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洛中心][闪之轨迹]冷静优秀的我和扯淡的同伴们


“不会让任何人来妨碍的,这是我和你最后的决斗!”

他挥舞武器冲向眼前的黑发少年,正在两人即将刀刃相接的一刹那,从上空忽然传来惊恐的喊声。

“闪开闪开闪开!危险啊!”

巨大的黑影将他们笼罩。与黑影一同显现的,还有乘坐在巨影双手手掌,以及攀在机械后背上的七组众人,在他们的身边,是如同导航员一般飞行的米莉安和她飘浮在空中的白色机器。

“什么?”

银发青年站在原地,呆滞地望着从天而降的灰之骑神,上面的乘客实在太多,他一瞬间简直忘了该如何反应。回过神来的时候,身旁的旧友早就先他一步后退到了安全区域。

“喂……”

他只来得及带着抗议,无助地向里恩伸出一只手。下一秒钟,那个萧瑟的身影就从甲板上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立于他刚刚所在位置的巨大机甲。

“里恩,我们来帮你了!”

站在骑神的手掌上,亚莉莎向七组的领袖用力挥手。伴随她的喊声响起,七组众人也纷纷从骑神上跳了下来。

“呼,总算平安降落了。”

“是啊,还以为会撞上塔楼,没想到成功减速了。”

“提前给瓦利玛装了个锚真是太正确了。”

“没想到骑神的自动飞行也挺好用的嘛。”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女孩子们则围到里恩的身边,关切地上下打量他。

“里恩,你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被大家弄得晕头转向的黑发少年过了许久,才想起一件被众人遗忘的事情,“对了,库洛呢?”

场面瞬间变得寂静,众人面面相觑,接着不约而同将视线转向骑神的脚下。

“那个……从刚才起我就一直在帮他治疗。”艾利欧特一边施法一边满头大汗地说,“不过再不把骑神挪开,他估计就要不行了……”

“我有叫他闪开的。”亚莉莎在这一时无人能够发言的沉默中叫起来,“是,是他自己没有闪!”

“不,不是你的错啦,亚莉莎,骑神也不是由你驾驶的嘛。”

“总之还是先把瓦利玛的脚移开吧。”

黑发少年在众人的注视下点点头,抬起一只胳膊喊道:“瓦利玛!”

吱嘎吱嘎机械声的伴奏下,那个银发的年轻人总算从灰色巨人的脚下被大家给拖了出来。

“还有气吗?”

“我看悬。”

“还,还有一点点啦。”

“再抢救一下吧!”

“嗯,他自己也说过的,抢救的时候直到最后都不可以放弃。”

“原来他早就预见到自己的未来了。”

“什么?竟然是为了让我们努力抢救他才特意这么交代的吗?”

“应该只是碰巧吧……”

众人讨论的同时,十个导力器也同时亮起,成堆的治疗魔法被丢向倒地不起的年轻人,在大家的奋斗下,他气若游丝的呼吸终于渐渐变得平稳。

“咳咳,咳咳……”刚苏醒过来的伤员随即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淹没,“你……你们……”

“好像活过来了呢。”

“真是耐操啊,这样都没死。”

大家向他投去好奇的目光,而那个被关注的焦点则只是气喘吁吁地抱怨。

“你……们……是想谋杀我吗……”

“虽然的确是想杀你,不过刚刚真的只是意外啦。”

“咦?我们是打算杀他的吗?”

“难道不是吗?”

“可库洛是同伴啊……”

“是曾经的同伴,如今的敌人!”

“对背叛者应该施加惩罚!”

“死刑!死刑!”

“不管怎么说直接杀死他也太过了吧?”

“但是他的力量对我们来说是一大威胁啊,让他活着实在太危险。”

似乎在七组内部对这个问题产生出了一些小小的分歧,库洛眼看着面前的大家就此展开激烈的争论,感觉自己额角的青筋正在不受控制地跳动。

“别太小看人了啊!你们当我不会反击吗?!就你们会招骑神难道我不会吗!奥尔迪——呜!”

话音未落,他的嘴里已经被手疾眼快的莎朗投入一根长葱,库洛发出痛苦的闷哼,应声再次倒地。

“莎,莎朗?!”亚莉莎惊叫。

“为什么会有一根葱冒出来……”

“就是说啊,打仗时候带什么葱嘛!”

