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希德][全年龄][空之轨迹]短打集合

4个短打的段子集合,其实我就是没什么东西好意思拿出来凑数的……跪。单篇之间没有联系,虽然它们按时间排序了但还是单独分隔的东西

清明

理查德和希德熟识于士官学校的一次突击内务检查,当时已是学生主席的理查德奉前来视察的摩尔根将军之命,于深夜两点半准时吹响紧急集合铃。在操场列队的年轻学生们从脸上都能看出狼狈的模样。理查德跟在将军身后,一眼就撇到了站在第一排的希德。
希德看起来很是不对劲,套着明显大了一圈的军装。摩尔根厉声问他怎么回事,希德也得体地回答衣服在白天的训练里磨破了,穿出来有损军容,故之前曾管后勤借了备用的。这个答案一时无法查证,又因为希德实在是因为乖巧听话严肃认真在同届里出了名,在一干导师的目光下饶是摩尔根也没什么理由追问下去。
将军转身离开,跟在后面的理查德脚步顿了一顿,悄悄凑到希德的耳旁:
“尾巴露出来了。”
希德对他笑了笑,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缩了缩袖子,把露出一小截黄色毛毛头还在不安分乱动的奶猫重新藏好。
这只被希德藏在袖子里的猫在几个星期后理查德来下棋时咬破了他的手指,那时候他才终于想起来再问问希德关于这只猫的事。希德回答是野外训练时拣到野猫,看起来像是被母亲抛弃的最弱小的那个,一时善心发作就弄回了学校——后来理查德一直怀疑,希德之所以在学生时代如此踊跃地竞选学生主席等等职位,纯粹是因为这样就能配备单人宿舍方便他藏猫而已。
幼猫的保质期总是短暂非常,不几个月小猫就没法再待下去。理查德很想看希德怎么解决这件事。他是真没想到希德的运气竟然这么好,一个在外地开的交流教学活动老师点名要他们两个同去。现任学生主席和下任主席的人选,这个名单简直不能更合理了——出发时间是个乍暖还寒的春日清晨,然后他就看到希德以有点感冒晨风太冷为名就那么把猫揣在冬季款军装外套里坦然自若地走出了宿舍。
紧接着他开始怀疑希德全都是预先算好的。
怎么可能呢,前辈。
导师坐到火车的另一节包厢和同行的老师聊天,希德把猫仔从军装里拎出来透气,打算一到站摸到空子就跑去游击士协会让他们写个求领养的条子。理查德看他拿着串钥匙在猫咪眼前来回晃荡享受最后的共处时光,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喜欢猫?
比他小两届的年轻学生想了想,似乎是在思索怎样把这个答案答得更得体与合理并充满说服力——然而猫叫声打断了这个过程。
随后理查德看着希德一手捞起那只小猫,用手拎起它的小爪子拍上理查德的脸,粉色的小肉垫触感温软,希德又拍了两下。
“喵。”
轻轻地哼出这一个音后,他自己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塔罗抽牌段子-星币王后
取义:养育

空之轨迹-理希
“……她哭了。”
“嗯,我看见了。”
“你不做点什么吗,我的意思是——”
“你,我是说,您不做点什么才对吗……”
“……请别对我用敬语。”
“彼此彼此。”
这段发生在布莱特大宅里的对话的着实有些进行不下去了,理查德和希德如坐针毡,手足无措却强装冷静地盯着远处那张婴儿床。小小的艾丝蒂尔·布莱特还尚未学会独立站起,但此刻双手正扒着婴儿床哭得撕心裂肺。邀请他俩来共进晚餐的他们的老师突然有事去了城里还没回来,操持家务的夫人也特别不巧地因为晚餐材料进城了(“我们可以去帮您买来。”“不,没关系。客人还请坐。”)——直接结果就是两个拎出去尚可被说处在早婚年纪的青年盯着婴儿床里的小孩,面面相觑到了现在。
一开始尚且平安无事,小孩子把脑袋撑在婴儿床边,向他们挥舞粉色的小拳头,看得两个人胆战心惊,生怕出什么差池——差池没有发生,这也是他们仍然不知道小姑娘到底为什么哭得活像世界毁灭。
“我是独子。”理查德咕哝了一声。
“真巧,我也是。”希德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怪。这也难免,早在毕业前他们就把对方的身家聊了个底儿掉了。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她哭下去……你不是很擅长逗猫吗。”
“猫和小孩又不一样。”
“试试看学猫叫……?”
“……前辈,您可以先来。”
塔罗抽牌段子-正义
取义:接受你创造的结果

理查德给基库的腿上绑纸条信的时候,似乎是有点掌握不好力道,那只白隼有点不开心地啄了他的手指。好,好,我错了。他边说边把结稍微打松了一点。不会掉吧?他小声嘟囔了一句。这让他挨了第二次啄。
白隼临走时干掉了他在窗台上留的肉干,这才心满意足地拍拍翅膀飞走了。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他似乎永远搞不懂该怎么和动物打交道。他坐在旅馆的桌前发了一会儿呆,随后开始收拾行李,去共和国的最近一班定期船是从蔡斯走的,主要为运货而非为乘客。但日程排得有点近,他尽早到达比较好。
结果走到空港前时,因他拜托而帮他解决了船票问题的人居然也在那儿。理查德也说不好是不是在等他还是只是凑巧。希德没穿军装,似乎是难得的休假,此刻正在空港的入口前给一只野猫揉毛。远处树下还有几个小心翼翼试图接近却又不太敢的小毛团子。理查德一看这情形,就知道希德肯定又走不动路了。
你好啊。他走过去打了个招呼。船票的事还真是谢谢了。
然后又在心理补充一句,当然,我知道,是看在我的委托者是未来的女皇陛下的面子上。
……喔,理查德先生,您辛苦了。
希德站起身来,脸上微笑一如既往。
理查德本来想握个手但是他看见希德手里没放下那只猫。

 

 

无题

理查德再一次见到希德是在很多年之后,利贝尔在王都翻新了剧院,闻名遐迩的彩虹剧团前来首演,他拿着邀请函走进二层包厢看着节目单,身后有脚步声欺近,他还没来转头便听到一声久违的好久不见。
安排座位的人大约听信的仍是百日战争年代的传言,说亚兰·理查德和马克西米利安·希德是过命的交情却丝毫不记得将资料更新换代。又或者这是故意安排成老友叙旧的用意。然而对于理查德来说,他却只想把那个人揪出来演一出樱花残月。
希德坐到他旁边,如果理查德知道的消息没错,对方就快要提到准将了。希德对这个问题淡淡应了声大概就再没有更多回复。气氛介于微妙的尴尬和冷淡之间。还好这是看戏而不是什么宴席,灯光一暗就可以解决掉一切冷场问题。
舞台布景绚烂无比,演员投入动作优美,唯独的美中不足是故事略显冗长。误会、竞争、阴谋败露,他料想最后一定会迎来一场大团圆的结局,人们都爱看这个,这么多年也毫无例外。
可他想不到这其实是出悲剧,反面角色虽在故事最后幡然悔悟却来不及挽回含恨而终,执着剑刺杀他的旧友站在舞台搭出的战场中央,背景的音乐骤然停止,有着仿若少年容貌的女主演丢下作为武器的道具,说: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
旁白之后又说了什么,他没听。而希德合着这句台词,这么长时间来脸头一次转向他:您——
声音却隐没在落幕的掌声里。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One thought on “[理查德×希德][全年龄][空之轨迹]短打集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