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特×露西][R15][空之轨迹]Salomé & Fairytale L

  • [雷克特×露西][R15][空之轨迹]Salomé & Fairytale L

【Salomé】

by 无盐の波罗的海

帝国情报局大楼是一座从设计到施工都十分精密的建筑,不论大门、楼梯还是办公室,处处体现着黄金军马的实用主义理念——没有一个多余的物件,毫无一处多余的装饰,由里到外都以暗色为基调。看起来都是九十度的拐角,看起来与寻常无异的楼梯,却组成犹如迷宫般盘综错杂的内部结构,不管哪一楼的走廊看起来都与另一层没有任何区别。

高跟鞋后跟在绒地毯上发出沉闷的敲击声,唯有在毫无人语的死寂中才能听见平时这微不足道的跫音。露西在尤肯特的巨幅肖像前转弯,走到走廊尽头,再右转弯,面前仍是尤肯特的巨幅肖像和与刚才无异的走廊,她没有迟疑,径直走向画像旁的暗门,从制服上衣口袋中取出密钥,先在自动升起的虹膜仪上扫过双瞳,再用钥匙开锁而入。

她进去时,转椅正面对着两米多高的特殊光学玻璃,帝都晦暗阴郁的日光惨淡地射入着房间,甚至不足以照亮整个空间,办公室内显得灰白阴暗。听到门响动,转椅向正面转过来。身着灰黑军装的红发青年神色倦怠,风轻云淡地笑着,领带与腰带都没系,上方的两枚扣子没系,颀长的颈项裸露在外,毫无军人风范。

并不需要再说什么,因为一切都结束了,铁血已败,宰相已死,眼下这栋大楼中只有他们两人。

“公主殿下已经安全送走了。”

“辛苦了。”

言语间,露西已绕到雷克特的柏木办公桌后,清冷光线打在桌面上,某种金属质地的物体在反光,她有一瞬间的分心,余光中那是一把钢丝锯,下一秒钟被拽进男人的怀抱之中。

习以为常的热吻,她伸出手环过雷克特衬衫衣领下的脖子,分开双腿坐在他膝盖上,舌苔相互摩擦舔舐彼此,交换着温热的体液。男人空着的左手找到了她军装上衣的扣子,漫不经心地逐个解开,比身体温度略低的五指在层层衣料下爱抚过她的背脊。

“……还有一个小时他们就会到达这里……”她伏在他耳边静静陈述,雷克特则一脸地不以为意,他埋首在她胸前,手擦过后颈拢起金发,品尝着肌肤芳泽:

“胜券在握的人啊,就这么让他们称心如意掌控我的生死,岂不无趣?呵呵。”

是呢,有谁能想得到帝国情报局局长的秘书会拥有雷米菲利亚的外交豁免权呢?

“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雷克特抬起头,对着毫无表情的她笑了笑,那笑容是不带一丝瑕疵的纯真烂漫,宛若新生的孩童,他扶住她的下颚,在吻住她双唇的一翕一合间说道——

 

“带我走吧,露西。”

 

“好。”

她没有回头看,也没有离开那灼烧的唇瓣,她以身体回应那索取,凭直觉从背后的桌上抓起雷克特的配枪,对准正与她热吻者的颈项。

然后扣下扳机。

 

 

血海间钢丝锯将最后一丝肌肉与骨骼分离,她白色的衬衣已被鲜血浸透。露西如获至宝地双手托着两颊捧起那颗头颅。

被子弹炸开的下半截脖子还留在身体上,他的面庞依旧完好无损,保持着生前最后一刻的模样。

她凝视片刻,用带血的朱唇深深吻上头颅的嘴唇。

它已经冷去,再也不会满口胡说八道,再也不会动摇谁戳穿谁欺骗谁。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所有权对调,现在他是她的了,而且他将永远属于她。

“跟我一起走吧……”

“一起回家吧,雷克特。”

倘若不是在这样的世界里,倘若不是这样的身份,倘若不是以这样的你我相遇,又会是怎样一种结局?

魔女莎乐美亲吻着爱人的头颅,在血海中央喃喃自语道。

-FIN-

 

【 Fairytale L】

by 炎浅

1

他们初见在利贝尔王立学院。那时她被父亲派遣来异国进修,机缘巧合遇上了他。少年乱蓬蓬赤红头发,孔雀石眸子里笑容狡黠。最不称职的学生会长,公务无能,逃跑却是一把手。他躲,她就追,厚厚词典一锤又一锤,不怕拍傻。红发少年夸张求饶,紫水晶眼睛里怒气盈盈,心底却渐隐。她也奇怪为什么一向安静的自己遇到他就培养出了暴力倾向,思来想去定论是相对适应性。天天面对一张欠扁的脸,即使淑女小姐都失了好脾气。内心有声音细语并非如此,却被强行压下去。每天闹剧继续,少女的小小情怀被压在箱子底,直到那一天来临。

 

少年叛逃在毕业典礼前夕。那之后她望着空空屋顶不发一语。毕业的忙碌让她无暇怀念词典劈下的手感,只觉得日子忽然平淡忙碌了下去。明明生活从此相安无事风平浪静,心里却若有所失不是滋味。到这种地步才敢承认确实喜欢过那个人的自己,是不是资格全失就是应有的结局?毕业后的黄昏她独自走在梅威海道,温柔的风扬起亚麻色长发染湿紫水晶瞳子。友人不知何时默默站身后,镜片底下一如既往的平静。她笑笑说雷欧谢谢你,他点点头说露西没关系。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东西才换得如此气氛静谧。视线投向那一片红色的晚空,大海泛着深绿色的波光,她忽然听见自己抽泣。

 

