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洛x黎恩][R-15][闪之轨迹]暴雨之后

★一点闪3之后if展开的妄想,我知道这种妄想很甜啦,但我就是想给自己喂口糖

★带有闪3剧透成分

★什么?车?开不动的别想了(简单来讲就是关键处拉灯

 

 

 

“库洛。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当教鞭如同剑尖准确地一挑点破邻桌打瞌睡冒出来的泡时,库尔特连斜视一眼都懒得了。毕竟一如往常。

被喊醒的库洛手里作为掩护的书都是倒拿的,此时才连忙翻过来又趁机用余光去瞥库尔特的笔记——但这位小他几岁的同学“为了他好”,已然合上了笔记。

于是,库洛也只能把红色的眸子弯进眼皮底下,给教官奉上一个赔笑,复又理直气壮开口。

“教官,我不知道答案!”

“上课不听讲就能知道答案才比较奇怪呢,库洛·安布斯特同学。”

揣着仿佛能从他手里教鞭看出太刀幻影般气势的黎恩,一脸威严地盯着库洛看,根本没有听他的诡辩。

黎恩·施瓦泽并不是一个严格的教师,大部分时候甚至好脾气到了学生都要为其打抱不平的程度;另一方面,他讲的帝国史课程也别开生面,在学生之间口碑不错。

但这些都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和库洛扯上关系的时候。黎恩教官只有在面对库洛时会相当轻易地表露出不满和生气,也只有库洛能在这么有趣的课堂上大刺刺地睡起觉来,而且是反复多次的惯犯。

同班的阿修作为不老实的一份子也不算随时认真听讲,但也没有不给面子到这个程度——这么说来,这也算是教官生气的要点之一吧。

库尔特想着。不过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那就是他们那点陈年往事。

要说起来,教官和旧七班以为库洛死了那段时间,讲起来这个人都是些好话,可真的重逢了,一切按理想的童话故事一样发展了,他们就不再用怀念与凝望着不可企及之物的目光和语调去装点这个活人了。

再者说,这人也是真的欠啊。

在“苍之齐格飞”恢复记忆之前,库尔特也多少在心里想象过黎恩他们印象中的“库洛前辈”的样子。或者说,哪怕“苍之齐格飞”的形象从冷酷变成了有点轻浮随意的样子,其实力的强大也还是让人无法小觑的。

但到了这个教室里,坐在椅子上,各种意味上成为平等的关系后,他才真正了解,黎恩他们过去所怀念的那个吊儿郎当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好毕业的学长……嗯,没错,就是这样,没有更好的形容了。

据说黎恩在备课后还总会晚上抽空去他房间里给他单独补课,结果两人意见不合大打出手搞得楼下的人都听得见响动之类的也时有发生。

只不过关于这个黎恩本人都不知为何含糊其辞,库尔特也就没有多过问了,但当他们五个七班成员——把黎恩和库洛排除在外——谈起这个话题时,缪洁似乎眼睛亮了起来,脸颊还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总而言之,库洛这个人似乎从托尔兹本校时期起就是这副样子了,也难怪黎恩这样的人都会这么容易跟他急。

“抱歉抱歉,昨晚Blade玩得太晚就不小心——”

“明天自由行动日来办公室补课。……那么我们继续讲。”

“哎呀哎呀……”

好不容易把这一劫延后了的库洛小声嘟囔着黎恩长大了不仅变成守财奴还变得不温柔了之类云云坐好不睡了。对此其他学生只是摇摇头,个别曾经对此侧目的人如今也习惯了这一幕,重新投入听讲之中。

 

 

 

洒满落日余晖的办公室里,黎恩和库洛并排坐着。

这段时间库洛上课睡觉错过的那些讲义这下总算是补上来了,黎恩长出了一口气。

其实库洛并非不能好好学,也不是没有文化课上的天赋,只是他这个上课睡觉的毛病就算是现在也仍然遗留着,好像多年前他不是因为暗中进行帝国解放战线的工作而白天打瞌睡,只是他这人本就如此似的。

黎恩多少想过他为什么这么做。

库洛·安布斯特,虽然当年他就是帝国解放战线的C这件事没有特别对外宣扬过,但另一方面也没有特别封锁过。同一辈出身托尔兹的人、贵族联盟关系者,都多多少少知道这一点。

一个最终没有被定罪的政治犯、杀人犯和恐怖组织的头目。比起苍之骑士,这是托尔兹第二分校的知情者对他抱持的更多的印象。而在这种心境下作为平衡点的,就是担保人黎恩。正是出于对黎恩的信任,有许多对事情一知半解的人选择了不对库洛进入第二分校特务课第七班重新完成学业一事多嘴。

所以库洛现在做出这个样子,说不准是为了让周围更放松一点的手段。当初那个半真半假用来欺骗和麻痹周围人的伪装,现在拿出来却是正好。

不过就算是这么一回事,黎恩也不能容许他再次因此赶不上课程进度以至于难以毕业的。

“呼啊——总算讲完了吗,黎恩。”

把笔记补上最后几个字,库洛伸了个懒腰。

黎恩也收拾起桌面。

“嗯,辛苦了,库洛。不过说真的你再这样需要专门补习,下一次自由行动日的社团活动你也没法参加的。”

“那黎恩教官大可以晚上给我补习啊!”

