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西乌斯×莱娜][R15][空之轨迹]阴阳(1-2)

1.

她原以为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穿越的前一天她刚刚打完二周目的空之轨迹SC,片尾曲响起的时候刚好凌晨四点。宿舍的其他人都睡了,只有她捧着手里的PSP呆呆地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灰蓝的天空一点一点地亮起来。耳朵因为塞了太久的耳塞隐隐作痛,手也觉得酸疼,心里却像少了些什么东西,又多了些什么东西,悲伤和欢快在胸口交错着盘旋来去,她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大概就是那样子听着片尾曲睡着的吧。

所以醒过来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玩RPG的时候总是会做相关的梦,梦里的地点一般都不明朗,但是这次她十分欣喜,因为她看到了头顶的钟楼:她梦到了洛连特。

梦中的洛连特和游戏中一样有着石砌的建筑和街道,空气里有一种森林的清新气息。只是这一次,她躺在地上,周围围了好几个NPC,正低着头看着她。而且,——如果她没看错,如果这里人们的表情和真实世界一样的话,——每个人的神色都写满了担心和同情。

“莱娜,你……没事吧?”

扶起她的蓝发姑娘看上去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她是谁?这样年轻的姑娘在洛连特本来不多,为什么没有印象?

而且……她叫我什么……

“莱娜?我……是莱娜?”她喃喃地问。

“啊!”围观的所有NPC都一片震惊。

“空之女神啊,这孩子该不会……”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同情地说道。

“是……失去记忆了吗……”另一个褐发青年有些犹豫地说。

她身边蓝发姑娘的语气顿时变得焦急了起来。

“莱娜,我是斯蒂娜,你还记得我吗?”

叫做斯蒂娜的蓝发女孩子扳过她的身子,用力地盯着她的脸看了又看,然后眼眶一红,竟然就真的哭了出来。

——梦里出现这种场景,还真是第一回啊。她苦笑着想。不过,斯蒂娜,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啊!你是武器店的老板娘!”记忆力竟然在这个时候发挥出了它应有的作用,她脑海里灵光一现,来不及思索,就激动地喊了出来。

只是……年纪好像不大对吧?

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看到身边的众人纷纷摇头叹息。

“看来是真的失去记忆了。”

“那孩子哪里是什么老板娘嘛。”

“好好的姑娘,怎么就会这样了呢?”

“这也难怪,年纪轻轻的,就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唉,这可如何是好呢……”

她站在那里,觉得越来越迷茫。这跟她平时做的梦都不一样啊。说什么失去记忆?那蓝头发的姑娘斯蒂娜明明就是武器店的老板娘,记得FC里还提醒小艾要洗脸来着,是个很和蔼的阿姨呢。

可是,等等,眼前这个姑娘最多只有十五岁而已,远远没有到被叫做“阿姨”的年龄啊。而且她还叫自己“莱娜”,难道……

她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不是……去问一下迪拜恩教区长?他见多识广,可能有办法也说不定。”

说话的还是刚刚那位褐发青年,听起来他的语气也很关心自己。

斯蒂娜的表情就像是捡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对!去找教区长,他一定有办法!”

 

……教区长当然也是爱莫能助的。不过,在七曜教会的大圣堂里,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中,她渐渐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彼时是七曜历1180年。

她对七曜历很没研究,但是看迪拜恩教区长当时不过40岁的样子,大概是空之轨迹的二十年以前吧。

——地点:地方都市洛连特。

——她真的是莱娜。14岁的莱娜。

—— 失忆的缘由,是因为听说父亲和母亲在玛鲁加矿山的塌方事故中不幸遇难。莱娜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由于悲伤过度而晕倒,后脑撞到了街边的石头。据迪拜恩教区长分析,她是在身体和心灵双重的剧烈打击下,潜意识里不愿回想那种痛苦的事情,因此才造成了失忆。教区长拿了两服镇定安神的药剂给她,但是对于失去的记忆,他说教会目前也爱莫能助,只好祈求女神保佑了。

“原来是脑震荡——怪不得直到现在头还在痛。”她无意识地揉了揉后脑。

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充斥了内心——

她在痛!真的在痛!

按理说做梦的人是不该感觉到痛的,不是吗?

