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恩/库洛][R18][闪之轨迹]轮回·救赎·交错的轨迹

本文有很严重的OCC倾向,既是平行又不是平行的世界观。

甚至会出现一个原本没有的角色(原创)。

嘛,就是如此妄想的一篇文,喜欢的话就看看吧。

 

 

 

七曜历1204年12月31日

帝都海姆达尔——

黑与红交织在天空之中,滔天的魔气源源不断的从那座不祥的煌魔城散发出来,一圈圈令人惊叹的光环从煌魔城顶端缓缓扩散而出,漫天的赤红之蝶欢快地飞舞着,似乎要庆祝着什么。

滚滚红雾翻搅而来,被席卷到的人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侵蚀,倒地不起,只有一些人可以勉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

红黄交织的巨大羽翼舒展开来,整个帝国东部都可以看到那盛大的场面———

绯红终焉魔王终于再一次在人类的阴谋下现身于这个他本不该存在的次元,也正是因为如此,某些事情发生了点变化……

煌魔城最顶端,也是最接近魔王的所在地,一位身穿华服的贵族在一旁仰天狂笑,另一群人则艰难地维持着魔法阵,不被魔王的魔气沾染到,但也是强弩之末了。

“好,好惊人的灵压……!!”瑟蕾奴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巨大魔王,那根本不是它这个小小的黑猫始末可以抵抗的。

“呃……再这样下去,防御结界就要……!!”艾玛竭尽全力支援着结界,但她也只是个新人魔女,所以大部分都是她的姐姐薇塔·克洛缇德在支撑着。

“真是何等的愚蠢……!都已经千叮万嘱不能让[这个]出现了……!!”即便身为第二使徒的薇塔在异世的力量面前也只能苟延残喘,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薇塔,有办法做出破绽吗……?”一旁的银发黑头巾的男生问道。

“那个强化术士吗?”

“啊,就是三年前请你帮忙的那个,能做到吗?”

“……呵呵,别无选择了呢。”

“库洛……!”黎恩不解的看着他。

”有对策的样子呢!“莎拉教官看着他说。

“嗯,我和薇塔会做出那家伙的对策,在那段时间里,你们能撑多久就撑多久吧。”库洛一脸坚定地说着,转过身去。

“做得到吗?”亚丽莎惊喜道。

“如果可行的话,就只能全力一搏了!”劳拉斗志昂扬的说道。

“嗯~只要能拉出吸入皇太子的核心,再用两架骑神解决它就行了!”库洛说着,满脸的相信与执着。

“没错!这样这样,它就无法现身于这个次元了!”艾玛也是惊喜地说着。

“……我知道了,库洛,克洛缇德小姐,就拜托你们了!”黎恩没有他们那样的力量,只能用言语鼓励。

“了解……!”库洛击拳答应。

“呵呵,交给我们吧。古里亚诺斯,瑟蕾奴也来帮忙!”薇塔妩媚地笑着,魔力开始凝聚。

战斗一触即发——————

自深渊发出的苍蓝的气息啊——!”薇塔高举魔杖,吟唱咒语。

库洛手执双刃剑,斗气开始昂扬。

“寄宿在这对兵刃之中,划破那绯红的烈焰吧——”魔法阵闪现出璀璨的魔光,薇塔竭尽全力施展着魔法,紫红色的眼眸里仿佛有着点点星辰闪耀。

“看招——”库洛看准时机,大吼道,“致命十字————!!”

带着魔法的光斩十字破空飞出,势如破竹地斩向绯红的魔王,原本一直气势汹汹的魔光出现了一刹时的停顿,灵压戛然而止。

“就是现在——!”亚丽莎大叫道。

“Ⅶ班全员——开始总攻!!”黎恩一声令下,全员响应,毫不犹豫地冲向绯红的魔王。

刀光剑影,枪林弹雨,各种炫丽的魔法一时间充斥在煌魔城最顶层,战况激烈。

有着“数以千计武器的魔人”的赤红魔王在全员的总攻有点力不从心了。

它疯狂的反击着,猩红的魔力不要命地释放出来,巨大的法阵四处飘浮,猛烈的魔焰燃烧着,气势恢宏。

但是毫无疑问,它终究是寡不敌众,在众人的猛攻下暂时无力化了。

两道巨大的身影伴随着空间波动出现,苍之骑神“奥尔迪涅”与灰之骑神“瓦利玛”出现于库洛和黎恩面前。

“灵力补充完成——”

“这边也已完成,库洛,坐上来吧——”

“瓦利玛!”黎恩惊喜的叫道。

“很好,我们上吧!!”库洛也面露喜色。

两人坐入骑神,气势昂然地迎击绯红魔王。

战况再一次激烈起来,但骑神就是骑神,即便对手是异界的魔王,两人联手也能将其制服。

“苍霸————十字斩!!”