“……那个不行。”

说到这个黎恩的脸上就被夕阳染上了颜色。库洛趁势伸手来捏他那片染红的脸颊,连着问“喂喂怎么了”,被黎恩拍开就伸得更高去揉他的头发,堪称是明知故问厚颜无耻的典范。

最早黎恩以为自己对库洛怀抱着的并不是那种感情。可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库洛的背叛、库洛的引导、库洛的死亡、库洛的复活、库洛的失忆、库洛的归来……等到从一切的混乱中抽身,回过神来自己的人生和情感已经被库洛填得满满当当。当然还有七班的大家——但那和库洛是两码事了。

总听人吐槽他无意识中会说让人觉得肉麻的话,可他有意识了之后反而很多话说不出来了,最后还是库洛本人,这个最了解他的损友点破的。

然后顺理成章地,在他的反问之下库洛给了肯定的回复,两人就成了恋人,也会做那些恋人理所当然会做的事情。——啊啊,是啦,尽管他也想抗议那不包括在应该学习的时候,不过这副身体这个灵魂始终都学不会拒绝库洛这件事。

所以每次晚上去他房间给他补习总是会没多久就变成他被吃干抹净的展开,而他意识到这不太妙的时候,就是学生来关心他们是不是前一晚“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时候了。

于是这次他才选择了在白天的办公室里进行补习,尽管由于屋里没别人他难免又被揩了几次油,至少在双方羞耻心的底线压制之下没有因为出格的展开而中止补习。

“我是也有责任,但你就不能也忍忍吗……”

黎恩低声抱怨着,可没再阻止那只揉他头发的手。

“这个,没办法,黎恩看起来太美味了,反应过来已经下手了,不吃白不吃嘛。”

说话厚脸皮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人一边说一边下手了。

日渐西沉,库洛还顺手把百叶窗拉了起来,直接让办公室内昏暗到了极点,连两人交叠的影子都看不真切了。库洛的唇覆上他的,温情脉脉地含过每一寸唇瓣,才顺着微开的齿列探入到口腔之中,和着唾液搅起他的舌,吮吸顺从地伸出来的舌尖。

起先黎恩的手好歹还隔在他们的身板之间做出出于羞耻心的抵抗,可当光线完全暗下来保证无人会看到,这个亲吻也渐入佳境后,那双明明可以坚定地挥舞刀剑的手就软了下来。

所以说,他真的不懂怎么拒绝库洛。

 

 

 

在办公室做了一番这样那样的事已经很挑战黎恩的底线了,最后库洛还是没舍得逼着他做更有挑战性的play把他弄哭,且不仅当即负责事后收拾还回去后老老实实按黎恩的嘱咐把弄脏的笔记从头到尾抄了一遍。黎恩也就这么原谅了他的突然袭击,只不过这个原谅是在当月特别实习那天才明确得到的就是了。

气氛缓和后他们在列车上打了会儿Blade,阿修和缪洁还颇有兴趣地在旁围观了起来。一盘结束时听说他们这是什么赌注都没有的牌局,阿修便一边惊讶地表示“库洛你竟然和教官在一起时装不赌博的好学生”一边撺掇他们赌点什么。

本来“去去”地赶人的库洛没打算顺他的意,毕竟好不容易把和黎恩的羁绊刷回来了。不过反倒是黎恩点头了。

“那就赌这个吧。”

黎恩拿出的是50米拉。从图案上印的年份来看,这不是去年新印的那批,更像是——不,应该就是库洛当年还他的50米拉,还是当初他刚到第二分校时看见,劝黎恩别像给死人上供一样摆着黎恩才揣到怀里的。

“50米拉也太小气了吧,黎恩教官。”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阿修同学。这50米拉对于他们两人来讲可不仅仅是50米拉哦…。”

