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德&莱娜][全年龄][空之轨迹][阴阳番外]导力魔法爱好者

“马克西?”她随口叫他。

碧绿色的眸子怔了怔,疑惑地看向她,像是问着你怎么会知道。

她笑了,两个手指夹着镊子从药瓶里抽出一大团酒精棉。

“刚才那帮孩子这么叫你。我听错了?”

男孩子猝不及防地皱眉。酒精棉按上伤口,轻柔的动作带来的是肩膀上钻心的疼。他张了张口,却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每年士官学校招生的时节,照例会有许许多多的少年来到蔡斯。十五六岁的少年们从主日学校毕了业,满怀壮志地报考士官学校的本部,期待着不需从小兵当起就可以做到士官;那些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则由发现了他们天赋的父母带领着,在预科班发放的报名表格上一笔一划地填写自己的生平。

彼时导力魔法尚不是非常普及,工房都市蔡斯在那些日子里更像是小说里面描绘的武学胜地——锦衣华服的少年们手执各色武器在街道上骄傲地走过,每个人都眼神炯炯像是身怀绝技;而据说武艺练到一定程度之后脾气会越来越差,所以他们总是一言不合便在街头大打出手。武器店的生意在那些日子变得格外地好做,杂货店的工作安全帽也在那几天内一售而空;而工房四楼新开的医务室总是人满为患,导力梯上头破血流的少年——有时还会加上他们的家长——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在蔡斯的年头久了,莱娜觉得自己应该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年一度的热闹场景,然而听见兵刃交接的声音还是会条件反射般皱起眉头。从工房到蔡斯城内,需要以导力梯相连的巨大墙壁之下是打架斗殴的最好地点,每一天下班的时候都能从导力梯上看到一场接一场精彩的打斗,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双方的群殴。

而今天……没有兵刃的声音。

那些年轻人都学乖了么?看来工房长的告示没有白贴……

刚刚想到这里,耳边传来几声男孩子吃痛的哀嚎。伴随着这哀嚎的是巨大的风声,她转过头,五个男孩子被平地里强烈的旋风卷上了天然后重重地摔到地上,一脸的不知所措外加头晕眼花。

是谁在闹市区里用这种强力的风属性魔法?她紧赶几步下了导力梯,正好看见那五个男孩子从地上爬起来,挥着兵器张牙舞爪地朝着十亚矩开外的敌人冲了过去。

“懦夫马克西!躲在远处放魔法算什么?”

“拿出你的剑来啊!我们堂堂正正地决一死战!”

“无论如何我也要报今天上午被你打败的仇!”

而敌人……竟然也是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只是看上去单薄瘦弱,完全不像练过武术的样子。他眼中露出一丝惶急,低下头使劲摆弄手里的导力器,然而那黄铜色的仪器像是不听使唤了一般,无论如何也没法继续驱动半分。情急之下,他终于抽出了腰间的佩剑,而对面跑在前面的男孩子已经冲他挥出了刀。

五打一么?莱娜咬咬牙,加快了脚步。

刀剑相交发出令人牙酸的颤音,长剑勉勉强强地格挡住迎面而来的劈斩。

“够了!”

第二个男孩子的西洋剑已经刺破了瘦弱男孩的衣衫。

“听到没有?够了!”

她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拼命地大喊。

 

其实莱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大喊一声——大概是觉得那样年纪轻轻的小孩子,身受重伤就太残忍了吧?可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分明无论如何也帮不上忙啊。

当然最后忙还是帮上了的。她的一声大喊引来了不远处前往协会述职的游击士,不明真相的后者匆匆赶过来,以极快的速度分开了对战双方——五个男孩子和一个男孩子——的攻击。

“看到没有?”刚刚升为正游击士的王指了指墙上贴着的告示,“在市区里聚众斗殴的话,是要关禁闭的。别以为你们年龄小,受法律保护,就可以无法无天!禁闭一样有,你们的父母要替你们关!”