在两人的联手下,魔王的甲胄露出一丝裂缝,核心露出了。

“核心露出来了!我来开路——上吧,黎恩!”库洛说道,就冲了出去。

魔王手臂一挥,漫天的魔枪就飞射出去,苍之骑神手挥舞着双刃剑,抵挡着攻击一边冲去,毫无阻拦。

突然,事故横生,魔王狡猾地将自己尖利的尾巴刺入地下,然后猛地从苍之骑神的身后刺出,直接贯穿胸膛。

“呃啊——!”

“库洛!!!”黎恩担忧地大问。

“没事!只是一点擦伤而已!!快去吧,做只有你能做到的事情!!“苍之骑神捂着胸口说道。

”好!“黎恩静下心神,“八叶一刀流,七之型——”

闪着金光的太刀挥斩而出,”无·想·霸·斩————!!“

刀锋利落干脆,将魔王的甲胄切得粉碎,核心完全露出,黎恩用力将其拔出,然后迅速离开。

天地规则降临,魔王因为核心的力量得以现身于世,但是——一旦核心失去,女神的“理”便无法抗衡,魔王在不甘的怒吼声中消散,他到底是不属于这个次元的。

众人围了过来,开心地看到皇太子的回归。

“怎,怎么可能!!”身着华服的贵族不敢相信地看到这一切。

“呼,计划偏离到这个程度,应该是肯定会被上面的责备了吧……”薇塔也是无奈地笑道。

“《噬身之蛇》的首领——Grand Master(盟主)是吗?“莎拉教官问道。

“嗯,对我们(Anguis)《使徒》来说,是唯一绝对的存在。推行《奥菲斯总计划》,引导所有灵魂的至高位者——”薇塔也难得有兴致地回答,也算是发泄一下情绪吧。

“薇塔,你……”

“……姐姐就是为了这件事,而在七年前打破禁忌?”

“嗯~我成为了计划第二阶段《幻焰计划》的引导者。”薇塔坦率而承认。

“借由克洛斯贝尔虚无的《幻》,呼唤出帝国的《焰》……嘛,多亏了你们和库洛,这个计划姑且算是进展得——”薇塔说着,突然发现不对劲,转过身出,看着依然屹立在她身后的苍之骑神——没有一点动静。

“库洛——?”薇塔有股不好的预感,问道。

“感觉不到……灵力了?“艾玛惊讶地说着。

“那个大洞……”尤西斯惊疑不定地说。

“……是被绯红魔王贯穿的……”劳拉看着说。

“——难不成!!”莎拉一下子慌起来。

苍之骑神就这么笔直地跪了下去,没有一点活力,一点暗淡的光芒将库洛送出。

他跪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的大洞,但依然止不住血流,苦笑着。

“!!??”黎恩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即便是薇塔也有些滞呆,显然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库洛……!!”黎恩飞快地跑到他身边,抱起他,心被绞痛着,翻滚着。

“咳…………咳……!!”库洛忍不住咳出几口血,脸色更加苍白。

“现在马上施展治疗术!!瑟蕾奴,来帮忙!”明知道是徒劳,艾玛还是不愿放弃,“Rlux solis nedicuri eum(阳光啊,治疗他吧)!!!”

