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洛里恩][闪之轨迹]猫咪庭园

*一个养猫小游戏的paro

《猫咪庭园》


黎因是一只猫。

它有着一身柔软的灰色毛皮,靠近肚皮的地方微微泛白,一双小巧的尖耳朵竖在头顶,靛紫色的眼睛看上去像水晶一般。

它生活在一片人迹罕至的树林里,后来,树林的附近修了一条公路,又盖起了一排房屋,渐渐地,人也跟着多了起来。其中一间房子的门牌上,写着“安布斯特先生”几个潦草的花体字,住户只有一人,是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过着早出晚归的独身生活。然而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实在太空旷了,久而久之,他的后院就成了附近猫咪们的乐园。

对于这些自发聚集过来的不速之客,安布斯特先生并没有驱赶,不仅如此,他还特地在庭园一角放置了食盆,经常添些新鲜的猫粮进去,玄关上也多了好几件小玩具,比如毛线团,金鱼缸,菖蒲杆……都是猫咪无法抗拒的东西。就这样,住在附近的猫咪愈发频繁地聚集到了这间庭园里。

黎因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和其余好动的猫咪不同,它对需要上蹿下跳的探索活动兴趣缺缺。它最喜欢缩进坐垫里,软乎乎地蜷成一个弯,把脑袋埋进棉花里,活像一只灰色的绒团。他对毛线球也有说不清道理的偏爱,长长的毛线缠绕在爪间,绵软的触感总让它欲罢不能,只不过有几次,他不小心把毛线绕成了一张网,把自己都绕了进去,不得不依靠安布斯特先生的帮助才得以解脱,从此之后,它对任何玩具都表现出了加倍的谨慎。

然而,大多数猫咪并不会长久地呆在这里,它们都有各自的家,有各自的事情要忙,有的忙着帮主人抓老鼠,有的忙着勾搭隔壁家的猫咪小姐,有的忙着埋头大吃,有的忙着思考喵生的究极哲理。邻近黄昏的时候,他们便会离开这座庭园,回到各自的地方去。

只有黎因是个例外,除了荒芜的树林之外,它并没有地方可去。它不清楚自己从哪里来,从有记忆的时候起,它的身边就只有自己而已。

发现这一点之后,安布斯特先生为它找来了一个临时的‘住所’。那是一只纸箱,从前是用来盛放柑橘的,大小刚刚够一只猫咪容身,褐色的纸壳表面印有橘色的图案,还隐约散发着橘皮的清香味,黎因用前爪把虚掩的盖子掀开,身体前倾,后腿用力一瞪,敏捷地跳了进去,隔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露出半个脑袋。

安布斯特先生摸摸它的头,把纸箱抱起来放在门边的避风处,这才安心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纸箱里又安静,又暖和,比林子里冷飕飕的树洞不知好了多少倍,黎因很快便忘记了夜晚的可怖,在橘子味的纸箱底缩成一团,阖上紫色的眼睛,舒服地睡着了。

于是黎因就这样成为了猫咪庭园的长期住户。再后来,天气越来越冷,纸箱子被房间的主人换成了更大的窝棚,里面还放了一只软绵绵的圣诞袜,尺寸刚好可以让它当作睡袋。作为报答,黎因也时常去附近的小河里抓来新鲜的鱼,放在庭园的玄关前。

它觉得幸福的喵生也就不过如此了,如果还有什么遗憾,就只有一点——安布斯特先生始终是一个人类,无法成为它真正的朋友。在那位银发的青年的耳中,它的语言听上去就只是无意义的喵喵声。

偶尔,只是偶尔,黎因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孤独。

*

冬天来了又去,转眼春天到了,庭院里再次降下了莱诺花雨。

黎因以为平静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直到有一天,它遇到了克洛。

克洛是一只白色的猫,短而顺滑的毛皮中,夹杂着少许灰色,看上去很有精神。它的身手比黎因矫健得多,第一次到庭园来的时候,正赶上暴风雨的日子。春天的天气就像猫咪的心情一样阴晴不定,暴风雨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安布斯特先生把黎因抱进了屋子里,在身后关严了门窗。黎因站在窗边,百无聊赖地望着淅淅沥沥的雨在玻璃上汇成瀑布。

这个时候,一只白猫像是凭空出现一样,从房间一角钻出来,跳到了黎因的面前。

“你是谁?”黎因被吓了一跳,“你是怎么进来的?”

