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修亚x艾丝蒂尔;卡西乌斯x莱娜][空之轨迹]花嫁

-1-

——呐,约修亚,你知道七夕的传说吗?

——那是什么?

——是来自东方的故事哦。传说有一对夫妇被分开后每天都在思念对方,他们的深情感动了天地,所以在七夕的夜晚,喜鹊会飞来为他们搭一座桥,让这对夫妇可以相会。

少女晶润的双唇一开一合如晚风拂动的轻红花瓣,当她仰起头时,漫天的星辉就会落在那双真红色的眼眸中,流转出一泓脉脉温情。

顺着树叶的脉络蜿然流淌下滴滴夜色,艾丝蒂尔轻轻倚靠在恋人的怀中,软语呢哝。

……这场景你们信吗?

反正我是不太信的。

 

艾丝蒂尔·布莱特。擅长棍术,爱好钓鱼,喜欢新款的斯托雷加运动鞋,习惯是读书超过五行就一定要打呵欠。虽然现在出人意料地能把利贝尔各地水塘里用什么竿配什么饵会有什么鱼上钩这种事倒背如流,但每次她和约修亚共同执行任务之后,游击士手册上的记录还是后者的笔迹居多。

“因为约修亚的字比较好看嘛~”艾丝蒂尔总是用这个理由搪塞一句,然后抓起棍子风风火火地追着魔兽四处逃窜。

而约修亚的冷静自持在面对艾丝蒂尔的时候每每在初阵就溃不成军,怀着一半无奈一半宠爱的心情老老实实地补上双份的任务书,每一次都想着下回绝对不能再这样惯着她了,然而真到了下一回还是内心高唱啊我的太阳。

理智回魂的时候约修亚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艾丝蒂尔被某紫发白裙小恶魔带坏了——但是明明前者才是姐姐啊。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要评利贝尔王国里和七夕最挂不上边的人,艾丝蒂尔就算不是第一也要排前三。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关系的话——

“艾丝蒂尔会在七夕的晚上跑出去捉虫子。”黑发少年笑眯眯地说。

尽管这句话马上就换来一句斩钉截铁的抗议(“我早就不捉虫子了!”)外加十成十的马脸,我们还是可以相信他的说法。毕竟在艾丝蒂尔17年的成长历程中,约修亚为她的这个嗜好足足收拾了五年的烂摊子。

 

那么,关于七夕的那个故事,艾丝蒂尔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2-

艾丝蒂尔最近很奇怪。

“太阳之女”的称号并不是白叫的,这个年轻女孩无论何时都好像有着用不完的活力。无论是消灭通缉魔兽还是寻找失窃物品,艾丝蒂尔的任务完成率高达90%以上,委托人交口赞誉的同时亦对她充满朝气的笑容印象深刻,甚至有跨地域专门指定她为执行人的任务委托出现,足见布莱特家的金字招牌响当当。

然而这几天和以往好像不太一样。虽然交待的任务依然完成得圆满漂亮,委托人和接待员谈起这颗游击士新星时各种称赞一个词也没少,但细心又对她极其熟悉的约修亚还是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艾丝蒂尔不喜欢用魔法,她觉得有那繁琐的咏唱时间还不如直接敲上敌人一棍子,这一点即使是科洛丝和约修亚苦口婆心的劝阻也未能改变。但是直接打归直接打,战术的运用方面艾丝蒂尔还是颇为得心应手的。什么时候出击,什么地形最有力,怎样能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该用策略的时候她也用得毫不含糊。很少会像今天一样一个助威便跑到魔兽群里横冲直撞,而明明速度和敏捷性都远超艾丝蒂尔的约修亚却眼睁睁看着女孩子冲在前面大逞雌威,紧赶慢赶也只能在魔兽自爆前给伊人加上一个大地之障。

“约修亚任务记录就交给你了!”

跟在艾丝蒂尔后面进门的黑发少年只瞥见飘动的马尾在楼梯转角一闪而过。少女几步跑上了楼,嘭地一声把自己关进屋子。

“哎呀呀,”书房门口响起一个笑意满满的声音,“照这样看来,约修亚你如果和艾丝蒂尔结婚以后肯定是被吃得死死的了。作为你们的父亲,我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呢?”

