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温x梅贝尔][空之轨迹][远征三部曲番外]Merry Christmas

1206年柏斯市的冬天,似乎要比之前更冷一些。天空从早上开始就被一层薄霾掩盖,视线所及处似乎都覆上一层褪了色的薄纱。习惯于温暖气候的市民裹紧了大衣和围巾匆匆行走,呼吸间一团小小的白气形成水雾,又很快消散在空气中。这种天气里人们本应待在温暖的室内,然而在这一天里,如果有人愿意观察一番,会发现街道上要比想象中热闹得多:树枝间所剩无几的叶子被金色和红色的彩带包绕;街边草坪的绿意已经干涸,却有灿银的五角星点缀其间;导力灯上加了嵌着彩色碎玻璃的罩子,当夜幕降临时,就仿佛有花朵在灯光中次第开放。

12月25日,七耀教会的传统节日“圣诞”。圣典记载,在一千二百年前的那个时代,由于“大崩坏”的降临,人们再看不到女神的圣迹,听不到女神的教诲,秩序崩塌道德败落,整个社会陷入迷乱的漩涡。看不到方向的黑暗持续了长达一百年,而后一对双胞胎少女作为女神代言人降临人间,一位代表自由,一位象征秩序,以“执灯者”之姿为人类世界带来光明与希望。为了纪念这对双子,七耀教会将她们出生的那个夜晚奉为圣子诞辰之日,录入典籍,由虔诚的信仰者一代一代传承下来。

然而时过境迁,这个节日早已失去了它原本的含义。比起对千年前那两位少女的追崇和纪念,人们更愿意把这当做冬日里难得的庆典,在欢声笑语而非肃穆祈礼中渡过一整天。圣诞的颂曲从商店橱窗传出,在住宅区的楼层与街道间回响,连高级餐厅安特洛丝都不能免俗,室内钢琴演奏者曲调一转,从手下流淌出的音符依旧安静典雅,和平日相比却染上几分明丽的颜色。

“莫迪尔的《O Tannenbaum》?”银发的男子停下刀叉侧耳倾听,“听了一整天的圣诞曲,美则美矣,多了也让人厌烦。然而这首曲子无论何时听到都让人感觉很舒适。该说不愧是安特洛丝的品味吗。”

“您过奖了。” 餐厅主管雷克多站在一边,态度恭敬却掩不住眉间的一抹得色,“使用《O Tannenbaum》作为安特洛丝的圣诞保留曲目,最初其实是市长的安排。”

“果然。”埃尔温微笑着向对面的女性举杯致意,“我猜也是这样。”

“我只知道这是一首流传已久的民歌,正如您所说,这首曲子给人的感觉很舒适,”梅贝尔颔首回应,“但我并不了解她的作者……莫迪尔?”

“莫迪尔·克里斯坦。”埃尔温接口,“《O Tannenbaum》是他后期的代表作。这个男人年轻时空有满腹才华却无人赏识,穷困潦倒以至于愤世嫉俗,其早期作品大多压抑灰暗,用激越的节奏和不断冲突的矛盾表现其强烈而混乱的感情,与其说是创作不如说是某种宣泄。打个比方来说,像是颜色对比强烈而毫无秩序的油画,大片大片的色块散乱分布,最终浓墨重彩的一笔当中划过,似乎是想要画出心中理想的世界而不可得,最终只能无奈而愤怒地将整副画作撕裂。”

轻抿了一口红酒润喉,银发男人继续说道:“我年少时曾有段时间很推崇这种风格,却渐渐觉得浮华有余而内涵不足。反倒是他晚年那些回归平和本真的作品,之前感觉赏之无趣,现在倒是越品越有韵味……啊,抱歉。”埃尔温看着面前安静端坐的女子,“这样不停地说未免失礼,希望市长小姐不要介意。”