“真是……的,竟然和……铁血,在一个地方啊……”库洛苦笑着,“哈哈……这也算是因果……报应吧。”

“库洛……!别说话了……!!”黎恩满眼担忧地看着他。

“抱歉……没办法……遵守约定了……”库洛眼底露出无奈与绝望,“不能喝……托娃,洁莉卡……和乔治他们一起……”

“可以了,不要继续说了……!”黎恩又一次感到重要的人在自己面前失去生命,心里充满着愧疚与无力,和对自己实力不够的憎恨。

薇塔看着他的伤势,刚刚举起魔杖的手也放了下来,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蛇之使徒第二柱《苍之深渊》也感到了深深地挫败感,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

“……没办法是吗?”莎拉教官也是绝望地看着薇塔。

“……嗯……,即便是魔女的治疗术也做不到……没想到心脏会被这样贯穿。……至少,能减轻一些痛楚。”薇塔轻声地说道。

“不,不行了……到极限了……”艾玛没有薇塔那深不见底的魔力,经验也不够,这样的伤势她根本无能为力。

“咳……班长……还有黑猫,……抱歉了……”库洛闭着双眼,无力的说着。

“因为你们……我才能……和大家,告别……”

“不,不要说了……”黎恩一直坚定无比的嗓音竟然带上了哭腔,眼底有着泪花闪现。

库洛艰难地把手摸上黎恩的头,苦笑地说:“真是……就爱撒娇……”

“库洛……”

“喂……怎么露出……这么没出息的表情……”

“……呜……”

“……以后,你们还会遇上……很多事情吧……,我就只能在这里……停步了……”库洛的声音透露出他的疲惫与无奈,爷爷的仇已经报了,他是不是也没有存活在世上的意义了呢。

“只管不断……”他把手伸向前方,眼睛已经失去焦距,仿佛在向遥远的女神招手。

“不断……向前……”他已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嘿嘿……这样……………………一定…………”

下一秒,他的手就这么无力的垂下,嘴里呼出最后一口气,身子也软了下去,一片死寂。

“…………库…………洛……”黎恩募得睁大眼睛,心中的一根弦陡然崩断。

周围的人不管男女都是伤心欲绝,不忍地别过头去。

“学生……怎么可以比老师……先走一步呢……”莎拉教官也维持不住那坚强魅力的形象,闭上眼睛。

“………………”薇塔也是难过地闭上眼睛,姑且不论她的身份,那三年相处的时光也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哼————哭戏就到此为止吧!!”一声尖锐的嗓音打破了那沉重的气氛,身着华服的贵族不知什么时候讲皇太子拐到自己身边,一把匕首抵住他的脖子,不甘地说,“赖以保命的《苍之骑士》竟然在这种地方……”

他那丑陋的面容毕露无遗:“魔女也罢,《结社》也罢,我看根本就是一个花瓶!!”

“……凯恩公爵……”劳拉自认为脾气算好的,但今天也忍不住了。

“竟然忘了我的栽培大恩,阻碍我的大愿……!不可原谅……!就凭你这亡国之徒!!!!”凯恩公爵不顾一切地破口大骂。

“你这个……”尤西斯满眼怒火地看着他。

“……你……!”一直脾气温和的艾玛也有点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绪。

薇塔优雅地转过身,古里亚诺斯放飞在她的身边,气势炳然地说道:“——凯恩公爵,现在立刻把你的手放开。”

“要是你在这么不知好歹的话……!”薇塔闭上眼睛,魔力渐渐凝聚,骤然一睁眼,宛若星辰的双眸直直地看向他,”可就别管我了喔?“

她的声音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凯恩公爵一个平凡的人类根本不可能和《深渊之魔女》抗衡。

“呀…………!!”凯恩公爵没想到一直温婉可人的歌姬竟然会有这么恐怖的一面。

但是,正当她准备出手的时候,事变再一次发生,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

“你的戏份已经结束了——魔女。”

卢法斯突然出现,薇塔一瞬间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砍倒了。

“……姐姐?”

“古里亚诺斯……?!”

艾玛和瑟蕾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哥哥……?!”尤西斯不敢相信地说。

“对啊,还有你在嘛!!来的太好了,卢法斯!!”凯恩公爵以为是自己的救兵,高兴的说。

“你是来救我的吧!!”

“呵呵……”卢法斯不屑地笑道,“用平民的话说就是——梦话就等睡了尽管去说吧。

“什……?”

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目标确认——”

奥尔缇娜和《光剑》突然出现,将凯恩公爵击飞并压制在地。

“制亚完毕——”

“辛苦了……”卢法斯说完,就转身对薇塔说,:“对皇族一再不敬,又让整个帝都陷入大灾难中……虽说同为贵族联盟,但可再也看不下去了。”

然后,将手中的的剑指向她,“我不以贵族联盟总参谋长的身份,而是以帝国臣民的身份——拒捕你们两位!凯恩公爵、蛊惑人心的魔女!”