缪洁笑得诡异。想想这孩子说过的要夺走黎恩的心和魂,库洛就总是心里悬着个什么似的,再加上那十足的和维塔之间有什么关系的气质,这时她欲言又止的调子总觉得充满危险。

——不过也就是那么回事吧,什么淑女的喜好之类的。他想,毕竟这件事上也的确没可能有更多的黑幕了。

“咳,那么,我就赌之前利息翻倍吧……”

50米拉的利息这件事,到现在也没结清。

唉,当初怎么就顺着这小子的撒娇任他讨债了呢。库洛·安布斯特心中偶尔也不免有着这样幸福的苦恼。

利率之类的早就没在计较了,可要说到些什么,最后也都能归结到欠债还债上。当初该给不该给他的情报也给了,现在该还不该还的人情也还了,可是由于不是金钱上的借还,谁能说得清到底还没还够呢?无非还是因为黎恩的撒娇,以此维系两人间的羁绊而已。不是说没了这个就不行,可一旦一方认为这个账结算清楚了,那恐怕他们的关系也画了个句号,不会变得更糟,但也不会有更多进展了吧。

黎恩不希望这样,库洛也不希望,所以他们的债务关系还是一如既往,跟还了多少毫无关系。

所以,这盘Blade库洛心安理得地输掉了。反正这关键的50米拉他一点都不想取回来,而这笔账翻不翻对他们双方而言也没有区别。

更何况他欠黎恩的,远比这50米拉的利息多得多得多。

 

 

 

特别实习又到了茱莱经济特区。

这城市刚过一场暴雨,不过正好在他们来之前停了。街道上到处都是积水,可他知道晒不过一天这些都会蒸发得无影无踪。

说来讽刺的事情是,库洛在十三岁的时候就抛弃了这里的一切,可是命运却总把他往这个生养他的故乡扯,给他看这里的一切,勾起他变得坚硬的心中柔软的部分,又告诉他其实大家在变为帝国的一份子后都过得很好甚至更好,他当初的那些行为不过是一厢情愿。

虽然这个自觉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有了,但他已经没有固执己见理由的现在,就难免在心里唏嘘。

不过万幸的是,这里没被他所做的那些事波及过多,不论追逐的是女神、米拉还是爱,所有人的生活都没有被那些事扭曲。而他现在,身边也有了黎恩和托娃的陪伴。

已经没有家人,好友与死党也多数迁居,街景也因铁路的铺设与资本的运转变得无法辨识,可他也还是那么怀恋这里,以至于让阿修说他表情很恶心。

这果然还是和我不相称吧。毕竟没心没肺地笑起来,这才像库洛·安布斯特——

但是黎恩却说不。他又开始了那套突如其来的说教,让他们用突破已往任何一刻看待库洛的视角去理解他。

“库洛他既不是什么吊儿郎当的士官学院学生,也不是什么帝都解放战线前头目,‘苍之骑士’,更不是‘苍之齐格飞’,而是茱莱出身的库洛·安布斯特啊。”

他说得无比真挚,这让库洛本人脸上都有点挂不住了。不好意思又不好打断地挠了挠后脑勺,等他说完才吐槽:

“喂喂,那是只有你才会这么想吧。”

不过这句话倒是招来了意料之外的声音。

“哼,什么呀,库洛君认为我不是这么想的吗?”

“不是,不是!饶过我啊托娃教官,安杰丽卡要听到你这句话怕不是要从病床上跳下来打我——”

此话一出七班倒是一片嘻嘻哈哈,把之前黎恩那番话过于正经的气氛打散了。

是啊,一度还以为安杰丽卡怎么样了,结果虽然要长时间修养,到底乔治还是想尽办法玩花样手下留情了。尽管红翼那件事他在黑之工房的命令下做绝了于是在境内遭到通缉,不过就凭他还是在对安杰丽卡的事情上放水了,新旧七班以及相关人士还是相信他实际上还有人性的。

库洛不能更清楚了。他还仅仅是“苍之齐格飞”的时候,对他态度最犹豫的就是乔治了,红翼一事只能说已经避无可避了吧。

抛开这些不谈,今天似乎他们可以在茱莱度过不错的一天。尤其是他还看到一家自己小时候很喜欢的老店尚还开着门。

“所以说你们别告诉安杰丽卡啊,作为交换今天中午就我请客了——”

 

 

 

尤娜其实一点都算不上喜欢班里的新成员。

说真的,为什么一个战力和教官平级的不死者会决定进入学校插班读书啊——最早主要是这种心态。

文化课那种半吊子的状态导致的补习且不论,机甲兵课程也基本是直接开骑神一个人占用黎恩对练,从一个隐性迷妹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非常碍眼了——虽然她根本不会察觉到是因为这个对库洛初始好感不足,察觉了或许还会跟他道歉吧。