“请不要开我的玩笑了,父亲。”约修亚对卡西乌斯夸张的叹气报以苦笑,“我觉得艾丝蒂尔这几天有点反常。”

“哦?是因为七夕的原因吧。”卡西乌斯仍然是一副天塌下来我也不顶的悠闲模样,“艾丝蒂尔也长成大女孩了——等等,这么说我难道也老了么?怎么会这样呢我明明还是年轻有为的大好青年……”

不再理会父亲真假莫辨的自怨自艾,约修亚一面汗颜一面走到二楼,敲上艾丝蒂尔的房门。

“艾丝蒂尔,我进来了?”

 

-3-

三天前——

为了庆祝特蕾西院长的生日,科洛丝忙里偷闲地织出一张绣品送到了孤儿院。孩子们对着精美绣品嘻嘻哈哈赞不绝口,就连淘气鬼No.1的克拉姆也被吸引,拿在手里看来看去。不放心的玛丽追过去想要拿回绣品,却惹得克拉姆越跑越远——直到他一头撞在前来庆祝的艾丝蒂尔身上。

看到小男孩手中的漂亮花纹,艾丝蒂尔好奇心起索要查看,一向与她作对的克拉姆当然是不给的,跑到远处一边做鬼脸一边炫耀。

“反正是艾丝蒂尔做不出来的东西!”

“谁说的,我就做出来给你看看!”

那满腔的豪情在看到正品以后比天使羊波波跑得还快。说了大话的艾丝蒂尔颇有些后悔,织绣这种细致的东西,哪里是自己做得来的?一边的科洛丝满脸左右为难,好像是想要劝她不要勉强却不知道该不该说;而另一边克拉姆又抓着她话辫子不依不饶,既然下不来台,她不服输的劲头也上来了——谁规定自己就做不出一副绣品来呢?

反正绣花针什么的……看着和缩小了的棍子不是也差不多么!

于是向科洛丝要了针线学了方法,艾丝蒂尔带着好友不太敢表露的担心和几道还看得过去的针脚回了家。

可是回家了以后才发现,看着好友飞针走线轻而易举,临到自己动手居然这么难的。艾丝蒂尔可以用战棍挥出各种复杂的招式,却对这小小一根针无计可施。几天下来,得到的成果无非是拆了再绣绣了再拆,让绣布上多了密密麻麻的针眼而已。

这种失败品当然不能让老爸和约修亚看到,可是一直闷在屋子里努力却丝毫不见进步,心情也跟着急躁。虽然委托人的任务马虎不得,但心里总是免不了想着“快点做完快点回家快点去练习”,连着棍子打下去的力道也大了三分。

然而攻击可以用力,刺绣却不是心急就能做成的事情。一不小心,绣花针锐利的尖端就刺到了手指,一颗鲜红的血珠顿时冒了出来。

好疼。

艾丝蒂尔不是没有受过伤,消灭魔兽时磕磕绊绊在所难免,和幻想乐曲战斗的时候更是差点把命都送掉了。但是这一颗小小的血珠却好像,比那些,还要疼得多。

不是战斗中那种酣畅淋漓的疼痛,而像是有一根丝细细地从那伤口钻进去,逆着血脉直达心尖,偏偏又说不出来,只在胸口那里闷闷地堵着。

她莫名地就感觉委屈。不过就是被针扎一下而已,怎么就这么疼呢。

 

“艾丝蒂尔,我进来了?”

门口响起少年的声音。艾丝蒂尔一惊,手忙脚乱地想要藏起手中的软布,却不小心擦到伤口,洁白的绣布上顿时多了个深红色的圆点。

惨了惨了……艾丝蒂尔眼睁睁看着血迹慢慢洇开,心情前所未有的挫败。看科洛丝绣的时候很简单啊,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好呢?

约修亚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少女低着头怔怔坐在床边的情景。

 

-4-

“怎么会弄伤了呢?”