薇塔在短暂的惊讶后回过神来,到底是蛇之使徒:“……呵呵”她睁开睿智的双眸,看着他仿佛要看透他的内心,“原来如此……”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奇怪。包括《黑色工房》的女孩……可能也是你从那里带来的。”她露出看破一切的笑容,“看来你一直……在寻找‘机会’吧?”

“呵呵……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卢法斯装傻地笑道。

黎恩和七班的同学都被搞得稀里糊涂了。

唯有米莉亚姆反应过来:“啊——是这样啊,哎呀~我也还欠锻炼啊。终于发现了……”

她看着卢法斯说:“尤西斯的哥哥,也是‘那样’的吧。”

“呵呵……”卢法斯笑着不说,心里明白就好了。

“就是这样。”一道声音响起,雷克特和克蕾雅上尉也缓缓走了出来。

“……辛苦大家了。”克蕾雅有些复杂地看着各位。

“…………”黎恩似乎有点头绪,但还是有点半信半疑。

“………………原来如此。”莎拉教官也反应过来了。

“难道,难道哥哥你也是Iron Breed《铁血之子》……??!!”尤西斯笃定地说出来了。

“姑且算是‘首席’吧,但是除了奥斯本阁下,谁也不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他们虽然知道有这个人,但是到底是谁就不知道了。”卢法斯也是佩服奥斯本的思维慎密。

“少在那里开玩笑了!!”凯恩公爵不甘地大吼,“我在《四大名门》可是首领,你在贵族联盟的地位也很稳固不是吗?!成为新的艾尔巴雷亚公爵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吧!!”

“跟何况……”他继续诱惑着,“在《铁血》死后——没必要表明自己是他的手下吧!!!”

他的话刚刚喊完,一道浑厚的嗓音就响了起来:

“——所以才选‘现在’啊。”

除了卢法斯和几个特别的人物,别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一道走出来的伟岸身影毫无疑问正是铁血宰相——吉利亚斯·奥斯本。

“好久不见了啊……《Ⅶ班》的各位,还有米利亚姆和游击士。”然后他将犀利的眼睛投向倒在地上凯恩公爵,“——公爵阁下也是呐。”

“你,你为什么还活着??!!”

“这个嘛,是有替身呢,还是看错了人了呢——这点现在不算问题吧?”吉利亚斯嘲讽地说道。

“事实就是,我要孩子们的首席来收拾这个状况——要尽量温和而平顺的,但又要确确实实地削弱贵族势力的实力。”他转向卢法斯,“这就是我这次给‘他’的功课。”

“不敢当——阁下。”卢法斯尊敬地行了个礼。

薇塔凝视着他,说道:“虽说是库洛的执着……但我早就猜到你没有死了。”

“喔~~?”吉利亚斯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在利贝尔的事件中,你跟《结社》在暗地里的交易……我当时就了解到了呢,你是个不可大意的对手……”

“呵呵,你在说什么呢?”吉利亚斯暧昧地说着。

“说的是……哈梅尔的善后和蒸汽机车的事吧……”莎拉教官一语道破。

“可是……”薇塔也有点不太相信,“我没想到,你居然连‘十三工房’的一角都给完全渗透!”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呵呵——那还用说。”吉利亚斯低笑着。

“结社所谓的《幻焰计划》——就由我来接收了,也包括克洛斯贝尔的善后方面呢。”

“……!!!”薇塔大吃一惊,她没想到他竟然连《幻焰计划》都想接收。

“这次姑且就放你一马吧——魔女。”吉利亚斯似乎根本不把薇塔放在眼里,“回去告诉其他蛇和你们的饲主。——————反抗就是死路一条。”

“…………唔…………”薇塔不甘地看着他,但是被反将一军的局面已经形成了,她也只好暂时放弃了,脚下浮现出魔法阵。

“……姐姐?”艾玛有不好的预感。

“让你看到丢脸的一面了呢。”薇塔回过头苦笑道,“帮我向婆婆问候一声。”

然后她看向黎恩,“也给你们……和库洛添了很多麻烦呢。他……就拜托你们了。”