三角形失去某个顶点就不能成形,此后他们只好各奔东西。

 

2

或许真的是爱德丝的旨意,不久之后她又遇上了他。走进错综复杂的帝国情报局,等在办公室里的身影难以忘记。黑色军装配挺拔身型,红发底下依然笑眯眯的孔雀石绿。那瞬间她震惊又感谢神明,女神果然眷顾虔诚子民。上级示意她做他的秘书,帮忙处理大小事务。不过几年甩手掌柜赫然不见,同样壳子里灵魂似乎突变。她惊异于他的成长同时又暗羡,公务之外被压抑的芽似乎萌发。他魔法优秀她枪法不差,危险间共进退舞步融洽。最高的同步率最棒的默契,互相知晓彼此心机。他亲昵唤她露西亚,无端加上尾音意外别具风情。办公室的小小空间似乎就是永远,她觉得自己已经深陷绿漩涡无法抽身远离。

 

终于他亲吻她唇在某个夜晚,撒娇般说咖啡实在不够甜。她好气又好笑地加了三十勺糖,情报局局长呲牙咧嘴笑脸嘻嘻。仿佛又回到少年时代,她深信这回她能抓住一切。利贝尔小说里有上校和女副官例子在先,似乎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遥远。

 

她想终有天去梅威海道,去利贝尔王立学院。他躺在屋顶她坐在旁边,看遥远天边红紫相接。

 

3

事情变故在某一年秋季。父亲惨死例行会议里。紧接家宅火光漫天,所有亲人无一生还。她强打精神继续工作,可谁都看出来她衰弱下去。直属上司更加体贴,反过来端茶送水嘱咐保重身体。深夜他拥抱她亲吻她任谁看都是标准情侣,周围人也对他们深信不疑。她想他已成她唯一支柱,只有依凭它才能支撑过这段时期。

可她无意间居然发现蛛丝马迹,没处理干净的文件纸屑,透露致命讯息。

终于她站在办公桌前不发一语。深红帘幕下笑脸盈盈。你可知道是谁灭你亲族将你逼得进退维谷?你又知谁灭我全家老少只留下我孑身拼搏至今?露西亚啊你真是有一点可爱的不够聪明,当我专属秘书至今竟不知我真实姓名?紫水晶狠狠剜去,孔雀石笑意深深。幽暗的火燃烧深不见底,是我故意让你知晓那讯息。

 

纤细身影呆立不动略微颤抖,青年笑笑说我还在等你像从前直拳一记。他悠然转过身,面对袭击灵巧躲避。暗灯下她泪光闪烁,枪口还冒着子弹烟气。手抖得不成样子,你为什么不杀了我,繁多得要崩坏的情绪撑爆一颗心。他依然安之若素地笑,你没想过我为何唤你露西亚,又留你一条性命?若是我那愚蠢的妹妹活至今日,应该和你一般年纪。

 

她终于彻底瘫下去。原来他眼里一直没有自己。

 

4

雷克特并不爱他的妹妹,甚至嫌她烦躁吵闹。但刻骨铭心的痛过后,往日琐事似乎不太重要。时光能淘洗掉所有负面,留下的记忆无限美好。他有时会梦到满脸是血的妹妹,孔雀绿里还是天真烂漫,伸出被轰炸不全的手指,吵闹着渴求一个拥抱。

 

她愚蠢所以美丽。她天真所以必须死去。她某一面像极露西不谙世事,恰好她们名字都象征光明。沉沦黑暗的少年没法再回到过去,不上不下地纪念往昔。何况作为秘书她实在合适至极。以命抵命已经足够,而杀人又是件麻烦的事情。

 

他从来都是功利主义。他没爱过谁,别人最多只能使他动摇。而那动摇,也是空虚——胸腔中只存在混沌一片,不如说他的降临,就没有伴随心。

 

5

帝国情报局局长英年早逝。当年宰相统治全线崩溃于塞姆利亚大革命。繁复迷宫里只剩下地底两人,房间里依然无限静谧。他罕见地整理好领带拥她在怀,神色舒缓满足。亚麻色发丝与黑军装交缠,无限激烈的亲吻。他坦诚地说带他走,她从太阳穴给他一枪。那琢磨不透的沉沉睡去的面颊上,终于露出天真的微笑。

 

谢谢你露西。雷克特没关系。

 

她承载了他的一切回到故土,那时黄金军马被扳倒新的旗帜升起。然而几乎遗忘的一切都被延续下去,波涛万壑的郁郁松林,如诗如画的北国美景。她把他埋下没有标记,自此他终于能活得顺自己心意。而她轻抚土地,就此别离。

 

她觉得大概有一天他们会再相聚,以年少时最美丽的方式。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最初的心情终于明晰。那一直都不是爱情。而究竟是什么,她也无法说清。

 

FIN

 

“你可否想过,这一切都并非偶然?”

他终于说出这样的话了,既措手不及又意料之中。两双眼瞳静静对视,绿松石轻轻一眯,笑得天真无邪,“露西亚,你知道,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逼你进退维谷,一切可都是我的安排。”

她身体猛地一颤,努力维持平静。可一切都被对方看在眼里。深红的帘幕底下那双眼映着紫水晶的火,幽暗又神秘,似乎相当满意她的反应。然后不等开口,接着慢慢陈述,“当了这么多年专属秘书,竟不知我的本姓?”

“我以为你已调查至尽,没想到还留着这么一点可爱的不够聪明。”

他轻松地交叉双手。但是漫长的寂静过后什么都没有。女性只是站着,轻轻直起脖颈。

“我居然在等你挥过来的拳头。”

他略微叹了口气这么说,深红阴影下的孔雀绿眼瞳中,若有似无的光辉一闪而过。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