驱动导力器,回复术化成小小的光点绕着艾丝蒂尔转了几圈,最终没入她的指尖消失不见。

明明只是被针刺了一下,连伤口都看不到,还要用回复术来治疗吗?

艾丝蒂尔有点想笑,但是没笑出来。眼前那双琥珀色眸子盛满关切,交握的手掌将少年的体温忠实地传递过来,和那个微型回复术一样的温暖。

艾丝蒂尔微红着脸,把自己和克拉姆的斗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面前的少年。

半晌没有回应,少女索性别过眼自暴自弃:“想笑就笑吧,反正我做这种事就是自不量力了。”

然而递到眼前的却是那块被弄脏的绣布,目光疑惑地上抬,看到少年微笑如和煦春风:“试试不要一开始就让针脚那么密,或许会好一点。”

艾丝蒂尔感觉更绝望了:“约修亚,你连居然刺绣都会?”

“怎么可能。”少年失笑,“只是小的时候看姐姐绣过。要想绣好一件织品是要做很多练习的,姐姐刚开始的时候也失败了很多次。”

“这么说,我也是能绣出来的?”艾丝蒂尔眼前一亮。

“当然,只要多练习,你绝对没问题。”坐到少女身后,约修亚轻轻握住恋人的手,让她完全靠在自己怀中,“等到下次去格兰赛尔的时候,再让科洛丝教你一些诀窍。如果向席尔丹夫人请教的话,我想也会有很大收获。”

“嗯。亚妮拉丝经常为她的布偶缝缝补补,在针线活方面应该也不错。要是去柏斯的话就去问问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偎在恋人胸前,艾丝蒂尔温顺得像只猫。

“艾丝蒂尔。”

“嗯?”

“下次练习的时候,可不要再弄伤自己了。”

“好。”

“就算是刺绣上需要多加练习,也不要在战斗中分心。”

“好。”

“等到绣好了以后,送给我吧。”

“好。”

“我们结婚吧。”

“不干。”

“……”这一次你怎么就改词了啊!

艾丝蒂尔鱼一样灵活地从约修亚怀中滑了出来,在月色中笑得一脸狡黠:“有人和我说过,不能在男人第一次求婚的时候就答应嫁给他。”

“是雪拉姐吗?”约修亚不知道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有点咬牙切齿,不过会对艾丝蒂尔说这种话的除了她就没别人了。话说回来,艾丝蒂尔能在雪拉和卡西乌斯的双重影响下健康地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奇迹啊。

“才不是呢,”艾丝蒂尔轻轻巧巧地否定了他的推断,“是妈妈哦。”

“……不要拿母亲做挡箭牌啊。”不相信,这是约修亚的第一个想法,第二个是绝对不相信。

“是真的,没骗你。”艾丝蒂尔说着向门外走去,“老爸今晚是不是做了煎蛋卷?好香啊我肚子都饿了!”

被留下的约修亚独自坐在床边,每一根头发丝都感到深切的无力。

艾丝蒂尔果然被玲带坏了。

第三个想法。

 

 

【花嫁·艾约篇  END】

 

 

-a-

 

卡西乌斯·布莱特。剑圣,S级游击士,稀世的战略家,被银闪雪拉扎德评价为“胸襟像大海一样广阔”的男人。然而正所谓最了解你的人并非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这一串的评语加起来,似乎也不如他初入军营时死对头的一句话更能触到那个人的本质。

 

——你小子别仗着有摩尔根将军宠着就为所欲为啊!

 

 

 

似乎为了印证这个说法一样,不过一年,因为卓越成绩擢升少尉的年轻军官借着一次“事故”的由头被调往地方,看似贬职实则落个天高皇帝远的逍遥自在。其直接结果便是卡西乌斯没过多长时间就把少的可怜的事务全部推给部下,自己提着剑术老师赠予的爱刀,仗剑携酒闯荡江湖去也~

 

风的足迹几乎遍布了塞姆利亚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剑圣”的名号从无到有,再到后来成为旅行者们讲述的故事主人公的原型。然而本人对那些口口相传的故事似乎并无兴趣,如果问他旅行时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百分百会说——

 

“当然是娶到了你妈妈。”

 

已为人父的不良中年对着自家女儿亮晶晶的朱红色大眼睛,嬉皮笑脸地回答。

 

“当初我可是一见到莱娜,就完全被她吸引住,一步也走不动了啊。”

 

 

 

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嗯,其实也没错。

 

 

-b-

 

“我原来以为帝国的葡萄酒是最好的,现在看来,卡塔庄园的酒还要更胜一筹啊!”

