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洛×黎恩]重置的灰与复苏的苍

CP: クロリン

接闪之轨迹III结尾,闪之轨迹III的结局剧透有

洗脑梗,在微博看太太们的脑洞兴起的产物

OOC有,BUG巨多,请慎重入内

 

 

 

 

 

 

风水轮流转,自己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会返回到自己身上,无论是自己有意而为之还是无意受他人摆布而为之。

 

再者,一步错步步错,错误像雪球般越滚越大,最终带着令人绝望的质量与速度压垮在底层的人。

 

不知道是谁想的该死的设定,在黄昏开启的时候,苍之齐格飞的面具掉落在地上,换来的是库洛·阿姆布拉斯特这个人格的苏醒。

 

一瞬间整理好由苍之齐格飞这个人格所获得的信息,对目前的状况有所了解后,为了计划内的目标,现阶段库洛决定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压制旧VII班的同学,以潜伏寻找更好的时机去狙击复仇的对象。

 

可惜眼前黎恩暴走的现象打破了库洛预设好的计划,几乎一瞬间推翻自己的如意算盘,当库洛回过神来,他已经正处在地心引力下,召唤奥尔迪涅竭尽全力冲向瓦利玛—黎恩的身边。

 

【宰相可以晚点杀,但是现在的黎恩不能不制止】

青年爆发出异样的鬼之力超出以往所呈现的,借由同伴的死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现在的黎恩如果放任不管,恐怕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黎恩·舒华泽这一人格及灵魂的破灭。

 

唯一没想到的是西风旅团团长路德加·库拉乌塞尔和钢之圣女莉安奴和自己一同降落阻止黎恩的暴走。黎恩的万人迷体质第一次令库洛感到无比头疼。

 

高手的介入使得制服黎恩的过程异常简单,最后库洛—严格来说应该是苍之骑神轻松地从背后钳制住灰之骑神,总算顺利制止了黎恩进一步的暴走。

 

接着吉利奥斯·奥斯本召唤了黑之骑神来到他们的所在地,库洛在脑子里快速地分析了现状,在被高手围剿的情况下,即使灰之骑神在自己手里也难以带其逃出生天,当务之急还是假装顺从再寻找机会突破困境,然后将怀里的灰之骑神交给了仇人。

 

在把“人”交出去后,库洛马上就会后悔了。

 

黑之骑神将灰之骑神拎着脖子举起,一瞬间只听见黎恩痛苦的呼叫声及宰相无情的呢喃。

“那么开始吧,黎恩,这个将世界染上绝望的昏暗的终焉传说”

 

然后库洛马上又发现自己做了一件不可挽回的事情。

 

新任“凯恩公”缪泽・伊格雷特在见证了整个过程后,理所当然地准备了后手,拿出了绯之罗泽利亚为其准备的传送密阵,打算将位于黑之圣杯的新旧VII组成员以及之前纠缠在一块的灰之骑神和苍之骑神一块传送至圣杯外。

 

可惜库洛将“人”交给了奥斯本,导致灰之骑神脱离了传送阵的范围,导致新VII组无法和他们敬爱的教官一起脱离这块死地。

 

库洛其实可以顺着传送阵和新VII组一块脱离,可是没有理由和无论如何也无法放任黎恩不管,所以只能马上转移到传送阵外,不经意眼中扫过缪泽不甘心的表情。

 

之后黎恩重要的学生和同窗消失在传送阵的余光中,圣杯顺利地留下了奥斯本宰相、黑之工房等一系列无论怎么看都只能是敌人的人以及库洛、黎恩两人。

 

库洛本来计划继续伪装为苍之齐格飞的身份以达到潜伏的目的。可惜棋子的异常逃不过奥斯本和阿尔贝鲁西的掌握之中。很快库洛就被架着离开了奥尔迪涅,被迫以跪着的姿态和奥斯本进行对话。

 

阿尔贝鲁西并未有参与其中,好像奥斯本交待了他其它的事情。同时不在视线内还有黎恩。说实话身在敌阵,库洛丝毫不想黎恩离开自己的视线,特别是那个刚刚经历了同伴之死随时可能崩溃的黎恩。

 

可惜事与愿违,现在的他恐怕也只是宰相面前的阶下囚,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和你直接的交流应该是第一次,库洛·阿姆布拉斯特”

“……”

“虽然是计划内的事情,但是你还是很漂亮地拿下了我的心脏。”

“……”

“作为【苍之齐格飞】也很漂亮地完成了工房交待的任务,在恢复记忆及了解到诅咒的真相的现在,我想询问你,是否愿意继续留在这里为工房和我效命?”