“大家不要争了。”里恩果断站出来统率众人,“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还是先彻底制服他在说吧。”

“说的没错。”

“让他自由行动太危险了,起码要绑起来啊。”

“也不能让他出声呢,出声他就会直接招来骑神,即使绑起来也可以传送进骑神逃走的。”

大家说着,将库洛团团围住,分工合作按住了他的四肢。仰面朝天躺在甲板上的银发青年因为无法动弹,只得鼓动腮帮子,嘎吱嘎吱地嚼着嘴里的葱,一边嚼一边露出痛苦的表情。

“唔……唔……唔咕咕……”

“他在说什么?”

“好像是在说‘我不喜欢吃葱’。”

“艾玛你到底是怎么听出来的!”

“不好,葱好像要被他啃完了!”

“什么?这么快?”

“亚莉莎大小姐。”莎朗微笑着向惊恐的亚莉莎递来一个藤条编制的餐篮,“请不用担心,这里还有充足的食物可以喂给库洛先生。”

“是,是吗?”亚莉莎满头冷汗地接过餐篮,翻了一翻,找出几个似乎是备给七组当午餐的三明治。

“莎朗小姐果然是准备充分呢。”

“是啊,什么都随身带着。”

“亚莉莎,快点,他好像要啃完了!”

在大家的催促下,亚莉莎慌慌张张地走到库洛的脑袋跟前蹲下来,看准他把最后一口葱咽下去的时机,把手里的三明治给塞了进去。

“呜呜唔唔咕咕……”

从银发青年的口中发出浑浊不清的呻吟,不过片刻之后,他痛苦的表情似乎舒展开来,嚼三明治的时候也不再哼哼了。

“他,他怎么了?”

“他好像在说‘味道不错’。”

“不愧是莎朗,做的三明治就是好吃!”

“谢谢夸奖。”

“等等,你们没有发现他吃三明治吃得异常快吗?”

“因为太美味了所以吃得特别快?”

“这样一来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吃完三明治了啊!”

“不能让他开口!”

“亚莉莎,快把剩下的三明治都塞进去!”

“啊?一起都塞进去吗?”

“是啊!不这样做没法减缓他吃的速度吧!”

“好,好的。”

在大家的怂恿下,亚莉莎点点头,抓起一把三明治,用力往库洛的嘴里压了下去。

“咕……”

这下子库洛的嘴里被食物塞得满满的,连发出呻吟的空隙都没有留下,他的眼角渗出泪光,以哀怨的眼神环视身边露出各种或是好奇,或是幸灾乐祸表情的七组众人。

“总而言之,暂时不用担心他会叫来苍之骑神了。”

“库洛,会被喂胖吗?”

“每顿都这样吃肯定会的吧。”

“我倒觉得他这两个月有点瘦了,多吃一点好。”

“对敌人用不着这么体贴吧!”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先把他绑起来吧。”

“等等!”马奇亚斯忽然反对道,推了推眼镜说,“先搜一下身,确定他没有偷藏什么手雷或是刀刃之类的比较好,不然就算绑起来他想逃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副班长说得有道理!”

“来给他搜个身吧。”

银发青年躺在地上,眼见七组大家面带诡异的笑容向他的身体各处伸出蠢蠢欲动的手,红色的瞳孔顿时因惊恐而瞪得滚圆。

十几只手同时在他的身上东摸摸西摸摸,那个塞满一嘴食物的人很快就涨红了脸,痛苦得直摇头。

“库洛不要紧吗?”

“好像想笑又笑不出来,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看起来有点可怜呢。”

“不用对敌人报以同情,艾利欧特。”

“对,对不起。”

在众人残忍的刻意无视之下,被非礼中的可怜人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一口喷了出来。

“噗啊……唔……咳咳……”

“哇,库洛好脏!”

“不能这样浪费食物啊!”

他一边往外吐三明治,一边呛得满脸通红,可换来的只是七组的大家摇着头的指责。

“亚莉莎,再塞一点三明治进去吧,他快要可以开口了。”

“咦?不会把他呛死吗?”