 

“帝国的酒虽然有名,要论口感味道还是我们的好。小伙子有眼光!感兴趣的话,你就一直留到今年的酒酿出来的时候吧。新酒虽然不像旧酒那么醇厚,可那份清爽品起来也别有味道。”

 

“哈哈,荣幸之至!”

 

大半年的旅行生活后,卡西乌斯的脚步在卡尔瓦德共和国停了下来。与其说是和里迦·卡塔不如说是和卡塔的葡萄酒更投缘,于是用游历四方的故事和天生的亲和力换来庄园主的亲口邀请,每日餐桌上来自大陆各地的奇谈怪事层出不穷,而晚饭后两人通常开一瓶红酒在夜空下谈天说地,话题下至什么气候最适合种葡萄上至古塞姆利亚人用不用导力,兴致上来的时候常常争论得脸红脖子粗,而要不了多久便会两杯一碰握手言和。

 

这个时候,庄园主的长女莱娜总会坐在旁边听着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各抒己见海阔天空,抿起嘴角安静地微笑。

 

而白天的时候卡西乌斯也没闲着,一边帮忙学习照料葡萄的技术一边巡视四方驱赶馋嘴的小魔兽,很快就成为干农活的一把好手,而某日打退大群糟蹋土地的草地田鼠这件事更是在全庄园人心目中树立了光辉灿烂的高大形象。

 

英雄美女的故事无论在哪里都不会过时,妇女们饭后的谈资变成这两个人是怎样的般配,少女们开始调笑“莱娜为卡西乌斯先生做的便当都比别人的多呢”,青年们个个摩拳擦掌,誓要保卫卡塔庄园最美的明珠。

 

 

 

“嘻嘻,”庄园主的小女儿莉莉蹦蹦跳跳地跑到卡西乌斯面前,双手背后转了个圈,低声说,“过几天就是七夕……你要送姐姐什么生日礼物?”

 

 

-c-

 

卡尔瓦德历的七夕和葡萄收获的时节正巧同天来临,卡西乌斯站在田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各色衣着在葡萄架之间穿来穿去。汗水成串的滴落,然而人们只是大笑着忙碌着,似乎浑然不觉天气的躁热。

 

从旁人手中接过收割的小刀,卡西乌斯挽起袖子加入采摘大军。然而成熟的藤蔓比他想象得还要坚韧,来回割了几次,墨绿色的汁液流进甲缝,散发出清香与苦涩混杂的香气,葡萄却仍然半断不断地耷拉在架子上。青年直起身挠挠头,认真思考了一下直接换用迅羽上阵会不会效率更高,而后垂头丧气地放弃,收不到葡萄事小,要是不小心砍倒了这一串葡萄架,那可就糗大了。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剑圣也有不会做的事情?”白裙的少女悠然走过,侧头,笑容俏皮安静。

 

“莱娜,你怎么知道那个称号的。”卡西乌斯摸摸鼻子,“说真的,我觉得收割葡萄这回事,说不定比剑术还要难。”

 

“其实不难的。”莱娜扑哧一声笑出来,骄傲地半仰着脸翘起嘴角,却用余光偷看他的神情,“给我一点好处,我就教你。”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褐发青年眼睛一亮,“你教我收葡萄,我送你一份惊喜。”

 

少女带着研判的神色上下打量一回,好像决定相信他一样拿出自己的小刀,放慢了动作给他演示。卡西乌斯似懂非懂地缓缓点头,学着莱娜的样子一手捉住葡萄串顶端,一手切开相连的茎叶。可终究还是不得要领,没办法像她一样轻而易举地割断藤蔓。

