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法斯x雷克特][全年龄][闪之轨迹]烟花与愉快犯们

注:闪3发售前写的无聊小短篇,因为实在是太喜欢bomb bomb fire的感觉了,就拿兰花塔下了手。
中间死了几次机,感觉行文有点断档……不要在意了吧
庆祝一下奶中大少爷私下喊雷克特“雷克特君”,开心。

 


——正文——

 

“今天是个好天气。”

卢法斯在文件上签完最后一个名字,停下了手里的笔,稍微抬起头看了一下外面的天空。

被钢铁画框圈成矩形的天空万里无云,像完全反应了屋内两个人的心情一样清澈的天蓝色,只是望过去一眼,就能让心中的抑郁一扫而空。

正在把文件整理好塞进包里的雷克特眯着眼睛看了一下外面的天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嘟囔着“是啊好天气啊真适合这种工作呢”,胳膊却不小心碰到已经没用的资料堆上,在卢法斯的眼前,雪白的纸片飞舞着一瞬间覆盖了地板。但难得的,卢法斯没有说什么,反而站了起来,像踩上地毯一样普通地踩过满地的纸张,丝毫不在意上面留下自己的脚印。即便是雷克特,也对出现这样举止的总督先生略微感到了吃惊。

“怎么了?”                                                            

察觉到雷克特的视线,卢法斯的脚步停了下来,随即笑了一下,“也不必这么吃惊吧,毕竟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也是啦……”雷克特撇了撇嘴,把放在旁边的公文包拎了起来,“用不用我帮你啊?”

“不必了,你保管好需要的文件就可以了。”卢法斯停顿了一下,“记得帮我把佩剑从那边拿出来带走。还有,人员疏散结束了吧?”

“结束了结束了,该回去的都回去了,要求带的东西也都带走咯,这是最后一批。”雷克特扬了扬手里的公文包,“笔头大人啊,你说干完活之后,咱们还有时间回帝都吃夜宵吗?是不是有点远啊?”

“足够了。”

从里面房间拎出两个方形塑料桶的卢法斯笑了一下,随手放下了其中一个,将手中另外一个打开,也不在乎从桶中散发出的微妙刺鼻味道,将其中的液体泼到了刚刚被雷克特碰倒的文件堆上,又仔细地将剩下的部分淋到看起来就十分昂贵的家具上。一桶倾倒完后,卢法斯走回刚才的位置,把刚被自己留在原地的塑料桶也拎了起来,原样泼洒在沙发和地毯上。

“呜啊……这味道真让人不舒服……”雷克特倚在门框边拎着大少爷的佩剑和文件,装模作样地扇了扇风,“太难闻了,感谢埃普斯泰因博士发明了导力器,不然还要用这种……这种燃油发动内燃机工作,想想都觉得可怕。”

卢法斯倒是并不像雷克特那样在意,只是倾倒完最后一滴燃油后,把空桶远远地抛向了房间一角,“燃油是非常优秀的助燃材料,你不是应该最喜欢看烟火了么。”

“喜欢,喜欢,总督大人说什么都对……哎呀,”雷克特歪过头笑了一下,凑近了卢法斯,“前总督大人,这样比较对。”

卢法斯笑了笑,在刻意凑过来的唇上轻吻了一下,“差不多了,东西都带好,要走了。”

雷克特等待着,期待着卢法斯掏出他的Arcus,用一个简单的火魔法……或者更华丽一点的,点燃这初始的火苗。然而他失望了,卢法斯从外套下拿出的并不是Arcus,而是——

“哇哇!你怎么把这玩意藏在外套里的啊?!”

懒得对此进行回答的卢法斯,只是端起了手里的霰弹枪。并不是最新的导力型,却被赋予了极大的杀伤力。在雷克特夸张的捂耳朵动作中,子弹自枪膛飞出,与空气摩擦着产生庞大的热量,降落在卢法斯平时爱用的书桌上,在上好红木制的桌面上钻出一个大洞的同时,引燃了浇筑其上的燃油。

“哇哦,笔头大人要不要这么大手笔……难道这把枪也是为了今天买来的?向大叔申请的经费?”雷克特一边回头看着那火苗伴随着爆炸声与玻璃破碎的声音变成大火,一边被卢法斯推着继续前进。

“怎么可能。”卢法斯笑着回答,顺手打开一间办公室的门,并未怎么瞄准,子弹却准确地击中了办公室中摆着的燃油桶,在轰然的爆炸声中,他淡然地继续着刚才的话题,“阁下从未说过要炸毁兰花塔,这不过是我,和你的,小小的个人兴趣罢了。”

 

爆炸声极有节奏地在整座兰花塔内部响起,雷克特把玩着自己的Arcus,在卢法斯两声枪响的中间,在那并不长久的暂停中,用手指在镶嵌了特殊导力回路的盘面画出流畅的形状,然后便是意料中的轰然巨响。

“Rune~Pika~闪闪发光的话~WowWoh Wow Woh~我就要坠入爱河啦~?”

“你在唱什么?”

