腰臀摆动几下,让卢法斯和自己之间的接触更紧密,“哈啊……这还真是不错的体验……蛮、有趣的嘛……笔头大人,继续呗?”

“想继续了?”听到了雷克特说的话,卢法斯不知为何反而停了下来,连带着抚摸她臀部的手指也停止不动。

突然的停止当然让尝到了甜头的雷克特不满起来,撇着嘴看了卢法斯,“不做咯?”

“做。”卢法斯放开了抱着她的双手,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先帮我把外套脱了。”

“是是是,遵命啦大少爷。”雷克特不情不愿地坐直了身体,麻利地解下大少的披风丢在一边,又把他外套的皮带解开,把长长的白色外套蛮横地扒下来丢在一边,然后在伸手要继续脱他衬衫的时候被制止了。

“喂,不是让我帮你脱嘛?又不让我脱啦?”雷克特高举起双手抗议起来,然而对大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只是淡然地指了指沙发背,这又引起了雷克特的不满,“什么什么啊!第一次就要后入式吗你还是不是人……”

“……雷克特,你不做的话,现在可以把裙子理理好,穿上高跟鞋,扣好扣子,回去工作。”

“……我做。”

嘴巴里不断嘟囔什么“鬼畜上司”“变态总督”之类的词,雷克特还是老老实实地转过身去趴在沙发背上,将后面完全暴露给卢法斯。说得微妙点,她真的可以感觉到卢法斯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尤其是下半身部分不断游移。

“要、要做就快做啦……”

“不着急,我想起一件事。”

“啊?”雷克特茫然地回过头看着卢法斯,后者正将手搭在雷克特的裙子上,然后向上掀起露出被连裤袜包裹的圆润臀部。感觉到雷克特看向自己的视线,他笑了一下,纤长的手指沿着连裤袜中间缝合的线向下摸到雷克特的秘处,隔着衣料抚摸着那条紧闭的缝隙,“你啊,这个身体的话,还是处女吧?”

“唉、唉?!”意识到这个事实的雷克特一瞬间紧张了起来,虽然自己作为男性的第一次并没有特别大的不适感,对处女不处女啥的也没有特别的了解,不过之前看的各种奇怪的色情小说还是让她脑子里蹦出了各种残酷血腥的场面,“啊、那个……超、超痛是不是啦?卢、卢法斯大人……?大人有大量,放、了小的吧?”

“太晚了,雷克特君。”现在卢法斯那磁性的声音在雷克特听来犹如恶魔一样,“我会尽量温柔一点的,你不用担心,大概。”

“唔噫?!”随着卢法斯说话声音落下,又是熟悉的撕扯声,雷克特忍不住发出受惊了的动物一样的叫声——这家伙刚才说的话,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实现,绝对——雷克特这样想着。

而就在她想着的时候,下半身……特别是某些敏感的地方,已经微妙地感觉到了凉意。凭借女人(?)的直觉,雷克特一千一万个确定,新买的白色真丝带蕾丝花边小内内被卢法斯看见了。

“唔……”

感觉到卢法斯的视线集中在某些地方,雷克特焦躁地扭着身体想转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紧接着听到的内容,却让她放弃了想法,想要把脑袋埋进地里直接当个鸵鸟。

“雷克特君,你的内衣全都湿透了,作为处女来说,这还真是厉害。”

好的请让我死了吧。雷克特内心咆哮着。

然而这声音并传不到卢法斯的耳朵里,他也没有读心术能理解雷克特到底在纠结什么,只是伸出手指,轻轻勾住内裤的边缘,向另一侧拨去,让已经湿润的蜜穴完全暴露在自己的视线之下。

“形状很可爱,你想看看……啊,我觉得你应该已经看过了才对。”卢法斯一边发表着完全事不关己似的评论,一边用手指拨弄着雷克特下面湿哒哒的双唇,在秘裂上反复摩擦着,然后继续向前,剥开包覆着前端小小圆粒的薄膜,用指腹夹住它磨蹭起来。