 

莱娜凑到他身旁,双手重叠上他的手掌,为他调整切下去的角度。莱娜的手比他的小很多,掌心下缘轻轻摩挲在他的手背上,有薄薄的水汽。葡萄架旁一缕暖暖的风,淡淡飘溢开的甜香不知是来自成熟的果实还是少女的发丝。

 

“就是这样了。”

 

卡西乌斯回过神来的时候莱娜已经退开两步,弯腰在他的藤条箱里放入刚刚采摘的一串葡萄,转过身挥挥手。

 

“妈妈在叫我……别忘了你的惊喜!”

 

卡西乌斯目送那袭白裙消失在熟绿色的藤叶之后,刚刚回身准备动刀,却见一双黝黑大手直伸过来,干脆利落地割走了自己的目标。

 

“小子,来比一场怎么样?”

 

里迦·卡塔单手托着那串晶莹纯紫的葡萄,似笑非笑地提议。

 

 

 

事后,卡西乌斯对那场比赛的描述是“丝毫不逊于单挑古代龙的艰苦”。虽然只看过莱娜的几次示范,可具有极强学习能力的青年把剑术的技巧用在这把收割用的小刀上,手法起初青涩渐渐纯熟又渐渐精妙,小刀在指间旋转圆通如意,利落迅疾的动作丝毫不比习作多年的老手差。

 

而另一边的庄园主丝毫不肯示弱,连自家女儿来送饭的呼唤都充耳不闻,直直拿出吃奶的劲头一割一放一放一割,手上忙个不停眼睛也不忘偷瞄一下卡西乌斯的藤条箱,看到比自己的少就蔑然一笑,看到比自己多便撇着嘴角重重哼一口气,回身以后动作又加快了几分。

 

午休时庄园里其他的人都凑到一旁的树荫下,话题从一开始的激赏赞叹到后来的打赌坐庄,押手法老练的里迦先生的有之,押年青力壮的卡西乌斯的亦有之,议论纷纷好不热闹。

 

夕阳西下的时候还是庄园主先收割完自己那一垄,沉重的藤条箱堆得冒尖,饱满的葡萄粒映着落日的柔光,颗颗美得诱(度)惑。

 

他用鼻子哼了一下,想着那小子怎么能跟农场老手比肩,然而还没等直起身子,另一个藤条箱重重地落在旁边的土地上,里面葡萄满满一点也不比他的少。

 

“这样可以吗?”卡西乌斯擦了把汗,笑呵呵地面对一脸阴晴不定的庄园主。

 

“还没完呢。”里迦先生半咬着牙喘粗气,“莱娜,去把这两箱葡萄都摘下来,我要数一数到底是谁的多。”

 

“爸爸!”莱娜笑着抱怨,“这怎么能数的清楚。”

 

“数不清楚也要数,”庄园主脖子一耿,“比赛必须要有个胜负才行。”

 

 

 

后来那两箱葡萄当然还是没有数,因为它们马上就被倾倒在巨大的木盆中,和其他的葡萄兄弟混在一起,再也分不出来了。

 

农人们围着木盆站了一圈,虔诚地感谢空之女神恩赐的一年风调雨顺。庄园里所有未婚的少女脱去鞋袜跳进木盆里,白皙的赤足踏上熟透了的葡萄粒,立刻染上明艳妩媚的色彩。飞溅的葡萄汁液一次次打断夕阳的光环,女孩子们合着节拍在盆中嬉笑跳跃,轻盈柔美如穿花蝴蝶。

 

而他只是看着她。看淡紫目光微笑流连,看纯白裙裾回风落雪,看阳光与风孕育的窈窕身段,仿佛精灵舞蹈翩跹。

 

仪式结束后他将她抱出木盆,庄园主从他们身边重重走过,鼻翼呼扇如风箱。卡西乌斯勾起嘴角的小小自得,低头吻上少女唇边的果香。

 

“莱娜,”青年的声音在怀中的狭小空间低低荡开,“晚上送你的生日礼物,一定要收下。”