然后魔光一闪,她就消失在了原地。

铁血之子们都走到吉利亚斯身边,开始说着一些令人难懂的话语。

“…………”黎恩看向倒在地上的库洛,回忆起他的点点滴滴。

“我不会说铁血那家伙是‘邪恶’的。”库洛以前说过的话在他脑海里响起,“不过呢,爷爷被他摆了一道却是事实,那么,身为他的‘弟子’为师父报仇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真是……因果报应啊……”

“………………!!!!”黎恩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冲动,拔腿跑向站在高处的铁血宰相。

但奇怪的是,卢法斯并没有阻止他,而吉利亚斯也坦然地面对他跑来,任他揪起自己。

他反而有些欣慰的笑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还活着?!”黎恩大声地质骂着,“库洛不是已经杀了你了吗!!??”

然后,他再一次回忆起和库洛在一起的时光,悲哀的说:“没能为爷爷报仇……!也没办法回敬你……!”

“库洛——那家伙做的事!!”

那家伙的人生——难道全是一场空吗??!!!!!”

“麻烦请适可而止了。”卢法斯走到他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阁下相比也和你一样,有很多不由己的地方。”

然后他有些复杂地看向他说道:“而且那些不由己,恐怕和你也不是没有关系。”

“……咦?”黎恩有点疑惑,脑海深处的一点模糊的记忆变得清晰起来。

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能感觉到,那个背他的人那宽阔的肩膀,以及焦急的话语。

“‘黎恩’,你一定要健康长大啊,女神啊——求您一定要让这孩子——”

那个人的面孔逐渐和眼前的吉利亚斯重合起来,黎恩的眼瞳缩到了极点,不敢相信这一切。

“……啊…………”

“呵呵,想起来了吗。”吉利亚斯难得地露出一点点柔和的笑容,“好久不见了,我的儿子啊。”

“不,拯救帝都的《灰色骑士》啊,我要你暂时就办成我们的‘英雄’了。”

然后,时光流逝,黎恩就这样成了帝国的‘英雄’。

七曜历1205年3月9日

埃雷波尼亚帝国,托利斯塔——

黎恩从列车里走出来,带着些许的沧桑和疲惫,对瓦利玛说:“辛苦你了,很无聊吧。”

“无须在意。”瓦利玛回应着,“我就这样保持静止状态,把身体交给他们。”

“嗯,就这么麻烦你了。”然后,他对一旁的维修员说,“那么就麻烦你们了。”

“不不,能够搬运《灰色骑士》,我非常荣幸!”维修员兴奋地说道。

“哈哈……”黎恩笑道,就转身离开了。

“——黎恩同学,辛苦你了。”一道熟悉的女声传出,让他停住了脚步。

“……我没做什么了不起的,一切都是瓦利玛的力量——”

克蕾雅上尉缓步走到他的身后,“和‘你们’的目的成功奏效的成果吧。”

“……你在生气……吧,因为我们的做法。”克蕾雅有些复杂地看着他,说道。

“没……,我觉得内战快点结束是一件好事,关于克洛斯贝尔的事……我也没有发言的资格。”

然后,他话锋一转,转过身去,皱着眉头看着她:“但是——就算你不知道卢法斯是首领,关于我的‘父亲’,你是真的不知道吗?”逼人的眼神看着克蕾雅,让她无处逃避。

“……唔,”她略微思考后说,“我是有点稍微察觉到,该说是气质和长相有些相似吗……”

“阁下对《Ⅶ班》的兴趣,说实话强烈到令人意外的程度。”

“是吗……,那么,我告辞了。”黎恩公式化地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克蕾雅呆在原地,想伸手挽留他却做不到,“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才担心你的……。这种话……说不出口啊……”

黎恩走出车站,眼前依然是一切都没变。

“(我是笨蛋吗……?)”他略带伤感地看着这个小镇,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宁静。

“没有下雪……(但是……为什么……会觉得,这么冷……?)”黎恩眼底的伤感越积越多,就在这时,一片粉白色的花瓣飘过他的眼前。

他抬头看着周围的树上,莱诺花已经开始含苞欲放了。

“…………莱诺花…………”黎恩看着那些可爱的花瓣,当初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莱诺花盛开了呢。