“不会。我很感兴趣。”梅贝尔礼貌地微笑,“我受到的教育大体集中于金融和行政,艺术鉴赏方面的知识却有很多欠缺。所以请继续说下去吧。”

“市长小姐过谦了。”埃尔温径直注视着对方孔雀蓝的眸子,“即使您说您在理论知识上有所欠缺,但从整个柏斯市的建设到安特洛丝的装潢,都可以看出您对美有天然的领悟力,这是无论怎样学习都难以达成的天赋。”

矜持地翘了翘嘴角,梅贝尔转回之前的话题:“您刚才说到莫迪尔的风格从前期的灰暗激烈到后期平和单纯。我很好奇,一个人的风格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转变呢?”

“这也是帝国的音乐理论家们想要知道的问题。”埃尔温笑了笑,“现今我们所知的莫迪尔生平并不详细,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一生都未曾有机会展露才华,留下的作品直到他去世20年之后才为人所知。对于莫迪尔后期作品中流露出的安宁心境,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然而根据一些……好事者的推论,莫迪尔风格的转变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位女子,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二人终究不能走到一起,但这份感情的存在已经足够让他正视这个世界,并感恩女神的赐予。”

埃尔温的声线在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微微有些上浮,但梅贝尔并没有注意,只是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地随声附和。

“市长小姐?”

梅贝尔一惊,才发现男人翡翠色的眸子正专注地看着自己,只好歉意地微笑了一下:“想到那名音乐家的际遇,不由得有些出神。女神的安排真的很奇妙。”

“是这样。”银发男人释然地笑了笑,“虽然从个人的角度而言,在下并不是十分信服这个故事,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解释是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

梅贝尔微笑着点点头,集中精神继续听埃尔温的介绍,却总是止不住地想起傍晚唤来莉拉时,对方皱起的眉。

 

“小姐实在不必为了柏斯与帝国军的关系,连家中的圣诞晚餐都放弃的。”

“不是这样的,莉拉。”当时的她这样回答,“这封请柬不是公事而是私交。沃尔夫冈上校在柏斯的朋友很少,今晚想必也只是他一人度过。虽然有些对不起你和门特斯,但我想尽一点朋友之谊,让他在这女神恩赐之日不至于太孤单。”

蓝发的女仆沉默了,眼中审慎神色让她没来由地有点心虚:“如果莉拉觉得不合适,那就……”

“不……如果小姐希望这样,我会将请柬尽快送到沃尔夫冈上校府上。”莉拉对她鞠了一躬,倒退几步离开房间。

而现在,她微笑地看面前的男子应邀而来侃侃而谈,瞳孔中闪烁的光芒如同海滩上拾捡贝壳的孩子。抛却了军务政事繁琐调查,此时帕鲁姆的白狼只是单纯地因为悠扬符章而快乐。

虽说是心血来潮写下的请柬,能有这样的效果真是太好了。

 

结束了晚餐,埃尔温坚持着自己结帐。梅贝尔迎着雷克多询问的目光点头示意照办,心里开始盘算今晚安特洛丝送到家中的这笔费用,又该换成哪几本书比较好。

入夜后的柏斯已经安静下来,或许是人们都采购完毕,正围聚在餐桌旁拆封互赠的礼物的缘故,街道上显得比平日还要冷清。无月,有云,大朵大朵的礼花仿若重彩的油墨在幽深幕布上泼溅开来,淋漓的光斑一直垂延到林立的住宅区房顶,承接其下的是万家灯火与墙边树下点缀的彩灯。漫步在街道上的二人,此刻就仿佛身处一片斑斓星海之中。

走过七耀教会时梅贝尔听到了从屋里传出悠扬的圣诗,女孩子尚显青涩的声音庄严纯真,让人不由得相信只要虔心祷告,便可以获得女神恩赐的力量。不管时局如何,不论动乱与否,市民们都不会放弃对安宁生活的祈愿,那是自心底萌生而出的、最本初的单纯愿望。

而这就是我所爱着的人们啊。即使被侵犯被践踏被限制,即使被夺去了希望的种子,却仍然抗拒着,适应着,悲哀着,欢欣着,在痛苦的间隙,于缄默的土壤中开出令人目眩的,小小的花朵。

这些——

您看到了吗?