 

“还不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吗?”依旧沉浸在方才舞蹈的欢乐中,莱娜咯咯笑着,胸脯微微地一起一伏。

 

“不能。”夕阳中真红色眼眸闪过一抹光。

 

 

 

晚宴上农人们点起了篝火,上个秋天酿成的葡萄酒香飘四野,所有人一同举杯庆贺丰收,也祝福着古老传说中一年一会的真挚爱情。

 

卡西乌斯叫住与女伴手拉手跳着圆圈舞的少女,迎着她询问的眼神将合拢的双手徐徐打开。

 

“之前答应过的,生日礼物。”

 

以双手做成的礼盒中是一段葡萄藤,纤弱细嫩的藤蔓编绕成指环,一颗青紫交错的小葡萄编织其上浑然天成,娇小而饱满的颗粒映着火光,在青年宽大的手掌中,说不出的圆润可爱。

 

莱娜颇有些讶异地看着这枚指环。卡西乌斯来的时候葡萄早已长成,他是在哪找到这段初初抽叶的嫩藤,和这枚尚且半生的葡萄?被剑柄磨砺出薄茧的手指,又是费了怎样的心思,才让这稍用力便会折断的藤蔓,生成毫无瑕疵的圆环?

 

“生日快乐,莱娜。”他单膝跪地,抬眼时目光虔诚如朝圣,“愿意收下它吗?”

 

篝火将少女的脸庞染上绯红的光晕,莱娜又羞又恼地瞪了一眼周围起哄的女伴,眼波赧然流转良久,最终却还是轻轻地点了下头。

 

 

 

-d-

 

——呐,艾丝蒂尔,你知道七夕的传说吗?

 

——那是什么?

 

——是来自东方的故事哦。传说有一对夫妇被分开后每天都在思念对方,他们的深情感动了天地,所以在七夕的夜晚,喜鹊会飞来为他们搭一座桥,让这对夫妇可以相会。

 

暮色初降,莱娜抱着女儿坐在葡萄架下。那根葡萄藤是艾丝蒂尔五岁生日的时候卡塔先生千里迢迢送来的礼物,虽然因为水土不服所以连第一年的冬天都没熬过去,但是在那个七夕的夜晚,葡萄藤还是蜿蜒出优美的弧度,小小的叶子发散着淡淡的草木清香。

 

艾丝蒂尔刚刚自神秘森林满载而归,尽管听着草丛中的虫鸣还是颇为心动,但限于体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未逮,所以只能难得乖巧地坐在母亲怀里,任她拿起蘸了水的软布为自己擦拭满是汗渍的脸庞。

 

卡西乌斯曲肘倚在窗边的橱柜上,手中托着一杯葡萄酒,无声微笑着看向院中的母女二人。

“艾丝蒂尔,有一件事你要引以为鉴哦,”莱娜微微侧着脸,音量控制得不大不小,“如果有男人向你求婚,不可以在第一次的时候就被骗走。”

 

屋子里突然传来什么人被呛着的声音。

 

母亲怀抱中的小女孩呼吸均匀笑容甜美,早已酣然入睡,还没完全褪去婴儿肥的小手举到半空中抓了两下,不知是梦到了后院池塘中的大鱼还是神秘森林里的甲虫。

 

会心一笑,莱娜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女儿胖嘟嘟的脸颊,抬眼时视线正对上木屋内那双石榴石一般的眼睛。

 

他向她举起酒杯,卡塔庄园最好的葡萄酒晃出微暗的紫色光泽,有如梦境。

 

-e-

 

他向她举起酒杯,卡塔庄园最好的葡萄酒晃出微暗的紫色光泽,有如梦境。

 

“生日快乐,莱娜。”

 

相框中女子的笑容安静美好,在斗室中铺开一地月影溶溶。

 

 

【花嫁·卡莱篇  END】

 

注:卡莱篇场景有借鉴电影《云中漫步》。

4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3 thoughts on “[约修亚x艾丝蒂尔;卡西乌斯x莱娜][空之轨迹]花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