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洛×黎恩][闪之轨迹][全年龄]静かなるヒカリ

——————————————————————————

    即使是在七年后的今日,帝国的人民,不,应该说整个大陆的子民都不会忘记,那最终之日呼啸的风暴,席卷天空,吹荒大地。

    绯之帝都海姆达尔——这场争斗的中心,在至宝的异变下成为吞噬生命的炼狱。炽焰燃烧在空气的每个角落,几乎将存在于世的一切化为灰烬。

    “英雄啊,你为何被混沌蒙住了双眼!我等还需要您拯救苍生……”

    人们呼唤着,祈祷着,但巨大的灰色骑士缄默伫立。它的启动者,那个曾被人们称作唯一希望的少年,已经和暴走的至宝融为一体,无情地蹂躏着他昔日的战友与同胞。在绝对力量的压制下,伙伴们迅速溃不成军。

    命运的天平高高倾斜,一切意识都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然而女神在上。

    “这,是只有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吧。”

    “他”单膝跪地,一双红眸写满痛苦与挣扎。自己本是全部争端的起源,在败北之时被作为挚友的少年救赎。此刻面对“背叛”约定的对方,他竭力伸出手臂。苍蓝色的骑士回应主人的召唤,载着他凌空而起,笔直冲进漩涡的核心。

   “等着我,我会把你带回这里!”

    他嘶吼着,绝尘而去。

    无人得以目睹这传说中改变帝国命运的决战,也无人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寂静在刹那间炸裂。绮丽的光芒代替了绯色的火焰,在宫殿的前方搭起直冲云霄的天梯。恐怖和绝望伴随巨大的古代遗物一同化为乌有。

    那是描绘帝国轨迹的闪光,它斩断混乱,劈开黑暗,终结了争斗的时代,开启了崭新的未来。

    而那两位传奇般的人物,也与这希望之光融为一体,自此从世上消逝。

——————————————————————————

    “《闪光的去向》24章,全部读完了。”放下手中最后一本书,戴眼镜的修女笑容和蔼地双手托腮,“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吧,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啊?居然就结束了吗!英雄们最后死去了,真是好悲伤的结局啊!”前排古怪机灵的男孩子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

    “是汉斯你不懂啦,本来就是七年前内战的故事,情节安排当然要依据历史啰。”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轻声指正,“不过似乎有传言说,当年的英雄没有死,而是隐居到了外国呢……”

    “嘿嘿,这只是小说的故事,和历史还是要区分开来的哦~”修女老师慈爱地看着孩子们天真的笑脸,站起身来的时候发觉礼拜堂后方,不知何时多了个人。

    “诶!?”孩子们顺着她的目光转过身,只见一名高个子的青年倚靠在门边,一头银发在夕阳的映衬下分外抢眼。

    “哇,是游击士哥哥!”孩子们纷纷扑过去撞个满怀,青年摸着孩子们的头笑得一脸宠爱。

    “好啦好啦,乖,今天已经下课了吧,要记得向老师打招呼再小心回家哦~~”

    “好!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孩子们听话地鱼贯而出,修女和青年也一起走出礼拜堂。

    “库洛前辈是等太久了才会进来的吧,抱歉,一不留神就一直读到最后一本了,果然还是有点辛苦呢。”

    “不用在意~这才是小艾玛的风格嘛,受孩子们欢迎,却也拿他们没办法。”将双手背在脑后,青年径自在前方走着,声音抑扬顿挫,“不过能听到你读那本小说,真是意外。听着自己的‘英勇事迹’,一不留神就想起了很多往事,感觉嘛……也不差。”

    “哈哈,是吗。”

    修女推推眼镜,想掩饰自己尴尬的笑容,幸好走在前面的对方不会看到。

    那确实是,如梦幻一般的记忆啊。她呢喃着,将目光投向绯色的海平线。

    玖莱特区边缘的小村庄,站在这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感受到大海的浪涛涌动。小小的礼拜堂立于开阔的瞭望台,仅有的几间民宅在这傍晚时分升起阵阵炊烟,此起彼伏。

    安稳,宁静,温馨,和睦。

    “啊,到了。”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那间小屋门前。银发青年绅士地打开门,微微侧身,做出“请进”的手势。

    木质的门板咿呀作响,配合光影在脚下划出恰到好处的弧度。门的里侧,熟悉的人安静地坐在桌前,清秀的面容仿佛和十年前分毫不差——不,不同的是他和库洛宛若双生子一般的银发红瞳,分明昭示着那场浩劫留下的后遗症。

    不过,这样也没有关系。

    因为那道希望之光,就在这里。

    “好久不见,黎恩,最近身体感觉如何?”