“不、不要啊啊、停一下……不行了那里!”雷克特从未想到之前几乎没有注意到的部分居然会带来如此强烈的快感,即使用手指紧紧抓着真皮制的沙发也无法完全抵抗,酥麻感从与卢法斯的指尖接触的部分开始,迅速扩散到全身,她甚至无法用自己的力量挺直身体,只能趴在沙发上,还有……压在卢法斯的手上。

现在的状态就算卢法斯不说雷克特也明白,自己就像是把那里送到他手上,任由他欺负一样,不管旁观的人是谁,看起来一定都是这样的状态吧。但是自己明白,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她下一秒就会倒在沙发上再也没办法坐起来。

仅仅只是被玩弄了前面就浑身酥软,自己搞不好也许蛮适合当个女孩子的……雷克特自暴自弃地想着,但很快的,连这个想法都没有了,在卢法斯的动作下,快感如同一波一波的潮水,完全淹没了雷克特的思想,只留下一片空白。

“呜……啊啊……不行了……真的会……”

“会?要高潮了?”

说出这两个字的瞬间,雷克特绷紧了身体,但是预想中应该到来的下一波快感却没有出现,甚至连卢法斯的手指都感觉不到了。

“不好意思,也许在这里让你去一次会比较好,但可能会对你负担比较大,晕过去的话,后面有意思的事情就没办法继续了。”就像是情人间的呢喃一样,卢法斯靠在雷克特耳边轻声说着,手指又重新抚摸在她的蜜穴附近,或许是因为之前过分玩弄阴蒂的关系,雷克特的私处现在湿得一塌糊涂,原本紧闭的缝隙在诱导下如贝母一样微微张开,露出内里柔软的媚肉。而卢法斯的手指也显得颇有经验,在入口处打了个圈,便慢慢地插入体内,分开紧闭的甬道,仔细地抚摸着每一处皱褶,寻找着雷克特的敏感点。

或许是感觉到有什么异物进入了体内,雷克特下意识地想要收紧身体,但过于兴奋的感觉却让她的身体老老实实地听从卢法斯的摆布——乖乖地翘着屁股被总督大人用手指侵入。

卢法斯并不着急,只是温柔地在雷克特的体内摸索着,适当的时候再加入一根手指,一边扩张着尚未被开发过的处女地,一边反复抽动着寻找她的敏感点。

“啊!”像是被强烈的电流瞬间贯穿全身一样,雷克特一下子僵硬了,和刚刚被玩弄前面时完全不一样的快感一下子爆发出来,令她只想蜷缩起来,但是又不想逃离,身体就像条鱼一样不断扭动着,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

“听话。”卢法斯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抱紧了雷克特的身体,将她牢牢圈在自己怀里,从后面继续着未完成的工作,两只手指反复按压着刚刚令她出现反应的地方,即便内里紧紧咬住他的手指不让他继续动作,也无法阻止他将雷克特不断推向高潮。

“呜……真的、真的要不行……太奇怪了……!”在他怀里的雷克特努力地挣扎着,想要从卢法斯的动作下逃出去,却还是被抓回来固定住。被红发所遮掩的耳朵此刻也一片通红,然后被卢法斯含在了口中。

“不要动……不想等下很疼的话,老实一点好么?”并未含有多少威胁的内容,语气也十分平淡温柔,但其中的意味却让雷克特强忍住生理反应,紧咬着下唇老实了下来。不过相对的,她原本抓住沙发靠背的手指紧紧抓住卢法斯的手,将他的手背抓出几道红痕。

作为男性,卢法斯并不在意她这点小小的反抗,而是抽出了在她体内的手指,拉开自己的裤链,让已经勃起的性器抵在了她的入口处。

“等、等等……现在就……就进去吗?”感觉到有什么炽热的东西抵在自己的下身,雷克特试图扯出一个笑脸问问他,又觉得自己现在简直比哭还难看。她可没忘记那些小说里的情节,况且卢法斯的……的那个什么,她也不是第一次体会了,有多大,当然也是知道的。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雷克特浑身一颤,觉得自己遇到了生死相关的大危机。

