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伊德][里恩][全0]Dig

题目有很多种意思,写作挖掘读作欣赏【。千粉福利,接受恶梦君点单,写两个挖掘机在战斗中产生友谊,互相欣赏的故事(谜)写着写着又超字数了,大概两三章内完结,有明显的罗艾、罗诺,其他的CP自由心证,有剧透。

把最后一个木制的晒衣夹夹在晾衣绳上以后,罗伊德后退一步,看着在支援科大楼楼顶天台上,随风上下翻飞的众人的衣服和床单被套满意地点了点头。黑猫柯贝走过来在他的靴子上蹭了蹭,在得到主人之一的亲昵抚摸后,跳上高处的那一小块专属空地,独自在阳光下打起盹来。

罗伊德把盆子拿下一楼放好,走到餐桌旁享用起简单的早餐来,桌子上则放着写满各种字体的便签条。

我今天和一科科长去雷米菲利亚公国公干,两三天后才回来,不用做我的晚餐。——科长

罗伊德罗伊德,我去上学了!——琪雅

Leader,索尼娅司令让我去警备队训练新队员,我先过去啦,顺便帮你探探诺艾尔的口风。——兰迪

唉——看到这里,罗伊德就不禁烦恼起来。他想起三年前众人前往碧之大树时,在梅尔卡瓦九号机甲板上与诺艾尔互相交换狗牌的事了。其实,处在生死攸关的当口时,罗伊德并没有想得太多,他认为这只不过是士兵之间互相交付信任与性命的一种方式,而且他也并没有把坚强的曹长纯粹当做一个女孩子对待。战场上不分性别,只有战友和敌人,他觉得自己与诺艾尔·希卡就是这样的关系,没想到却让对方误会了。

罗伊德又叹了一口气,看到了离他最近的那张淡绿色便签条,那是艾莉的留言。克洛斯贝尔光复以后,身为前市长外孙女的艾莉·麦克道威尔比以前忙碌得多,不仅仅是因为身份特殊的原因,还有她作为政治家族出身的独到眼光,在重建克洛斯贝尔的工作里,她的地位显得尤其重要。

罗伊德,今天如果没有什么任务需要出动的话,我要到市政厅里处理一些公务,麻烦你到图书馆去协助馆长整理那些好不容易被找回来的稀有书籍吧。今天的公务不算很多,晚上应该可以准时到龙老饭店赴约。——艾莉

说起来真正算是确立了七八成恋爱关系的,应该是艾莉。可罗伊德总觉得自己在哪方面差了一点,所以到现在也不敢真的把两人的关系更往前推一步,两人约会时最亲密的接触也只不过是接吻,接下来的……哎,总之他目前还没有勇气对麦克道威尔议长大声说出“我非常地爱艾莉请放心把您的外孙女托付给我我会好好照顾她的”这种话来。

最后是缇欧的便签:约拿让我帮他去修复IBC的数据库,可能这两天都不会回支援科了,请不要忘了帮我买明天会发售的咪西新周边。——缇欧

嗯,这种寂寞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只有自己一个人像个家庭主妇一样,干完家务活以后无聊地躺在沙发上睡觉?

不行不行,艾莉不是说图书馆馆长需要帮忙吗?等会儿收拾好了就过去看看吧。

罗伊德推开图书馆的大门,本应该在前台笑盈盈的接待小姐居然不在,图书室的门大开着,罗伊德顺着人声走了进去。

只见花花绿绿的书本在地上堆得到处都是,几位图书馆管理员戴着手套,或蹲或站,把书递给坐在梯子上的接待小姐,馆长则拿着笔在本子上记录着书籍信息。

由于坐得高,接待小姐是第一个发现罗伊德的人,“欢迎光临,罗伊德搜查官。”

“喔,终于来了吗?罗伊德搜查官”馆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罗伊德跟前,把纸和本子塞到他手里,“艾莉小姐跟我说过你今天会过来帮忙,正好我还有急事要去教会的主日学校,那么从现在开始就麻烦你了,再见。”

看着一溜烟小跑出去的馆长,罗伊德只能在心里吐槽你还没告诉我具体是要怎么做做什么啊馆长先生!