她右手用力掐了一下左手的手背。痛感袭上来的时候,绝望也涌了出来。

这难道……不是梦?

不!

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感瞬间吞没了她。

她爱空轨,可是她更爱大学暑假的闲暇时光啊……还有爸爸妈妈,美味的食堂,经常被玩到没电的PSP,还有隔壁班的帅气男生……还有那些天天在一起的好朋友……怎么能这样说穿越就穿越了呢?

说起来下周就开学了,暑期实践的报告还一字没动……这下一定来不及写了。

还有三天后发行的同人志!天啊……她忽然觉得之前的生活无比美好,果真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么。

“斯蒂娜,我……我有些累了。”她拉住斯蒂娜的手说道。

还是睡上一觉吧,也许再醒来的时候,就能够回去了。她这样安慰自己。

“嗯,是该好好睡一觉了。”斯蒂娜点点头,看着她的眼神还是十分同情。“莱娜,今晚就在我家里睡吧。我真是放心不下你一个人啊。”

 

直到第二天的清晨,她睁开眼睛,才明白自己确确实实是穿越了。

眼前还是入睡前所见的斯蒂娜家的客房,导力钟挂在对面的墙上像一枚陈旧的徽章。

拉开窗帘,阳光如同现实世界里那样,亮晃晃地照进来。木制的单人床上,白色压花的床单和枕头散发着肥皂的清香。石头的墙壁并没有粉刷,她伸出手摸了摸,冰凉而厚实的触感,如同古墙上斑驳的旧城砖。

这一切要说是梦,未免也太真实了。

她蜷起身子坐在床上,开始思考着所遇到的一切。她穿越到了二十年前的洛连特,这事情本身就很难令人接受,而自己竟然化身莱娜,也就是卡西乌斯的妻子,小艾的母亲,听起来怎么都只是个小说而已啊。

自己本来是理工大学的女学生,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这种事情如果告诉了斯蒂娜他们,一定会被说是精神上受到了刺激而产生的臆想,若是再加上一句 “现在你们所在的世界不过是我暑假里玩过的一个角色扮演游戏而已”,不啻于火上浇油——迪拜恩教区长虽然好脾气,不知道传说中的红耀石修女听说之后,会不会派来一个凯文把自己当作异端来制裁掉。

想到这里又苦笑起来——距离空之轨迹开场还有二十来年的时间,哪里来的凯文?恐怕瑟尔纳特总长此时也正在上主日学校而已吧。

她唇边的笑容一闪而过,又皱起了眉头。

“真的是空轨世界吗?还是……只是平行世界而已?”

不管是哪一个世界,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事实都不会有人相信。更何况据她所知,这个世界的现代文明才刚刚开始,还远远没有开放到接受一切新观念的时候。她也是看过不少穿越文的,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主角只能装傻然后伺机而动——不管怎样,接受自己是莱娜的这个事实吧。

只不过——她在心里迅速回顾了一下整个剧情——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年纪轻轻就要死掉了?

虽然死状极其凄美,可是这无论如何也不算是个好结局吧。

更可怕的是,死掉了之后呢?是回到原先的世界里,还是……就真的那么死掉了?

脑海中浮现出留着小胡子的不良中年在自己的墓碑前俯首而坐满目哀思的情景。那感觉真是……违和啊。

“呜……不要啊……”她抱着头,发出微弱而痛苦的哀鸣,“是重名,是重名吧……”

 

木制板门被推开的声响非常熟悉。蓝发红眸的年轻姑娘走进来,原本沉重的表情在看到莱娜的一刻稍微缓和了些。

“莱娜,你醒了?”斯蒂娜伸出手探了探莱娜的额头,关切地问,“还……还记得我是谁吗?”

忽然有些感动,她在游戏里也只是跟斯蒂娜说过短短的几句话而已,可是真实的斯蒂娜竟然这么关心身为莱娜的自己,就像是亲人一样。这样的好姐妹,还真是难得啊。

“斯蒂娜,对不起,昨天让你担心了。”她抬头笑了笑,决定把失忆这件事假装下去。“不过说实话,过去的事情,我……真的不记得了。”

斯蒂娜“啊”的一声:“全都……不记得了?”

