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布x黎恩][R18][閃之軌跡]Fall in heaven

R18注意!!!

抹布、抹布、抹布!

各種過激,上車請務必繫好安全帶啊!!!


內含有路人輪()、玩奇怪的遊戲(?)、全文很黑

總之請務必慎入!

*時間點在閃三結束後,黎恩心態上有自傷情結

 

 

 

 

 

 

 

   要是放到一個月以前,黎恩恐怕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可以習慣男子腥澀的味道。

  捧著不知第幾人的陰莖,雙手下意識就開始搓揉對方的囊袋,嘴順著上面虯結的青筋細細啃咬,從頭到根,再從根舔回頭,粗脹黑紅的肉棒被他舔得泛出水光,啪一下甩在臉上,硬挺挺的,黎恩沒有多想就一口含了進去。

  粗大的肉棒登時脹了一圈,卡得他瞬間反吐出來半根。這樣會被揍!他深深吸一口氣,馬上重新含起來,一里矩一里矩地前進,直到陰莖前端頂入咽喉,臉頰抵上士兵濃密的體毛為止。異物入侵使軟嫩的咽喉生理性地緊縮,黎恩抗拒著再度吐出的衝動,讓陰莖停留在深處,然後開始吸啜起來,頭上的手獎勵似的拍了兩下。

  嘴裡一跳一跳的肉棒又燙又熱,黎恩感覺自己好像被劃燃的火柴,胯下又騷動了。說到底自己半勃的陰莖就沒消下去過,然而因為專心侍奉眼前的士兵,無法分出手去撫弄,只好任由它在半空中可憐地顫抖,後穴也暗暗發癢,他難耐地扭起腰,試圖稍作緩解,跪著的雙腿不禁發起抖來。長時間的吸吮使他雙頰發酸,鼻腔口腔裡都盈滿腥臭的體味,黎恩眼角不由泛出了些許淚水。他賣力地舔弄著,嘖嘖有聲,口裡的東西越脹越大,搏動的頻率也加快了,差不多了吧,就在黎恩這麼想的時候,對方像是瀕臨界線一樣用力扯住他的頭髮,猛地幾下進出,將滾燙黏稠的液體射進喉嚨。
  「哼嗯……!」

  好苦。不管吞下幾遍精液,濃烈的味道依然衝擊神經,類似草腥的氣味包裹住他,混雜了油膩與腥鹹,該稱為髒吧,可髒的感覺卻又讓他微妙地安心。性的味道,黎恩恍惚地想,口裡嚥得更深了。

  「哈哈哈!這不是很喜歡吃嗎!」

  「我們的英雄大人完全離不開肉棒啊?」

  士兵抓著黎恩的頭搖起來,旁邊幾個人哄笑。

  「……嗯…………呼嗯……」

  被塞得太滿了,他只能發出些含糊的嗚噎聲,聽起來像是肯定。黎恩被扯著抬頭往上看,自己的表情全落入他們眼裡。

  「嘖嘖,看看,淚眼汪汪像個小狗似的。」

  「現在每個人都舔過一遍了?那我們幹點別的事吧。」

  士兵退出黎恩的嘴巴,黎恩順勢哈出一口氣,氣息噴在對方依然硬挺的龜頭上。

  「這個小騷貨。」那名士兵笑罵,一邊把他推倒在地--不,不是地板,有名士兵繞到背後接住了黎恩。他們將他的雙腿打開架高,露出顫巍巍的性器,以及下方一收一縮的肉穴。

  「這不是完全迫不及待想被操了嗎?」對方失笑,伸出兩隻手指直接捅了進去,不僅毫無阻礙,壁肉甚至還濕濕黏黏地纏上他,還真是早被幹得乖了。滿意地隨便攪兩下,士兵就抽出手指,牽出一道水絲。他注意到黎恩盯著恥部的視線,便又不懷好意地勾起嘴角。

  「不勤奮點可是沒飯吃的啊?」

 

  說是要玩個小遊戲,其他士兵們遞過來一個保鮮盒,裡面裝著幾顆剝了殼的水煮蛋。不清楚即將發生甚麼事的黎恩渾身僵硬,身後的傢伙注意到這點,便故意輕輕舔起黎恩的後頸。那地方本就敏感,又被鬍渣與牙齒若有似無地搔弄,一陣電流倏地爬竄上來,這下黎恩連呼吸都頓住了。