两声枪响之间隔的时间略微延长了一点点,插入了卢法斯难得的,有点好奇的声音。

“就最近新的什么偶像组合的曲子啦,你没听过吗?”雷克特又哼了一句,“你不觉得刚才几声连续的爆炸,听起来特别像这首歌的节奏吗?”

“这样说的话我觉得你可能不太爱听,不过雷克特君,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唱歌的时候别人并听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调子吗?”

“过分!”

雷克特一脸不满地举起卢法斯的佩剑,戳了戳他的小腿,随即跑到了墙边的公用导力终端边上,还没等卢法斯问他要做什么,他已经刷好了自己识别卡,开启了整个兰花塔的广播系统,女孩子可爱的声音便从每层楼的扩音器中传出。

“这是……你刚才说的歌?”卢法斯迟疑了一下,毕竟现在听来,这首歌和刚才雷克特唱的东西,除了歌词一样,并没有任何共通之处,“放这首歌做什么。”

“听着可爱的曲子,人总是会更有干劲啊!”雷克特理所当然地回答着,“况且葬礼不都要放歌吗!不能因为是大楼的葬礼就忽略它呀!”

“如果照你这样的说法,现在不是葬礼,是谋杀。”卢法斯温和地纠正了他,手里的枪避过了那台导力终端附近的房间,随即引爆了另一间办公室的燃油桶。

“都差不多嘛。”雷克特耸了耸肩,操纵着遥控炸弹继续配合着卢法斯制造出的爆炸声,试图合上广播中女孩所唱曲子的节拍。

“所有~看到的~事物~都在熠熠生辉~?”

在两人爬上新的一层时,仿佛配合着他们的脚步,广播中换了一首曲子,一样欢快的曲调,一样催促着他们继续前进一样的节拍。卢法斯只是听着,默许了雷克特这个歌单的存在意义,然后在换弹夹的时候,向着下面的楼梯间投下了一颗手榴弹。

“——!?”

“你说什么?”

“我说!”雷克特重复着刚才被爆炸吞没的话语,“你不是冷兵器爱好者吗!为什么今天像个行走的军火库!”

“个人兴趣罢了。”卢法斯给出了回答,这显然不能让雷克特感到满意,但是接连的爆炸声却阻止了雷克特继续探究下去,只好一边跟在笔头大人身后,一边哼着歌用楼下小小的爆炸声追赶着歌曲的节奏。

 

在卢法斯再次重复着用枪打爆楼梯间隔离门锁的动作后,这次展现在他们面前的终于不再是铺着地毯的办公室通道,而是与今天他们开始这项工作前透过玻璃看到的天空一样清透的蓝色。

“天气真好啊,”雷克特重复着卢法斯今早说过的话,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嗯……风速也正合适,适合烟雾扩散。”

“那就好。”卢法斯略微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风速,又睁开双眼,把身上剩余的手雷一次性拉开保险栓丢下楼梯间,悠闲地关上了门,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手雷抛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哈——好久没这么爽啦——”雷克特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把大少爷的佩剑丢还给他的原主人,然后伸出了双手,“差不多该把那个还给我了吧,现在搞定的话,还能来得及回帝喝下午茶呢……有一家小店的布朗尼超好吃哦,咱们回去的时候顺路买一下吧?”

“也不错,配伯爵茶如何?”卢法斯接过了佩剑,却没有急着把雷克特要的东西还给他,而是靠近雷克特身边搂住了他的身体,然后才拿出之前雷克特之前放在他这里的Enigma,放回他的掌心。然后就这样保持着抱住雷克特的姿势,从兰花塔顶一跃而下。

 

兰花塔。

这座被称为克洛斯贝尔州新标志建筑的大楼,在内部的爆炸和火灾几乎将它侵蚀一空的情况下依然勉强保持着它的形状,但就在卢法斯抱着雷克特降落在翠绿色的飞空艇甲板上时,大厦本身几处几乎微不可见的连续爆炸,终于将它彻底推向坟墓。

它燃烧着,倾斜着,坍塌着,像巨大的白日烟花,爆发着烟尘与灰黑的云朵,粉碎成一节一节,摔落在地面,再也看不出原本的形状。

“成啦!”

在轰隆隆的爆炸与倒塌声中,雷克特难得地像个小孩子一样蹦了一下,高举着自己那做过了手脚、与埋在建筑内部的定向爆破炸药相关联的战术导力器,炫耀着自己所燃放的这朵最大的烟花。

“做的不错。”代表着奖励的爱抚落在雷克特的头顶,然后那身平时被极力避免弄脏,现在却沾染了不少灰尘的白色总督服外套,随着强劲的风从飞空艇上飘落,追随着爆炸倒塌的兰花塔,一起消失在烟雾中。

雷克特一屁股坐在甲板上,仰头看着上半身只有一件衬衫的前总督先生,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了口。

“我说,咱们现在是不是要去买布朗尼了啊?我有点饿了。”

“不。”卢法斯低下头看了看他,“我觉得配伯爵茶,最好还是曲奇吧。西街开了一家东方风的抹茶西饼屋。”

“不————笔头大人?!旦那?!等等啊???……把、把我的布朗尼还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