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恩x库洛][全年龄][闪之轨迹]那,是他的战场

    黎恩·施瓦泽单膝跪地,手中的太刀笔直插在地上,黯紫色眼眸中绝望与不甘几经轮换。他痛苦地大口喘息着,汗水浸透衣衫,胸口也仿佛撕裂一般。

    傍晚的托利斯塔东街残阳如血,寂若净界。黑发的少年抬起头,死死盯着他面前唯一的同学、好友——此时,是他不可战胜的敌人。

    库洛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轻描淡写地与自己对视。喷薄出杀气的猩红色瞳仁,与其一头耀眼的银发相映成辉。

    “已经到此为止了吗,黎恩?”

    “不能输,还不能输!!!”

    ——瞬间,少年以肉眼不可测量的速度笔直攻向对方。褪去墨色的发丝晶莹剔透,染上血色的双眼满溢愤怒。身影交错的瞬间,如同双生般的二人一并发动了各自的绝技。

    霎时间,灰飞烟灭。

    待恢复常态的黎恩回过神来,库洛的武器已经脱手,整个人笔直倒在自己的身前。少年强忍痛楚走上前去,犹豫片刻,抬脚朝那个人的腰上就是一下。

    “库洛?”

    第二下。

    “库洛?别装死,起来!”

    第三下。

    “很痛诶学弟!”原本挺尸的青年呲牙咧嘴。

    长舒一口气,黎恩坐在库洛身边,神情复杂地注视着这个曾带给他最棒的时光的最好的损友,同时也是带给他最大痛苦的宿敌。

    “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不打了吗?”

    “诶,暂时休战吧。胜负什么的,迟早要分出来的。”

    银发的青年没有睁开眼,轻声说道。

    暮色四合,夜晚的风呼啸而过,挟卷着凄清划过两人的脸颊。

    “停手吧,库洛。现在跟我回去,还来得及。”

    少年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般。地上的青年睁开双眼,只见对方清亮的眼眸笔直望向自己,带着从未改变的坚毅决心。

    库洛苦笑着爬起来,背靠着友人的背坐下。

    “真是不留情面啊,八叶一刀流,已经达到这个层次了吗。方才如果你不是用的刀背,恐怕我现在已经在女神身边微笑着俯视大地了吧。”

    “才不会有那种事发生……”少年轻声嘟囔着。

    “幸亏,不是校服呢。”青年低头扯着身上伤痕累累的外套。

    “库洛果然还是喜欢学院的对吧,喜欢校服,喜欢和大家一起生活,学习……是吗?”

    少年的语气起初洋溢着淡淡的兴奋,到了句末又不由自主地低落下去。

    “……………………无法否认。”

    “但,那是我的战场,是我选择的道路,我必须去。”

    “明明已经失败过一次了,你还不明白吗?必败的战争,有什么意义去继续呢?”

    黎恩的声音在夜色中微微颤抖,往事不堪的一幕幕又浮现在青年眼前。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就无法放弃。”

    少年的眼中迸出清亮的泪水,趁着夜色不顾形象地用衣袖胡乱抹着,“我明白,我都明白的,那是你的梦想,你为之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但是库洛你为何就是不明白,大家,为了你,做出了多大的牺牲,才做到今天这一步。”

    “我已经答应了大家,如论如何,都要阻止你,不能让你踏出托利斯塔半步,不能让你去帝都,不能让你重蹈覆辙。所以无论再战斗多少次,我都要打赢你,把你拖回来!”

    黎恩自顾自地滔滔不绝,突然觉得背后一轻,紧接着一只大手抚上自己的头顶,用力揉搓了几下。那是友人的手,永远比自己稍低的体温,在头皮处传来冰冷的触觉。

    “好,既然如此,那就试着赶上来,然后阻止我吧。”

    话音刚落,声音的主人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库洛,你!”黑发的少年慌忙起身追去,跌跌撞撞。身上的arcus适时响起,黎恩停下脚步,接通了会话。

    “是黎恩同学吗?我是托瓦。库洛同学刚刚有经过你那边吗?”会长的声音分外焦急。

    “是我,托瓦会长。”少年的声音分外沮丧,“十分抱歉,会长,我没能拦下他。没能完成大家交给我的任务。这下子……后果会……”

    “啊?诶……黎恩同学,你已经尽力了,不用难过的……我们,其实早有准备会是这个结果了呢……”

    “只是,奈特阿尔特教官已经埋伏在帝都,就这么直接捉到第二次在门禁之后私自跑去帝都准备周末赌马的库洛同学……恐怕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吧……”

    大概……一定……会被教训一顿……然后严厉处罚吧。

    黎恩想。

 

    Fin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