“差不多吧。”她老实说,“我知道这里是洛连特,在利贝尔王国,北边还有个帝国,南边是共和国……”

二十年前的话,地理应该不会变到哪里去吧。她有些心虚地想。

“哎?这不是知道得很清楚吗?”斯蒂娜瞪大了眼睛,“很不错的地理知识啊,主日学校学到的地理还没有忘呢。莱娜,你果然一直都是好学生啊。”

“呵呵,是么?”她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别的……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斯蒂娜的表情一下子暗淡下去,就像是刚刚被浇灭的一团火苗。

“难道……连博格叔叔和温蒂阿姨……都不记得了吗?”斯蒂娜低下头,语气里充满了悲伤。

莱娜——她决定承认自己为莱娜——无奈地笑了笑,摇了摇头。

斯蒂娜的声音很轻:“他们……是莱娜的爸爸妈妈啊。虽然,虽然已经不在了……”

“就在昨天早上,我还在街上看到温蒂阿姨,她提着一大份料理,说博格叔叔已经几天没回家了,她要去矿上看看他。可是谁想到,才半天的工夫,他们就……”

“当时温蒂阿姨还笑着对我说:‘你要好好照顾莱娜哦!’”

斯蒂娜说到这里,忽然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博格叔叔和温蒂阿姨都是那么好的人,他们从小就一直照顾我,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对我好……为什么偏偏是他们……而莱娜你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现在你不记得他们了,你也不记得我了,你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捂着脸,痛哭失声。

“真是,明明最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哭的……”莱娜无奈地想。

忽然有种异样的悲伤从胸口慢慢浸透全身。她缓缓地站起来,走到斯蒂娜面前,俯下身抱住了她的肩头。

“其实,我还不是一样。”她小声地说,“失去了那么多珍贵的东西。”

她失去了整个世界。属于她自己的那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有她的爸爸妈妈,也有她最好的朋友,只是,她再也看不到了。

莱娜咬住下唇,一大颗眼泪汹涌着夺眶而出。

 

两个女孩子互相拥抱着哭了很久,抽泣声才渐渐停止了。

斯蒂娜抬起红肿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莱娜,在你面前哭成这个样子……”

“说什么对不起呢。”莱娜摸摸斯蒂娜的头。穿越之前已经是大学三年级了,十四五岁的斯蒂娜在她眼中就像个小妹妹一样。“我刚刚不是也哭得一塌糊涂嘛。”

“哎,莱娜……”斯蒂娜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拉住莱娜的手让她坐在自己旁边,表情有些困惑,“你又为什么哭呢?……你不是都不记得了么?”

“啊,这个嘛,”莱娜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有些措手不及,“我见到斯蒂娜哭得那么难过,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啊。要说为什么……我还真的不太清楚哎。”

“莱娜……”好像又有泪水在斯蒂娜的眼睛里打转。

天啊不要再哭了……莱娜心里在呐喊。她一向看不得别人哭的,因为自己会莫名其妙地跟着一起哭,刚刚的情景就是最好的例子。万般无奈之下,她拍拍斯蒂娜的肩:“不过……斯蒂娜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记起来一些事情了。”

“真的吗?”斯蒂娜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莱娜都想起来什么了?”

“我想起……想起爸爸妈妈了。”莱娜的语气不由自主地变得沉重,“爸爸在玛鲁加矿山上班,他……他很勤奋,很爱他的工作。妈妈很温柔很体贴,妈妈很爱爸爸,也很爱我。”

“好想再吃一次妈妈做的料理啊……”莱娜抬起头来感慨道。她是真的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斯蒂娜显然对莱娜的话深信不疑:“温蒂阿姨的煎蛋卷可真的是人间美味……莱娜,你真的想起来了!”

莱娜叹了口气。其实,刚刚那些回忆,都是斯蒂娜自己说过的,她只不过是稍微改变了一下说法而已。可是,这样子真的可以吗?假装自己失忆,而通过别人的叙述慢慢找回记忆的做法,真的是可以的吗?

——就算仅从直觉上判断,那无论如何也是会出问题的吧。可是,看样子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斯蒂娜,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莱娜转过身来,正视着斯蒂娜的脸,很认真地对她说道。

“请把我过去的事情……都告诉我,好吗?”