  「不知道我們年輕有為的英雄聽過這個沒有?」

  前面的士兵開心說著,拿起一顆蛋在黎恩眼前晃兩下。被後方攻勢所侵襲的黎恩眼神有點渙散,聞言才慢慢地重新聚焦起來,眼底全是困惑。

  「……啊……」

  「多半是對女孩子玩啦,但我們的英雄這麼濕又這麼會夾,想必沒問題的。」

  「讓我們看看你能生出幾個吧?」

  冰涼的雞蛋抵上入口的瞬間,黎恩猛然一震,一片涼意沁透腦門。不可以,那是食物!長年的認知被顛覆而帶起某種恐慌,他眼睛都瞪圓了,本能地彈起腰抗拒,但身旁的士兵們牢牢按住了他。一顆、兩顆、三顆、四顆,與他所願相悖,雞蛋因為本身就軟彈、後穴又很濕滑的緣故,沒多久就被推進自己的肛門裡,只有最後一顆還留了一小半在外頭。

  「真的是個淫蕩的身體耶!」

  看盒裡的蛋全都塞完,士兵笑著拍了下黎恩屁股,受到刺激的穴口不禁一縮,便把最後那顆徹底吞了進去。這感覺太奇怪了,雞蛋並不是完全排成一列,稍微動腰好像還可以感受到它們咕溜推擠。怎麼辦,古怪的觸感和奇異的羞愧讓黎恩只想快點弄出來,他伸手要去摳挖,卻立刻被左右的士兵制止。

  「哦,用手是犯規啊,想摸東西就來扶扶我的肉棒吧。」旁邊閒著的男人抓過黎恩的手,硬是把陰莖湊了上去。

  「哈哈哈哈,是不是還沒給你講規則啊,別急,母雞下蛋聽過吧?」

  「簡單說就是要你只用小穴把蛋生出來啦!單純這樣很無趣對吧,所以我們來訂個時間,就五分鐘吧,沒生完的話我們就直接幹進去了哦?雞蛋會被捅到哪啊?」

  「再加個碼啦!一次兩根怎麼樣?上次不是都幹到暈了嗎!我還沒爽夠咧。」

  「喂,這樣他會不會為了多吃點肉棒故意不生完啊,哈哈哈哈哈!」

  「不想送軍醫就加油生啊!」

  士兵們再度大笑起來。

  在他們嘲諷的笑聲中,有誰拿過了一個計時器,放在黎恩腳邊,滴滴就開始倒數。士兵們露骨的視線直勾勾聚在他的私處,他感覺穴口附近似乎變得更加敏感,一種難以啟齒的情緒滋長上來,黎恩慌亂地縮了幾下,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可讀秒的機械聲卻不斷地提醒自己,想到失敗的後果,終於他還是屈服了。

  而黎恩沒發現的是,他自己也想迎合他們的褻玩。

  咕啾,第一顆沒什麼難度,帶著些黏液就推了出來,晶亮亮地滾到地上,但那瞬間的聲音卻迴盪在黎恩耳中,他感覺心裡有什麼也出去了。快一點吧快一點吧,黎恩只想趕快結束這個遊戲,之後要幹啥都無所謂。儘管如此,老天卻像是要開他玩笑一般,第二顆蛋始終頑固地待在裡面。先前士兵故意尖端朝外塞入,弧度使得它不容易離開甬道,不管他怎麼用力,擠出一半卻又總是縮回去。黎恩半躺在士兵的臂彎上,那人將手繞到前面玩起乳頭,陣陣酥麻使他呼吸越來越急促,勉力睜著雙眼,淚水糊了他的眼眶,隔著自己晃動的性器,隱約可以看到白色的蛋頭在下體進進出出,用力一點,食材便探出些許,而括約肌反射性收縮時,又被吞回穴內,時間一分一秒的過,第二顆就是還卡著。更要命的是,在體內滑動的蛋不時會溜過前列腺,與陰莖不同的新奇觸感的確帶給了他快意。竟然、被食物弄到有感覺。切切實實的屈辱燒上黎恩的臉,他咬住下唇,盡量不去聽士兵們嘲弄他像臨盆少女的話。快感使腰越來越痠軟無力,被操慣的穴吞吃幾乎是本能,再這樣下去會來不及的,不知不覺中腦袋裡剩下這個聲音,黎恩側過身子,一隻腿平貼在地,把重心壓上地面,另一隻腿則拼命壓往腰腹,盡可能拉開穴口,又經過一番騰挪使勁,連眼淚都擠了出來,才總算將它排出去。