一通语重心长的教育之后,五个壮实的男孩子悻悻然地跟在王的身后离去,而被围攻的瘦小男孩默默地听着这一切,却始终没有抬头。

不是悔过,却也不像是叛逆不愿听话;从高处看过去,他眉头蹙着若有所思的神情,是在……研究什么呢?

还真是奇怪的孩子啊。

“……跟我来。”

男孩子的鲜血染红了右臂和左肩。佩剑终于拿不住,呛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另一只手的导力器却始终没有放开。

 

“看样子,对导力魔法很有兴趣?”

她语气温和,心里却有点堵——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会吃自己的料理吃得心不在焉的呢。那闹钟一样的金属玩意儿有那么吸引人么?

而男孩子专心致志地低着头,像是完全没听见她说的话。

她叹了口气,伸出手拿过了那个导力器。

“还给我!”叫做马克西的男孩子抬起头,眼睛里有掩不住的气恼。

“现在吃饭就这样不专心的话,包你在十五岁之前得上慢性胃炎。”

“还给我!”男孩子不依不饶地伸出手,音量比刚才更大了些。

“……马克西,对待救命恩人是这个态度的么?”

男孩子看了她一眼,不说话了,然而一只手还是倔强地伸在饭桌上空。

“先吃饭,好不好?”

她又好气又好笑地握住了他的手想要往回推,然而那只手纹丝不动。

“我说,马克西。”

纤瘦的手臂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她不敢用力,也不愿用力。

“是不是对导力魔法很感兴趣?”

男孩子的眉头微微一动。

“听说过‘天龙卷’这个魔法么?”

碧绿色眼瞳瞬间亮了起来。她轻轻地笑了。——终于肯听我说话了么?

“先好好吃饭。”她看着他的眼睛,“吃过饭,我教给你。”

 

直到收拾碗筷的时候,莱娜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要命的错误。

——天龙卷?那时是1185年啊!

 

“那么,你刚刚对付他们的是‘风之领域’?”

男孩子点了点头。导力器的中央孔是碧绿的魔防2,侧边第一个孔镶嵌着的大概是回避1。

她回身,从柜子里拿出了工房的小型工具箱。

“很好的导力器呢——只不过孔还没有全开,EP容量太小,发过那个风之领域就耗光了。”她拿起镊子和螺丝刀低下头,“是别人送的?”

“父亲送的。”男孩子简短地回答,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将导力器的第三个孔旋开,去掉两片密封用的铜片,然后夹起一片圆形导力芯片装到裸露的导路中,再将十二个接口一一接好加固。

“啊,真是很有趣的礼物呢。”她笑着,开始拧下一个孔的螺丝,“说起来,马克西为什么喜欢导力魔法?”

男孩子的回答毫不犹豫:“比起传统的战技,导力魔法有前途得多。”

声音竟然十分严肃,像是在确认一个事实一般。她有些惊讶:“马克西为什么这么说?”

“伤害力高,远程,并且大规模。我一个人可以打他们五个,更多也没问题。”

“后两者倒是没什么错,但是第一点……你确定?”

男孩子的表情就像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攻击力比我使剑时单次攻击的三倍还要高。”

她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马克西,你果然是在导力魔法上的天纵奇才啊。”

 

不过一会的工夫,那枚导力器上的六个孔已经全部开了封。她笑着把它推给了马克西。

“……谢谢姐姐。”男孩子嘴角只露出了一丝微笑,一双眼睛却欣喜若狂。

“啊啊,现在才肯叫我姐姐吗?”她伸手摸摸他的头,尝试着东拉西扯,“马克西吃光了自己的那份料理,这个算是奖励。姐姐开结晶孔的手艺,可不比导力工房差哦。”

“那么……”坐在对面的男孩子轻咳了一下,声音里像是有些难耐的焦急。

“什么?”莱娜知道自己的微笑一定有些心虚。

果然男孩子如预料之中地开了口。

“那个‘天龙卷’,可以告诉我配法么?”

