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向][全年龄][碧之轨迹]“当克州终于成为魔都”

谁也没想到克洛斯贝尔会恢复得这么快,自十字铃的旗帜在这片土地再度飘扬后不过十来年的时间,无论是经济总量、城区面积、人口数量都以爆炸速度增长。当克洛斯贝尔成为全塞姆里亚首屈一指的金融贸易中心、无可替代交通枢纽时,有种说法或许略有夸张,但至少在七成程度上描绘了现实,“如果克洛斯贝尔的金融、商业、运输等服务业集体罢工一周,塞姆里亚大陆的三分之二土地将陷入混乱。”

克州人对此论述不置可否,每当有人惊叹克州不可想象的发展速度时,克州人总想默默吐槽,的确是谁也没想到克州会恢复得那么快——包括这一小片热土的市政规划者。

 西街和东街已是几番扩充,分别被改名为更确切描述两者目前规模的西城区和东城区,但仍旧无法容纳日益膨胀的人口。就连旧城区改造完毕后对此趋势也仅仅起到杯水车薪的作用。市区内租金迅猛攀升,越来越多人转而搬迁到离城区较远的市郊,连接城区与市郊的导力巴士早已升级换代多次,班次间隔大大缩短,新线路也开辟了不少。近几年导力车在普通民众间大获普及,配套道路建设不能说少,似乎在理论上人口爆炸带来的交通问题已有了对应的解决方案,一切都完满奔驰在欣欣向荣的康庄大道上。

虽然理论与实际会有差别是常识,但差别如此之大倒的的确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刚新扩建的道路完工当天即全线拥堵,预计仅三十分钟车程的通勤路线硬是在路上爬了一小时仍未爬完一半路程时,克州人不得不领悟出在此处生存的第一真理:

 堵车目前,人人平等。

 赛尔盖伸手扭掉车内导力广播的开关,刚刚女播音员在报完新闻后又加了一句,“预计本次纪念日庆典会给交通带来不小压力,请市民合理安排出行路线与时间,避开拥堵……”

“这已经不是预计的情况了啊……”抽完最后一口烟后按灭烟头,双手枕在头和车座之间,车窗外车辆早已排成看不见首尾的长龙,先前还以每分钟约十来里矩龟速挪动的队伍此时彻底停止行进。就算事先已预计到向来人气爆棚的纪念日庆典必然会带来规模不小的交通拥堵,以赛尔盖去年的经验提前出发一小时总该够了,但明显经验赶不上变化,正常情况下现在至少应该已到站前街道,而现在连空港大门的影子都没看到。迟到已是板上钉钉的事,赛尔盖松了松领带叹口气,从口袋拿出导力器准备拨支援科的号码,虽说类似的事也没少做,但本来昨天说好让忙了一个多月没怎么休息的手下们放一天假,现在也只能临时再让他们顶班了。

在支援科的规模也随着克州规模扩张后,原本能提供全员宿舍的支援科大楼现在仅保留两间宿舍供夜间值班成员使用,所有成员都不得不自行解决住宿问题。赛尔盖在“市区内的高房租”和“市郊相对便宜的房租+SUV”里选择了后者,于是每月除了值夜班的几天,每天都要在上下班路途上耗费不少时间。昨天罗伊德还问起上司,在每年最堵日从乌尔斯拉间道赶到城区是不是太耗时间,顺带非常劳模风范地表示既然轮到自己晚上值班,那么就把庆典日的活也做了。一旁的兰迪说罗伊德你也未免太过敬业,难得上司放次假最好的回应就是好好享受,另外我那辆车买了一个月还没时间开出去兜风,明天不放松一下更待何时。赛尔盖想想去年庆典日提前半小时出门准时赶到支援科,今年提前一小时总该够用,往年纪念庆典首日也一向给自己手下放假,好让他们有精力应付随后几天层出不穷的支援请求,于是挥挥手说会按时赶到,让下属安心休假。

赛尔盖拨号码时并没抱太大希望,罗伊德当然是劳模风范,但兰迪自买车后就谋划着哪天休假和罗伊德一起开车兜风,以兰迪的性子此时应该早已接走了罗伊德,其他人也没理由在休假日来支援科报到。

通讯铃声只响了两声就被人接起,“您好,这里是特别任务支援科,请问……”

“哦,罗伊德啊,我是赛尔盖,和你说一声,我估计至少要迟到一小时,今天路上严重堵车,抱歉让你再暂时顶班一会儿。”

“哦好的,我知道了。今天大概全克洛斯贝尔交通都严重拥堵吧,几分钟前兰迪也说被堵在路上了……”