    接过库洛递过来的茶杯,艾玛坐在床边,关切地询问方才还在伏案疾书的友人。

    “嗯,最近一直没什么问题,头晕的频率也降低了很多。”回应她的是礼貌的声音和温和的笑脸,“都要感谢班长一直以来的悉心照顾。”

    “喂喂,黎恩,你这么说哥哥我好伤心啊。”刚刚坐定的库洛炸毛一般从椅子上跳起来,“小艾玛她法术高明没错,但是对你悉心照顾的分明是我才对吧!真是的,每天出生入死赚钱养活你,在家起早贪黑照顾你,结果你为了讨好女孩子就这么忘恩负义呜呜呜……”

    “库洛,闭嘴。”丢过一个白眼,黎恩站起来对着青年的脑袋就是一拳。

    “哇……痛痛痛痛!黎恩你——”

    “说起这个,莱拉小姐告诉我你又在工作时间跑去城里赌博,还硬把分内的工作推给准游击士,有没有这回事?”

    “工作……要劳逸结合啦!至于那些新人,每天都没事可做,我是为了他们的成长着想而已。”抱头蹲在地上,被打的人嘟囔着抗议。自然,强词夺理的辩解换来了更多的拳头。不到片刻,无路可逃的青年呜咽着在墙角缩成一团,不再反抗。

    “这是家庭暴力吧,这绝对是家庭暴力吧……”

    “抱歉,让班长久等了。”黎恩挠挠头,语气满是无奈,“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进入正题吧。”

    站在一边几乎石化的修女懵地回过神:“啊,那个,不要紧的,我正好也有工作,不用赶列车。库洛……就那样放着,没问题吗?”

    “没问题吧。大概……这个人,过了这么久都没有长进,真是控制不住打他的冲动呢。”

    “啊哈哈——”着手仪式准备工作的艾玛干笑几声,默默擦汗。

    ——反正,早就习惯了。

    “准备完毕,我们开始吧。”

    屋子中心架起的水晶球纯净剔透,不含一丝杂质。伴随着艾玛低声吟唱的咒语,光圈环绕其浮现,逐层铺开,一圈、两圈、三圈,渐次变幻,流光溢彩。数不 尽的光影在球体中,时而凝结成耀眼的银白,时而涣散出瑰丽的七彩,无论目睹多少次都会为之惊叹。此刻,平卧在床上的黎恩注视着聚集在球体中央的魔力核心, 被光线穿刺的真红瞳孔猛然收缩。

    “Lux,streaming.”

    听从主人的召唤,层层光环游离出晶球的既定轨道,在目标周身搭建苍金色的屏障,旋转,闪烁。身置其中的人双目紧闭,不得动弹。

    “稍微忍耐一下,就好。”

    不同于单纯的治愈或净化,这种以魔力注入为主的“治疗”方法会给对方带来的痛苦和风险,毫无疑问都是巨大的。即使同样的事情已经做了七年之久,各个步骤早已无比熟稔,年轻的修女依然不敢有半点松懈,目不转睛锁定着汇聚成束的光矢。

    “Release!!!”

    击穿目标身躯的瞬间,失去魔力附着的光芒散落一地。艾玛喘息着跌坐在椅子里,来不及擦去额头的汗水,便起身去确认黎恩的状况,却不出意料地,被一双手按回到座位上。

    “辛苦了小艾玛,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早已恢复常态的青年一步跨到床边躬下身去,手掌依次抚过黎恩的额头、脖颈、胸口和掌心,动作熟练一气呵成。在确认过对方的心率和体温后,他用毛巾仔细拭去其脸上的汗水,动作滑稽地朝着修女敬了个礼。

    “报告长官,一切正常。”