白毛舔了舔爪子,狡黠地挤挤眼睛:“想知道吗?那就分给我一条鱼干吧。”

黎因垂下眼,望了望脚边的食盆,里面有安布斯特先生刚刚放进去的金枪鱼刺身,是它最喜欢的食物。它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食盆推到了白猫的面前,“都给你。”

白毛有些惊讶地望着它,确认了它没有在开玩笑之后,满意地俯下身,很快便把绵软新鲜的鱼肉全部吞进了肚子。

“好了,现在该告诉我了吧。”

“你还真是个较真的家伙啊。”白猫抖了抖身上的毛,“好吧,你看好了。”

在黎因的注视下,它慢条斯理地踱步到墙边。墙边放着一个塑料袋,是房间主人进门时提在手上的。白猫扭动着身体,熟练地钻了进去。这塑料袋是从超市提来的,又大又厚实,呈现几乎不透明的白色,白猫在里面一通翻弄,黎因站在外面,只能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过了好一阵,它终于调整好姿势,把身体全都装了进去,这才从袋口探出脑袋:“喏,就像这样。”

“你偷偷钻进安布斯特先生的塑料袋里,让他把你拎回来?”

白猫得意洋洋地点头。

安布斯特先生刚好从书房里走出来,打算给喝空的杯子里添一些咖啡。白猫听到了开门声,机警地钻回到袋子里,再也不动了。

所以,银发青年并没有发现它,只是看到黎因一反常态,喵喵地叫个不停,仿佛要把贮存整整一个冬天的话都说出来似的,眼睛里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快乐。

青年的嘴角露出一个微笑,俯下身揉了揉它的头。

*

克洛的出现,给黎因的喵生带来了很大的改变。

以黎因的标准来衡量,克洛算得上十足的话痨,呆在它身边,黎因从来不会觉得无聊。猫咪并不是擅长倾听的动物,但黎因却是个例外,它对克洛的故事总是充满了好奇。

克洛也的确很会讲故事,它似乎知道很多事情,高原上疾驰的马儿,湖泊中矗立的古堡,翡翠城奢华的宫殿,城市中熙攘的人群。它还会讲述巨人骑士的传说,勇敢的骑士通过了严酷的试炼,获得了女神赐予的力量,将绯红的恶魔彻底打败。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克洛会露出向往又憧憬的神色,这让黎因觉得,自己听多少遍也不会厌烦。

和平的日子还在继续,安布斯特先生又找到了更加可口的罐头,以及更多有趣的新玩具。越来越多的猫咪知道了这个庭园,其中有一只叫玛格丽特,时常会把整罐鱼松吃个精光,然后躺在旁边惬意地睡上很久。

黎因渐渐忘记了孤独,它猜这就是拥有一个朋友的感觉。和克洛在一起的时候,它很乐意体验钻管子,踢皮球,捉蜻蜓……从前很多索然无趣的事,因为朋友的存在而变得趣味无穷。

黎因觉得自己真的很喜欢克洛,但是它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有一天,和克洛一起趴在被炉下面的时候,它突然在身后勾住了克洛的尾巴。

克洛愣了片刻,露在被炉外面的耳朵嗖地竖起来,又缓缓地垂了下去。黎因紧张极了,它的心里没有丝毫的把握,它甚至不知道克洛喜不喜欢被勾尾巴,会不会因为生气而转身就走,或者用爪子挠它的脸,可它的推测都没有发生。克洛只是挪动身体,让自己和对方贴得更近,黎因甚至能够隔着薄薄的毛皮,感受到克洛的体温。而后,克洛凑到黎因的面前,伸出舌头,亲昵地舔了舔它额前的毛。黎因浑身都僵住了,克洛的舌头柔软而湿润,被舔过的地方一阵发烫。如果猫咪也会脸红的话,黎因想,自己的脸此时一定比莱诺花蕊还要红吧。

黎因缩了缩脖子,偷偷地把尾巴卷得更紧。

那天晚上,它照例和克洛一起睡在同一间屋檐下。安布斯特先生为它买了新的猫棚,有上下两层,两只猫咪都可以睡得舒舒服服。它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克洛的身体都变得轻飘飘,像棉花糖一样飘在风中,一起飘过很多地方,看到了很多美丽的景色。克洛一直在它身边,脸上带着它讲故事时才会露出的、向往又憧憬的神色,黎因觉得很满足,心像是插上了翅膀,再也不受约束,可以飞到任何地方。

