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之轨迹][库洛里恩][R18]Double Risk

前几天看了cipheer太太的涂鸦http://cipheer.lofter.com/post/40d956_3f80fee,萌得我鼻血流满地,顿时脑补了三千字小黄文——好吧虽然写出来有六千字但实际上有肉的部分也就两千字左右【。

假如库洛平安归来,回归VII组,学园祭时两人穿着女仆装戴着兽耳在教室来了一发【。

比起肉,恶趣味和调戏更多一点,不好吃瘪怪我【。

今天对VII组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他们作为二年级生参加学园祭的第一天,也是他们在士官学院的最后一个学园祭。

米莉安一大早就兴奋地睡不着了,她在宿舍里转了一圈,先后把尤西斯和马奇亚斯以她“特有”的方式叫醒,在确认了已经起床的人员后,决定把目标转向那个赖床已经成为常态化的206室的主人。

米莉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开206的大门,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蹦到床上,坐在那堆隆起的被子就是一阵猛晃,“库洛~~~~库洛~~~~~~~起床了!!”

“啊……”一阵萎靡不振的拖长音,库洛从被子里伸出头来,揉揉眼睛,“怎么……是米莉安啊……”

“快点起床去准备学园祭啦!”米莉安抓起被子一把抖开,却看到被子下面还躺着一个人,而且因为突如而来的亮光和冷空气往库洛身边缩了缩。

“里……恩?”米莉安眨了眨琥珀色的大眼睛,“原来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去教室了。”

“……嗯……”被米莉安吵醒的里恩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几分钟后才意识到眼下的情况有多糟糕。

三个人在206里面面相觑,里恩尴尬得连说话都结巴了:“米、米莉安,我、我昨晚和库洛讨、讨论今天学、学园祭的细节,所、所以……”

“嗯?我什么也没说啊?”小小的少女露出纯真的笑容,里恩顿时觉得心里一块大石落地了,可下一秒米莉安的眼神就变得危险起来,“你们今天要无条件地请我吃东西,否则我现在就叫大家过来咯?”

错估米莉安的腹黑程度是另外两人在学园生活当中最大的失败。

继去年的演唱会,VII组今年又策划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项目,那就是反串的执事女仆咖啡厅,并且,穿女仆装的男生们还要戴上兽耳。当已经毕业的前文学部长桃乐丝听艾玛说起这件事后,立刻向帝国时报的主编告假两天火速赶回托利斯塔,并打算两天的学园祭都赖在VII组的教室不走。于是VII组众人只好边招呼桃乐丝边做着开张的准备。

“哇,女生们穿执事服很不错呢,让我这个教官也心花怒放了啊。”莎拉看着自己班里的女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穿着三件套从用布帘做成的简易更衣室里走出来时,不禁鼓起了掌。

“我还是觉得应该束一下胸比较好……”艾玛把眼镜摘下来,拿出手绢来擦了擦。

“那易装就没有意义了哦,保留性别特征才是亮点啊!”莎拉向艾玛抛了个媚眼。

艾玛戴上眼镜又看了看大家,“话说,劳拉穿男装果然合适啊。”

“嗯,很帅气,一定会吸引很多女生光顾的。”

听到菲的赞美,劳拉不好意思地脸红了,“大家也挺不错的啊,既可爱又帅气。”

“男生们,”劳拉朝另一个帘子看过去,“你们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

“马、马上就出来!”说话的人是艾利欧特,过了一会儿,他就穿着一套黑色配白围裙的女仆装出来了,配上白色的猫耳尾巴套装,女生们的共同想法是:要是被他老爸看见肯定要被熊抱不止了,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爱了。

艾利欧特扯了扯膝盖上的短裙,“穿裙子果然还是有点不自在……”

“不不不非常合适!!!”

“桃乐丝社长??你手上哪来的导力相机??”

“哎呀,这是从报社里顺出来的。”

“社长,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不许拍照!”尤西斯抽走了桃乐丝手里的相机,三下五除二把里面的感光回路拆了出来。

“哎哎哎你不能这样啊!马奇亚斯同学的女仆装照片你不想要吗?”