梅贝尔看向银发男子轮廓分明的侧脸。似乎是感应到她的目光,埃尔温也转头,温和地看过来。

“真美。”男人开口说。

“……是。”略微思考了一下对方称赞的对象,梅贝尔点点头,“在圣诞前夜献歌赞颂女神恩典是每年的惯例。而负责此项的唱诗班,柏斯市一向引以为荣。”

“少女们的歌声当然是好的。”埃尔温笑着摇了摇头,抬手指向路旁的导力灯,“不过我说的,是雪。”

“哎?”

顺着男人的手臂看去,导力灯的光晕中果然有剔透颗粒翩然飘落。梅贝尔向前平伸出手,便有丝丝的凉意落在掌心,像是虚空中倏忽出现的细碎星辰,只片刻便融化成微小的水滴。

“在我的家乡,几乎每个圣诞都是与雪相伴。圣诞节前夜的落雪也被称作‘圣恩’。”埃尔温抬眼望向深重夜空,神色中带了几分怀念,“清晨当人们醒来,会发现道路、房顶、树梢,甚至远处的山峦都被雪层掩盖,像是一夜之间披上纯白羽衣。早餐是伴着扫雪的声音结束的,出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工具清理门口的道路。清理的积雪被堆在路边,很快就压实了,孩子们用小铲子在雪堆中挖出足以容身的大洞,钻进去躲起来玩。我小时候也这么干过,把雪堆当做自己的领地,谁要进去的话都要先经过我允许,感觉自己好像是个国王一样。不过后来被父亲狠狠地骂了一顿,因为我把挖出来的雪又全都抛在他辛苦扫干净的路上了……很好笑吗,梅贝尔?”埃尔温挑起一边的眉,故作不满地看着身边的女子。

“不……对啊,确实好笑。”用手指掩住嘴边笑意,梅贝尔迎上他的目光,“没想到你还有这么调皮的时候。”

“小孩子嘛,总是把玩得开心放在自己世界的中点的。”埃尔温也笑起来,“我可不相信,你小时候就一直是个乖乖女?”

“那就要说抱歉了,我一直很乖巧的。”梅贝尔想了一想,忍着笑扬起了头,“一定要说的话,也不过是下午茶时把家庭教师咖啡杯旁边的糖罐换成盐罐,或者晚餐落座之前,在她椅子上放一颗大松果这样的小·事而已。”

“……”埃尔温颇为无语地看了她一会,“还真是温顺可爱的小女孩啊。”

“因为小时候总是想不通,为什么别的孩子可以在主日学校一起玩,而我只能待在家里上课。不过气走了三任家庭教师之后,父亲也就无计可施地把我送到学校去了。”梅贝尔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可惜柏斯从来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雪,若有机会去看一看你说的那幅场景,想必会是很难忘的记忆。”

“是吗?”埃尔温转眸看向她,“梅贝尔,如果……”

洪大的钟声打断了他的话。为了模仿一千一百年前那个钟声齐鸣的夜晚,每一年12月25日零时,七耀教会都会敲响顶楼的钟,宣告圣诞节日正式开始。覆盖了整个柏斯市的声响淹没了男人接下来的话语,梅贝尔只看到他的嘴型变了几次,却没听清声音。看到她茫然的神色,埃尔温笑笑不再说话,沉默地在钟声鸣唱中走完了接下来的路程。

踏入市长邸院落的大门的一刻,圣诞之声悄然消隐,夜色重新将柏斯市笼入静寂的羽翼之中。梅贝尔转过身来,安静地看向银发男人:“上校刚刚想说的,是什么?”

