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迪×罗伊德][全年龄][碧之轨迹]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每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记忆。

除了清凉的美女图片,兰迪平时读的写真杂志偶尔也会做个专题报道。有一期的大标题就是这么写的,但内容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的美女照片。不同的城市搭配不同风格的美女,确实相得益彰,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这次他和罗伊德拜访的城市似乎没有什么突出的特点。位于共和国境内的一座小城,建筑物大多有数十年的历史。放眼望去,连在一起的居民楼就是一片乌压压的颜色。天空阴沉沉灰蒙蒙的,更是让整个市区无精打采。若非因公出差,以兰迪的个性,绝不会选择这样毫无特点的小城作为落脚地。

罗伊德的某位远房亲戚似乎住在附近。距离开往克洛斯贝尔的班车的发车时间还有五个小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兰迪索性怂恿leader去拜访许久未见的亲人。由于事先没有打招呼,棕发青年也不敢肯定自己的表叔表婶是否在家。罗伊德让他先在楼下等着,自己跑到楼上敲门,如果有人的话再来叫他。

百无聊赖地在楼前的空地转了一圈,兰迪忽然想起来,十多年前的自己曾经造访过这座默默无闻的小城。

已经过了这么久吗?他苦笑着想。

 

灰暗的基调,千篇一律的建筑风格。

九岁的兰道夫·奥兰多对这座城市不屑一顾。他来到这里只有一个原因:与赤色星座的军火商人接头。

共和国的一群政客不知哪条筋不对劲,忽然在国内实行了严格的军火管制政策。原本通畅的购买渠道忽然关闭了大半,对猎兵团来讲可是个致命的打击。听说以前认识的一个军火商还能搞到他们需要的东西,战神派自己的儿子去和他接头。一方面是对兰道夫的锻炼,一方面也考虑到共和国政府不会怀疑一个九岁的孩子有购买军火的意图。

在约定的地点附近,兰道夫从砖墙上找到了对方的提示信息。暗号刻在灰色的墙面上,要用手触摸才能发现。直走五百米,右转,前进三百米,再左转,一直走到尽头。

早上六点,天色蒙蒙亮。兰道夫快步走在居民区空无一人的道路上,时刻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右边的街道上有一头小小的野狗在垃圾箱里翻找食物,拐弯处隐隐传来一群彻夜未归的酒鬼的喧哗声。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想。忽然,左手处传来轻而急促的脚步声。听这声音应该是个小孩子,可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独自在这种时间出现?

与同龄人相比,兰道夫更在意“异乎寻常”的情况。在战场上,乍看之下毫不起眼的“异常”,往往蕴含着致命的危险。以清晨时分的居民区而论,孤身一人的小孩子比一群醉醺醺的酒徒更不正常。他立刻转身面朝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到一个比自己还矮一头的小男孩正往这边跑来。

柔柔亮亮的棕发、带点婴儿肥的脸颊,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看上去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对方毫无戒心地接近他,仿佛不懂危险为何物的幼犬。

“你也要去车站接人吗?”

男孩子抬起头问他,脸上是可爱的笑容。神情语调之自然,就好像他们是彼此熟悉的朋友一样。离得那么近,兰道夫已经能闻到对方身上的气味。干净、柔软,是棉布仔细清洗后又在阳光下晒干的味道。

虽然神经大条了点,不过应该就是个普通的孩子吧。确认没有危险以后,兰道夫直接转身离开。

“不对啊,车站不是那个方向。”

那个看上去呆呆的小孩子似乎认准了他也要去车站接人。他加快速度迈开大步走自己的路,对方就一路小跑追着他不放。就像身边跟了只小狗似的,兰道夫无奈地想。

“呼、呼,那边是死胡同,没有什么东西的……呼,你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吗?如果想去别的地方,我可以帮你指路……”

小狗已经跑得气喘吁吁,可是好像还没有放弃的意思。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总不能把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引到接头地点吧?趁对方还没察觉自己的真实意图,要尽快解决掉这个麻烦。

兰道夫贴身携带着一把军用匕首。用它,他可以在三秒内解决一个人,也可以让一个人整整痛苦三天才死。不过,瞥一眼那个孩子纤细白皙的脖子,他就知道自己完全没必要取出武器。折断那家伙的颈骨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真的动手未免有点小题大做。

想要赶走不请自来的小狗,踢上一脚就足够了。

迅速转身,兰道夫伸腿绊了那个孩子一下。刚好勾住对方的胫骨,然后迅速收腿。小男孩猛地面朝下跌倒。听声音似乎摔得不轻,他毫无负罪感地想,这下该接受教训了吧。

“呜……”

摔倒在地的孩子发出小动物般的悲鸣。与他想象得相反,这孩子倔强地抬起头看着他,一脸不服气。可是,与此同时,他分明看到眼泪已经在他眼眶里打转。

“为什么要绊倒我?”