  啪啪啪啪啪啪,那些士兵們竟然拍起手來了,彷彿看了一場秀。

  「哈哈哈很努力嘛!」

  「還有兩分鐘哦,來得及嗎騎士大人?」

  「老子看你其實很爽啊!」

  像是剛剛經歷一場激烈運動一樣,黎恩大口喘著氣,但沒時間給他休息,也沒時間給他回話。剩下的那兩顆陷得太深,仰躺著根本出不去,黎恩顫抖著撐地跪坐起來,這次士兵們倒是沒阻止,並不是突發慈悲,只是他們喜歡看青年努力掙扎的模樣,一個人還饒有興致地吹了聲口哨。眼眶好熱,下面好熱,當初冰涼的溫度早就被體溫同化了。跪在他們中間,雙手死死撐著地板,黎恩接近瘋狂地來回扭腰,逼上腦門的急躁像是要把理智也燒融似的。周圍士兵們持續鼓噪著羞辱的話,一句比一句髒,卻又像是無形的手,上上下下摸遍黎恩全身,每一寸肌膚都變得無比敏感。他聽到自己喉間洩出來的聲音越來越急、越來越膩、越來越浪,活像一隻被豢養的性寵。終於,在重力和姿勢的加乘下,第三顆也出來了。

  「剩下四十秒啊!」

  四十秒,只有四十秒了。又想起開頭士兵們的威脅,一份恐懼爬上脊柱,黎恩忽然猛地一撲,撞上一名士兵,在一片低沉的驚呼中,胡亂地把陰莖吞進嘴裡。男人原始的氣味頓時麻痹了他的腦門,黎恩使勁吸著,還發出哼哼的鼻音,腥臊的味道像是喚起身體的記憶,下肢越發硬挺,後穴也越發濕熱,他把自己交付給情潮,肉穴開始泌出更多淫液,濕漉漉地將最後那顆蛋帶下來。士兵們激昂地倒數讀起秒,他的五感隨之迅速攀升、放大,恍然又有種頭被按在水裡,一切聲音遙遠而糢糊的錯覺。要出來了,要出來了,前面後面都快速抽顫著,身體猶如滾水煮沸,燙得不行,甚至感覺有液體沿著腿根淌下。十,九,八,七……士兵們雄厚的聲音震疊在一起,海浪般拍擊自己的意識,把他拍成一個個大肆綻放的浪花,全打在腦海上,那裡被塗成純白一片。……五,四……有如戰士慷慨高唱軍歌,靈魂深處都連在一起震盪。……二,一!在他們呼聲最為高昂的一刻,黎恩體內的快感也攀上巔峰,伴隨著蛋滑落地的鈍音,他的性器跳跳突突地射出精液,拉出一道弧線然後答答答濺在地上。

  一下子反而大家都沉默了。

  黎恩全身都沒了力氣,失神地往後坐倒,半躺在地。嘴巴離開肉棒,舌頭還兀自伸在外頭,M字開腿的姿勢讓下體一覽無遺。那張總算完成任務的小嘴粉嫩透紅,旁邊全是潮湧出來的淫水,穴口甚至緩緩地開合,一副空虛的樣子。

  過了幾秒,周圍爆出一連串張狂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太棒了!」

  「光是含肉棒就可以高潮,根本就是個天生的肉便器!」

   「媽的,就沒看過這麼欠操的婊子!」

  那名剛剛被口交的士兵,陰莖還明顯勃發著,他舔了舔唇,等不及地蹲下身,推開黎恩雙腿,將自己脹得發疼的巨大肉棒狠狠幹進去。插入體內的瞬間,被填滿的飽足感電弛過全身,黎恩舒服到腳趾都蜷起來,雙腿自然地纏上士兵的腰,穴肉主動緊緊絞住那根肉棒,泌出黏黏滑滑的液體奉迎它。終於可以專注地吃進來了,像是要補足一樣,黎恩渾身止不住地輕微顫抖,口裡不禁發出淫浪的嬌聲。

  「操,瞧這穴緊的。」

   濕熱的腔道把士兵夾得腦門發麻,差點要控制不住射精的慾望,忍不住低罵一聲。他稍微停頓幾秒才又繼續動作,毫不憐惜地掰開臀肉,大力頂進、大力抽出,在激烈的交合下,室內頓時響起了噗滋噗滋的水聲。儘管背部被地板挌得生疼,但疼痛似乎也轉成了另一種刺激,跟隨性慾一起灼燒起來,黎恩感覺整個人都要被拋上天去。

  「哈哈!喜歡嗎?英雄大人最愛吃的肉棒!」

  「喜……喜歡…啊!啊嗯——!」

  對方熟門熟路地繞著最敏感的軟肉畫圈,又在黎恩回話時狠狠頂上,讓他發出更悅耳的呻吟。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自己的淫叫聲、士兵爽快的粗喘聲,還有其他人輕佻的口哨與穢語,所有聲音都混在一起,漸漸地分不清。黎恩來不及嚥下的口水就沿著下巴流下,一波一波的快感瘋狂襲捲著就要淹沒他,就是這個感覺,好溫暖。