“管他呢,总比被他叫来骑神好,那时候死的就是我们了。”

“说的也是,亚莉莎你就在他身边专职负责塞三明治好了。”

“好,好的。”

被分配了专项任务的亚莉莎流着冷汗点头,恪尽职守地一个接一个往库洛的嘴里塞三明治。在亚莉莎的努力下,银发青年的嘴里很快又嚼上了许多新的食物,而七组众人也再次把视线转回到库洛的身上。

“那个……真的还要继续搜身吗?再摸下去他大概会因为吃东西时候大笑所以呛死?”

“说实话这样摸也摸不出来什么名堂,他穿的衣服实在太厚了。”

“那把他的衣服脱掉好了。”

“脱,脱掉他的衣服?!”亚莉莎和艾玛不约而同惊叫起来。

“有道理,再没有比脱掉衣服检查更保险的方法了。”

“等等!我,我不想看他,他脱掉衣服啊!”亚莉莎满脸通红地喊。

“不想看的人把头转过去不要看就好啦。”

艾玛在大家的劝说下,松开按住库洛的手,退后几步转过了头,可亚莉莎却依然留在原地红着脸抗议。

“但是我要负责给他喂三明治,不能走开啊!”

“亚莉莎你在意的太多了。”菲小声嘟哝。

“什么?这也叫在意的太多了吗?!”

“你蹲在他脑袋旁边的那个角度,内裤早就被他看到了,正好他也让你看他的内裤,这才是礼尚往来。”

“什么!”

亚莉莎捂住裙摆,从地上尖叫着跳起来,而倒在地上的库洛则一个劲地摇头,似乎拼命想要反驳什么。

“你这变态!”

金发少女高跟鞋纤细的后跟毫不留情地踹在了银发青年的脸上,他的脑袋飞向一旁,脸颊上留下一个清晰的鞋跟的红印子。

“库洛好像哭了。”

“他罪有应得!”

亚莉莎气呼呼地说着,又用高跟鞋在他的身上踩了几下,每一下都导致年轻人的喉咙深处发出闷声的呻吟。

“咕啊……咕啊……”

“库洛先生还真幸运呢,竟然在偷看了大小姐的内裤之后,又可以受到被大小姐用高跟鞋踩这样的待遇。”

“这算是幸运吗?”

“大概对库洛来说算是吧?”

“什么?!他居然这么变态!”

“亚,亚莉莎,不要激动!”

“轻点踩,才把他救活的,又要断气了。”

众人好一阵劝说,气头上的亚莉莎这才停了手,扭过头哼了一声。

“我不要负责给他塞东西了,这工作太危险,谁来替我一下吧。”

“说起来三明治好像剩得也不多了,刚刚都被他给吐了。”

“把吐出来的再塞回去吗?”

“哇,好恶心!还是不要了吧!”

“那谁那边还有吃的?”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部分人都觉得带那么多食物上战场不太可能,莎朗也只是摇头表示她所准备的午餐已经全部贡献给了库洛。正当陷入僵局的时候,米莉安有点不情愿地站了出来。

“真没办法,只好把我带的零食喂给他了!”

“零,零食?!”

“这里不是战场吗?”

在众人的注视下,米莉安一下子掏出了一大把香蕉,兴高采烈举过自己的头顶。

“看我来给他塞香蕉!”

“香,香蕉?!”

七组有人惊叫起来,但也有人小声表示赞同。

“吃完正餐的三明治再吃餐后水果,营养均衡,真是健康啊。”

“嘿嘿嘿。”

米莉安欢快地跑到库洛的脑袋跟前蹲下来,把手里粗大的香蕉用力塞进他的嘴里。

“香蕉能进去几根呢?”

“唔唔……”

库洛悲痛地一个劲摇头,米莉安看着他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一根完全不够嘛,我觉得至少可以同时塞进去三根!”

眼泪顺着银发青年的脸颊流了下来,心肠较软的几人简直不忍心再看下去。

“真是太糟糕了……”

“米莉安,适可而止吧,一下子塞太多回头香蕉会不够用的。”

“不要紧!我这里还有许多别的水果!”