说话的时候,棕发的孩子嘴唇有点颤抖,强忍着不哭出来。

这种白痴的正义感真让人无话可说啊。居高临下地看着晃晃悠悠爬起来的小狗,兰道夫才懒得跟对方解释。

“你快滚吧。”

他用最冷淡的声音说着,转身离开。这一次,身后再没有小小的脚步声。

寻找接头地点的过程比他预计的更加复杂。走到尽头的死胡同以后,兰道夫又发现了一处不起眼的提示。这一次,不仅要原路返回,还要再兜几个圈子。

真是颇费了一番心血啊,他想。

走到自己十分钟以前所在的位置,兰道夫听到附近的巷子里传来嘈杂的声音。醉鬼骂街的声音和拳打脚踢的声音掺杂在一起,意味着附近出了什么事情。他贴着墙壁谨慎地向内张望,发现几个酒鬼正用力踢打地上的某样物品。

柔柔亮亮的棕发从眼前一闪而过。

“老子揍一条野狗关你小子什么事啊?”

“揍死你个不懂事的小鬼!”

“你小子找死!”

三个醉汉、一个孩子、一头野狗。与他有一面之缘的那个棕发孩子把个头娇小的野狗护在怀里,蜷着身体倒在地上。皮鞋和拳头多半落在了男孩子身上,看样子力道不轻。

这个笨蛋又跑去多管闲事了?不想犯下跟那个孩子相同的错误,兰道夫准备悄悄离开。不过,意识到那三个人再这样打下去可能会出人命之后,他觉得自己不能不管这件事。假如附近闹出人命案,警方不可能不管不问。万一打草惊蛇,赤色星座跟军火商的合作可能也会受到牵连。

稍微教训那三个家伙一下吧。

拔出匕首,兰道夫向阴暗的小巷里走去。

三个酒鬼打得正酣,嘴里污言秽语不断,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出现。这样倒是方便他行事。随便划了几刀,那些人的皮带就齐刷刷地断为两截,裤子也纷纷落下。大概是觉得下半身忽然一凉,他们像看到什么妖魔鬼怪似地看着他,看着他冷酷的笑容和手中寒光闪闪的匕首。

望着那三个成年人落荒而逃的难看背影,兰道夫若无其事地收好武器,伸手摸了摸男孩子颈部的脉搏。跳动平稳,看来性命无碍,只是有些皮肉伤罢了。他的动作似乎引起了对方的注意,那个孩子试探性地睁开右眼向外窥视,发现是他之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松开抱着小狗的手臂。那只脏兮兮的野狗从男孩子的怀里跳出来,绕着两个人跑了几圈,似乎并不想逃走。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棕发的男孩子诚恳地向他道谢。那一刻,兰道夫产生了有两只小狗在自己身边蹭来蹭去的错觉。

“没事就快滚吧。”

虽然还是差不多的台词,不过这一次他柔和了语气。他可不想再管这只傻呵呵的棕毛幼犬,离得越远越好。

小男孩看看他又看看在附近转圈的野狗,轻轻抱起后者,然后被小狗舔了一下。不知为何,兰道夫清晰地记住了那一幕。与脏脏的外表不同,小狗的舌头是一种粉嫩的颜色,显得又干净又可爱。它舔着男孩子擦伤的嘴唇,仿佛一个短促的、充满感激之意的亲吻。

后来,远处有个成年人向这边跑来。兰道夫立刻找个地方躲了起来,无论棕发的孩子带着家人怎么找他都拒绝现身。太阳出来的时候,小狗抱着小狗垂头丧气地走了,他也得以继续自己的行程。办完事情以后,他也就离开了这座城市。

 

“如果现在还活着,大概已经到了可以当上爷爷的年纪。”

兰迪苦笑着自言自语。他说的是那条被好心人收养的小野狗。已经过去十二年了,运气好的话,它大概也在这座城市里的某个地方健康地生活着。

“汪!”

仿佛回应他的呼唤似的,身边忽然传来一声狗叫。兰迪转头望向楼门口,发现一只足有半亚矩(相当于半米)高的大狗正向自己跑来。那样的毛色,那样的品种,似曾相识。

“喂,查克,不要跑得那么快……”

追在大狗身后的人正是他的棕发leader。

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那只狗的脸部出现了皮肉松弛的情况,应该是上了年纪的老狗。

“抱歉,没来得及跟你介绍。这是我叔叔家养的狗,名叫查克,现在已经十二岁多了,是家中的老寿星。婶婶说欢迎我们中午去吃饭……兰迪?”

罗伊德一脸疑惑地望向他,但兰迪不想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抱住搭档的肩膀,脸颊贴近脸颊,然后,像当年一样,轻轻舔舐棕发青年的上唇。

“你还真是擅长这件事情啊,罗伊德。”

他笑着说,全然不顾罗伊德一脸雾水的状态。

他的搭档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给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一个温暖的归宿。

 

【End】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