    “哈……”忍俊不禁的艾玛长舒一口气,凝视着静卧在那里的人。

    墨色的发丝,绀紫的眼眸,那熟悉模样的少年,已经逝去。存活下来的,究竟是作为黎恩本身的“人”,还是古代遗物核心的“兽”,即使是身为其眷属的艾玛,也无法定论。只是自七年前那一刻起,他们所见的那股神秘而巨大的力量,确实地从少年身上消失殆尽。

    “真是奇迹啊,我们,居然能活下来。”

    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坐在床边的库洛喃喃低语,指尖略过黎恩银色的发丝,在紧闭的双眼处停驻片刻,又沿着面颊向下轻轻抚摸。

    “都到了那步田地,变成了古代遗物的能量体,还能凭借仅存的一点意识找回自我,这孩子,真的是……”

    “我想,这一定是库洛前辈的功劳吧。”

    “饶了我吧,我的一只脚早就踏在炼狱里了,最多也就是个附赠品而已。”青年苦笑,眉头好看地微微皱起,“说不定连我的性命,都是‘它’换来的。”

    “它”用自己的死亡,为“他”换来了一线生机;“他”却因为“它”的自我牺牲,使用其样貌延续生命——这样的交换,无论怎么想,都是赚到了太多。

    海风卷起窗帘,调皮地拨弄三人的头发。库洛温柔地梳理着黎恩的发丝,停下片刻,猛地揉乱,再梳理。如此反复几次,又伸手去捏对方的脸颊。与此同时,他的背后传来一阵钝痛,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趴跪在地上,呈现出失意体前屈的姿势。

    “不要趁体力恢复的时候戏弄我啊你这混蛋……”

    “哟,黎恩,都醒了还装睡真是……”

    视线对上那双怒气值满格的眼睛时,青年生生咽下了后半句话。

    “啊哈,啊哈哈,身体感觉怎么样?”

    “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气,随时都可以揍你。”

    “呜……”

    “那个,既然黎恩已经醒了,我就安心告辞了。”艾玛见状拎起行李,笑盈盈地向门外走去,“天色不早了,我回到城里还要找旅店。”

    “哟,小艾玛不嫌弃的话就去协会住吧!只要说出我的大名,莱拉就会好好接待你的哦。”

    “谢谢,不,不必了。”说出你的名字大概只会被赶出来吧。

    “班长,就要回去了啊。”依然虚弱的黎恩用手臂微微支撑起身体,轻声呼唤着青年的名字,“库洛,请帮忙扶我起来,我要给班长送行。”

    “没问题吗?你刚醒,不如再多躺一下。我来送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本来就招待不周了。班长,我现在的状况,出去吹吹风是没问题的吧?”

    “诶,应该……没问题的。适当活动能促进元气的恢复。不过安全起见,还是使用轮椅比较好。”

    “那就好,我正想去海边看看日落呢……诶?!”

    话音未落,黎恩一阵晕眩,身体腾空而起。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库洛横抱着,婴儿一般蜷缩在对方的臂弯里。背部传来他掌心的暖意,瞳孔映出他贴近的面颊,彼此呼吸的微热交缠在一起,只觉得面部温度陡然上升了好几格。

    简直羞耻。

    第一个念头:一拳打在他傻笑的脸上。

    思考片刻,放弃。

    原因:后果必然是双双摔在地上。

    第二个念头:挣扎并要求其放下自己。

    思考片刻,放弃。

    原因:看上去实在是太丢脸了。

    第三个念头——

    黎恩将通红的脸转到一边,双手僵硬地环上青年的脖子,压低声音简短命令到:

    “快点,把我放到轮椅上。”

    “呀~~今天的弟弟这么听话,哥哥我真是开心哟~”青年得意忘形地哼起怪异的曲调,如同对待一件稀世珍宝般,轻柔地把怀中之人安放在轮椅上。笑得愈发欠揍的面孔在黎恩面前晃过,他横心劈下手刀,却被对方灵巧地闪避到轮椅背后,还趁机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我们出发吧。”黎恩满头黑线。

    “班长,教会的工作还吃得消吗?”漫步在村庄的小路上,黎恩关切地询问艾玛的近况。

    “嗯,没问题的。大陆的状况逐渐稳定下来,危险的工作也越来越少。最近都是些各处巡回的工作,很轻松。”

    “果然和平的年代,是最棒的啊。”