不过作为非帝国人的她也没有经历过库洛带来的大多数混乱(尽管这有大家没告诉她库洛试图用列车炮打克州的功劳),只能说至此都维持着不功不过的关系。

但是目睹两人进行一些更私密,呃,也就是滚床单一类的事情之后,这就是另一回事了。考虑到闪之轨迹是全年龄向的作品,我们未成年的尤仔不会经受到那么直白的冲击,不过在她心中的烙印恐怕也没差多少了吧——就是说,她目击了两人的接吻时刻。

在茱莱的海边。在阳光下。堂而皇之的。

本来以苍灰二人的能力,没理由在被目击的范围内感知不到尤娜,但可能是因为风暴刚过后的海浪声特别大,把尤娜本就在故意屏住的气息遮了过去。

甜腻而绵长的吻。日头太大以至于连分开时两人之间扯出的银色丝线都清晰可见。

黎恩脸颊通红,那样子看起来远比他任何时候更好说话,而库洛就在他耳边不知道低语着什么试图借此蒙混过关的话语。

不得不说,在世界观崩塌的同时,尤娜觉得他们的制服此时非常相称。但转念一想这位“同学”的斑斑劣迹,就在脑内一票否决了这门亲事……虽然她的否决并没有什么用。

和缪洁谈是没救了,她深深记得她与其他女性曾经隐晦地谈及这种淑女的乐趣,在打开了大门接上了脑子里那根弦之后她觉得缪洁是不可能给出什么有益的建议的,于是转而跑回营地找上了托娃。

“咦?!黎恩君和库洛君吗?!”

显然,可爱得仿佛后辈的托娃内心也相当纯净。她也神色慌张了一阵,似乎在心底里和自己做着什么斗争——但很快,她说:

“嗯……不,不过他们两人的话我想会幸福的哦?不如说我也想不到更配库洛君的对象了。”

尤仔的人生一片灰暗。

哪有什么一闪的奇迹嘛。

 

 

 

“还痛吗?”

库洛按着黎恩胸前的伤痕,一点一点循着他的伤痕边缘亲吻留下水痕。那处巨大而丑陋的旧伤上叠着新伤,不过不论哪个都已经长好,只是每当被他舔吮,细胞都仿佛复苏过来似的在伤痕边挠痒,迫使黎恩缩身躲避。

“没有…。就是,有点痒、唔。”

“那就好。”

解决一切从黑色星杯出来后,黎恩再也没有爆发过鬼之力,知道内情的人相当少,而真正知道怎么个经由的人,除了黎恩本人就只有库洛和魔女相关的三人,还有逃亡中的最后一个地精关系者。

包括他的不死化在内。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在了结问题后,黎恩把心脏还给了奥斯本。本来这应该导致黎恩的死亡,但由于还剩了个能做出地精那些手段的乔治和希望黎恩活下去的库洛,黎恩也在不本意下成为了不死化的启动者。有什么代价之类的尚不清楚,但看钢之圣女的情况这大概不是短期要担心的事情,他们其实只要继续讴歌这份捡回来的生命就好了。

结社当然在巨硕黄昏失败后还有盘算,不过钢之圣女和维塔都姑且给出短时间不会再有行动的消息,他们是真的暂时可以扔下这些烂摊子,把表面工作都交给皇女殿下退居二线就好。虽说这也是辛苦她了,毕竟失败后重新获得心脏的奥斯本也突然人间蒸发了,帝国的一切都担在了那纤弱的肩膀上。

不过仅说关于不死化这件事,黎恩没有怪库洛擅作主张的意思,甚至冷静下来想想还有点庆幸。因为这次他和库洛是真的不会再分开了,哪怕是岁月也不会将他们分开,至少数百年内都不会了。

可就算深知这点,他也仍然在此刻迫切地希望能与库洛紧紧相拥,结合在一起,仿佛下一刻就会变成虚幻那般——

“喂,黎恩,你放松一点……这样我可没法继续啊。”

“呜、嗯……可是,身体不太听使唤……”

“真是,爱撒娇的家伙。”

但就算这么说,库洛也总会回应他那点孩子气的撒娇的。不论是拥抱还是结合,还是打碎他那点不争气的后遗症式幻想。

就在这能够听到风暴后大海潮声的旅馆之中,在库洛自小听惯了的怀念之声中。

 

 

FIN.

 

说到底就是往闪3之后能妄想的最好结局里想的产物…怎么解决巨硕黄昏我怎么知道啦这个交给FALCOM讲我就负责脑点自由自在的糖?!

太久不写文文笔是什么能吃吗(躺)。

6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