但是……

“大家,还没有到吗。”黎恩有些奇怪地说,明明说好在车站这里接他的,或许是有什么急事吧。

他却没有看到,车站的一个隐蔽的角落,《Ⅶ班》所有成员包括莎拉教官全部都像是雕塑一般站在那里,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正如时间被禁锢了。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总之先去咖啡店休息一下吧。

但是,今天咖啡店不知道为什么人似乎特别的多,每个位置都沾满了,黎恩碾转了几家店,才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的店里找到了一个空位,虽然还是有一个女声坐着的。

“那个,我可以坐这里吗,别的地方已经没座位了。”黎恩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那位女生,当他看向她是,一下子被惊艳到了。

她的头发是罕见柔美的粉紫色,用黑色丝缎两条长长的马尾底端梳成螺旋状,一身黑色的长裙飘逸优雅,层层叠叠得塔罗式布料直至小腿,穿着奶黄色的双靴,她的脸简直就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生都要精致美丽,说是红颜祸水一点都不为过。

“呵呵,怎么了,你不是说要坐在这里的吗?”女生睁开她的眼睛,竟然是罕见的异色瞳,一边为银色,一边为紫色,像是有着漩涡一般将你吸入其中。

“啊,抱歉,那个……”黎恩有些没反应过来,坐到她对面唯一一个空位,面对这样一个美女还真是有点坐不住。

“呃……”气氛好尴尬,对面的女生一直悠闲自得的喝着奶茶,他却如坐针毯,坐立不安。

“我长得很可怕?”女生突然看向他,似乎有些不解。

“不!不是,那个,怎么说呢,是太好看了……啊,我没有什么奇怪的是意思!”黎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本来已经是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在她面前却显得这么慌张,手无足措。

“……”女生看着他的反应,笑了出来,“呵呵,你真是个有趣的人,我不会误会你的。”

“啊哈哈……”黎恩挠了挠头,在他的饮料来之前,总是要找点话题说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看着他,那一银一紫的眼睛看起来真的很不一样,“在问别人的名字之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才是绅士的所为吧?”

“啊,抱歉,我还没说呢。”黎恩感到更加尴尬了,但总算是有话说了,“我叫黎恩,黎恩·舒华泽。”

“嗯~就是那个帝国时报上每期都有自己专刊的《灰色骑士》吗?”女生饶有兴趣地说着。

“嗯……是这样没错……”黎恩看着她,觉得有点奇怪。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女生看着他,觉得他真是一个好玩的人。

“不,只是觉得你的反应似乎有些平淡啊。”黎恩挠了挠头说,“我不是说你一定要怎么样哦,只是平常已有陌生人见到我就会激动地说‘英雄’啊‘骑士’啊之类的,相较之下你的反应到时平淡好多。”

“呵呵,那么你希望我现在紧紧地抱着你说‘英雄大人’吗?”

“不,请不要这么做。”黎恩觉得自己完全被她克制,一点反驳的话都没有。

“哈哈,那么我也来说说我的名字吧。”女生似乎才想起还有这件事,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叫达妮娅,达妮娅·梵姒倪尔,请多指教咯。”

“啊,我才是。”黎恩说完,场面又陷入尴尬的局面,正当这个时候,女服务员把饮料送上来了,还略带钦慕地看了黎恩一眼才离去。

“呵呵,你真是受欢迎啊。”达妮娅喝了一口咖啡,不咸不淡地说道。

“啊……可以的话我是想做个普通人的。”黎恩无奈的说,然后喝一口饮料。

“嗯,是啊,如果你没有那个《灰色骑士》的话,或许你就是‘普通人’了吧。”达妮娅看着咖啡那深浅不一的波纹,若有所思地说。

“嗯……?”黎恩觉得有点不对,“你怎么这么肯定,我没有它就是普通人了呢?”