    “瑟尔纳特总长说,虽然大规模的异变已经告一段落,但敌人在暗中潜伏,随时会引发新的危机。以我的身份,在骑士团里是异类的存在,为了报答总长的知遇之恩,我也要加倍努力才行。”

    “不愧是干劲十足的班长。想必教会也是看中了你的异能才邀请你加入的,所以不必妄自菲薄,量力而行就好。”

    “真是一如既往地甜言蜜语呢小黎恩,哥哥我听了都快感动哭了哟。”

    “……闭嘴。”

    “切,我养活你这么多年,你从来都不对我和颜悦色一点。明明对待女孩子们都那么温柔体贴,对莱拉是,对小艾玛是,对莱茵福尔特的大小姐也是……”

    “这只是基本礼节,和亚丽莎书信往来当然要使用敬语。”

    “那小艾玛来评理嘛!比起‘亲爱的亚丽莎’,难道不是‘尊敬的莱茵福尔特社长’更加恭敬吗!”

    黎恩回过头削了库洛一个眼刀,对方满不在乎地吹起口哨。

    “黎恩,还在为RF社做技术支持?”

    “是呢,库洛还不同意我出门谋生,我也只能靠做研究补贴家用。最近局势稳定下来,亚丽莎也不会要求我每次都更换笔名了。”

    “毕竟你的身体没有完全复原,还是呆在家里好啦。大小姐她们最近在做导力摩托普及的安全化改进,这次的成品里还有我的功劳呢!”

    “导力摩托的话,还真是库洛前辈的风格呢。”艾玛莞尔一笑,加快脚步来到两人面前。

    “黎恩,库洛前辈,就送到这里吧。今天暂且告辞,三个月之后我会再来。如果期间黎恩的身体出现状况,请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好的,再次感谢班长的关照,路上请小心。”

    目送来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库洛握住轮椅的扶手转向不远处的海滩,推着黎恩缓缓前行。

    落日将夕暮的云朵涂满茜色,与蔚蓝苍穹交叠后融成橙金一片。亘古不息的潮水律动着向着海平线的方向褪去。顿时,霞卷云舒,海天一色。

    这是他此生最爱的景色。即便明白这和其他地方的海边日落并无分别,却也固执地在脑中平添一层情感的滤镜。

    “就停在这里吧黎恩,视野很开阔呢。”

    “没问题,辛苦你了,库洛。”

    赤足踏在细碎的沙地上,年长些的青年双手叉腰,孑然而立。远处,半边夕阳已经落入海中,残光似血。在这熟悉景致的驱使下,他脑中的回忆开始不由自主地倒带——

    那一天,天空的颜色也如今日般绚丽,但他的瞳仁却映不出一丝光线。怀中的少年被鲜血浸染,断绝了气息,无论自己如何抱紧他,穷尽全力释放着治愈的魔 法,也只能任凭他在怀中渐渐变冷。那一刻从心底涌起的情感,不是仇恨,也不是悲伤,是身为“C”的他长久以来不曾体会的绝望与悔恨。

    青年偏过头,静静注视着坐在身边的人。比自己小两岁的年纪,初见之时仍是少年;纤细的体格,端正的面容,乖巧的性格,温和的笑脸,多年不曾改变。他 在黄昏的校园礼貌地与身为前辈的自己打招呼,却被骗走了50米拉;记忆中他惊讶的表情,仿佛就出现在昨天。自己带着不为人知的目的与他接触,共同度过了苦 乐交织的青春时光。本以为伪装毫无破绽,谎言抹杀了一切真情实感,却在对方义无反顾追来的瞬间,破碎了持续的自我催眠。

    诚然,感谢女神,赐予他们崭新的生命。

    “黎恩。”

    “怎么了,库洛?”