说实话,如果可以,库洛很想直接回复奥斯本一句“净他妈扯淡”。

不管帝国的诅咒是否真有让人互相残杀的能力还是自己从离开茱莱开始已经被收进宰相的棋盘内的事情,库洛对于奥斯本复仇的意志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与动摇。

只是在知道对方是心脏被狙击枪击破也不死的怪物以及黎恩还在对方手上,库洛没办法在嘴皮上和奥斯本撕破,但也无法无视内心的意志及想法,因此只能保持不上不下半吊子的沉默。

没有得到预期的回答但仍然游刃自如的奥斯本宰相也不急于得到眼前棋子的回复,淡淡地将话题转到库洛最关心的点上。

“算上你,七个骑神的驾驶者我们已经掌握了六人,可惜我的儿子—黎恩・舒华泽好像会造成一些麻烦。”

“!”库洛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可能漏出了破绽。

“为了避免这些麻烦,我拜托黑之工房对我的儿子做了些处理,就像你刚复活那一会儿”

下一秒库洛已经按耐不住从地上站起并冲向宰相,潜伏的目的以及之前的伪装一瞬间被抛之脑后,熟悉的黑色情感再次填满了胸腔,任由情感的支配奔向自己复仇的对象。

复仇的对象是百式军刀术的达人,同时在场的还有结社的执行者,库洛理所当然的被重新制服在地上。

库洛在地上用仇视的眼神瞪着奥斯本,对方不为所动仿佛刚刚的闹剧只是一场余兴,然后慢慢地走向库洛。

“你现在打算离开也没所谓,我不打算阻止你,一切交给你自己选择。”

【终究只是棋盘上的棋子】

读懂奥斯本眼中的蔑视,库洛不自觉地咬紧牙关,怒火仿佛要把理智烧干殆尽。然后身后的钳制就消失了,可以的话库洛想直接赏眼前的宰相一拳,只是比起无关痛痒的打击,他心中更关心的是被处理的黎恩。

【黎恩!黎恩!黎恩!】

不假思索地冲出房间,判断出自己在地精位于帝都的基地,然后凭借着苍之齐格飞的记忆摸索着建筑内部,希望能尽快找到黎恩的所在。

很快库洛遇到了乔治,在工房里拥有别名“铜之格奥尔格”的昔日好友。不管对方是否值得信任,但是目前的库洛只能抱着病急乱投医的心态询问对方黎恩的下落。

“就在你之前醒过来的实验室”得到回复的库洛马上拔腿前往目的地,但也同时捕捉到乔治接下来说的话“现在过去恐怕已经晚了”。

 

在巨大的培养皿内黑发的青年静谧地沉睡着,青年赤裸的身体布满了复杂而繁多的管线,头上也同样布置着半开放式的头盔。培养皿附近是众多的精密仪器以及忙碌的工作人员,阿尔贝鲁西站在人群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指挥。

 

库洛毫不犹豫地抓起阿尔贝鲁西的领子,表情狰狞地喊道:“快把这些可疑的东西从他身上拿掉!”

阿尔贝鲁西抬手阻止想上来解围的部下,示意其回到岗位上继续工作。库洛见状举起导力枪想停止工作人员的作业。

“仪器已经和神经完成连接,轻举妄动的话可是会让灰之骑士陷入不必要的危险中。”

“所以我说马上把这些可疑的东西从他身上拿掉”导力枪很快就找到新的目标,库洛毫不犹豫地拿枪抵着阿尔贝鲁西,可是对方的态度没有一丝的变化,仿佛被威胁着的人不是他而是库洛。

“虽然他本人已经失去了知觉,但是潜意识却仿佛默认了我们的作业。” 阿尔贝鲁西眯起双眼平淡地复述道“过程意外地顺利,和你那时候不断挣扎相比真的轻松很多。”

库洛脑中马上浮现了自己刚复活那会儿的情景。在还没有弄清状况的前提下,被以格奥尔格为首的工房成员束缚在床上,每天通过物理刺激神经及药物控制意识不断地折磨他的身心。他不断地呼喊甚至抛弃尊严地求救,但是无视伦理的折磨不曾停息,直至苍之齐格飞的登场及库洛·阿姆布拉斯特的落幕。

所以至少让黎恩不要遭受像自己一样的遭遇!