感觉到雷克特的紧张,卢法斯笑着将自己的手指送入了雷克特的嘴巴里,轻轻抚弄着柔软的红舌,“这个要求并不是我提出来的,对吗?雷克特君,自己说的话,请自己好好夫妻责任,相信阁下也是一直这样要求你的。”

话音刚落下,雷克特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冲击,那是和之前完全不同质量的冲击,就像烧红的铁块直接插入体内,整个身体就像被撕裂开一样,牢牢地被钉在他的身上。而被手指堵住的双唇甚至连叫声都无法发出,只能狠狠地咬住卢法斯的手指,企图排解这样突如其来的疼痛。

“做得很好……雷克特。”卢法斯的声音从雷克特的头顶上方传来,像是在安慰她一样,一下一下亲吻着她的头发,环抱着、支撑着她的身体,试着让她放松下来,“放松一点,我现在不会动的。”

“嘶……都这么疼了……动不动还有什么……区别啊……哈……”强撑着说完这些话,雷克特简直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消磨光了,然而显然,卢法斯并没有这样替她着想过。

“还是有区别的。”卢法斯认真地说道。

雷克特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内脏要被碾平了,而卢法斯仅仅只是抱着她,稍稍抽动了几下而已。

“不、不要了哎……!我错了我错了……有区别的有区别的……我知道错了,真的有区别的……不要动……”已经完全顾不上颜面啥的,雷克特紧紧抱住卢法斯抱着自己的手臂,试图抵抗这样的冲击与疼痛。

“唔……作为绅士来讲,对待女性的请求确实应该听从,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还是稍微粗暴一些比较好……对你我来说。”卢法斯低下头亲了亲雷克特被疼痛的汗水浸湿的红发,搂紧了他的腰身,再次开始抽动起来,有节奏地顶弄着刚刚找到的敏感点,用膨大的前端磨蹭着那里,试着让雷克特体会到刚才的快感。

然后就如同他希望的一样,雷克特的呻吟声中逐渐带上了些许快乐的意味,紧紧夹住的蜜穴也柔软了些许,一层层的媚肉迎合着他的动作缠上来,虽然不知道雷克特本人是否愿意,但她的身体确实在不断吞入卢法斯的性器,直到他顶入最深处为止。

“哈、哈啊……太奇怪了……也……”最初的疼痛感逐渐消退,在快感的强烈冲击下,雷克特甚至完全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痛感,只是扭着腰迎合着卢法斯的动作,让他一次一次插入自己的体内,直到最深处的地方,“哈……女孩子的……女孩子的身体都……这么奇怪吗?感觉……好舒服啊……啊啊……!”

“我倒是觉得……雷克特,是你的身体太敏感了。”逐步放开了对雷克特身体的钳制,卢法斯转而用双手握住她娇小的双乳,配合着身后抽插的频率,反复揉搓着柔软的乳房与挺立起来的樱红乳首,“虽然你现在看不到……不过这样抽动的时候有多少体液从你体内流出来淌到大腿上,你应该自己能感觉到吧?”

“那、那种事……谁知道……啊啊!”又一次被撞击到敏感点的雷克特身体猛地一颤,像是忍耐着什么一样紧紧咬住了下唇,“不行、好奇怪……出去……出、出去……”

卢法斯笑眯眯地听着雷克特要他出去的话,为了让她安心一样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深入体内的性器慢慢地退出来。

感觉到体内逐渐空虚的雷克特一边安心着,一边有一些觉得可惜,但是……雷克特咬紧了下唇,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感觉会有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发生……啊,或者说是特别丢脸的?用力压下脑内的想法,雷克特打算等卢法斯快点出去之后赶紧去一下洗手间,这样强烈的感觉可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就在雷克特打算催促卢法斯快点出去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脚腕被抓住,整个人腾空转了半圈,被重新压在了沙发上。

面对着眼前金发总督的笑脸,雷克特的脑子里响起了警鸣。

“不……那个……卢法斯……大人?”