“虽然我不敢保证我会想起多少事情……但是,只要我想起来,再过一百年,我也不会忘记。”

“因为我,想做回从前的莱娜啊。”

斯蒂娜怔了怔,然后破涕而笑。

“莱娜,这才像是从前的你!快梳洗一下然后下楼吃早饭吧,然后,我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从前的事说长不长,可也花了斯蒂娜一个上午的时间,才跟莱娜讲述清楚。

莱娜的父亲博格·沃森是玛鲁加矿山的矿工队长,母亲温蒂·沃森则是家庭主妇,一心一意在家里抚养莱娜。虽然最近由于导力技术的普及,矿山接受的委托越来越多,博格工作很忙碌,经常不能回家,但是家庭的感情还是非常好。

这一点有些像游戏里的加通老大家呢,莱娜听到这里心想。

可是……自己竟然不姓布莱特,而姓沃森,按理说空轨世界的母系气氛非常浓厚,流行的都是丈夫嫁到妻子家里跟妻子的姓,大名鼎鼎的拉塞尔家族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么说来,自己本应一出生就是莱娜·布莱特的吧……莫非只是重名吗?可是小心翼翼地问了斯蒂娜,却发现全洛连特叫做莱娜的姑娘,就只有自己而已了;也没有听说哪家姓布莱特。至于什么卡西乌斯——她胡说这个名字是自己做梦梦见的,——更加没有这一号人。

这么说来,前方的命运还真是扑朔迷离呢……她无奈地想。

总之,自己在这世界的母亲在去看望父亲的时候,不幸遇到了矿山的塌方事故,两个人都葬身于矿坑之中了。家里再没有别的长辈,就只剩莱娜自己一个人了,说起来,还真是不折不扣的惨剧啊。

至于斯蒂娜,她跟莱娜同年,都是14岁,前后差了两三个月。她们两个的父母从少年时代就是知交好友,所以两个人打从很小的时候就认得了。再加上又是主日学校的同学,每周一起上课,因此感情算是所有伙伴里面最好的了。

“还有帕赛尔农场的汉娜啊,她也可担心你了,一听说你出事了就急匆匆地跑过来,可是当时你已经睡了。她也哭了好半天呢。”

汉娜……是那对双生子的母亲吧。游戏中帕赛尔农场的剧情一共只有两三段,只记得小约哄孩子的那段萌到极致,可是汉娜的具体样子真的记不太清了呢。

早知道要穿越,之前就多跟NPC对几次话了……莱娜心里哀叹。

介绍完莱娜的过去之后,斯蒂娜转过身来,一双红色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其实,莱娜,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说。”斯蒂娜的声音很严肃。

“我和爸爸妈妈商量过了……你以后就住在我们家里,好不好?”她拉住她的手,神情恳切。

“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害怕你一个人,会觉得寂寞吧。”她小声说着,低下了头。

有种温暖的感觉从心底里慢慢的泛上来,眼底开始温热。

斯蒂娜,如果你知道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莱娜了,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这就是空轨的世界吧。即使失去了一切……也绝非一无所有。

整个心里忽然充满了柔软的感激。

“斯蒂娜,真的谢谢你们。”她握紧了斯蒂娜的手。

“这么说……莱娜你同意了?”斯蒂娜惊喜地抬起头。

“爸爸!妈妈!莱娜同意住在我们家里了!”

她使劲抱了抱莱娜,然后就一溜烟地跑下楼去了。

“哎,斯蒂娜……”

莱娜在后面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她还没有问,她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呢。

 

2.

在一片温暖的混乱以及神奇的悲惨之中,莱娜的空轨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一面满怀感激地住在斯蒂娜的家里,一面过着洛连特的十四岁女孩理所当然的生活。

所谓生活其实只有两件事:做家务,以及,无聊。

说起来F社的设定真是非常有爱,完全弥补了她初中高中六年三百多周每周七天全天候十二小时补课的童年阴影——利贝尔几乎所有的孩子以及少年们,都被鼓励在年轻的时候多多玩耍,以便在完全放松的环境中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

当然,主日学校还是必须要上的,但是每星期也只需要上一天而已——塞姆利亚大陆的历史固然不长,科技更是不算发达,莱娜开始还担心自己没有什么文化基础会悲惨地沦为文盲,结果发现,虽然历史和社会学科确实是缺少常识之外,莱娜的数学和导力学简直好得出奇。

——别以为导力学是什么神奇得不行的科目,基本原理也就和高中里学过的电磁学相差不多而已,对于她这样一个理工科学生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兼职主日学校讲师的迪拜恩教区长惊讶地感叹道:“莱娜……你在自然科学这方面的天赋真是好得惊人……难道真的是空之女神给你的补偿么?”