“记忆的清除已经完成,现在正在进行人格的重塑以及意识的构成”就像对库洛宣告死刑,阿尔贝鲁西松开库洛的钳制,转身看向培养皿中的黑发青年。“我很期待新生的灰的诞生。机会难得,不如……”

工房主人走到库洛身边,压抑着笑意嘲讽道:“就像苍之齐格飞一样,新生的灰的别名就交给你来决定吧。”说罢就离开了实验室,留下握紧拳头脸色苍白的库洛盯着黑发青年沉默不语。

在黎恩苏醒前的时间里,库洛一直不眠不休待在实验室里盯着沉睡的黎恩。不幸中的万幸,和自己那时候相比,黎恩“重置”的过程并没有令他本人受到过多的痛苦。从库洛来到实验室开始,黎恩只是一直沉睡着,任由工作人员通过仪器对他进行“输入”。可以的话库洛想监控这些可疑的人到底对黎恩输入些什么内容,可惜仪器里的内容都进行了加密,库洛根本读不懂这些输入的内容是什么意思。

 

库洛曾经尝试威胁这些工作人员说出输入的内容,正想动作的时候阿尔贝鲁西带着劫炎回到实验室,微笑地说道:“如果你还想待在这里,请不要阻碍工作人员的作业”。

魔人靠在墙上看着僵持的库洛“这种看守的工作无聊死了,苍的小鬼你就反抗一下好让我可以解一下瘾吧,如何。”

 

虽然无法阻止工房的行为,但是至少要待在黎恩的身边。库洛只好放弃抵抗,留在实验室里默默地守候在他的身边。

 

终于,黎恩醒了。

 

青年睁开眼后,库洛看到的是熟悉的紫色瞳孔,只是瞳孔中失去了光彩,让库洛仿佛只感受到一具空壳。

同时马克邦拿起ARCUS与工房主人进行通讯,之后懒洋洋地走到库洛身边,架起他想把人给带走。

反映过来的库洛马上和马克邦扭打在一块,但是顾虑着仪器的库洛很快就败下阵来,被拖着离开实验室。

离开的途中看见阿尔贝鲁西忍着笑意指挥着工作人员开始解开黎恩身上的管线,库洛对工房主人和自己都产生了止不住的厌恶感。

 

黎恩恢复意识后,库洛一直没有机会和黎恩碰上面。尽管库洛想尽了办法,但是阿尔贝鲁西总是在恰当的位置安排合适的人选阻碍他。

“苍的小鬼,过来陪我消遣吗,坐上骑神正面刚也可以哦。”

“阁下正在和黎恩·舒华泽对话,可以的话请不要打扰他们,这样我和你都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战斗。”

“你在这里和我干瞪眼也没用,难得恢复了记忆不如和我和杰诺他们一块去喝一杯吧。”

 

“我知道你见不到黎恩很烦躁,但可不可以不要影响我的工作。”

乔治放下手上的扳手,转头看着散发阴暗气场的库洛。自从库洛见不到黎恩后,就一直缠着乔治不放,仿佛要把一肚子怄气出在铜之格奥尔格身上。

“这是你欠我的,当初是谁害我失去记忆然后做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

“洗脑的事情我认,但是库洛之后的行动都是工房的命令和你自己的独断独行,如果因为失忆时候的所作所为被黎恩讨厌了也不能怪我的。”

“如果真的被讨厌也好,但是现在那家伙应该不记得这些事情了……”

看着又保持沉默的库洛,乔治决定还是放弃摆脱库洛的纠缠,尝试在库洛的干扰下完成自己的工作。

 

自从库洛恢复了记忆,工房也没有对他下达新的任务。说实话,除了在工房寻找黎恩以及纠缠乔治外,库洛也找不到别的事情可以干。在乔治习惯了他的干扰重新开始作业,而库洛又没办法见到黎恩的情况下,库洛只好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想想自从在实验室见到黎恩后,他一刻也没有闭上眼睛好好休息,身体其实早已经处在极限的状态。最后库洛只能带着不甘的心情陷入了梦乡。

 

库洛醒来的时候马上发现身边有他人的气息。心里一边咒骂自己的疏忽大意,一边调整好姿势迎战眼前的人,看清楚来人后他不自觉地张大了双眼,感觉眼前的一切不太真实。

日思夜想的黑发青年正座在他面前静静地看着他。青年身穿着工房特制的紧身衣和白色的长外套,脸上带着的是和苍之齐格飞同款而对称的面具。

感觉心脏一下子漏跳了半拍,库洛潜意识地靠上前紧紧地抱住黑发青年。

黑发青年沉默不语放任库洛的拥抱。好一段时间过去了两人还是处在拥抱中的状态,最后库洛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怀中的人,重新打量眼前的黑发青年。

首先觉得碍事的还是那个面具,这个面具让库洛想起名为苍之齐格飞的黑历史,所以当机立断库洛马上伸手想摘下黑发青年的面具。

但青年抓住了库洛伸出的手,而且仿佛为了护住面具,拉开了和库洛的距离。

感觉到突兀的库洛放下被抓住的手,尝试和眼前的黑发青年进行交流。

 

“你还记得我吗?”