少女说着,两手各捧着一个球状物高高举起。

“你们说接下来是塞苹果好还是塞橙子好?”

“米莉安,不可以!”

心肠柔软的艾玛赶紧阻止她,躺在地上的库洛闻言赶紧跟着一起点头。

“咦?不可以吗?”

“对啊,喂苹果跟橙子之前要先削皮才行啊。”

库洛点头的动作戛然而止,变成拼命的摇头。

“好的,我知道啦!”米莉安点点头,又思考起来,“苹果和橙子塞完之后,接下来是塞西瓜还是塞冬瓜呢?”

“那种东西塞进去,库洛会死掉的吧?”

“米莉安为什么你随身带着那么多蔬菜水果,我们明明是来打仗不是来野餐的啊!”

“野餐!野餐!”

看着脑袋上方热情高涨的米莉安,银发的年轻人不禁为自己即将遭遇的残酷命运泪流不止。

“接下来呢?”

“按刚刚说好的,把他的衣服脱掉啊!”

“真,真的要这么做吗?”

“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

里恩环视众人一圈,郑重地点了点头,躺在地板上的库洛以一副听天由命的虚无眼神望向天空。大家伸出手,在他的身上各处一阵拉扯,每个人的脑后都流下了冷汗。

“脱,脱不下来。”

“他的衣服太复杂了,摸不清结构啊。”

“是啊,皮带太多太麻烦,脱不下来。”

“割断好了。”

“看我的吧!”

劳拉一声高喊,刷的一声拔出大剑,朝着地上的那个人高高举起。

“劳拉,你的剑……不觉得用来割皮带太大了吗?”

“这里还是使用小刀比较好吧?”

虽然说大家比起库洛的安危,似乎更担心的是效率方面的问题,但银发的年轻人还是一阵庆幸劳拉被他们拦了下来。接在劳拉的身后,莎朗露出满脸恐怖的微笑,手持一把小刀向他靠近。

“请交给我吧。”

“那看起来为什么像是手术刀?”

“总觉得库洛要被活体解剖了。”

大家低声嘟哝着,不过没有人想到要阻止莎朗,而库洛则干脆地闭上眼睛放弃了抵抗。莎朗以肉眼难以辨认的速度挥舞起小刀,那身满是皮带的衣服在眨眼间就化为了一堆碎布料,紫发女子一个帅气的转身,摆出使出绝招后的姿势,向大家微笑。

“脱光了呢。”

除了亚莉莎和艾玛,其他人的视线都紧盯着只穿一条内裤,平躺在地上的那个可怜人。而作为本人,他似乎因为从莎朗的小刀下逃生,只感到一阵劫后余生的安心感。

“他身上好像没有藏什么武器了?”

“嗯,是啊,看起来干干净净的。”

“等等!不能大意啊,他不是还剩一条内裤吗!”

“咦咦咦咦咦?!内裤也要脱吗?!”

“嗯,如果是库洛这家伙的话,在内裤里藏着闪光弹和手雷也是有可能的呢。”

“谁会在内裤里藏那些玩意啊!”

“总之保险起见一起扒光好了。”

“女生们先把脸转过去喔。”

“不用你说也会转过去的啦!早就已经转过去很久了!”

“我可以也把脸转过去吗?”

“艾利欧特,你害羞什么!我们还需要你帮忙按住他呢!”

“对,对不起,我……”

“那边!菲,不要偷看!”

“啧。”

“还有米莉安也不准看!”

“不可以吗?我还等着塞香蕉呢!”

“香蕉等会儿再塞,你先把脸转过去啦!”

最后一个没把脸转过去的女生米莉安也撅着嘴背对之后,剩下的几名男生动作麻利地每人按住他的一条胳膊或腿,而空余出来唯一一个能够动手的人也只有里恩,他只得无奈地向着银发的年轻人下半身伸出手,同时脸上的表情几乎和库洛本人一样欲哭无泪。

总之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过后,女孩子们只听见里恩出声说道:

“好了,你们可以把脸转回来了。”

“就这么简单?”

“感想呢?你们没有观后感吗?”

“有什么观后感啦!”

“没有!”

“也就是说很普通了?”

“很普通吗?原来很普通吗?”

