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之轨迹][全年龄]达斯•维达之死(星战梗)

“太极无双击——!”

“陨星粉碎——!”

“终之一刀·晓——!”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噬身之蛇的盟主爱德丝在耀眼的辉光中逐渐粉碎,那庞大而神圣的躯体此刻却犹如零落的花瓣一样在暴风中飘散而去。

刚刚经历了大崩坏以来人类史上最激烈战斗的众人都惊讶地望着面前空无一物的神座,一时半会儿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赢了吗?”

“……骗人……真的成功了……我们——赢了!”回过神来的艾丝蒂尔一把搂住身旁恋人的脖子,又蹦又跳地欢呼起来,“约修亚,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嗯,是我们赢了!”黑发金瞳的青年也不禁喜极而泣,“真的……赢了!”

“这都是大家努力的成果,”罗伊德放下手中的双拐,再一次坚定地攥紧了拳头,“再一次说明,只要我们——人类在一起齐心协力,不管是什么样的壁垒,即使是名为‘神’的墙壁,我们也一定可以跨越过去!”

“哈哈哈,没错没错!”

对刚刚的战斗还多少有些心有余悸的众人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各自欢呼着、拥抱着、流下开心的眼泪,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场面混乱得一塌糊涂,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不熟悉的,所有在此并肩战斗的人都忘记了彼此的身份激动抱在一起,,特别是作为几支队伍中心的艾丝蒂尔、罗伊德和黎恩等人,简直是被大家围个水泄不通,大家都争先向他们表示感谢之情,就在这时脚底下的地面忽然震动了起来。

“不好!盟主已经消失了的现在,这座空中神殿也要崩溃了!大家赶快退回到各自的飞艇上去!”

“没有交通工具的人,请分别搭乘埃尔赛尤、卡雷加斯和梅尔卡瓦离开!”

看着焦急撤离的伙伴们,黎恩却犹豫了,他咬了咬牙,转身对正在招呼大家离开的艾丝蒂尔、罗伊德还有奥利维特皇子说道:“对不起,奥利维特殿下,艾丝蒂尔小姐,罗伊德先生,请你们让大家先走吧,我还有点事要做,现在还不能走。请放心,过会儿我一定会追上大家的!就算赶不上飞艇,我也还有瓦利玛,不会有事的。”

“黎恩先生?”艾丝蒂尔不解地睁大了眼睛。

奥利维特立刻意识到了黎恩的想法,“是宰相的事吧。”

“…………我……”黎恩低下头攥紧双拳,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我果然还是觉得……”

年长的皇子十分理解地拍了拍黑发青年的肩膀:“去吧,不止你,我也一样还想再一次和那个人谈谈。”

“殿下……”黎恩感激地看了一眼皇子,站直身体向对方鞠了一躬,随后飞速向着与众人的相反方向飞奔而去。

罗伊德在他身后喊道:“黎恩先生,七至宝已经消失了,我估计维持骑神活动的灵力大概剩无几,所以你也不要太迟了!”

“谢谢!”他没有回头,只是挥手向伙伴们告别。

 

响亮的脚步声将他从失血过多昏迷中唤醒,胸口和腹部的伤口再次剧痛起来,每一次呼吸都好像是又再度被银剑贯穿一样。即使勉强睁开眼皮,因为血压过低导致的视力模糊也使他无法看清眼前的来人,只能听到对方急促的喘息,和渐渐靠近的黑影。

是怕他还没死来了结他的吗?随便你吧。他索性闭眼待死。

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脖颈,手指搭在动脉上,他颇感意外,却也知道了来人是谁。

身体被扶了起来,体重完全压在了对方的肩膀上,那人将他的右手绕过自己的脖颈,坚定地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抱住他的腰部,拖着他不听使唤的身体在摇摇欲坠的神殿中慢慢前进。

“没想到你会折回来呢……黎恩。”

“……请不要再说话了,会牵动伤口的。”

“真是天真啊,在发生了这一切后,在我逼你做了那么多事之后,你居然还会想要救我?”