“恩,你是我的前辈”

“!!”库洛意外地感到惊喜,感觉自己一瞬间回到2年前的托尔斯学院,回归到【学院生库洛】的身份,仿佛之前阿尔贝鲁西说的一切只是戏言,面前的黑发青年还是自己认知的黎恩。

 

“名为苍之齐格飞的黑之工房的同伴。”

“等等,你说我叫什么!”库洛一瞬间感受到被打回现实的触感。

“齐格飞先生。”

沮丧地确定黑发青年的记忆的确是被调整过后,库洛再次展开和他的对话,希望能获得更多关于新生的黎恩的情报。

 

“可以告诉我你记得以前的事情吗?”

“坦白说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但是这并不重要,现在的我只要能为父亲和主人效命就可以。”

“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没有对前辈说谎的理由。”

至少可以知道,现在的黑发青年被植入了对奥斯本和工房的忠诚,库洛只要想想就觉得恶心。强忍着不快,库洛很快展开了第二个回合。

 

“从你醒过来的这些天里,你都干了些什么。”

“前辈有必要知道这些吗?”

“你尽管告诉我就可以了。”

“我和父亲进行了见面,谈话的内容是机密事项恐怕不能告诉前辈,同时为了日后的任务,主人给我进行了几次单独的辅导。”

“阿尔贝鲁西那混账!”

“请前辈不要诋毁主人。”

“为什么要称呼那家伙做主人!”

“主人说这是工房的要求,也提醒了我前辈是属于规格外的,所以不要向他学习关于诋毁工房的行为。”

【整个工房除了这家伙外,有人叫过你主人吗!阿尔贝鲁西!】

一瞬间阿尔贝鲁西那副坏笑的嘴脸浮现在库洛脑海里,忍着额头上暴露的青筋,库洛向黑发青年提出了最后的疑问。

 

“可以告诉我,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吉利亚斯·奥斯本的儿子,黑之工房的成员,这两件事应该是我对自己比较深刻的认知。”

“……”库洛无意间抓紧了拳头。

“但有一件事很困扰,需要前辈你的帮忙,这也是我今天过来找前辈的原因。”

“什么事。”

“我没有名字。”黑发青年淡淡地说出自己的困惑。

【你的名字就是黎恩·舒华泽!】库洛一瞬间抓住了黑发青年的肩膀,想告诉他真相,想告诉他事实,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只能用带有怒火的眼神看着他。

黑发青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用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说明自己的请求。

“主人和我说,我的名字必须由前辈来决定……”

【机会难得,不如就像苍之齐格飞一样,新生的灰的别名就交给你来决定吧。”】

阿尔贝鲁西的话语再次浮现在库洛脑海里,库洛深深地感到工房主人的恶趣味及恶意。

“所以请将名字告诉我,否则只会让父亲和主人感到困扰。”黑发青年礼貌地请求着,但是这令库洛感到意外地难受。

 

眼前的黑发青年的确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人,但是几个回合下来,库洛感到强烈的违和感:青年说话的用语、语气、习惯的确和以往一样,令人感到心疼的是,青年轻视自己的性格也很完美地保留下来,但是他所重视的事物由学生、同窗以及……可能……包括库洛自身变为了帝国宰相和黑之工房的领袖,这点是库洛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肆意玩弄人心的技术不可饶恕,将这技术运用到青年身上更应罪该万死!

 

“可以告诉你,但既然是重要的事情,作为交易,你答应我几个要求应该也不过分吧。”

“如果是性骚扰的话,请允许我拒绝。”

“喂喂,谁跟你说这个事情,不,这个假设的。”

“主人有提醒过我要注意前辈不洁的行为。”

【可恶的阿尔贝鲁西!】库洛再一次深深地感受到工房主人的恶趣味及恶意。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首先先摘下你那该死的面具,应该说以后只有我和你两个人独处的时候,要把面具给拿下。”

“好吧。”黑发青年很配合地取下面具,充盈着紫色光芒的瞳孔再次出现在库洛面前,库洛内心浮现了说不清的复杂情感,不禁伸出双手扶住青年的脸,任由两人的距离不断缩短,直到呼吸能打到对方的脸上。