菲和米莉安不知道为什么兴趣一致地展开了讨论,地上那个总算勉强又被穿回了内裤的人实在忍耐不住,把脑袋转向没有人的方向默默地流着泪。

“既然已经检查清楚他没有偷藏武器,那差不多可以把他绑起来了吧。”

“等等!还有他的体……”

“够了!已经够了!快把他绑起来吧!”

大家一致排除了微弱的反对意见,决定要把库洛给绑起来,不知为何听到这个结论,身为俘虏的人只觉得大大松了一口气。

“绑他这件事就请交给我吧。”

莎朗又一次可靠地站了出来,双手拉满锐利的钢丝,七组众人对此理所当然般地点头同意。

“把他绑结实一点啊。”

“没问题,我会让他感受到被紧缚的愉悦的。”

库洛惊恐地再次瞪大眼睛,钢丝唰唰唰地将他团团缠绕,不一会儿就被莎朗麻利地绑成了茧状,而与此同时,他的泪水也已经哭得满脸都是了。

“他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看来库洛先生因为被绑得太愉悦了所以都喜极而泣了呢。”

“怎么可能啦!”

“绑得真是很结实的样子啊。”

“嗯,绝对不可能挣脱的吧。”

“可以安心把他运走了。”

“要把他带去哪里呢?”

七组众人忽然间安静下来,大家彼此对视,谁也没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样子。

“总之先运回卡雷加斯?”

“那……拜托大家把他运到卡雷加斯上我的房间吧。”里恩站出来说道,“我想跟他单独谈谈。”

同伴们的脸上不约而同浮现会心的微笑,大家纷纷开口。

“好的。”

“没问题。”

“交给我们吧。”

“加油啊,里恩!”

“咦?啊,谢谢。”

里恩不明就里地看着大家,但没敢再多问。几个力气较大的同伴陪他一起把五花大绑的库洛抗在肩上,像抗麻袋一样搬运回了他的住处。狭小的舱室一下子挤进一群人,房间里满得几乎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留下。

“该把库洛放在哪里呢?”

“不是放在床上吗?”

“为什么要放在床上?”

“咦?不是为了和他做那种事才特地把他扒光了运回里恩你的房间的吗?”

“怎么可能啦!都说是要和他谈谈了!”

“竟然不是那种谈谈吗?”

“什么是那种谈谈!”

“原来里恩你没有那个意思啊,太令人失望了。”

“就是说啊,我们还打算在门外偷听呢。”

“你们啊,不要闹了。”

“不管怎么说先决定把他放在哪里吧,一直扛着也很累的。”

听见同伴的催促,里恩瞥了一眼毫无空隙的房间和卡在中间进退两难的人群,无奈地说:

“那……总之先放在床上吧。”

“果然还是要放到床上嘛!”

“就是说啊,都脱得这么干净了,不放到床上放到哪里嘛。”

“需要我们帮你把他重绑一下,绑到床头什么的吗?这样你搞起来也比较方便。”

“所以说我没有要搞啦!”

里恩被大家戏弄得满脸通红,而那个被丢在床上的囚犯大概是这间屋子里唯一对他投来同情目光的人,两人也未曾想过,时隔数月彼此竟然还会有机会站在同一阵营上。

“你们都给我出去!出去啦!”

“里恩,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他吗?”

“要小心啊,不要轻易给他松绑,也不要让他说话啊。”

“香蕉苹果橙子都吃完的话,我这里还有西瓜和冬瓜,都给你了。”

“这样好了,等他吃完水果,你就直接塞一条臭袜子进他的嘴里,保证他不会再反抗。”

“是被熏昏了所以没法反抗吗?”

“我这里没有臭袜子啦!袜子脱下来都已经洗掉了。”

“里恩好爱干净啊。”

“那把你现在穿着的袜子脱下来吧。”

“那我还得把靴子也给脱掉……”里恩低头看了看,忽然反应过来不对,“我为什么要给他塞袜子啊!你们赶快出去啦!”

“啧。”

强行把七组的同伴都推出门外,里恩重重地关上门,从里面把所有的锁都给反锁了起来。耳边终于变得清净,他忍不住长吁一口气。

“抱歉啦,他们实在太闹了,你还好吧?”