“这和那些是两码事。”黑发青年目光始终直视着前方,似乎打定主意不侧头看他。

他冷笑了一声,“你忘记了我刚才对你的同伴做过什么了吗?”

“——你忘记库洛·阿姆布拉斯特是怎么死的了吗?”

“你——”脚步顿时停下了。

抓着他手腕的五指收紧了,青年拼命地忍耐着,始终也没有放开扶着他身体的手。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也……发过誓了,再也不对眼前的死亡袖手旁观!”

“就算你是库洛的仇人,就算你害死了许多无辜的人,就算你是帝国的罪人!我也……!”

“煌魔城那时候没能救得了库洛,我不想再后悔了!”

“你应该活下去,活着向帝国的人民赎罪!”

青年再一次迈动脚步,拖着他垂死的身体坚定地继续前进。

摇摇晃晃又模糊不清的视野里,他恍惚间回到了十多年的雪地,幼小的男孩沉睡在他的肩上,他背负着那小小的生命在雪地里拼命地走着,想要为背上的孩子走出一条生路。

在深夜的黑暗中一直走着走着,两个人就那样仿佛永无止境地走下去。

“………你果然一点也不像我。”

黎恩的肩膀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就在他怔住的瞬间,他已从大衣内侧口袋抽出了藏着的配枪。

黎恩反应迅速,当机立断松开他的同时用太刀的刀锋弹开了射向自己的子弹。

黑发的青年半拔刀出鞘,以对峙的姿态站在他面前,满脸又惊又怒,“你要做什么——”

他扶着摇晃不止的墙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勉强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儿子:“滚吧。”

“………………”黎恩惊疑地注视着他的面孔,握着刀柄没有动弹。

“我说了,快滚。别等我开枪。”他不耐烦地扬了扬枪口。

“不行,我不能——”他不等黎恩下决心上前打飞手枪,便抬手向上方连续射击,早已在地震中变得脆弱不堪的天花板应声而碎,断成几段坍塌下来。

 

黎恩最后所看见的是,在尘土飞扬中那个人不屑的笑容,似乎毫无畏惧地穿过烟尘凝视他,非常满足的样子。

“父亲……”

与那个人间的通道已经完全被堵塞,他无从得知那个人是否还活着,亦或者是在坍塌中就已经死去。

黎恩明白,这里便是生与死的界线,这就是那个人的最后。

他不再迟疑,转身加速向出口跑去。

穿过神殿的出口,脚下的地面在身后崩塌,他向空中跃起。

“来吧,瓦利玛——!”

就像无数次经历过的那样,熟悉的空间穿越感包裹着全身,他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坐在了瓦利玛的驾驶座上。

“灵力大概还够活动30秒,但我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到同伴身边。”

“嗯,谢谢你,瓦利玛。一直以来,非常感谢。”

空中渐次崩落的神殿周围飞翔着若干飞艇,卡雷加斯号、埃尔赛尤号还有梅尔卡瓦们躲避着落下的巨石作着队列飞行,雷格纳特等神兽也在天空中与它们一道翱翔,注视着这终结的景象。

灰之骑神穿掠过苍穹,在身后留下鎏金的辉光,在空中追赶着飞艇与神兽们。

在灵力耗尽前的一刻,瓦利玛将黎恩传送出了骑神,耳畔传来它留给黎恩最后的话语:

“再见了,黎恩,我的伙伴。”

“再见了,瓦利玛。”

黎恩站在卡雷加斯号的甲板上,灰之骑神在东方的朝阳中化作无数金色磷光,在他伸出的手掌中消散而去。

那是神话时代最后的光辉,也将成为新的时代的第一道光。

黎恩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眼前的一切,直到背后传来同伴们欢快的脚步声,以及那名少女呼唤他名字的声音。

 

-Fin-

 

后记:我觉得黎恩·舒华泽就是这样的人。

2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