“因为你自己一直是将自己这么定义的呢。”达妮娅优雅地喝了一口继续说,“没有了骑神,你便担当不起‘英雄’这个身份,即便是宰相的儿子也一样呢……”

“砰——”黎恩突然拍案而起,惹得全店的目光都往这边看。

“嘛,不用那么惊讶,先坐下来冷静一会儿如何?”达妮娅依然闭着眼喝着咖啡,浑然不顾黎恩那仿佛要看穿她的炽热眼神。

“呼——”黎恩知道自己太激动了,坐了下来,别人见没什么好戏看了,就转过头去干自己的事。

“这么一点刺激都受不了,你还需要多加修炼才行呢,黎恩?”达妮娅手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到底是谁?别告诉我只是一个偶然在这里喝咖啡客人吧!”黎恩已经顾不上喝什么饮料了,先把她的身份搞清楚再说。

“这样可不行哦~用这种质问的口气跟淑女说话,应该要温柔一点才行。”达妮娅浅笑着跟他说。

“快回答我!”黎恩没空和她闲扯,他只想知道她是怎么知道他是宰相的儿子这一身份的。

“……”达妮娅平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呼……”黎恩明白了她的用意,努力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尽量柔声地问:“请……请你告诉我好吗?”

“很好,一开始就这样做不就没事了吗?”达妮娅很享受他的语气,“语重心长”的说。

“那你倒是说啊……!”黎恩觉得自己快要被她折磨得疯掉了,但偏偏他一定要问出事情的真相。

“好吧,我就告诉你了,我不是别人告知的哦。”达妮娅终于肯摊牌了。

“……诶?”黎恩有些没理解她的话。

“因为……”达妮娅突然凑近他,一银一紫的双眸紧盯着他,“我是自己看到的啊。

“哈?!”黎恩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说是‘看到’是什么意思?

“呵呵呵……你们所有人包括薇塔也好,宰相也好,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我也在场吧?”

“什?!”黎恩惊呆了,他可是一点气息都没察觉到。

“嘛,也是有点原因的吧。”达妮娅闭着眼睛,接着说,“不过……你现在在‘迷茫’吧。”

“……”黎恩默然,并没有否认。

“难得一个知心的学长死了,班里的同学又要离你而去了,自己又被宰相当成‘英雄’这枚棋子在操控,似乎是前途堪忧的人生呢?”达妮娅喝了口咖啡,冷静地帮他分析道。

“……唔……”黎恩再一次响起库洛,心里就一阵绞痛。

“而且啊……”她将椅子搬到黎恩旁边,靠近他说道,“你的婚姻……也是不由自主哦~”

“……什么意思?”黎恩想要挪移一点,但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不了了,跟《怪盗B》的影缝类似,却比影缝更加随意自在。

“……可恶……!!”黎恩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是徒劳,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嘛,不要这样着急,可以听我把话说完吗?”达妮娅淡淡地看着他挣扎地满头大汗,“而且,你也走不了哦~”

“……你想干什么?!”黎恩有些恼怒的看着她,再想到她刚才说的‘婚姻不由自主’之类的,该不会……!

“你是不是在饮料里放了什么?就算是春药我也不会和你做的,我宁愿咬舌自尽……!!”黎恩越想越觉得对,一脸决然地说道。

“……哈?”达妮娅消化着他的话,然后,“噗……啊哈哈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太好玩了,啊哈哈哈哈——————”

“你,你笑什么?”黎恩自己也是面红耳赤,但她也不用笑成这样吧。

“呵呵呵……抱歉,哈哈,我有点忍不住……”达妮娅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奇怪的是店里的人似乎没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依然如初。

“我是认真的……!!”黎恩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侮辱了,大声的说。

“呵呵,先姑且不论我喜不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你觉得我会是那种人吗?”达妮娅清澈的双眸看着他,“而且,我也是认真的。”

“……诶?”

“你要知道,从政治的角度上来讲,你与皇女殿下——艾尔分·莱泽·亚诺尔是非常登对的,皇族的公主嫁给了帝国的英雄,宰相的儿子,那么这样一来,宰相在帝国的地位会更加巩固,而你——也因为这层关系,一辈子也无法从他手中逃出来了。”达妮娅正色地说道,“你也说过吧——一切都是瓦利玛的力量。宰相固然不能说是‘恶’,但却绝对算不上‘善’,想必你也是一直在这层矛盾中徘徊吧。”

“……我……”黎恩回答不出来,因为事实确实如此。

“你有没有想过……改变这一切呢?”

“……诶?”黎恩转过头,不解的望着她。

“‘改变’是什么意思?”

“如果啊,我是说如果,给你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达妮娅更加凑近他,呼出的鼻息都喷到他的连上了,一对蛊惑的双瞳看着他,“你会怎么做呢?”