听到桃乐丝的话以后,尤西斯的动作顿了一下,又把感光回路放了回去,小心翼翼地合上相机盖子。

“喂!你为什么又把感光回路放进去了啊?”马奇亚斯的咆哮接踵而至。

太好猜了啊,尤西斯……VII组众人不约而同地想。

“哦哦哦大家玩得很开心嘛?不过现在碰到了点小麻烦呢。”库洛、里恩和盖乌斯是最后走出来的,“我们刚才试衣服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套猫耳尾巴套装,可能是店家漏做了。”

“所以说我就不用戴了……”里恩以为自己能逃过一劫,没想到其他男生却齐刷刷把要杀死人的眼神投射过来,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别以为就你一个人能逃过这种羞耻play。

里恩头一次感觉到给别人温柔印象的女仆装原来穿在男人身上是这么大的杀器。

“可是现在找店家赶制也来不及了,不到半个小时,学园祭就要开始了。”亚丽莎托着下巴苦恼地思索着。

“这还不简单?”一直蹲在艾玛脚边默不作声的黑猫赛丽奴跳上了课桌,对众人摇了摇尾巴,“没有耳朵和尾巴变出来就好了。”

“赛丽奴,不是你说的不能随便在人前使用魔女的法术吗?”

“只是变一个小小的戏法而已,”赛丽奴又跳到艾玛的肩膀上,得意洋洋地对大家说:“这种魔法连我这个使魔都会,不用劳烦到魔女的后裔。”

“魔法?”桃乐丝推了推眼镜,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艾玛。

“啊!刚才是我在用腹语术,总之,我们会想办法的,桃乐丝社长请你出去等一下吧!”在艾玛的拖拽下,在场的不知情人事勉强是被清出场了。赛丽奴走到里恩面前,用猫爪碰了碰他的脚尖,一阵白光过后,里恩头上长出了黑色的猫耳,身后的黑色长猫尾上还系着和赛丽奴尾巴上一模一样款式的铃铛。

“赛丽奴,怎么还会有铃铛和蝴蝶结?”

被里恩盯得发毛的黑猫讪讪道,“因为,系铃铛会比较可爱啊,而且我是照着我的样子变的……”

赛丽奴,good job!趁里恩不注意,库洛偷偷对赛丽奴竖起了大拇指。

“赛丽奴,这魔法的持续时间有多长?”

“过了一天就会自动解除。”

“啊??要这么长时间?”

“很长吗?”赛丽奴狐疑地看着里恩,“你们让店家赶制道具再怎么快也需要一天时间吧?”

“说、说得也是……”里恩认命地垂下脑袋。

莎拉击了两下掌,“好啦好啦,你们快点出去收拾收拾准备开张了,赶制道具的事就教给我这个班导吧。”

VII组的反串咖啡厅不出意料地收到了学生们的广泛好评,许多来光顾的学生都把手里宝贵的选票投给了他们,而其中最受欢迎的女生和男生分别是劳拉和艾利欧特,当然,其他人也拥有了自己的稳定粉丝群。

里恩看着教室里忙碌的同学们,对站在他旁边的库洛叹了口气,“唉,库洛,你给我们做的裙子太短了,为什么只有你和盖乌斯穿的会那么长啊?”

“千篇一律的东西客人看多了会厌烦啊,只有花样百出才能吸引别人的眼球吧?”库洛头上戴的兔子耳朵随着他说话的动作摇晃起来,“现在看来做成这么短正好合适,否则你的尾巴要从哪里露出来啊?”

看着里恩嘟着嘴一副无法反驳的憋屈表情,库洛暗自得意,特意把给里恩穿的裙子做成超短裙还真是有先见之明,白皙紧实的绝对领域在自己眼前晃过来晃过去简直是绝佳的风景啊!

由于午后的客流量暴增,学园祭的第一天结束时大家都累趴了,里恩又自发自觉地揽下了打扫的活计,一个人在被夕阳浸润成暖黄色的教室中收拾场地。

“哟,后辈君,还没回宿舍吗?学长我带了慰问品来咯!”库洛一手提着汉堡,一手提着饮料,嘴里叼了一根狗尾草出现在教室门口。

“明明留级了还敢自称学长,”里恩白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在最忙的时候开溜了,结束了也一直拖拖拉拉不来帮忙收拾。”

“我这不是帮你去买晚餐了嘛。”库洛蹭到里恩身边,抢下他手里的扫帚,换上食物,“听话,吃完再打扫啦。”

“唔……”经库洛这么一提,里恩也确实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在咕噜噜地抗议了,他打开汉堡的包装纸,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里恩,嘴角沾到番茄酱了哦。”

“呃?哪里?”里恩伸出舌头沿着嘴唇舔了一圈,那样子就好像一只真的猫咪在进食似的,让人觉得他倍加可爱。等库洛意识到时,他已经伸出一只手,用大拇指擦掉里恩嘴角的番茄酱,然后把手指放到自己嘴里舔了舔,“已经弄干净了。”

看着库洛突然认真起来的眼神,里恩觉得内心有些慌乱。现在这个气氛,如果不做点什么,两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尤其是在随时可能会有人进来的教室里。

里恩闪躲着库洛的眼神,准备去拿扫帚继续打扫时,却被库洛抓住了手腕,圈在了库洛和几张课桌拼成的餐桌之间。

猛兽在准备捕猎时,一般都不会发出太大的响声,一旦库洛一反常态闭上了他那张整天耍花腔的嘴,里恩就知道,对方要来真的了。

“做这种打扮在我面前晃了一天,你还真是一点自觉都没有,是不是没把我当个健康的男人看啊,里恩?”