毫无征兆地,刚刚侵犯过自己,上面还沾有自己体液的性器,再一次插入了柔软的蜜穴内,一插到底,毫不留情。

“啊、啊啊——!”

雷克特尖叫了起来,倒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过于强烈的快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她的身体已经完全适应、接受、并且……喜欢上了卢法斯的身体,这点太糟糕太糟糕,糟糕到雷克特失去理智抱紧了卢法斯的身体,双腿紧紧缠住他的腰身,纵容着他将凶器深深地埋入自己体内。

“女孩子在做爱时说的这种话……多半不能听,雷克特君,希望你下次能明白这点。”卢法斯笑着,单手托起雷克特纤细的腰身,让他们彼此的性器找到最合适、最契合的插入角度,再一次深入她的体内,以比刚才更为激烈的动作,粗暴地侵犯身下的躯体。

“不、不行……这次真的……啊、哈啊……要坏掉了……!”

与言语相反的,雷克特的身体疯狂地扭动着迎合卢法斯的动作,深深地将他的性器吞入再吐出,竭尽全力地纠缠着,丝毫不打算放过这让自己感到快乐的东西。

“你不会坏掉的……别这么害怕。”

卢法斯轻声劝慰着她,温柔地亲吻着她眼角渗出的生理性泪水,下半身却没有放过她德尔打算,一次一次深入最深处,如同野兽一样占领着她的身体,蹂躏着内里,留下痕迹。

“真、真的要……要不行了……!”

噗嗤的轻响声自两人结合处响起,卢法斯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水流自雷克特的体内涌出,内壁在这一瞬间收紧了起来,将他的部分用力包裹着咬住,甚至像是吸吮一样,渴求着他。

“如你所愿……”巨大的性器在退到入口后,再次借助涌出的体液作为润滑,一下子插入最深处,将所有的精液毫无保留地射进雷克特的体内,灌满窄小的甬道。

被动接受了所有的雷克特双眼失神般地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慢慢转动了一下,将焦点锁定在眼前的男人身上,尚未从快感中解放的身体无力地瘫在沙发上,双唇反复着“哈、哈啊……”的喘息声。

“满足了吗?”卢法斯从她的身上起来,自茶几上的纸巾盒中抽了几张纸递给她,看她毫无反应,又分开她的双腿,替她擦拭着湿得一塌糊涂的私处与大腿,当然还有沙发。

“啊……”雷克特在缓了很久后似乎终于有了说话的力气,用手肘撑起自己的身体,摸了摸刚刚被侵入过的地方,然后脑袋一歪,重新瘫倒在了沙发上,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看着远方。

“在这种时候装死装睡着并不是个好选择,你应该明白过很多次了对吗?”

“……对。”雷克特嘟囔了一句,“该死,你什么都是对的行了嘛……”

卢法斯笑着歪了歪头,“什么?”

“没什么。”雷克特换上了一副乖孩子似的笑容,“我是说,女孩子的身体真是厉害啊。这样。”

“我也觉得你的身体很厉害,让我有点惊讶。”卢法斯平淡地给予了某些雷克特并不想听到的评价,“所以你如果今晚没事的话,睡在我房间如何?”

“我一点也不想。”

“你可以和你的身体好好交谈一下再做决定。”

卢法斯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雷克特躺着瞟了他一眼,觉得他在这么激烈的运动后居然还能迅速恢复整齐的衣着,简直是衣冠禽兽,对,衣冠禽兽!

“你可以再休息十分钟,雷克特君。”卢法斯在她的注视下已经穿上了外套,扣好皮带,重新披上了披风,“然后去旁边的洗手间稍微清理一下,换掉破了的丝袜,去把下午的工作完成。”

雷克特目瞪口呆。

“怎么了吗?”卢法斯诧异地看着雷克特瞪大的双眼,“如果我没记错,你下午还有一份要提交的报告。”

“……”

“嗯?出什么事了,你在想什么?”

“我就是在想啊……”雷克特呆然地看着卢法斯,“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大概吧。”卢法斯微笑着替她捡起地上的外套,“晚上记得过来。”

“我拒绝!我拒绝!”

 

“我!拒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