“罗伊德搜查官,”一个甜美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接待小姐微笑着对罗伊德说,“只要把那几位管理员整理好的书籍名称按类别填到你手上的本子即可。”

“啊,原来如此。”罗伊德看了看接待小姐,“不过我想和你换一下位置,由你来记录名称,我负责把书放到书架上。”

“为什么?”接待小姐歪了歪头。

“因为坐在那么高的梯子上不太安全,体力活就交给男士做吧。”

“哎呀,真是谢谢你了,罗伊德搜查官对女性真是体贴。”接待小姐脸微微一红,“果然如传闻所说啊。”

“什么传闻?”

“没什么,那我们这就开始工作吧。”

没想到热心的克洛斯贝尔读者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把在被埃雷波尼亚帝国占领时期扔掉的藏书找回大部分,连一级搜查官都要被他们感动,不但在中午之前帮管理员们整理完了所有被找回来的藏书,还顺带着在管理员们去吃午饭时自己一人帮忙整理了最近归还的书籍。

晴朗的盛夏午后,窗外的天空蓝得清澈,安静的图书馆里只有轻轻飞扬起的细小尘埃,翻书的声音和笔尖摩擦在纸张上的声音交替响起。罗伊德自己似乎也被这恬静的氛围感染,导致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踏进了这间图书馆。

直到面前的还书登记本被阴影遮住,他才抬起头来,“您好,请把要借的书给我……等等,你是……!雷克特·亚兰德尔大尉??!!”

行动代号“稻草人”,或者说是隶属于“铁血之子”,埃雷波尼亚帝国政府二等书记官,帝国军情报部特务处大尉,拥有许多头衔的红发青年戴着墨镜,穿着一身紫色便装出现在他面前。

“你来干什么?”在克洛斯贝尔被占领时期,罗伊德在各种行动中也渐渐得知了雷克特的真实身份,他不得不绷紧全身的神经警觉起来。

“哎哎,不要这么紧张,我这次只是护送一个小朋友过来,然后就没有任务了。”雷克特拍了拍罗伊德的肩膀,然后侧了侧身,让出身旁的位置。

一个穿着白色T恤,外搭暗红色无袖连帽外套的少年走上前来,“你好,有两年不见了吧,罗伊德·班宁斯先生。”

黑发少年,不,应该称他为青年了,面带浅浅的微笑,有礼貌地向罗伊德打招呼。罗伊德没有忘记这个曾经作为他敌手的少年,那是两年前他与丽霞联手击败的对象,行动代号“灰之骑士”,由埃雷波尼亚帝国派遣来镇压克洛斯贝尔的,帝国的“英雄”——里恩·施瓦泽。

罗伊德觉得今天大概是克洛斯贝尔光复以后他渡过的最艰难的一天,支援科的伙伴们不在身边,他没有信心能独自一人对付“稻草人”和“灰之骑士”。“罗伊德先生?”见罗伊德的脸色刹那间似乎经历了好几个春秋,里恩发出了询问的声音。

“搜查官先生,我都让你不要这么紧张啦!”雷克特又拍了拍罗伊德的肩膀,“里恩,我就陪你到这里了,接下来你自己能搞定吧?”

“嗯,谢谢你,雷克特,你先去忙。”

被两人的对话搞得一头雾水的罗伊德目送雷克特离开以后,紧紧地盯着里恩,“……说吧,你特地跑到克洛斯贝尔来,还有什么没了结的事?”

“罗伊德先生……”

“叫我罗伊德就好。”

“好吧,罗伊德,”里恩清了清嗓子,“只是想找你聊聊不想让雷克特他们知道的事。”

黑发青年的外貌与两年前看起来并无太大差别,无情的时间似乎在他身上没造成多深的刻印,除了眉宇之间多出来的一点儿属于成年人的干练气质,他的眼神依旧是那么清澈。

“……好吧,离图书馆管理员们用完午餐回来还有一点时间,我就听你说说不想让亚兰德尔大尉知道的事吧。”

“谢谢,那么……”

“等等,有通讯打到我的艾尼格玛II上了。”罗伊德拿起了响个不停的战术导力器,向里恩做了个询问的手势,得到里恩的允许后,他转过身去接起电话。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别急,等管理员他们回来了我就过去……嗯,一会儿见。”

罗伊德合上艾尼格玛II的盖子,转过来对里恩说:“对不起,里恩,游击士协会找我有急事,可我又不能把你单独留在这里……”

“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吧。”

“哎?”