“这种打扮还不都是你出的主意!”里恩有些气愤地回嘴,但随即话语却被一个深吻堵住了,而且对方还在用手揉他那对猫耳!

平时要是普通人的身体,里恩绝对没有这么快进入状态,但这种类似被顺毛和温柔爱抚的舒服感,让他很快丧失了推拒的力气。四片唇瓣分开时,里恩擦了擦嘴角被带出来的一条银丝,脸红地低下头去。

“里恩,我们来做昨晚没能继续下去的事吧?”

“可这里是教室,我们还穿着女仆装……”

“女仆装的裙子正好遮着,也不用脱掉上衣啦,这样有人来了也可以马上恢复原状。”库洛用嘴抿着里恩头上的猫耳,一只手则轻轻地捏住了翘起来的尾巴,“不想要吗?里恩。”

被人掌握住弱点的里恩顿时真的像炸了毛的猫咪,头发的黑色渐渐褪去变成白发,还有相同色系的尾巴和耳朵,也跟着一起变成了白色。浑身散发不详黑气的里恩一把将库洛推倒在桌子上,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库·洛·前·辈?”

“等等?!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换地方啊??或者等下次……”库洛可不想为了吃一次可口的猫耳女仆装学弟而弄丢性命,毕竟道具和裙子的都是可以轻松买到的嘛。但里恩看起来就不是那么想了,库洛觉得他把这两天的怒气都积攒了起来就等这一刻爆发,只好认命地闭上眼睛准备承受爱妻铁拳。

过了很久,拳头并没有如库洛所想那样砸到他脸上,他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里恩正用双手不停地挠拨他还叼在嘴里的狗尾草,样子非常专注。

连习性都变成了猫啊,魔女一族的法术真是神奇。不过,放弃了这次绝佳的反抗机会,接下来可没那么容易逃脱了,后辈君。库洛含着草根,用嘴唇和牙齿让狗尾草左右晃动,果不出所料,里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坨毛茬茬,两眼好像在发光。

此时不做更待何时?库洛把手伸到里恩的裙摆下面,手指勾到内裤边,很容易就把它脱下来了,毕竟那么长的尾巴根本不可能整条塞进内裤里。库洛估计早在里恩当服务生的时候,内裤就几乎丧失了它原本的功能,只是一片可有可无的遮羞布而已了。

正这么想着时,库洛头上戴的兔耳被里恩一把抓住,少年的眼睛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不许动!给我乖乖停下!”

“好好好,不动就是了。”库洛一口吐掉嘴里的狗尾草,揪住里恩的围裙把他拉近自己,用满口清新的青草味代替了回答。他边吻着里恩,边用手在长出尾巴的尾椎骨附近爱抚,直到看见里恩头上的两只耳朵软趴趴地垂了下来,才拿起桌上用来做番茄果冻的原料之一:魔兽明胶,涂在手上,往里恩的后穴探去。

手指才刚刚进入一节,里恩就发出了舒服的哼哼声,库洛也欣喜地看到他的发色又慢慢恢复成了黑色。按照这个节奏进行下去不会有错,库洛想,于是他很快又加入了一根手指,并愈发往深处游走。

即使猫化的身体敏感度比人类高出不少,但是里恩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他对当下的情况还是非常清楚的,这里可是随时都会有人进来的教室,可他无法抗拒库洛的亲吻与爱抚。因为怕有人进来,两个人都没有脱衣服,但单单只是脖子这样被库洛舔舐,里恩就已经颤抖得不行,更别提被衣物遮盖住的其他身体部位了。

“里恩,这里是不是很舒服?”说话的人故意曲起手指按压了里恩肠道里那一小点凸起,激得少年身后的尾巴又竖了起来。他发着抖蜷缩进库洛怀里,小声地嘟哝着什么。

“里恩,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闻言里恩头上的耳朵抖了抖,他把埋在库洛肩膀上的头抬起来,面红耳赤地看着库洛,“我、我说,和库洛你在一起,很舒服……”

“是吗?接下来会让你更舒服的。”库洛把手指从里恩体内抽离,两手在裙底下分开里恩的两边臀瓣,摸索着把自己的茎体对准里恩的秘穴插了进去。

“库、库洛,太深了……不要一下子……”

“明明是你自己先推倒我的啊。”

“唔……”

两人现在的姿势怎么看都像是里恩主动挑起的,不过这也是最方便和安全的姿势,两人结合的部位被裙摆和荷叶边遮挡掉不少,至少里恩看不到自己因为库洛的挑逗而高高抬起头的情欲。

“你不是一直想在上面吗?今天我们就换个姿势,自己动动看?”看着一脸坏笑的学长,里恩真想再次神气合一把他揍得满地找牙,可现在充血的脑子里只想求人给予他安慰和爱抚,他只好小声地和库洛咬耳朵:“我、我不会……”

“真是的,尽会撒娇。”库洛揉揉里恩的耳朵,“我们一起来?我会帮你的。”

“怎么帮?”

