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迪×罗伊德][全年龄][碧之轨迹]风暴眼

风暴眼

 

“痛!”

罗伊德猛地推开兰迪。

尽管两人有一段时间不见,但兰迪认为自己吻技不至于退化到会磕到牙齿或者咬到舌头的程度。坐在床边细细回味刚才舌尖的触感,他忽然明白了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罗伊德,你后面的牙怎么少了?”

从表白到现在,他们接吻的次数大概还不到两位数。不过,他还是知道正常情况下搭档应该有多少颗牙。哪怕罗伊德在蹲监狱的时候忽然开始长智齿,牙齿的总数也应该只多不少。

“越狱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捂着腮帮,罗伊德喃喃低语。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看搭档那副强忍疼痛的模样,兰迪也只能揉揉他的脑袋以示安慰。

“被国防军那群人揍的?”

“差不多,总之就是被打掉了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完全是我自作自受。”

棕发青年支支吾吾地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嗯?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怎么一脸心虚的模样?”

兰迪只是随口一问,也没往心里去。人能平安逃脱比什么都重要,至于牙齿……虽然有点可惜,不过等情况安定下来之后到医院补补就可以,假牙一样好用。

“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莫非你是怕我公报私仇去揍那些敢对你动手的家伙?”

兰迪半开玩笑地问,没想到自己一击正中靶心。罗伊德明显地僵硬片刻才回过神来。

“不、不是……”

对方慌慌张张地否定他的假设,一看就知道被他说中了心事。明知搭档试图向自己隐瞒什么,兰迪只觉得罗伊德此时的表现格外有趣。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让真相随风而去吧。

“罗伊德,你真的需要好好学学该怎样撒谎啊。这种程度的谎话连我都骗不了,将来要怎么应付大小姐她们?”

“总比若无其事地说谎然后一个人离家出走的兰迪要好。”

Leader硬邦邦的一句话直接打在他脸上,兰迪顿时露出饱受伤害的表情。

“呜哇,动不动就翻别人的旧账未免太过分了吧!”

“抱歉,刚才是我太急躁了。”叹了一口气,罗伊德继续说,“不知为什么,见到兰迪以后……我有点心绪不宁。”

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过像现在这样的罗伊德:不甘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仿佛正以一种微妙的方式向他示弱。

“是不是肚子饿了?饿肚子确实容易让人脾气暴躁。我们下楼跟大家一起吃饭吧?”

大概十分钟以前,结束短暂商谈的众人决定先在红砖亭解决午饭问题。兰迪借口要保养武器先去了楼上的房间,顺便还帮忙为理由拉上罗伊德。以两人的性格当然不可能甜言蜜语互诉衷肠,所以没说几句就直奔主题——直到搭档把他推开。

兰迪站起来伸个懒腰,正准备往外走的时候却被罗伊德拽住袖子。他刚一回头,棕发青年不知为何忽地松开手。搭档一脸茫然,似乎并不清楚自己为何要那样做。与此同时,兰迪已经嗅出几分端倪。

“最近辛苦你了,罗伊德。有需要的话,哥哥我可以为你提供无限量的撒娇名额。”

用力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兰迪坐回罗伊德身边。听他这样说,搭档低下头,有点腼腆地笑了。

“谢谢,兰迪。”

罗伊德的肩膀先碰到了他,紧接着头也靠到他肩膀上。兰迪忽然意识到,距离搭档上次主动寻求依靠似乎已过去许久。近来一段时间,反而是自己依靠搭档的次数显著增加。不知不觉间竟然习惯了被比自己小很多的leader照顾,我还真是不中用啊,他苦笑着想。

“兰迪,实际上……我有点不安。”靠在他身上的罗伊德轻声说,“不是不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只是……我也说不清楚。”

“毕竟发生了那么多超现实的事情,一时无法消化也是难免的。说实话,不少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我目瞪口呆。相比之下,我以前在猎兵团的那些经历简直正常得不值一提。”

“兰迪果然很强啊。”

稍微抬起头,罗伊德笑着对他说。

“你这样夸我可是会让我脸红的。”他毫不脸红地回答。

“一个人平安脱出,与警备队合流,保护矿山镇,阻击赤色星座……而我仅仅是从监狱里逃离便已经精疲力竭,多亏有加尔西亚和蔡特的帮助才能脱身。”

“能做到这种程度就很厉害了。”

兰迪出言宽慰道。

“带回琪雅、追查真相、贯彻自己的信念之道……我只能竭尽全力,无法保证结果如何。毕竟,能够全部实现这些目标需要近乎奇迹的力量。”罗伊德轻轻说着,声音里没有迷茫,“即使竭尽全力,奇迹也不一定发生。但是,如果不竭尽全力,一定不会成功。”

“你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还在烦恼什么?”

“不是烦恼,只是……见到兰迪之后,就觉得有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偶尔依赖搭档的感觉似乎也挺不错的。”

靠在肩头的重量有所增加,罗伊德大概是放心地把全部体重交托给他。他挪开胳膊,直接把棕发青年揽入怀中。

“不仅是肩膀,胸膛也可以借给你靠。不用客气。”

“嗯。”

两个人静静靠在一起,享受风暴眼之内的短暂安宁。

这是一种比亲吻更美妙的感觉。

“兰迪。”

“怎么了?”

“我想睡一会儿。”

“好啊。就这样睡吧。”

兰迪坐在床上,感到自己的世界前所未有的稳固。搭档靠在他身上的重量是一个全新的支点。即使风暴来袭,再无坍塌之虞。

 

 

 

后记

 

这是在同伴们聚齐以后发生的故事。

兰迪:“有时间的话去圣乌鲁斯拉医院一趟吧,给罗伊德补牙。”

艾莉:“哎?罗伊德的牙齿怎么了?”

缇欧(盯罗伊德):“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呢。”

兰迪:“是后面的牙,看不出来的。”

瓦吉(端起酒杯,闪光):“那么,兰迪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兰迪:“……”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