【请将50米拉还给我】

【这不算上利息吗】

【无论如何都要将库洛带回去校园】

【库洛!不要死!】

【什么苍之齐格飞,带着面具装什么酷】

【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库洛!】

往事不断从脑海内被挖掘,或许黑发青年已经忘却了过去的种种,或者工房对青年的意志进行了过分的干预,但是令库洛感到心安的是,寄宿在青年眼眸内的光芒还是一如往常,尽管存在的形式改变了,黑发青年还是黎恩,还是库洛·阿姆布拉斯特深爱的黎恩·舒华泽。

 

看着库洛直视着自己的瞳孔不说话,黑发青年也配合着他,任由着对方从自己的眼眸索取某种不知名之物,直至库洛欲将嘴唇和自己的重叠在一块。

“咳咳!你为什么突然打我”库洛捂着肚子不甘地看着黑发青年。

“果然主人说得没错,前辈的确存在不洁的行为。”

“这是误解,诶,也不对,不要听那家伙乱说。”

“接下来要慎重考虑是否接受前辈的要求。”

黑发青年鄙视的眼神打在库洛身上,视线刺在身上的感觉让他有点难受,但是不能不好好利用赋予名字的特权和黑发青年达成共识。

 

“最后我再要求你一件事,只要把这件事也答应了我就将名字告诉你。”

“我可以在听了之后再答应吗”黑发青年仍然没有放下戒心。

“拜托了,答应我吧”下意识地举起黑发青年的手放在嘴边,避开黑发青年疑虑的眼神,库洛闭上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低语道。

“请答应我,我绝对不会再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这种有前科的发言无论怎么看都很可疑,理应黑发青年应该马上拒绝对方的要求,但是却被对方所蕴含、所传递的感情所震慑,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安心感在蔓延。【这个人是可信任的】的念头慢慢在脑海中浮现、成形。

“好吧,我答应你,所以请告诉我,我的名字。”

“好,你的名字就是……”

 

“奥尔芬,还真的取了个拗口而不吉利的名字呢,主人。” 阿尔贝鲁西嗤笑着向奥斯本汇报黑发青年从苍之启动者处获得的名字。

“我特意在灰的意识里增强对主人的亲情和忠诚,事实证明也很顺利,就是想不到苍会将【孤儿】这个称谓付给他,这对主人好像不太吉利。”

“无妨,不过是额外的闹剧而已”对库洛的把戏感到不痛不痒,帝国宰相还是一副从容自如的态度看着棋盘和棋盘里的棋子。

“我只是重新获得了儿子,并且无意间绑住了另外一个启动者,只是仅此而已。”

“是的,我的主人。”

阿尔贝鲁西向帝国宰相深深地鞠躬,并汇报接下来的计划。

“【灰之奥尔芬】顺利诞生,由【苍之齐格飞】指导他的工作,交给他的任务是【追踪最后的骑神的下落】及……”

阿尔贝鲁西脸上不自觉地漏出残虐的笑容。

“【歼灭托尔斯第二分校及第一分校原VII组的阻碍者】。”

“准许。”帝国宰相利用新获得的棋子向棋盘上的对手发起了进攻。

 

“哟,黎恩~”

“……啊。”

“这反应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名字是奥尔芬,只是不习惯你说的别称。”

“我说你呀”库洛伸手勾住了黑发青年的肩膀,让俩人紧紧地靠在一起。

“我说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可以叫你【黎恩】,而且……”

库洛伸手抓住黑发青年的面具,摘下后转手扔到身后的床上。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不要带着这个奇怪的面具,最后……”

库洛靠近黑发青年的耳朵,用着诱惑的嗓音邀请着青年。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要称呼我为【库洛】”

“要求真多,而且请不要再进行不洁的行为”被唤做【黎恩】的黑发青年不满地嘟囔着,并回忆起这位前辈不久前提出的最后要求。

 

“我可以告诉你的名字,你尽管告诉阿尔贝鲁西和奥斯本从我这里获得的名字,但是在我的意识里,你一直是【黎恩·舒华泽】,而我一直是【库洛·阿姆布拉斯特】,所以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们必须互相以这个名字称呼对方,可以吗?黎恩……”

 

随后黎恩从库洛处获得了【奥尔芬】的名字,也将库洛要求的另外一个名字当做两个人之间的协议。虽然库洛并未要求他对主人和父亲关于协议的内容进行保密,但被主人询问道和库洛的谈话内容时,黎恩不自觉地错过了协议的内容,简单地汇报获得【奥尔芬】名字的过程。

 

“根据工房的要求,以后大哥哥就是你的指导者了。”

“请多多指教,库洛。”

库洛忍不住宠溺地揉了揉黎恩不服帖的黑发,引来黎恩不满的反抗,之后两个人一起去会议室,接受工房即将下达的任务。

4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