“游击士协会的急事一定和为民众排忧解难有关吧,”里恩已经很自然地开始帮罗伊德收拾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书本,“以前曾经有一位游击士给予了我人生道路上的指引,我也算是和游击士有着不浅的缘分。”

罗伊德狐疑地看了看里恩,看到对方的眼神里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坚持,只好投降,“等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回来了我就带你去协会吧。”

罗伊德带着里恩来到东街,刚看到支援的护手这块招牌时,接待员米歇尔先生的高分贝尖叫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米歇尔先生发生什么事了?!”罗伊德和里恩连敲门都顾不上就冲进了协会,只看到身材高大的褐色皮肤扎马尾的汉子泪水涟涟地躲在柜台后面。“米歇尔先生?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罗伊德……还好你来了!呜哇哇!!!!”

“总、总之,先不要哭好吗?”罗伊德翻了下裤子口袋,把艾莉送给他的手帕递给米歇尔。米歇尔一边用手帕揩着眼泪一边说:“……是这样的,乌尔斯拉间道突然出现了非常凶暴的未知种类魔兽,把两个去医科大学留学的女生堵在路上了,亚里欧斯先生又不在,只能拜托支援科……”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这种紧急事件对协会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了吧,用不着哭……”

“一想到可爱的女孩子们性命受到威胁我就……”

这时连里恩都忍不住要扶额了,“放心吧,米歇尔先生,魔兽就交给我和罗伊德来对付,一定会把那两个女学生安全护送到医科大学里的。”

“哎呀?这位是?”一直嚎啕大哭的米歇尔现在才注意到罗伊德身后跟着一个陌生人。

“啊……他是我出差时认识的一个朋友,今天来克洛斯贝尔旅游的。”

“啊啦啦,这样麻烦你好吗?明明是来享受假期的……”

“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

“事不宜迟,里恩,我们回支援科开车过去吧!”

“好的!”

望着两个年轻人匆匆离去的背影,米歇尔总算是把注意力拉回到正事上来了。他总觉得黑发青年的样子在哪里见过,但是又苦于记忆中没有这个人的具体信息,只好去翻柜台后面的联络本。在翻到第四本时,某一页的记录让米歇尔吃惊不小,“虽然和情报中描述的有所出入,但是那个人……”米歇尔沉吟了一会儿,“还是打个电话让亚里欧斯先生回来的时候拐到乌尔斯拉间道看看吧。”

罗伊德熟练地把支援科的车子发动,路过克洛斯贝尔车站和空港,上了乌尔斯拉间道。里恩坐在副驾驶座上,看起来有些雀跃。

“嗯……你对驾驶导力汽车很感兴趣?”

“是的,因为我自己会驾驶导力摩托车,所以就想着总有一天也要学会驾驶导力汽车。”

“要不是急着赶路,我倒可以尝试着教一下你,不过我有一位女性朋友车技要比我厉害很多,我的水平在他之下。”罗伊德看了里恩一眼,“不过,会驾驶骑神,这才是让人不能望其项背的技术啊。”

里恩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树影,用一副略无奈的口吻回答:“这种非人类的知识技术,与其说是学会,倒不如说是被强行灌输的。只有导力摩托车,是士官学院的学长手把手教会我的。”

罗伊德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下里恩的话,虽然对方算是自己的敌人,但似乎也有什么不能向他人言说的苦衷,安慰的话他没法说出来,只好沉默。

幸而两人之间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他们就在乌尔斯拉间道往星见之塔的分岔路口发现了巨型的魔兽。罗伊德一脚刹车,把车紧急停靠在路边,就和里恩提着武器向那两个不知所措的女学生跑去。

“你们二位!没有受伤吧?请退到安全的距离之外!”

“罗伊德,这个——好像是幻兽啊……”

灵脉和土地受上级时空幻属性影响扭曲空间产生裂缝,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幻兽通过这些夹缝来到了这边的世界。自从碧之大树倒塌以后,克洛斯贝尔已经有几年不曾发生这种异常现象了。

“怎么这么突然……”

“罗伊德,我用的Arcus和你用的ENIGMA II无法实现战术链接吧?凭我们两人可以打倒它吗?”