“重新开始……?”黎恩有些不习惯和女生靠这么近,柔软的身体都贴着他,让他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些燥热。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哦……”达妮娅嘴巴贴近他的耳朵轻声说:“说得通俗点……就是回到过去呢。”

“……什?!这种事,能办得到吗?”黎恩不敢相信地说着。

“啊啦,想的话就可以实现哦~”达妮娅清雅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想吗?”

“……我……”怎么可能不想,库洛,那家伙就这么平白无辜的死了,那家伙的人生就这么结束了,这怎么能让他接受。

“呵呵,一脸非常‘想’的表情呢,是为了呢个库洛学长吗?”达妮娅离开他,说着,“咱们不如来假设一下吧,如果在煌魔城最顶层,库洛那个时候没有死,会怎么样呢?”

“……嗯……”黎恩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他只是一心不希望库洛死而已。

“他就会发现宰相其实并没有死,内心的仇恨与无力一定会将他吞噬,然后再一次踏上毁灭之路吧。”

“怎么会……”黎恩根本没往那方面想。

“还是不要看的太过于天真哦,时间——就像一条长长的河流,即便是飘一个小石子,溅起一些涟漪,马上又会和原来一样朝着既定的方向流去,这是‘规则’,无法反抗的‘理’。”达妮娅看着他,一一叮嘱道。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我……”黎恩还是不想放弃,无论结果如何,他都要试一试!!

“……”达妮娅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他坚定的眼神,然后闭上眼睛笑了。

“很好,有骨气。”她抚上他的脸颊,轻声地说着,“那么就让我看看吧……你的决心……”

黎恩刚想回答,却觉得自己的头开始昏起来,意识越来越模糊。

“……呃啊…………”头好痛,好难受……

黎恩的身体软倒在达妮娅的怀里,满头大汗地痛苦着,身体不知何时恢复了原状,他双手抱头呻吟着。

“我很期待你的努力结果哦,黎恩·舒华泽……”她柔和地看着他。

就当做是报答你让我来到这个世界吧……

“哼~~~难得啊,达妮娅。”一声似男似女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接着一只白色的似猫似狗的生物爬上她的肩膀,两只耳朵各有一条长长的尾巴,上面各套着一个金环。

“你竟然会主动帮助别人什么的。”

“呵呵,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嘛……”然后,周围的一切都被白光遮掩,消失……

“……唔……?”黎恩只觉得自己的头好痛,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这里是……”黎恩环顾四周,他正躺在床上,周围的摆设是那么的熟悉。

“对了,这里是我的宿舍!”黎恩一下子掀开被子,走了下来,看外面的天空还是一片黑压压的,似乎是半夜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黎恩只记得刚才他还在咖啡馆的……

“啊……!!”他想起来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女生面前晕过去了,然后他就在这里了。

只要你想的话,就能实现哦~

她的话现在还在回响,“就能实现……”

黎恩看了一下日历,一滴冷汗落了下来。

七曜历1204年

有好多页还没撕去,那么……

他不管现在就只穿着一条白色的贴身内裤,跑出门去,然后立马冲向对面的206房。

“啪嗒——”门一下子被他打开,他看见库洛好像也是一副刚起来的样子,全身只穿了一条灰色的贴身内裤,好像正想打开衣橱,却没想到黎恩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闯进来,连忙把橱门关上,冷汗直冒地说:“黎,黎恩,你这个时候怎么会……”

呼……差一点他就要把《C》的衣服拿出来了。

“库洛……库洛……”黎恩睁大眼睛仿佛要将他看清楚,然后飞快地跑到他身边紧紧地抱住他,脸在库洛的怀里磨蹭着。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黎恩现在还觉得在做梦一样,全身都紧紧地贴着库洛,仿佛怕他逃跑一样。

“黎恩,你,你怎么了?”库洛没想到他会保住自己,两个人都是只穿着一条内裤,身体的摩擦让他竟然有了点反应。

“……啊……”黎恩的手不小心滑了下来,刚好碰到了库洛那因为他而昂扬的挺拔。

场面一下子有点寂静…………………

{未完}

9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One thought on “[里恩/库洛][R18][闪之轨迹]轮回·救赎·交错的轨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