“嗯,就像这样吧。”库洛双手钳住里恩的腰往上抬了抬,然后立刻松开手,失去助力的身体受到重力作用往下落,连带着把库洛的性器吸到更深的地方。

没有给里恩休息的机会,库洛自己也耸动腰部,帮助里恩更好地用那里吞吐他的性器。用来润滑的魔兽明胶混合着肠液和前列腺液把两人的大腿和裙子濡湿了一大片,在激烈的动作中,里恩围裙的肩带有一边滑了下来,库洛干脆撕烂了围裙下面的衬衫,把里恩放倒在课桌上,边吻着他胸口的伤疤边猛烈地进攻他的敏感带。

被快感袭击得快要失去理智的里恩双手无助地在空气中划动,被库洛一把抓住紧紧扣着手指压在了课桌上,但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后辈君仍似不知足般,尾巴无意识地一下又一下搔刮着库洛的大腿。库洛抓住那条不安分的长尾巴,用尾巴尖端的绒毛去扫尾巴主人的脖子和胸口。这下里恩可是彻底投降了,上面被挠痒痒,下面则是一次比一次更剧烈的顶撞,他满脸通红,好不容易才在喘息的间隙说出一句不完整的话来,和着尾巴上系的铃铛有节奏的响声,在库洛听起来特别悦耳:“库洛……我……我要射了……”

其实濒临释放边缘的库洛也很难受,他强忍冲动,含住里恩毛绒绒的耳垂对他说:“我也是……我们一起……”

“啊、啊……嗯唔……”在库洛对敏感点快节奏的捣弄下,里恩很快就冲上了快感的顶峰,然后他的视野迎来了一片白浊和腥膻味。

腥膻味?里恩定了定神,才发现对方把精液射到了自己脸上,从搭在嘴边还未完全疲软下去的性器来看,库洛搞不好是想射在自己嘴里,只是没来得及。

“库?洛?前?辈?”看见里恩的头发又慢慢地变白,库洛赶紧拿起一块布帮他擦脸,“我可爱的后辈君不要生气好吗?因为射在里面会很难清理,所以……”

“这不是理由!还有你刚才拿给我擦脸的是抹布!”

“……”

完了,库洛·阿姆布拉斯特短短20岁的人生就要在这里终结了吗?库洛头上的假兔子耳朵好像有灵性一样,也跟着他的头耷拉了下来。在等待后辈君制裁的时候,库洛悄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结果被他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等等?里恩,你的耳朵和尾巴不见了。”

“嗯?啊,真的,”里恩摸摸自己的头发和屁股,猫咪的特征都没有了,“魔法的时效过了吧。”

这么好用的魔法下次一定要再使用一遍啊赛丽努!买多少牛奶给你喝都可以哦!

“既然恢复原状了我们也可以回宿舍啦,”库洛走过去若无其事地搭上里恩的肩膀,“来,把女仆装脱下来吧。”

里恩斜眼看着不怀好意的人,一脚把他踹出了教室,当晚路过第三学生宿舍的人都说看见一个cosplay男人边哭边蹲在宿舍门口洗衣服,还以为是什么特别节目呢。

库洛望着满天繁星,想起薇塔说过的一句话——魔女的后裔在使用魔法时本人要承担双倍的风险,可这风险怎么就转嫁到大爷他头上了啊!

“库洛,我给你拿咖啡来了,休息一下吧。”

“哦哦哦这时候能喝到雪伦小姐亲手泡的咖啡人生不能更美好了!”库洛急急忙忙接过来喝了一口,下场就是被烫到嘴。

“真是的,你是猫舌头嘛?”

“嗯,我不是,但某人好像是哦?”库洛笑得促狭,凑到里恩眼前,“边红着脸边吐舌头的样子真可爱。”

“库洛,你!……”

于是,第二天的学园祭,其他班的学生在VII组的反串执事女仆咖啡厅没能看到库洛的身影,而大家都以为他又偷懒去赌马了。

魔女一族的法术,以后还是不要在人前乱用的好。

——fin——

14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