“只能试一试了,至少也要让那两个女生逃得远一点。”罗伊德拿出旋棍架在身前,里恩也拔刀摆出阵势。

即使两人曾经当过对手,罗伊德在看到里恩拔出外观熟悉的东方长剑时还是忍不住在内心小小佩服了一下。他所知的八叶一刀流派人员全是武术高手,也尝过被亚里欧斯用剑术逼到绝境的滋味,所以虽然只有两个人,他认为他和里恩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而在里恩这边看来,如果凭他们二人之力无法战胜眼前的幻兽的话,他就不得不解放鬼之力,或者召唤瓦里玛,这样势必会在好不容易恢复和平的克洛斯贝尔引起大骚动,那样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就无法达到了。

两人很快确定了分工,由罗伊德负责吸引幻兽的注意力,巧妙利用旋棍回避攻击并进行压制,而里恩则看准空隙用剑斩击对手的弱点。大约交战了几十个回合之后,里恩趁幻兽体力不支有所松懈时使出苍炎太刀斩下幻兽的头颅,但随之喷溅出来的污血立刻让里恩感到不妙。

罗伊德把幻兽断掉的头颅当起跳助力台,一把拉住了里恩连帽外套的帽子,把他扯进自己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掉不少会腐蚀人体的血液,战斗以两个人灰头土脸地抱着在地上滚了好几米远告终。

“罗伊德先生!你没事吧?”

“啊啊……”罗伊德倒抽一口凉气,沾到腐血的皮肤火辣辣地疼,“我想……大概……没事……”

“我记得我有带解毒药……”里恩爬起来翻着随身携带用来装Arcus和各种小道具的皮包,找出了一管药剂打开,“请把手伸出来让我给你上药吧!”

罗伊德看着有些手忙脚乱的里恩,叹了口气,“里恩,有没有人说过你是老好人?”听到这话,里恩停下了手上的活计,回以罗伊德一个看起来有些让人背后发毛的微笑,“难道罗伊德先生不是吗?”

搞不好真的如里恩所说,他们某些地方有些相像,不止是艾莉,缇欧和兰迪也老是这么说他……罗伊德摸了摸被包上绷带的伤口,想起来后面还有两位去圣乌尔斯拉医科大学留学的女生。
“两位小姐,你们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罗伊德朝一直躲在安全距离范围之外的两位女性走过去,却发现其中的一位居然悠闲自得地蹲在路边吞云吐雾,而另一位则在大口地吃着三明治。抽烟的那位听到罗伊德的声音以后才反应过来,“嗯?啊……我们没事,不用担心。”

一点紧张感也没有啊,更直接一点来说就是根本没觉得刚才的幻兽有多可怕,对罗伊德他们的战斗毫不关心……不过本着职业关系,罗伊德还是继续询问了下去,“需要我们护送你们到医科大学吗?”

“不需要,从这里到医科大学已经没有多少路程,我们自己可以走过去,谢谢您的好意,罗伊德先生。”吃三明治的那位三口两口把食物吞进肚子里去以后,稍微用手帕擦了擦嘴,向罗伊德颔首表示谢意。

见对方如此坚持,罗伊德也不好再啰嗦什么,只是交待了一句“尽量沿着大路走就不会有魔兽了”,然后和里恩回到车边。

“罗伊德先生,既然都来到这里了,不如你陪我去一趟星见之塔吧?到了那里,我会告诉你我此行的目的。”里恩从车上拿下一个包裹背在身上。

“可以是可以,不过导力车只能停在这里哦?去星见之塔的路太窄了,我们一般都是选择徒步。”

“没问题,你带路。”

目送两个青年离去的身影,一直在抽烟的苍金色长发女性把所剩无几的烟头摁在石板路面上,脸上浮现出笑意,“这次来克洛斯贝尔居然碰见了灰之骑神的启动者,真是意外收获。”

“还好罗伊德先生没认出我来。”刚才在吃三明治的那位女性一把拿掉头上的黑色假发,露出一头好看的粉色长发,她将垂在脸颊旁边的发丝拢到耳后,“听说副长阁下和灰之启动者达成了暂时合作关系?”

