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字段子交稿[关键词:世界末日,星辰,黎明]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忽然觉得有一点儿冷。 

    周围的气温越来越低了,她不必张口也有白气从鼻子下方跑出来。空中似乎有雪花飘落,她抬头看了看,一小片冰花恰巧点在她的鼻尖,一个呼吸的时间,那完美的六角形便融化了。 

    昼夜的交替早已不再规律。夜晚也不是她印象里一觉过去便会被满屋阳光替代的东西。它变得越愈来愈长,而白昼愈来愈短。

    她的时间概念日渐模糊。

   上一次日落的时候距离现在好像过了很久,她只记得那天晚霞散尽前自己往导力表里塞进了最后一粒EP填充剂,而现在这小小表盘里的时针和分针也早已一动不动了。 

    天空依旧是一片浊黑,细看去还渗着点血色,这儿也是,那儿也是,无边无际的,看不到边,叫人窒息。

   她几乎要忘记太阳的形状了,忘记不曾冰封的水流,温暖的风,还有阳光透过协会门口那颗莱诺树茂密的枝叶撒在他白净后颈上光影斑驳的模样。

   西面的天空倒是隐约能看到几点零碎的星星,黯黯淡淡的,一不仔细就不见了。她驻足分辨了好一会,认出是狮子座的形状。

  他教她识过。

  她怔怔地望了一会,片刻才低回头,毫无防备地贴到他冰凉的脸颊。他乌黑的刘海隔着几里距就要垂在她肩上了,因为她的动作,他的身子这会儿有些滑落,她急忙抬了抬肩膀将他稳稳背住,又腾出一只手费力地替他系好松开的围巾,继续往前走。

    帝国时报说这场灾难毁掉整个塞姆利亚大陆只是时间问题,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他们到底也没能阻止这场异变,但他们逃了出来——准确的说,是她和他的半截身体逃了出来。

   至少要带他回到哈梅尔。

   她只剩这一个念头。四周依旧除了风声什么也没有。越往西行风雪越大,积雪渐渐的几乎要没过她的脚踝,渗入鞋缝的雪水令她失去知觉,每走一步都比上一步更加艰难,步幅也几乎要用里距来计算。

   哈梅尔还有多远?她努力抬起头,狮子星的光点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看上去比刚才离她要近了些。

再走上一会就可以看得到哈梅尔的外垣了吧?运气好些或许能看到卡玲姐姐的墓。她想象着那块墓碑的样子,那上面的刻痕,以及新鲜野百合的淡淡香味,她仿佛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一切忽然那么真实。

暴风雪逐渐停了。

    狮子星宿依旧在西边的天空上忽闪忽现,似乎未曾移动过分毫。而此时的东方的却久违地露出了浅浅的绯白,一丝一厘地,溶进浓黑的黑夜。

    终于整片天空都蔓延出了令人振奋的朝霞。

    雪原上的细长足迹停下了,断点处细细看去隐约有栗色和黑色交缠在一起,却转眼就被漫天呼啸的雪片掩埋,再觅不到一丝颜色。

1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