转过头,他对着被丢在床上的那个年轻人问道。猩红的双瞳正安安静静地盯着他看,目光平和,也无法判断出对方脑中正在思考什么。

“我们来谈谈吧,库洛。”

他走过去,在银发青年的面前站定,对视了片刻,这才恍然大悟地想起他还无法回答自己。

“如果我把你嘴里的水果拿出来的话,你可以保证不叫来奥尔迪涅吗?”

年轻人看着他,好久都没有表示肯定或者否定,里恩忍不住出声询问。

“库洛?”

银发青年这才露出一脸不情愿的表情,重重点了一下头。里恩松了一口气,展现出战争开始以来就难得一见的欣慰笑容,帮助库洛把嘴里大块的水果取了出来,而剩下的被他自己嚼一嚼囫囵咽了下去。

“哎,还以为要被折腾死了。”终于腾出口来的年轻人摇着头感叹。

“哈哈,大家一定是因为太久没见到你,所以才这么开心。”

“都憋了一口气想对我出是吗?”

“也可以这么说吧。”

里恩苦笑。望着那个忙着吃水果的旧日好友,他忽然下意识地问道:

“你冷吗?”

“这还用问吗?”

“呃……我把外套脱给你?”里恩犹豫着伸手脱起自己的衣服。

“还是免了,你的外套尺寸嫌小,而且很丢脸啊。”

库洛摇着头拒绝,将视线投向紧闭的房门,黑发少年立刻心领神会他是在担忧门外那些竖起耳朵,不怀好意的偷听人群。

“说的也是,那我给你拿一床被子吧。”

他忍不住笑道,从床头把被子拉过来,用力抖开后裹在友人的身上。在他的帮助下,那个埋在被子里的银色脑袋顺利钻了出来,苦笑着低头打量被绳子和被子包裹了两层后的自己。

“这场面实在是太诡异了。”

“哈哈,我也觉得。”

“对了,你说想跟我谈谈,是要谈什么呢?”收敛起笑容,他对里恩问道。

“是这样的,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嗯?”

“既然你的目标是打倒宰相,而我们这边理事长的目标也是与宰相对抗,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们为敌呢?”

两人的视线相交,彼此的神情都异常严肃,短暂的沉默显示出他们均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为什么呢……”

“对啊,为什么呢……”

“……”

“……”

 


“总而言之,以上就是我如何受到大家非人道的严刑拷打,结果不得不投诚加入卡雷加斯的全过程啦。”

银发青年手脚并用地比划着,一个人扮演复数角色,向他的好友们绘声绘色地讲述。眼前正听他叙述的三个人中,托瓦露出困惑的表情,乔治神情无奈,而安洁丽卡则和往常一样满脸都是鄙夷。

“库洛君说的好像和里恩君他们描述的完全不一样啊。”托瓦的小脑袋上写满问号。

“库洛你……不会是有什么臆想症吧?”乔治担忧地看着他,“而且还是臆想自己被这样对待,感觉病得很严重啊,要不要找医生看看?”

“托瓦,乔治,别理他了,这家伙说的话八成都是假的。”安洁丽卡挥挥手,转身欲走。

“怎么可能!”库洛不满地叫起来。

“哦,对不起,我低估你了吗?那就是九成都是假的。”

“哪有这回事!”

“难道是十成都是假的?原来你说的没一句是实话。”

“呜……我讨厌你这个女人!”

“哈哈,看来是被我猜中了。”

“可恶!”

“来,别管他了,我们走吧。”安洁丽卡一手拉上托瓦,另一手对乔治做了个手势后,径直向门外走去。

“回头见,库洛君!”托瓦一边被拉着向外走,一边努力回过身朝年轻人挥手。

“库洛,不管你是有臆想症还是说谎癖,最好都上医院去看看吧。”乔治出门前忧心忡忡地停下脚步,对着库洛极其认真地叮嘱。

“喂!等等,别走啊!你们听我说啊!喂——”

关闭的房门背后,只有那个银发青年一个人还在拼命地喊叫,而他的好友们却已经早都走远了。

18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2 thoughts on “[库洛中心][闪之轨迹]冷静优秀的我和扯淡的同伴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