此时兰迪的心情只能用郁闷来形容。早就觊觎莱恩福尔特的敞篷跑车已久,可惜就算他这几年升了职薪水有点提高,(在罗伊德管教下)攒了些钱,即使如此倾家荡产加上(如果有买主光顾的话)卖血卖肉卖身成功,离一辆入门级跑车还有相当距离。一个月前忽然有以前相熟导力车经销商说有辆七成新的跑车,品相还不错,只要半价即可拿下。兰迪试车后发现的确是辆相当不错的车,保养得也好,算算价钱这几年的积蓄还能承受首付,只是以后不能再住市区得搬到市郊以节省房租支付月供,当然市区内的公寓也没车位可供他停放跑车。兰迪做了买车决定后行动极其迅速,付款、提车、搬家均在一周内完成,但可惜支援科前段时间工作繁忙,一直没时间休假,好不容易今天上司开恩,此时不开车外出兜风更待何时。

但所有的计划被堵车给打破。经销商当时絮絮叨叨介绍说,这辆车最高时速可达2620赛尔矩,尾翼在时速达到1200赛尔矩时可自动伸出减少升力,从静止加速到时速1000赛尔矩仅需5.7秒……[1]不用看表盘兰迪就能知道从出门到现在车速从没跑到过500赛尔矩,如果刚出门时他对300赛尔矩车速还略有不满,还想着究竟什么时候能试试买车时经销商反复夸耀的最高车速第6档位,那兰迪现在就该真心实意忏悔以换取女神垂怜——车速表上指针在0和1之间徘徊,挣扎许久后终于停在0一动不动。

兰迪的跑车在车龙中颇为扎眼,有丰富堵车经验的司机早已学会如何在堵车时消磨时间平衡心态,比方说能看到辆平时只能在广告中欣赏的名车就在自己身边,更令人心情愉悦的是再好的车同样也得和自己久疏保养的旧车堵在一起,堵车面前,车车平等。

关上敞篷隔离临近司机的各种注视,兰迪事先也想到跑车上路自然会收获为数不少的注目礼,但毫无疑问此种注目礼绝不会出现在兰迪预先计划内。预想中的风驰电掣一骑绝尘,幻想中的沙滩、美女、阳光、森林、山道……全部被水泄不通的交通状况代替。当导力车成为克洛斯贝尔年贸易总额第一位的大宗商品时,各大导力车厂商不约而同在克州加大了宣传攻势。有强调经济实用的紧凑车型,有着重舒适驾驶体验,当然也有阳光美女沙滩敞篷跑车。自莱恩福尔特赞助Hot Shot推出跑车专题后,该公司的敞篷跑车销量迅猛上升,虽然价格不菲依然会有男人一见钟情爱上“男人的第二情人”——出处也是莱恩福尔特的广告宣传词,不过像兰迪一样如此有行动力把情人升级为老婆倒也的确少见。择偶不慎的悲剧在蜜月第一天即刻显现,光鲜广告就像只夸优点不提缺点的媒人,跨页彩照上身材热辣穿着清凉的美女和配置精良的跑车天造地设,堵车这种小事丝毫不会在厂商经销商和广告商的考虑范围内。

前方20亚矩路况指示牌全线红色拥堵,兰迪叹口气拿起车载导力通讯器,拨出车内第一个通讯,按下号码后他忽然想到,莫非这辆车的前任车主也是被堵车折磨得近乎崩溃,所以低价出手换得清净?

兰迪的直觉离真相尚有段距离,却也不能说是南辕北辙。前任跑车车主此时安稳坐在一辆银色两厢小车中,从外表看并无太多特别之处,但车内早已被他大幅改造,加装各式导力通讯娱乐设备,甚至包括导力网络连接装置,除了连接导力网络外还能与其他配备此类设备的车进行视频通讯乃至联机游戏。长着雀斑头发乱糟糟的青年似早已对凝滞车队习以为常,打开副驾驶座上的屏幕开关,接入网络,在等待对方回应时想幸好自己当初一时脑热买下跑车后及时发现如此高的时速在此地只是累赘丝毫无用武之地,更讨厌的是车型还不适合改装,立马降价出手,到手的钱除了换车外还囊括了一大堆改装必需品。依他的设计,就算是把平日干活娱乐全部搬到车内也绰绰有余——虽然从某种程度上说宅男买车本身就是浪费,不过如果能多块个人专属的舒适领地其实也不坏。

屏幕在短暂“沙沙”声后跳出一位浅蓝色头发的女子。“我就说啊,今天出门你就准备时间全耗在路上吧。把游戏搬到车上打又不会给你多加buff …… ”

“可恶……上次输了纯粹是失误……我约纳大人这次一定会赢回来!”