可是第二天清晨,克洛却不见了踪影。

*

黎因慌了神。

它的第一反应是去找房子的主人,可安布斯特先生听不懂它喵喵的询问声,只能怜爱地摸摸它的头,塞给它更多的罐头。

黎因并不需要罐头,它只想知道克洛的去向。它硬着头皮向其他的猫发问,得到的竟然是相似的回答

——我们每天都来庭园,从来没有见过一只白色的猫呀。

黎因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克洛明明和他一起生活了很久,那些快乐的时光,怎么会是假的呢?可是没有猫咪能够回答它的疑问,它们当中和善的那些用同情的目光望着这只灰色的猫咪,以为它害了什么心病,才妄想出一个不存在的朋友。要知道猫咪的心总是纤细的,很容易受伤。

——对不起,之前我们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的事,希望你不要介意,来和我们一起玩吧。

黎因谢绝了,它的确很伤心,但原因并不是其他猫咪所想的那样。它毫不怀疑克洛是存在的,不是吗?它依然清楚地记得克洛的声音,表情,柔软的舌头,蓬松的皮毛……这样的家伙,怎么会是它的妄想。

它决定把克洛找回来。

就这样,黎因离开喵咪庭园,独自踏上了旅程。

道路很长,很远,总是看不到尽头。黎因第一次知道世界原来那么广阔,而相比之下,它想要找的、唯一的目标,却是那么的渺小。黎因仍然记得克洛的那些故事,它们听起来曾是那么遥远,但如今,它们在黎因的脚下纷纷变成了现实。

黎因路过了一片高原,被巨大的石像群震撼得无法发出声音。高原上好客的猫咪邀请它住进自家的帐篷,为它唱起风的歌谣。帐篷里的奶茶温暖香甜,如果可能的话里恩真的很想多住几天,但它还是选择了离开,因为克洛并不在这里。

它来到了一处湖畔,望着茫茫的湖水手足无措。一只爽朗的猫咪帮助了它,带它去码头,和道场里的小伙子们乘坐同一艘船渡河,前往湖中央的古堡。可惜,空旷的古堡里也没有克洛的身影。

它误入了一座宫殿,宫殿盖在翡翠之城的中央,大得离谱,走廊和楼梯错综复杂,让黎因很快迷了路。一只高贵的猫咪解救了它,把它带到一间明亮的书房里,_让它加入自己和另一只猫咪的棋局。黎因为它们充当了几次裁判,作为回礼,两只猫咪邀请它一同出席晚宴,但它谢绝了,因为它知道克洛并不喜欢奢华的宴会,一定不会出现。

它闯入了一个城市,在街头巷尾疾驰的车辆间谨慎地穿梭。城市实在太大了,它只是一只小小的猫咪,它走得浑身疲乏,再也没有力气,便停在一座桥洞下休息,这里正巧在举办一场演奏会,它听着小提琴悠扬的旋律,突然间感到无比的失落。

原来世界是这样的广阔而精彩,比它在梦里见过的还要美。可是没有了克洛的身影,连最美丽的风景都变得黯淡无光。

黎因的心真的累了,再也飞不起来了。

*

最后,黎因终于回到了启程的地方。

猫咪庭园仍然为他敞开,安布斯特先生看到它回来,欣喜又怜爱地把它抱了起来,但黎因仍旧打不起精神,不知如何回应才好。

就在这时,它看到了克洛。

那一瞬间,黎因以为自己真的产生了幻觉。但克洛的身影千真万确地出现在安布斯特家的客厅里,而且正被一名黑发的青年抱在怀中。

“冒昧地打扰你,实在很抱歉。”黑发青年礼貌地鞠了个躬,“事实上,我刚搬到隔壁不久,不知为何,我家的克洛总是眺望着您的庭园,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

安布斯特先生挂着礼貌的微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说来也怪,这孩子因为身体不好,一直被我关在家里,可刚搬来的那段时间,它却像是找到了新的玩伴似的,表现得很活泼。我完全搞不清状况,只是觉得……与其自己纳闷,不如干脆过来看看,因为您看上去也是喜欢猫咪的人。”

“您做出了非常正确的决定,”安布斯特先生笑着回答,“说来也巧,我家的猫前一阵子也很善变呢,只不过这家伙胆子够大,竟然一个人跑了出去。”他一边说,一边捏了捏黎因的脸,“如果这两个家伙能成为朋友就好了。”

“是啊。”

“说起来,小家伙是叫克洛吗?听上去和我的名字倒有点像。”

“欸,是这样吗?说起来我还没有请教您的名字。”

“库洛·安布斯特。”

“里恩·舒华泽,多多指教。”

黑发青年上前一步,握住了新邻居的手。

与此同时,白色的猫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带着初见时的喜悦,义无反顾地奔向黎因的方向。

-END-

5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One thought on “[库洛里恩][闪之轨迹]猫咪庭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