“只是想说……”埃尔温再次开口之前似乎有片刻踌躇,“只是想说如果有机会去帝国,希望能让你看看,我家乡的‘雪之圣恩’。”

“我记下了。”梅贝尔嫣然道,“有机会的话,会考虑的。”

“那么我就这样期待了。”

银发男人在市长邸的门口站定,距离她仅一步之遥。他们站得那样近,以至于她必须要微微仰起头才能看着他的脸,在夜空繁星的盛大背景下,呼吸间的温暖气息在接触到夜色的刹那就凝结成稀薄的白雾,轻轻晃动着弥漫消散。是该礼貌地道别的,可她说不出话,那双祖母绿的眼瞳带着的柔和笑意,是仿佛连雪夜都可以融化的温暖。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以为他是要吻她了,但男人最终只是退后了半步,执起她藏在酒红色羊羔细绒披肩下的手,轻轻在指尖落下唇印。

“再次感谢你的邀请,市长小姐。”埃尔温微笑着说出了告别的话语,“祝今夜好梦。”

“……希望我也能送给您同样的祝愿。”梅贝尔轻轻屈了屈膝,抽回自己的手,回身走向管家为自己敞开的房门。

明亮门厅中莉拉早已在等待,忠诚的女仆躬身对她行了礼,一句话也没有问。

“去休息吧,莉拉,门特斯。剩下的事我自己做就可以了。”梅贝尔对二人挥了挥手,“圣诞快乐。”

 

推开房间的门,月光透过窗子洒下一室静谧,隔着玻璃的圣歌遥远而模糊,仿佛女神手中握了满把的光,却不放手,只在指缝间漏出一两点明亮的色泽。梅贝尔将手指搭上导力灯的开关,没有用力,沿着倾斜的角度滑了下来。回手关上了门,她轻轻倚靠在淡青色的壁纸上。没有灯光的思考是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在黑暗中,她感觉,自己看得反而更清楚。

自己在期待什么呢?她这样想着。自己该期待什么呢?

那场盛大而诡谲的晚宴已经过去三个月有余。陷阱已经设下,布置已经开始,齿轮已经转动,不能收手也没有打算收手。从决定的刹那自己就已如离弦之箭,除了向唯一的目的疾驰之外已经无暇他顾。这是场倾尽一切的豪赌,要么偏离目标而默默消亡,要么一击中的,然后在尖啸中耗尽所有的生命和热情。

非此即彼,没有第三条路可循。

可是终究是不甘心吧,想要抓住什么一样地伸出双手,想要靠近什么一样地迈出脚步,所贪恋的,无非是陡崖花枝滴落的蜜,如此刻的细雪一般在触到嘴唇的刹那就会融化消失,可即使是这样浅尝辄止的温柔,也不由自主地,放任自己沉溺其中。

从二楼的窗子望去,那个清瘦的身影居然还站在导力灯下。梅贝尔有些失神地上前一步,指尖轻轻搭上冰冷的玻璃。仿佛心有灵犀,银发的男人突然抬眼看向她,抬起右手挥了一挥。梅贝尔一愣,连忙抬手回应。男人似乎是笑了起来,转身向自己的官邸走去。

细粉般的雪依然在纷纷攘攘地飘落,在青石街道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白霜。那人走过的地方雪层无声地融化,现出他踏出的脚印的形状。新的雪粒撞入露出本色的地面,很快消融。或许只需等到明天早上温度回升,那些足迹就会随着积雪造出的温柔假象一同消失,再也无迹可寻。但这个圣诞前夜的雪,终究是落过了。

与灯火通明的柏斯市长邸相反,埃尔温的住处连一丝光亮也没有。想到是自己提前给赫夫特他们放了假,埃尔温笑着叹了口气。然而,会在酒馆里寻欢到午夜都不归来,看来到利贝尔的两年里,懈怠下来的不止是自己而已。