  一陣更激烈的頂弄後,士兵將大泡的精液射進穴裡,可他不但沒抽出來,還意猶未盡地將黎恩抱起,讓他坐在自己腿上。黎恩顯然是剛剛高潮,還有點恍神,像隻乖巧的幼獸伏在他的胸膛。

  「喂,怎麼又是你,也換個人啊。」

  「哦!那就一起吧。」
  「嗯啊……哈……等、等等——啊啊!」

  耳邊響起其他士兵不滿的抗議,以及身前這個人無所謂的回話。想起上次被兩人同時插的疼痛,恐懼又再次爬上脊椎。黎恩慌忙地想求饒,然而沒等他說完,另一名士兵就直接幹了進來,把他的聲音硬生生撞成了個乾澀的慘叫。黎恩半張著嘴說不出話,滾落兩滴淚水,下方被肉刃狠狠撕裂,幾絲血滲了出來,劇烈的疼痛使腰胯徹底失了力氣,本能地抽搐著。這個反應取悅了士兵們,比平常要更緊的肉穴實在是很好的洩慾工具,他們掐住黎恩的腰,前面的人舔弄黎恩的乳珠,後面的人輕咬黎恩的耳殼,一起享受來自他身上每一次的顫動。

  好痛、好痛、好爽、好痛、好爽。兩個迥異的感覺交纏著嗜咬神經,這下他覺得自己是真的在燃燒。耳邊黏糊糊的水聲像是交媾,胸前的乳頭脹挺得不行,兩根肉棒在下面插著幹著,因為體重而深深楔進體內,幾乎要貫穿他一樣,被調教久了的身體也真的漸漸品嚐起這種快樂。

  而意識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裏去了。

  「喂喂,嘴裡也別閒下啊,給我好好含著!」

  旁邊的士兵掰過黎恩的頭,用粗脹醜陋的陰莖頂他的嘴。黎恩眉毛下壓成了八字,薄紫的眼瞳迷茫地仰望士兵,順從地含進去,用靈巧的舌頭舔拭起來。見能插的洞被佔光了,其他人索性抓過黎恩的手,用他的手來手淫,或是直接對他撸起來,將精液澆淋到黎恩身上。

  嘴裡是肉棒、手裡是肉棒、洞裡是肉棒,他像是暴風雨中在大海裡的一艘小舟,被情慾的波濤捲上天又拍下海。嗆進鼻裡的是精水,淹沒耳際的是戲謔。左一句英雄,右一句騎士,這些到底是甚麼?英雄是淫蕩地吞吐雄性,騎士是被士兵騎。可是該死的他好舒服!臉上的淚水與精液早已和樂融融連成一片。仰起脖頸弓直背,黎恩每一束肌肉都快樂到發抖,追隨快感一扭腰,馬上換來更兇猛的頂弄,就跟過去每一天一樣,就跟過去每一次一樣。

  就跟他想要的一樣。

 

  等士兵們的腳步聲遠去後,不知道又過了多久,黎恩躺在地上,愣愣地望著一片灰沉的天花板,空氣裡還盪著性事的味道。

  這種事情從何時開始,又要到何時才會結束呢?

  他翻身側臥,一股精液沿著腿根流下,臉頰貼上旁邊冰涼的水泥地,腦袋裡各種思緒胡亂翻湧,偏又無比呆滯。

  或許我並不是火柴,而是篝火,浸在淫慾的氣息裡,黎恩茫然想著。他們愉快地對自己添加薪料,自己便配合地轟轟直燒。這就是一場主客共謀的狂歡。乾柴爆裂,劈啪有聲,彷彿心裡一個個聲音在尖叫。尖叫被烈火燒出來,燒進他耳畔,火坑是他應得的結果,他理應在那裡成為死白的灰。

  但要是可以聽不到就好了,意識邊緣浮出一個小小的祈求,小小的小小的帶下眼皮,黎恩闔上眼睛。

 

Fin. 

 

 

 

7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2 thoughts on “[抹布x黎恩][R18][閃之軌跡]Fall in heaven

  1. QAQ

    好心疼教官!但是,但是……(惭愧的低下了头)
    大大的文笔真的好爽辣凌厉,虽然写作“死白的灰”,但化灰之前不正是燃烧着一切丑恶的光吗……
    不知大大还有没有其他作品,可以拜读吗?

     /  Reply

    1. Tingan Post author

      謝謝喜歡!
      我也好心疼黎恩寶嗚嗚(嗯?
      嗯……燒是燒著的,但我認為黎恩燒的東西更像是自己的生命吧。要說燒了醜惡的光˙那是他本人醜惡嗎,又或是士兵呢?可是士兵並沒有痛苦,他們還是活得好好的(抓頭
      我沒有其他的閃軌同人作品耶XDD不過之後有再寫的話會丟在lofter的~

       /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