“那个,我听斯蒂娜说,从前我的课程也是一直不错的吧。”她小声地反驳说。

“怎么样,要不要我推荐你去王立学院的自然科学系去继续深造呢?”迪拜恩教区长继续兴致勃勃地问,满脸是发现新大陆般的欣喜。

和游戏里那个爱板着脸说教的教区长根本判若两人嘛——二十年的工夫,是什么让你转变如此之大呢?

“我想……王立学院的学费很贵的吧?”莱娜犹犹豫豫地说。

另外一个理由,她没有说出来——她好不容易才适应了洛连特这里的环境,在两天前才把布露姆阿姨和玛茜阿姨分了清楚,又忽然去卢安那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身边没有斯蒂娜的话,一定会出状况的吧?

幸好埃尔格在一旁提醒道:“教区长,今年王立学院的录取不是已经结束了么?”

埃尔格就是在她昏迷那天提议去找教区长的褐发青年。因为头发颜色的问题,莱娜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卡西乌斯,担心了好久,但是听到埃尔格这个名字的时候,又兴奋得不得了——他可是斯蒂娜未来的丈夫啊。

“这两个人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每当看到埃尔格和斯蒂娜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八卦地想。至少现在还没看出什么端倪来呢。

但是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愣了一下,连忙笑着说:“教区长的好意我心领了,深造什么的,还是明年再说吧。”

“那也就只能这样了。总之,我很看好你哦~”教区长的眼神还是满怀期待,一副望子成龙的模样。

“那个,就谢谢教区长关心了——散学了,我们要先走了,汉娜的妈妈煮了非常好吃的料理在等着我们呢。”莱娜尽力不让自己的笑容里显出一点无奈来。

“啊,梅吉煮了料理啊,那确实是不可以错过的呢。”迪拜恩教区长理解地点点头,难得地露出了一点长者风范:“替我向他们问好吧。”

 

“呼——”走出七曜教会的时候,莱娜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莱娜,看你好像对王立学院很不在意的样子。”斯蒂娜挽着她的手,一面走一面说道:“那可是全国顶尖的高等学院啊。”

“可是,那样的话,就要离开洛连特了,不是么?”

大约是靠近帕赛尔农场的缘故,牛奶小街的空气都有种甜蜜的水果清香。莱娜抬头望天,语气比教区长在课上朗诵古诗的调子还要抒情。

“虽然卢安的白花确实很美,海也真的很蓝,可是我实在舍不得斯蒂娜你啊……”

一向都是个喜欢安定的人,一旦在什么地方住了下来,就再也不愿意离开了——穿越之前是这样,穿越之后,依然还是这样。

“莱娜这样的性格,还真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啊。”埃尔格在一旁赞赏地说。

“哎呀,果然现在的男生都喜欢莱娜这种类型么……”斯蒂娜的语气有些哀怨。

“哪里哪里,斯蒂娜你这种敢爱敢恨的直率性格才是最有人气的。”埃尔格赶忙回转话风。

这么听起来,两个人的性格还是很合拍的吧。莱娜在一边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来。

“呐,这还差不多!”斯蒂娜十分满意地说道,然而在下一刻就爆发出了一声尖叫。

一个硕大无比的菠萝状生物横在去帕赛尔农场的道路中间,转着圈子挥舞着触手的形态很有几分猖狂。

“魔……魔兽么……”三个人同时往后退了几步。

说起来牛奶小街上的魔兽其实不少,但是除了天使羊波波之外,其余的从来只是在草坪里活动,从来也不会跑到大路上来,像这样明目张胆挡路的更加少之又少。

“斯蒂娜,莱娜,你们快走,我来断后!”埃尔格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他的勇敢,虽然吓得脸色发白,可还是立刻挡在两个女孩子面前,然后从怀里哆哆嗦嗦地掏出了一把导力枪。

“喂,那不过是装了假子弹的仿制品啦!”斯蒂娜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魔兽明显感觉到了周围有人,身体外围出现了一圈特殊的光焰。微弱而清晰的声音划破空气,为什么……为什么那样熟悉?