“你还知道回来啊。”黑暗里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话语间隐藏着的不友善瞬间让埃尔温挺直了脊梁。若不是眼角看到窗子透过的光清楚地映出了对方的轮廓,他大概在转头的瞬间就会掏出枪来。

“是你啊。”他走向桌后的红发友人,“要来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高大的帝国军上校哼了一声:“每年都是这样的,我什么时候提前告诉过你。”

埃尔温一时语塞。在圣诞前夜二人相聚小酌,这确实是他们相识之后的惯例。因为太过习以为常,这次在赴梅贝尔的邀约之前,居然忘了通知乌尔里希。

“抱歉。”摇了摇头,埃尔温苦笑着道了声歉,却被对方抬手阻住。

“虽然就这么被放了鸽子让人很不爽,不过对手是个美女的话也就算了。”乌尔里希瞟了他一眼,“不过,这个时候回来是不是太早了点?”

“都已经喝光了我的珍藏泄愤,”埃尔温走过去,劈手夺过乌尔里希手里的酒瓶——只剩个底,“就别再挖苦我了如何?”

红发的男人耸耸肩:“这也算珍藏?你的品味什么时候下降了。”

“亚瑟利亚之吻是要盛在广口杯中喝的。而且我估计你在喝之前根本没经过醒酒的步骤,能喝出味道来反而怪了。”

“可惜可惜,糟蹋了一瓶好酒,”乌尔里希挠挠头,对他咧嘴一笑:“不过这也是也是因为某人见色忘友没告诉我正确方法的缘故。作为补偿,下次我来的时候再赔我一瓶同样的如何?”

“1192年的亚瑟利亚之吻,现在市面上轻易可找不到。”埃尔温双手抱胸笑道,“反正那本来就是准备送你的礼物,不管喝成什么味道都请后果自负。”

“既然是送给我的那就不客气了。”乌尔里希站起身子向门口走去,与埃尔温擦肩而过时顺手又拿回了酒瓶,“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难道是跟美女市长约会时把薪水花得连几瓶好酒都买不起了吗。”

埃尔温回击了一枚不屑的眼神:“在质疑我的日常支出之前,还是先好好记一下怎么喝酒吧。”

红发男人背对着他挥了挥手,连房门也没有关就走了,不知是不是去找他的女副官。埃尔温走上前关上了门,顺手打开导力灯。回到窗边之后他向远处眺望了一瞬,这个角度看过去她房间的窗户正好被挡住,只能从街道上的影子判断那里依然亮着灯光。

刚接到市长邸的请柬时是有些惊讶的,因为没想到在这个亲朋好友相聚庆贺的节日里,她居然会想同自己共进晚餐——是这两年来国内对柏斯市施加的压力,已经将她逼迫到孤立无援的地步了吗?

那么,至少……

他将请柬慢慢折上,在那位女仆掩饰着表情的淡漠面容之前,不加思索地接下了梅贝尔的邀约。这不是思虑周详的决定。想要见面,并不是为了市政交流或是军务通知,甚至和“帝国第三装甲师团指挥官”与“柏斯市长”毫无关系。只是“埃尔温”对“梅贝尔”的回应,告诉她,至少我在这里,可以陪伴在你身边。

再向市长邸看了一眼,投射在街道上的光已经消失了。用关节轻轻敲了敲窗户的玻璃,在感觉到嘴角微微上翘之后,埃尔温才发觉自己笑了起来。虽然整个晚上几乎都是自己在找话题,不过她既然已经露出了那样的笑容,那么赴约的目的,应该可以算是达到了吧。

圣诞快乐,梅贝尔。

 

—The End—

附1:番外插图 by(算术不及格的)大陆女神滚珠子

夜夜番外插图

附2:二人在餐厅听的歌曲《O Tannenbaum》(《Oh Christmas Tree》)是一首德国民歌,不过作者是我瞎编的。

4 FavoriteLoading加入收藏

One thought on “[埃尔温x梅贝尔][空之轨迹][远征三部曲番外]Merry Christma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