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迪×罗伊德][全年龄][碧之轨迹]初梦

初梦

 

特务支援科所从事的是那种休息时间与常人截然不同的工作。越是市民休息游客涌入的节假日,他们的工作就越忙。谢尔盖科长早早就告诉他们,不要指望有新年假期了。四个人分工合作还是忙得要命,多数时间只让琪雅一个人看家。昨天深夜的时候,罗伊德和兰迪小声商量,让艾莉和缇欧回去陪琪雅听新年的钟声,两个男人留下来在广场上帮忙巡逻。

这一忙就是通宵。

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才回到特务支援科大楼。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各地的支援请求便蜂拥而至。相视苦笑,罗伊德和兰迪从终端上抄下新一年的新任务,马不停蹄地处理起来。男主外,女主内。郊区的任务就由两名男性成员去跑,女性成员负责市内的任务,兼职照顾琪雅。

等兰迪和罗伊德再次迈入玄关,已经是一月一日晚上十点多。看到两个人一南一北地倒在沙发上,琪雅跑过来问他们晚上想吃什么。棕发青年的回答是“睡觉”,红发青年的回答是“给我酒”。最后,缇欧捏着他们的鼻子给每个人灌了一瓶营养液,艾莉勒令两个男人乖乖回房间睡觉。

摇摇晃晃地走回房间,罗伊德闭着眼睛脱衣服,连自己穿反睡衣都没发现。头还没碰到枕头,他好像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以前,他听到过很多种关于初梦的说法,包括梦的时间、梦中内容的象征意义等等。因为听到的说法太多,他反而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何况,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入睡后的第一个梦算不算是新年初梦,睡意就将他干净利落地放倒。

朦胧中,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他梦到琪雅像三年前那样,半夜悄悄溜进他房间,钻到被窝里和他一起睡。即使是在梦中,他也不禁感叹琪雅真的长大了。以前还是个小小的孩子,现在居然长得比他自己还健壮……

等等,有什么不对。

下意识地伸手触摸来者的头发,他意识到对方绝对不是琪雅。琪雅的头发更浓密、更蓬松,波浪卷的感觉也更明显。这种缠绕在手指间略带野性的感觉,应该是……

“兰迪?”他半睡半醒地猜测道。

“啊,罗伊德,我吵醒你了?”

兰迪显然是完全清醒的,从那与往日无异的声音就能听出来。

“没事……”

搂住搭档的肩膀,罗伊德喃喃地说。贴近以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暴露在外的肌肤微微发凉。睡觉的时候,兰迪要么干脆脱光了要么只穿T恤和宽松的睡裤。冬天的话应该是后者。刚才,他的搭档大概穿着睡衣直接跑过来了。

过了一段时间,兰迪的身体渐渐温暖起来。这种熟悉的温暖实在太令他安心了,不知不觉间,罗伊德的意识再度被睡梦的潮水淹没。恰在眠与醒的交界处,月光送来一声宽慰般的叹息。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却让他猛地清醒。

“兰迪,怎么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睡吧。”

仿佛兄长安慰弟弟的口吻。兰迪的嘴唇碰了碰他的额发,手臂将他拥入怀中。他能听到搭档清晰的心跳声,强健而沉稳,不含一丝一毫的虚伪。兰迪并未说谎,应该没什么大事。可是……微小的忧虑如同落在胸口的一片雪花,他不想带着一点明确的寒意入睡。

“是梦吗?”

“嗯。”

简简单单的回答。兰迪看着他,只看着他,绿色的眼睛里是他的倒影。

“新年的初梦?”

“算是吧。”

“梦到了过去的事情?”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到底算不算过去的事情。”

搭档的笑容里蕴含着坦率的苦涩之意。兰迪的手指轻轻掠过他的脸颊,然后停在额头。

“梦到了……只有我们四个人前往太阳之砦时的情景。”

指尖还是有点冷。罗伊德握住对方的手,把它贴近自己胸口。不用多说,他知道那段混乱的记忆会以怎样的方式潜入梦境。支离破碎的片段只会将死亡的痛苦磨砺得更加尖锐。

“我也会梦到那时候的事情,多少能理解你的心情。”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在搭档面前,他不必有任何顾虑。

“或许吧,但是……或许你不知道,罗伊德,我是撑到最后的那个人。我看见你们倒在我面前。”

兰迪的语气越平静,他就越能感到搭档内心隐藏着深深的恐惧。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自己的死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事情是亲眼看着自己所珍视的一切在眼前毁灭却无能为力。

“抱歉,兰迪。”

“为什么要道歉?”

红发青年挑了挑眉毛,仿佛听到他说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个人,本来应该是我。”

“啊?”

“身为大家的leader,我本来应该坚持到最后的。”

此时此刻,他真的这样想。

坚持到最后不是一种侥幸,而是一种责任。至少,他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同伴,哪怕再多一秒钟也好。

“你有时候真是傻得可爱啊,罗伊德。”

不知为何,兰迪好像忽然打起了精神,用力揉着他的脑袋。

“凭你那种遇到事情就第一个冲上去的个性,想要活到最后的概率基本为零。想要在生存战里赢过哥哥我,先改一改你的坏毛病再说吧。”

红发青年下手一点也不留情。没过多久,他的头发就乱得像鸡窝一样,视野也被挡住一大半。尽管如此,心底却渐渐清晰起来。

“兰迪。”

“什么事?”

“你来到我的房间……想确认我平安无事吗?”

罗伊德会这样问,是因为他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从噩梦中惊醒,看到兰迪在自己身边熟睡的样子,梦魇便会化为乌有。

“或许吧。不过,更可能是一时兴起想来为非作歹,看到leader那么辛苦又觉得不好意思,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抱着你睡。”

恢复平日开玩笑的口吻,兰迪捏了捏他的脸,另一侧的手臂却把他搂得更紧。罗伊德很清楚,潜藏的不安依然存在,谁也无法将它从生活中彻底清除。

活着本来就意味着危险。

也许,终有一日,他或者他会失去现在的这份温暖,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骸。

“知道是琪雅救了我们以后,我曾经想过,假如真正的我们已经死去,现在的我们只是生活在幻觉里的人……我们又应该怎么办?”

“现在你找到答案了么,罗伊德?”

“是的。答案就是好好活下去。”

活着,继续努力。

继续努力,活下去。

现实也罢,幻境也罢,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他无法掌握的事物。在他能够涉足的领域里,他所要做的就是竭尽全力。按照自己的想法不断前进,无论迎来怎样的结局,都不会心生遗憾。

“的确。”

不知不觉间,兰迪松开手臂,就这样和他并排躺在一起。手指寻找手指,毫不迟疑地交握一处。

“明天早上我大概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吧。梦到琪雅爬到我床上,醒来却发现来者是兰迪。”

“那岂不是一个噩梦?可爱的女儿忽然变成了一个大男人。”

“不,那会是一个最棒的梦。”

闭上眼睛,罗伊德轻轻地说。

这个梦是如此简单。

和你,和大家一起生活,分享永不中断的欢笑与泪水,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End】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