“它……要用魔法了!”莱娜惊恐地喊道。游戏里类似的战斗场景见过不下千百回,真正身临其境还是第一次。地上既没有圆圈也没有直线,更加没有格子——这是要让我们逃到哪里去啊?

她一把抓住斯蒂娜的手就往后跑。逃跑总是没有错的,可是……

“砰!”

后退时不知不觉踩到了身后的爆种铃兰,后者毫不犹豫地将花蕊里的种子喷射了出来。

好大的一股力量……莱娜的右肩一痛,身不由己地后退了巨大的一段距离。还好她在被攻击的时候及时地放了手,斯蒂娜应该还留在刚才的地方,那里应该已经算是安全范围了。

“莱娜,你……”留在最后的埃尔格瞪着她,连表情都因为恐惧而变得僵硬了。

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她回头一看,菠萝庞大的身躯就在她的身后,相差不到五个里矩的距离,而且——那道耀眼的红光,怎么看都是冲着自己而来的吧!

“原来火之矢是这么华丽的魔法啊……” 她抬头看着那道导力凝聚成的奇妙光束,小声地自言自语。

“这下大概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了……看来我果然不是那个莱娜·布莱特嘛,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掉了呢。”她闭上了眼睛,很奇怪的是不再害怕了,反而觉得有些轻松。

“小姑娘,在那里说什么呢?”一个豪放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过来。她睁开眼睛。

好快的身形……她只见到剑光一闪,菠萝就被从上到下地劈成了两半。随着一声爆炸的巨响,一股大力扑面而至,她眼前一黑,然后就被一个庞大的重物压倒在了地上。

视野里一片漆黑。后背被道路上的砂石硌得生疼。后脑好像又磕到了地板上,有些眩晕,有些喘不过气……

“喂……”喘不过气的原因,是因为身体上承受的巨大重量吧……

压在自己身上的庞然大物隔了一会儿才移开,莱娜觉得自己的肋骨还差一点点就要被压断了。

抬起头的时候,金棕色长头发的男青年正狼狈地从她身上爬起来。他穿着旅行者中很常见的防御外衣和轻便短靴,手里拿着一把长剑,剑刃还没来得及插回剑鞘里,在夕阳下闪着温暖的金光。

是个……剑士吧?

“小姑娘,你没事吧?我知道自己的体重是稍微重了一些,事实上我最近也在努力控制……”抖了抖身上的灰,没有拿剑的一只手搔了搔头发,青年剑士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谢……谢谢你……救了我。”她费劲地从嗓子里挤出这几个字来,觉得胸口还处于被压碎的边缘。

斯蒂娜跑过来扶起她,脸上的惊恐还没有完全退下去,可是已经开始指着青年的鼻子质问:

“把魔兽打倒了就算了,为什么要故意压在莱娜身上?你想做什么?”

莱娜正想开口解释,对面的青年听到斯蒂娜的质问,忽然眯起眼睛,露出了一个绝对可以称得上“猥琐”的笑容。

“啊,这完全是在情不自禁之下所做的举动嘛。”他笑得一脸欢快,“这位小姐,不介意吧?完全都是因为你的美丽,让我有冲动想要以身相许……”

“这位先生还请自重。”莱娜瞪了青年一眼,随即转头对斯蒂娜解释了菠萝怪被打倒后会自爆的特性。

斯蒂娜点了点头,看着那拿剑青年的眼神却还是气鼓鼓的。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不怀好意!”

青年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正想说什么,埃尔格在一旁开了口:“这位先生……您没事吧?”

他的语气十分关心,让斯蒂娜和莱娜都大吃一惊。

“没事没事,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青年无所谓地说道。

“况且是为了救这么美丽的姑娘,我纵然万死也甘……”

“转过身来给我看看。”莱娜走上一步,不容置疑地打断了面前高大青年的胡言乱语。

青年一怔,露出一个表白被拒绝的伤心表情,不过倒是顺从地转过了身。

她深吸了一口气。防御外衣被刚刚菠萝怪的自爆炸得支离破碎,露出的大片后背已经血肉模糊。伤口虽然不算深,可是看上去却触目惊心。

果然还是被自爆给伤到了啊。如果不是你的话……不敢想象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斯蒂娜看到这个场景,扁了扁嘴,不说话了。

“这位先生,可以的话,能和我们一起去帕赛尔农场包扎一下伤口吗?”