“嗯,我同意了,反正可以顺便监视他,还能通过他了解奥斯本宰相的动向。”苍金发色的女性站起来,搂过了一旁女性的肩膀,“不过真是可惜啊……我还以为启动者的鬼之力是圣痕,想把他吸纳进团成为第十三位守护骑士的。”

“瑟尔纳特总长,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但是那孩子很危险啊,稍不注意就会走上一条不归的修罗路——果然还是吸纳进骑士团先从见习骑士开始做起比较好?要么就去僧兵厅……啊,我不想看见一个好苗子落入修罗之道啊!!”

“总长!”粉色长发的女性面无表情地拿掉了瑟尔纳特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即使他走上修罗之路,那也是他的命运。照你这么说,你该不会想把‘蛇’那边的人都挖过来吧?”

“某种意义上来说,结社的人与我们并无本质区别。”瑟尔纳特又掏出了一根烟点着,含在嘴里,“唯一的区别大概是,我们所信奉的神不同……吧?莉丝。”

莉丝看着瑟尔纳特,久久没有说话,只是从随身携带的餐篮里又拿出了一块昆西·贝尔牌巧克力。

诨名“红曜石”的第一守护骑士,星杯骑士团总长浅笑一声,“怎么?还在对我把你从那小子身边临时调拨出差生气?”

“并没有……”莉丝边嚼着巧克力边说,“身为随从骑士,以守护骑士的命令为优先,总长阁下的命令更在其他守护骑士之上。”

“……我说你,嘴巴能稍微停停别吃了吗?”

瑟尔纳特有点后悔带莉丝出差了,为了填饱她的肚子害自己少抽了好几包烟,回到封圣省以后立刻毫不犹豫地把人还给了第五守护骑士。

就在罗伊德还在想着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两个女性的其中一个时,他们二人已经来到星见之塔下,只见里恩从包裹里拿出一个装置安放在星见之塔背靠的那块山壁上,然后把一个只有战术导力器大小的装置递给罗伊德。

“这是?”罗伊德接过那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好奇地翻来覆去看了看。

“这是我通过某个秘密渠道扣下来的导力监听装置,装置的另一头接在奥斯本宰相的办公室里。”

“什……!?”罗伊德大吃一惊,不仅是为了里恩这无异于叛国的行动,更是为了他无理由对自己的信任。

“要怎么使用是你们的事了,不过我希望罗伊德先生不要把这事透露给太多人。”里恩的表情即使到现在依然波澜不惊,看来他是早就做好这个决定了。

“……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

“一直以来,我都遵照着学长的嘱咐,不断向前,”里恩站在星见之塔的山崖边,猛烈的山风吹乱了他的黑发,“但是最近,我发现我只是不断地向前,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犹如一个迷路又茫然的旅人,走到哪里算哪里,直到某天失足摔下山崖,或被路边饥饿的野兽啃食。

“然后我想起了两年前,在克洛斯贝尔与你和毛小姐的战斗,我那时就很羡慕你们,我也认为这个东西交给你是最合适的。”

有明确的目标,有远大的理想,不像自己,到了现在仍如一个失明之人。

“我想尝试做出某些改变,罗伊德先生,你愿意帮助我吗?”里恩回过头,表情看起来既空洞又忧伤。

罗伊德想上前去安慰他,摸一摸这个比自己年纪稍小一些的青年的头,或者拍拍他的肩膀,但他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有握紧那个装置,对里恩说:“好的,请放心交给我吧。”

“万分感谢,罗伊德先生。”里恩又回复成了往常那个爽朗青年的样子,仿佛那个忧郁的青年从未存在过,“那就拜托你了。”里恩朝罗伊德伸出拳头,罗伊德也把空着的那只手握成拳,两人互相碰了碰。

“有缘再见。”里恩后退几步,脚底一用力,掉下了山谷。

“喂!”罗伊德着急地冲上前,却看到巨大的灰之骑神从山谷里缓缓上升。骑神飞到罗伊德眼前,稍作停顿,随即动力全开,往帝国的方向,加雷利亚要塞遗址方向飞去。

直到骑神化作一个小黑点从罗伊德视线里消失时,他才把那个装置收好,放在夹克上衣的内袋里。

“赶紧回去吧,艾莉一定等急了。”

——fin——

2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One thought on “[罗伊德][里恩][全0]Di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