“算了,反正堵着也是无聊,就当消磨时间了。”

宅男不识三次元烟火地挑了个全年最堵日出行的理由不过是为了在某人面前显摆自己新近改装完成的小车,顺带听说某人的车也改换了引擎升级了车内导力网络设备,本性使然再不和那辆车比一比宅男估计要一周没法安稳吃披萨。而目前看来比试车的计划最终将被远程波波碰替代,而结果自然是十年如一日的惨败。

缇欧在克州另一侧抱着咪西抱枕再一次把约纳杀得片甲不留。缇欧的车也是改装过的,引擎是罗伯兹主任听说她对挤车深恶痛绝后决心买车后立马送来的财团最新研究成果,内饰部分则是自己挑的,全套咪西座椅坐垫,坐在车内一定会有在米修拉姆的幻觉,当然还有大量普通车内绝不会出现的高科技导力装置,导力网络连接装置只是其中之一。不过再先进的设备也躲不开堵车的命运,缇欧边手起刀落把约纳给Ko了,边想是不是能建议财团以后加强对民用小型空中交通工具的研究,上次瓦吉回克州时颇为得瑟地在饱受堵车之苦的克州众面前炫耀自己的9号机,虽然有种“重点搞错了吧喂”的感觉,但或许这还真是个发展方向?

但再美好的发展方向现在也离看上去很美的空中楼阁尚有相当距离。克州全线堵车已从早上持续到下午,偶尔有间隙性短暂挪动似乎给人带来一点点希望,可惜很快就发现所谓希望就是用来破灭的。原本计划下午出行以规避出行高峰的人们也加入堵车大军,道路越发水泄不通,导力广播内容已从“请市民合理安排出行路线”变为“市区四大入口均已严重拥堵,请市民避开以上拥堵点,绕路出行”。

“我说莉夏,要是你从这儿到彩虹剧团,十分钟总该够了吧?”

“十,十分钟?”

“哎,不是说开车。我是说你从这儿取直线到剧团,这么说来还是空中跳来跳去更方便呢。”

“你又在想什么啊,伊莉娅大人。”坐在酒红色跑车驾驶位上的莉夏无奈扶额,副驾驶位上的炎之舞姬自顾自地说,“说起来,当初试驾时那舞蹈一般的体验现在看来还真是难以复制……”

就算雷森别墅的房租再怎么涨,炎之舞姬也绝无可能付不起租金。伊莉娅搬家的原因很简单,某天早上10点时被附近建筑工地的噪声吵醒,以及旁边常去的面包店换了烘培师,面包口味和先前她习惯的有了微妙的差别。搬到市郊别墅后安静是安静了,不过出行逐渐成了问题,买了造型极具辨识度的乌尔努公司的酒红色敞篷跑车后宁愿把车给莉夏开,自己安心当乘客。

“喂喂喂,你在干什么啊……”莉夏忙不迭地关上车窗,副驾驶座的金发美人旁若无人地解开衬衫纽扣,丝毫不理会车窗外一溜长龙以及车窗根本就没贴膜这个事实。

“当然是赶时间了。首日演出前的彩排千万不能迟到,现在就算能半小时内赶到剧团也绝对没时间换演出服了。咦,莉夏不如你也换了吧?” 伊莉娅作势拉下莉夏的外套拉链,莉夏左手略转一下方向盘右手拉上拉链,“赶时间也不用这么赶吧……,算了,明天一定要去给车窗贴膜……”

克洛斯贝尔晚间新闻报道,“今年纪念日庆典再次刷新交通拥堵记录,如此严重的交通拥堵究竟有没有解决方案?本次我们邀请到同样饱受堵车之苦的几位市民谈谈他们对交通拥堵的感受和建议。”

“提供住宿的工作才是好工作。”中年男人按灭烟头怀念起多年前的美好生活。

“千万不要被广告蒙蔽。”红发男人啪的一声合上杂志盖在脸上。

“改装车拯救世界。”长着雀斑头发乱糟糟的青年捣鼓着车内某项不知名设备。

“或许可以考虑往空中发展交通?”淡青色头发的少女略一沉思。

“不管怎么说也要给车窗贴膜。”紫发少女语气坚定。

据说,仅仅是据说,在那次堵车后每当再有交通拥堵,克州部分司机会听到车顶上极其轻微的弹跳声。

而另一个传说则是,克州强制性规定所有车窗必须贴膜并且规定透光率必须在40%~50%之间,原因与某位眼镜搜查官在那次堵车时看到的旁边车内情景有关。

总之,可喜可贺,克州终于自此之后决定发展空中交通和地下交通。至于地下交通列车通行后再次由于估计不足,列车仅四节车厢以及车厢过小带来的更大悲剧,则是后话了。


[1] 照搬自保时捷Boxster介绍

9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One thought on “[恶搞向][全年龄][碧之轨迹]“当克州终于成为魔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