莱娜抬头看着面前高大的剑士,他的细眼睛里透出来的红颜色真是让人觉得十分……十分熟悉啊。

“包扎什么的就不用了吧。”青年大笑起来,“不过,为了防止前方再有魔兽出没,我很愿意护送你们到目的地——我卡西乌斯·布莱特为了保护平民的利益,可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啊。”

“吹牛也要有个限……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斯蒂娜忽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惊异地说道。

“卡西乌斯·布莱特。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名字很威武很有男子气概啊?”

“才不是呢,只是觉得有些耳熟……”斯蒂娜撇了撇嘴,转头看看身边的莱娜,后者的表情已经完全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莱娜?你没事吧?看你脸色好像很差的样子?”

莱娜苦笑了一下,左手按住右面的肩膀:“没事,只是刚才被铃兰的种子击到了,有些痛而已……”

她转身往帕赛尔农场的方向走去,面容平静,内心却如巨浪般翻起万丈波澜。

原来,还是……遇见你了。

 

很多年后的一个下午,莱娜忽然想起他们初遇的情景来。

“说起来,当时为什么要那样救我?我是说……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刚烤好的奶酪薄饼往嘴里送到一半就停下了,已过而立之年的卡西乌斯露出一个绞尽脑汁的思索表情。

“夫人你也知道,那种情况下魔法是需要驱动时间的,而且你就在那怪物边上,自爆的话难免毁容……”

“从来不带战术导力器的人没资格在这里谈论魔法。”莱娜平静地提醒他,“为什么不用技能把它击飞?也免去了后来我给你清理伤口的那些麻烦。”

“你也知道我的击飞技能看上去远远没有普通攻击那样华丽……说什么也不能在夫人您的面前出丑不是?况且还可以凸显我关键时刻舍己为人英雄救美的光辉形……”

“老~公~?”莱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哎呀哎呀,夫人还真是认真呢。”卡西乌斯吁了口气,一副“好吧败给你了”的样子:“事实上是,那时我刚在西边的路上爆S打了一只天使羊……见到你的时候一共就只有7点CP……要知道像我们这种菜刀流向来是靠技能点混饭吃的,碰到自爆怪的时候更是求之不得了况且我还装备了斗魂扎头巾夫人你说对吧?”

莱娜实在后悔提起这个话题,她总算知道原来自己的头上也可以青筋暴起的。

“不要以为我没有S技就没有办法威胁你。”她狠狠地盯着他看,旋即微笑地站起来走到客厅一角的婴儿床边。

卡西乌斯的头上顿时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呐,今晚妈妈要陪艾丝蒂尔一起睡哦。”莱娜俯下身对睡梦中的小婴儿温柔地说道。

“至于你那个不争气的老爸——就让他在楼下的书房里面壁思过好了。”

 

——几年后真的和他这样甜蜜地在一起,当时的莱娜是不会知道的。

但是那个出生入死的初遇的黄昏,她一直都记得。

包括那道艳红色的光焰,熟悉又陌生的爆炸声。还有胸口坚硬沉重的触感。她一直都记得。

 

当晚,在帕赛尔农场的丰盛晚餐破天荒地被吃了个精光之后,年轻而缺乏严肃感的不良剑士卡西乌斯抹了抹嘴,站起身提起手边的长剑,满面春风地向大家告辞。

“哎,何必这么着急?小伙子你身上有伤,在农场住一晚再走吧。”汉娜的妈妈梅吉阿姨热心地挽留道。

看样子梅吉阿姨对这位“小伙子”的好感的确不小——无论哪一位主妇看见自己制作的料理被吃得干干净净碗底朝天外带五百多句字字发自肺腑的赞扬,好感度都会像装了太阳刻印的CP槽一样飞快地上升吧。

“啊,帕赛尔农场的蔬菜果真是新鲜极了,夫人您的料理又是无比的纯正可口,这里的环境如此清新幽静,我本来无论如何也是要叨扰几天的——”