    “我在想,你的身体恢复得这么好,是时候为以后的日子做做打算了。”

    “什么打算?哈哈,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预定外的奇迹了,完全恢复什么的,还是不可能吧。”

    “乐观一点嘛,小艾玛跟我说,照现在的节奏,再过两三年,你就可以重拾太刀了。”

    库洛抬起头,视线失去焦点,声音低沉而艰难地吐出字句。

    “到那时候,黎恩,还是回到故乡比较好啊。”

    “今天的库洛怎么净是说傻话呢,奇怪,难道是被我打得神志不清了吗……”

    “哈?”听闻此言,库洛哭笑不得地看向声音的主人,两双赤红的瞳仁蓦然相对。

    “如果真的能有那样一天的话,我就和库洛一样,成为玖莱的游击士。既能助人为乐,实现理想,又能顺便监督你这个吊儿郎当的前辈。”

    “黎恩你……你难道不思念家乡和亲人吗?再过几年,风波的余威消散之后,你完全可以回到自己原先的生活轨道上,而不是和我这个不得不隐姓埋名的前通缉犯一起……”

    “不,库洛你完全不明白啊。黎恩·施瓦泽已经死去了,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现在的我,也只是作为其记忆的延续活下来的另一个人。至于这件事,世上也仅有11人知晓。如果‘我’重新出现在大家的生活中,想必会给他们带来不小的困扰吧。”

    黎恩声音平静地叙述着,身体却由于情感的波动微微颤抖。

    “现在,我只想和库洛一起平静地生活下去,这样就够了。”

    干净纯粹的笑容,朴素真挚的话语。如此简单却让人无法抗拒,缴械投降。青年的眼中升起层层水汽,凝成泪滴夺眶而出。

    “诶?!库洛,你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那个,今天的风景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我都感动了呢,哈哈。”

    “哈?每天都是这样的景色啊……话说回来,你也不像能感动哭的人呢。”

    “不要这样说嘛,我真的没有你想得那么坏啊……”

    是啊,明明是理所当然的光景,却为何留下了泪水呢?胡乱抹了两把眼睛,库洛不禁感到有些恍惚。

    充满了光。

    天空绚丽,大海壮丽,脚下的大地勃发着生机。自己置身于此,沐浴着希望的光辉,以爱为幸,以你为名。

    此生所愿,别无他求。

    “是呢,我真是个傻瓜呢。”

    他长舒一口气,微微屈膝,朝着爱人伸出手。

    “黎恩,要不要起来散散步?”

    对方满面笑容地点点头,将手掌交付于他,十指相扣。

    心意相通的两人,就这样彼此扶持,在暮光下的沙滩上印出一串深深浅浅的足迹。

    紧握的双手,再不松开。

——————————————————————————

    然而,这个秘密,真的仅有11人知晓吗?

    踏出村子不足十步,口袋中的arcus陡然响起。年轻的修女打个冷颤,直觉告诉她这肯定是某个麻烦人物。犹豫片刻之后,她还是接了起来。

    “啊!小艾玛。怎么样,你已经见过那两个人了吗?哦,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他们的最新进展了。”没等她开口,arcus中女子的声音迫不及待地传来。

    “诶,等一下部长……啊不,主编大人。我还没有离开村子,现在跟你汇报还不太方便……”

    “怎么会这样呢,人家真的要急死了啊。啊,一想到他们居然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的脑补就完全停不下来呢。从士官学院的青春懵懂,到战场争斗的爱恨 情仇,再到和平年代的隐居厮守,两个男孩子跨越生死的爱恋,怎么可以如此的美好!正好最近都没有什么有意思的题材,这可是拯救新刊的唯一途径了,一定可以 成为震惊全国的畅销书……等等,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年吧?七年之痒也可以作为题材以增加情节的曲折性——天哪,谁来救救我,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黎恩,库洛前辈,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女神啊,原谅我吧。

    头脑自动屏蔽了对方喋喋不休的声音,艾玛机械般地合上arcus的盖子,继续向前走去。镜片反射出刺眼的光芒,无人能看清此时她脸上的表情。

    随她去吧。

 

Fin

6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3 thoughts on “[库洛×黎恩][闪之轨迹][全年龄]静かなるヒカリ

  1. 小欣

    對不起想先問個和文章無關的事情
    想請問一下,這篇文放的音樂名稱是?很好聽呢:D

    大大這篇庫洛黎恩文很好看~艾瑪好像常常是兩人的好幫手啊XD

     /  Reply

    1. 紫夜的奇迹

      这背景音乐我用百度音乐的辨识功能找到了,是“I something and nothing”
      出自空之境界。

       /  Reply

  2. 紫夜的奇迹

    大大这背景音乐好好听哦~是出自哪里的?音乐叫什么名字?
    放在这里很应景。这文真不错~

     /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