是不是因为说话的时候很少不经大脑,因此一旦真的说出未经考虑的话就会导致没法收拾的局面?

她微微仰头,心中哀叹。

……莱娜,请圆场吧。

 

“呐,‘天龙卷’的配法是……风20空5地3。而‘弧形日珥’的配法是火15风8空8地4。”她仰着头,回想自己看过的游击士手册,“一个木耀珠,一个回避4,一个范围回路,加上一个防御2就能配出天龙卷;如果后者的话,就要有红耀珠、封技之刃、回避4或者魔防4、省EP4,以及防御3。如果在弧形日珥的配法上再加上一个风系的耀珠的话,这两者就都可以配了哦。你的导力器是单链6孔中央风限制,正好可以配出来。”

本来很兴奋的绿眼睛里闪出怀疑的神色:“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啊,这可是火系和风系的最高级魔法哦。攻击力很强,而且范围非常大,基本上任何战技所及的范围,这两个魔法都可以攻击得到……”

“我是说,木耀珠,还有红耀珠。”男孩子皱着眉指出。

“木耀珠就是妨害5,红耀珠是攻击5,耀珠什么的都是别称……”

“可是工房现在也只卖到攻击3啊!”那双绿眼睛盯人的时候竟然有些凌厉。

果然是连小孩子都骗不过么。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那些……还没有。”

“还没有?”

“还没有。我一直在工房工作,知道他们准备开发新的回路,如此而已。”

“你……”男孩子有些愤怒地站起了身。

她看着对面男孩子脸上的失望神色,忽然觉得心底生出一种歉疚来。

“相信我,马克西。”她拉住他的手,声音恳切,“等到你长大了,它们一定会开发出来。”

“那有什么用?”男孩子瞪大了眼睛,“明天就要考试了!”

她怔了怔:“是……士官学校的入学考试?”

男孩子哼了一声,一张薄嘴唇抿得紧紧的,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唉,还是第一次被小孩子嫌弃呢。她觉得有些幽怨。明明帮你把结晶孔都开过了啊……

叹口气,走到他的面前,蹲下来平视他的眼睛。

那双碧绿瞳子还是气鼓鼓的,他们四目相对了一瞬,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有‘狂怒风暴’和‘等离子之波’哦。”她拉了拉他的手,语气不知怎么像是在讨好他。

“姐姐向你保证,这两种魔法,不用耀珠也可以配得出来……再送你一枚回避3,满意了?”

 

再一次想到这个下午的时候,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马克西?这名字倒是很普遍……”卡西乌斯一面啜着红茶一面微微抬眼,像是在脑海中搜索。

“大概他第二天没有考上?可是我分明教了他很多魔法……”她不提天龙卷的事情,只是皱了皱眉,“褐色头发,细眼睛,瞳仁是绿色的很漂亮……”

对面的男人放下茶杯,像是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啊,是马克西姆啊。”他大笑起来,“那小子现在是我的学生。”

“你的学生?那他的全名是……”

“马克西米利安·希德。”

 

莱娜常常自省,绝对不能干扰历史的真正进程,然而她并不知道自己本身就是历史的一部分。未来以华丽壮观威力超强的导力魔法闻名全利贝尔的希德中校,从并不认识的导师妻子处学到的导力魔法的精华,在未来大放异彩成为与理查德并立的王国军双璧。

但是莱娜并不是全知全能的空之女神,她在传授给尚且年幼的希德导力魔法知识时,忘记了当时并不存在的“驱动时间”问题,也忘记告诫这个天赋卓越的学生一旦出现名为驱动的回路,必须优先装备。

这个致命的失误,却意外地在七曜历1203年为莱娜的女儿铺平了胜利之路。

 

——————————《阴阳》之希德番外《导力魔法爱好者》Fin————————————-

 

2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