高大的棕发剑士说到这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十分遗憾:“可惜的是,如果我明天一早不赶回雷斯顿要塞的话,就赶不上士官学校本学期的期末考试了。”

“啊呀,原来卡西乌斯竟然是士官学校的学生啊,怪不得拿着这么有气势的长剑。”梅吉阿姨惊讶地说道,语气里有谁都听得出来的几分赞赏。

斯蒂娜也是一惊,随即满腹狐疑:“明天就期末考试了,今天还在几百塞尔矩外的地方游手好闲?我看,纯粹是信口开河吧?”

“这位斯蒂娜姑娘请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是针对我,我可以拿出士官学校的学员证来给你看啊。”卡西乌斯叹了口气,大约是有长辈在场的缘故,他的表现比刚见面的时候收敛了很多。

“可是,定期船的时间早过了吧?从这里到雷斯顿……一个晚上,怎么可能呢?”埃尔格不解地问。

“啊,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怎么说也在那种地方上了好几年学,急行军的经验还是积攒了不少的。”卡西乌斯微笑着向大家鞠躬,“不过看来时间还是紧迫了些——那么,谢谢大家的招待,我这就告辞了。”

他披上那件后背支离破碎的外套向外走去,在推开门的前一刻忽然回过了头。

“这位姑娘,连道别的话都不说一声的话,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哦。”不良剑士侧头看着整个晚上始终一言不发的莱娜,红色的细眼睛眯起来笑得意味深长。

她抬起头,正对上他的眼神。

忽然觉得有种无奈而难言的沧桑感扑面而来,像是命运在遥远的地方敲响了倒数的时钟。

——不想你遇见我,不想你认得我,不想你记住我。

因为知道自己命运的终点,如何能够眼睁睁看着你我都落进绝望的深渊。

可是,那终究是,不可能的吧?

她心里长长的一声叹息,然后站起身来,深深地弯下了腰。

“卡西乌斯先生,你今天的救命之恩,我将没齿难忘。”

“祝你一路顺风,祝你考试顺利,祝你早日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

“那么,再见了。”

卡西乌斯的神情愣了一愣,之后的笑容竟然难得地有了少许局促。

“呵呵,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没必要搞得这么严肃吧……”

“不过,莱娜姑娘,——是叫这个名字吧?——也祝愿你每天都开心呢。”

“各位,再见了。”

他冲她挥了挥手,——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他那手势是冲着她一个人的。

然后他转身推开门,高大的身影很快没入了越发深浓的夜色中。

 

“虽然还是觉得那个什么卡西乌斯不怀好意,”当天晚上临睡前又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斯蒂娜很不情愿地对莱娜说,“但是,总觉得你们两个似乎早就认识对方了。”

说的人漫不经心,听的人却惊心动魄。

“斯蒂娜,我作为一个失忆过的人,满打满算也只有半年左右的记忆而已。”莱娜叹了口气,“就算有,那也是之前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呢。”

“说得也是。”斯蒂娜耸了耸肩,“不过,真的有种很难形容的……默契呢。”

“谁要和那种人有默契啊?”莱娜无奈地抬头看天。

她才不要什么默契,她宁可永远不要再见他才好。

像未来的斯蒂娜那样嫁给普通人埃尔格,开一家不大的店面,专心致志地相夫教子,过着平凡而舒心的日子,难道不也是一种幸福么?

可如果是他……她不敢想那结局。

她按熄了灯,在黑暗里站了一会儿,忽然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

“什么宿命的轮回,命运的邂逅——我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明明只是见了一面而已,话都没有说上几句,就会想到恋爱结婚生孩子那些事情,也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吧?”

“况且,斯蒂娜刚刚说的什么默契暂且不论,自己明明对那个人……没有什么好感的嘛。”

“总之,现在想这些乱七八糟多余的事,还不如想想明天的料理——这一次终于轮到自己做了,主菜是肉汁烩饭的话,应该搭配哪些小菜才好呢……”

换上睡衣,在床上躺下来,温软的棉被散发着帕赛尔农场特有的微弱奶香。

“说不定,从此就真的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呢。”这是她在熟睡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而她再一次遇见他,已经是一年以后。

7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